着笔中文网 > 转生仙途之追寻 > 第四四八章 邀请

第四四八章 邀请

  夜月就坐在火堆后,静静地看着眼前三人。

  青年身后二人看起来年纪皆比这青年看起来大上不少,可进入山洞后,二人依然一左一右,并微靠后一小步,明显以青年为尊。

  夜月目光转回青年的身上。严然就是个小年青的模样,肌肤紧绷光滑富有弹性,可细微之处却还是能看到些细纹,尤其眉头微动时,眼尾细纹更是隐约可见。眼前青年,真实年纪并没有乍看之下的年轻,否则身后那二人,修为相差不多的情况,岂会以他马首是瞻。

  三人嘴上说叨扰、不好意思,实际如入无人之地,极为随意,其中那青年甚至不时向夜月搭问几句。

  很快地,不大的山洞内弥漫一股让人唾液不由直冒的焦香味。

  “有句话说,有缘千里来相逢,又有句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一线峡本就凶险无比,又有突来暴雨及几只妖兽的叫声为引,才会让我等在此相逢,老褚我相信这缘绝对不薄,来,姑娘先尝尝!”青年豪爽地笑道,并将火上烤得金黄的妖兽身上撕下条腿,递给夜月。

  前方的青年,一副好客的老乡,见夜月不为所动,微笑不语,硬是将烤腿塞进夜月手里,“姑娘就别客气了,试试!这妖兽可是一线峡内的特有物种,肉质鲜美细嫩,对咱们修炼之人来说,也是不错的补物。”

  见对方如此热情的鼓动自己品尝,反让夜月觉得,对方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没有拒绝的理由,夜月便当着他们的面,用木盒将香味四溢的烤腿给收妥,淡淡回以一笑,“多谢!”

  见状,青年微愣,才抚额大笑,“姑娘真是小心,不过也是,一个姑娘在外,确实小心点好。”他不以为意地招呼同伴趁热吃,说完才抓出一只酒壶,本还要递到夜月面前,思及人家如此小心羿羿,又收回转递给身边的同伴。

  青年也不觉得尴尬,反而自我介绍了起来,“褚明,散修,在这一线峡算是小有名气,这两个是我好兄弟,周九钱、池益,咱三兄弟大多时就在这一线峡转,赚点修炼资源。”话锋一转,“姑娘贵姓?怎会独自跑到这一线峡深处来?”

  “一线峡头号人物褚明?”

  “不敢,只是众人不吝给的虚名,不用当真。”

  褚明嘴上说不用当真,却还是隐隐透着一丝得意,“说说,姑娘怎么称呼?不然姑娘姑娘的叫,实在太生疏了,可惜了咱们相逢之缘。”

  夜月:“生疏就生疏呗,我们本来就不熟。”

  褚明还没说什么,周九钱霍地站了起来,指着夜月骂道:“给脸不要脸,我大哥只是对妳客气,还以为自己美如天仙?说话阴阳怪气的,当我不敢揍女人不成?”

  周九钱说着,下意识袖管一卷,便要大步往前一跨,褚明连忙拉住,安抚了几句,一旁的池益则冷眼不善地盯着夜月。

  褚明费了番功夫,才将脾气似乎不怎么好的周九钱给安抚了下来,转头再面对夜月时,脸上一丝芥蒂也无,一副就是想找妳闲聊的模样。

  “让姑娘见笑了。”同时对着夜月竖起大拇指,“姑娘这真性情,可真是难得一见,我老褚交定妳这朋友了,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夜月“噗嗤!”笑了起来,“没想到一线峡头号人物,脾气竟会像个好好先生,意外啊!”

  褚明想继续客气几句,身旁的周九钱却不干,扯着褚明说:“大哥,何必拿热脸贴人冷屁股,跟这丫头客气这么多,人家也未必领情。”

  一直保持沉默的池益,在这时也加入劝说,褚明则是满脸干笑地说起出外与人为善的道理,一时间三人分成两个阵营互相辩驳。

  夜月则坐在火的另一头看戏。

  “这三个人到底想做什么?那个叫褚明的摆明就是想与妳拉关系,妳有没有发现?”小灵利用两人间的联系,悄无声息说了起来。

  三人态度这么明显,她当然有发现,否则也不会这么刻意。

  从气息波动看来,夜月很容易便看出眼前三人,修为与自己顶多就差两小阶,其实没有差太多,只是伤势未愈,令又收敛气息的她,看起来更弱了点,且还不稳。

  本还以为眼前这三人,误以为自己是软柿子,想趁机拿捏,又或是别有意图,可瞧褚明那费劲安抚同伴的模样,看起来又不似。

  而且,据她所知,这位头号人物不过是筑基后期巅峰,什么时候也进阶金丹初期了?居然,没有半点风声传出来?

  另外,周九钱、池益虽似弱了点,却也是金丹初期的修为,在这一线峡内,金丹初期属顶端的巅峰人物,又怎么会毫无名气?至少,她未听吴瑞增提及这两个人物。

  说着说着,小灵不忘叮咛,“他们肯定心怀不轨,妳可千万小心,别落入陷阱。”

  终于,对面三人安静下来。

  只见,周九钱依然为褚明被人冷对待忿忿不平,池益抿嘴沉默,目光更冷上几分,而再次转身面对夜月的褚明则尴尬地笑了笑。

  “想来姑娘心存防备也不喜与人客套,既然如此,我也废话不多说了。”他扔了张地图出来,指着地图上的一点,便迳自说了起来,“我们进到这个位置,算起来已是一线峡深处,我们三个兄弟,已经几天没见过一个修士了,在此处遇上姑娘,也是个缘份。”

  一听到缘份二字,周九钱便又想发作,却让比较冷静的池益按了下来,“让大哥把话先说完。”

  褚明:“本来我们三人是想在附近碰碰运气,看是否能遇上几个修士,只要修为可以,便邀请对方加入我们,一同到这个地方探索一番,真遇不上也只能暂时放弃了。”

  随着褚明手指的移动,夜月看到最后停下的位置,眉头微蹙,刚好便是先前与小灵讨论过的地方,几乎没有什么记录与传闻的地点。

  夜月的反应,让褚明笑意转浓,“本来我们想多找些人,只是凑巧一个人影都没见到,刚好遇上姑娘,修为不算低,又敢独自一人到了这里,实力肯定不错,这才突发奇想想邀请姑娘共同探索。”

  虽然她并不想去什么险地探索,可有阴梨草消息的地点,正好就在那一带,这令夜月不由想到……

  “据说阴梨草的消息是最近才传出来的,莫非,这消息就是你们带出去的?”夜月问。

  三人被她这么问得一怔。

  “呃?姑娘是来找阴梨草的?”周九钱呆愣后,反问。记得,这没多大价值的消息,就是他前阵子回坊市时,酒喝多,与人闲嗑牙时说出去的。

  阴梨草有何作用,他是不清楚,只晓得这就一味灵药,价钱不错,可他们三人不懂得如何采摘保存,一采下便瞬间枯萎化作齑粉,试了几回,最后不得作罢。

  褚明双手一拍,“哈,瞧,这缘份得多厚?”触到兄弟投来的目光,连忙假意咳两声,正色道:“在一线峡讨生活的,其实没多少人会与我三兄弟一样,刻意深入,阴梨草确实也我们探索这一带时意外发现的,如果姑娘想要寻阴梨草,可以与我兄弟三人同往,当然,还是希望能接受我们邀请,一同探索,其中收获,谁得便谁的。”

  夜月眯起眼,“你们大可先出一线峡,再找几个可相信又意气相投的人一同探险。”

  “本来我们也是这么打算,日前出去,就是为了想多寻几个同道一同探险,可惜……”褚明神情挂着一丝无奈,摇头。

  池益放开易怒的周九钱,“我们出去后发现,许多人突然消失了,到处都是陌生脸孔的家伙,想找个好友都找不着,感觉不对,便又回到这一线峡来。”

  “我们三兄弟在一线峡讨生活也不是几年的时间了,实力不错,为人又可以的,大多都认识。”褚明指着周九钱说,“平常出去都会跑来找到打上一场的铁拳虎,不止没见到人,连消息都没有,还有池益的老姘头,也突然失踪,按理,他姘头再怎么骚浪也不可能不留下半点消息,可事实就是我方才说的,什么都没有,就好像人凭空消失了,而且还不止他们二人,至少知道的就有七八人。”

  “对此,我们三兄弟都觉得不合理,也嗅到一丝诡异,才会短短时间就又回到这里来,毕竟,这里虽凶险,只要小心、细心点,还是很容易的,总比在外面面对不知何人该防,又何事该防,莫名其妙的情况来得轻松。”

  褚明摆出极为诚挚的态度劝说夜月,甚至保证找到阴梨草时,全数给她,只要她能采摘并保存下来。

  “你到底去那个地方想找什么?”虽然他们的诚意令她有些心动,可是她还是得问清楚。

  三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周九钱及池益双双苦笑,最后还是由个性较为冷静的池益开口。

  “我跟九钱两人攒了多年的灵石,终于买下了所需的丹药,本来还以为碰上大运,双双开心冲击自身修为关卡,怎料,这丹药药效竟仅有传说中的一半,弄得我二人现在……别看我们像金丹初期,其实只是假丹,要上不上,要下不下,若无其他契机,这辈子就这样了。大哥看着不忍心,才带着我们一道来探索,看看能不能赚上一笔,好让我们有机会真正进阶金丹。”

  周九钱唏嘘不已,“两个人加起来也快三百岁了,结果被一个小毛头给骗了。”怒目乍睁,“再让我遇上那个臭小子,非拧断他脖子不可!”

  https://www.zbzw.la/zhuanshengxiantuzhizhuixun/4590461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