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 585 没好事

585 没好事

        美国的政治其实有时候就像是一个游戏,一次不成功还可以卷土重来,不像华人王朝那么残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赢家通吃一切,输家身死族灭。

        如果不是因为李牧的介入,詹姆斯·加菲尔德今年就很有可能成功,现在的詹姆斯加菲尔德已经充分认识到李牧的能量,所以在会议结束后,詹姆斯加菲尔德主动邀请李牧共进晚餐。

        看看,老美的习俗有时候也和华人一样,喜欢在饭桌上联络感情,成与不成都没关系,大家喝一杯一笑泯恩仇,谁都不用放在心上。

        对于詹姆斯·加菲尔德的邀请,李牧完全没理由拒绝,詹姆斯·加菲尔的考虑的也确实很周到,因为和李牧的关系不够亲密,所以詹姆斯·加菲尔德请阿瑟作为陪客,居中调节气氛。

        这次晚宴是一个私人晚宴,在克林顿城堡酒店北楼总统套房的餐厅内举行,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夫人亲自下厨,李牧来的时候带了一瓶产自清帝国的陈年茅台,端的是其乐融融。

        “茅台酒是清国的一种烈性白酒,这种酒有一种独特的口感,喝起来有一种很特殊的酱香味儿,因为制作过程极其复杂,所以这种酒的年产量非常有限,陈年茅台更是少之又少,特别是像我带来的这种,就算是在清国,这种酒也是万金难求。”出于礼貌,李牧要介绍一下茅台酒的来历。

        西方人的习俗和东方人还是不一样,如果是华人之间,李牧多半是没脸面吹嘘自己带来的酒水有多么昂贵,不过在西方人之间并不是这样,西方人甚至会当着客人的面拆开客人带来的礼物,他们认为这才是对客人真正的尊重。

        “那我一定要尝一尝…”詹姆斯·加菲尔德兴趣十足。

        “主席先生,千万要小心,这种就和你以往喝过的所有酒都不一样。”阿瑟在李牧那里喝过不少东方名酒,对于茅台更是心有余悸。

        陈年茅台确实不一样,开瓶之后酱香十足满室皆香,勾引得詹姆斯·加菲尔德逼头连连耸动。

        三杯酒下肚,詹姆斯·加菲尔德迅进入状态:“里姆,你今年真是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我得承认,没有和你提前沟通,是我们最大的失误,所以我希望我们将来还有合作的机会,相信到时候我们一定能配合默契…”

        詹姆斯·加菲尔德标准的英裔,和绝大多数英国人一样,詹姆斯·加菲尔德虽然喜欢喝酒,但是酒量实在是不行,喝多了之后说话也是不合时宜,现在就把原本应该在四年后拿出来的许诺给出来。

        李牧的脸上仍然保持微笑,其实内心里是有一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说,第一道菜还没吃完就已经喝成这样,李牧现在才意识到,如果下一次李牧还能有来拜访詹姆斯·加菲尔德的机会,李牧更应该给詹姆斯·加菲尔德带瓶清酒。

        清酒,顾名思义,就是一种很清澈的酒,其度数比啤酒高不了多少,类似李牧这样的酒量,三斤五斤根本不在话下。

        想想也能理解,清酒是日本人做的,就日本那种情况,标准的人多地少,自己种的粮食自己够吃的够呛,能用来酿酒的粮食可谓少之又少,所以清酒的度数确实是比较低,酒量大的人喝起来,难免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说实话,很像是兑了水的白酒,而且兑的水还有点多。

        “我已经决定和詹姆斯先生结为同盟,共同竞争188o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所以里姆,都不用我多说,你应该知道到时候你该怎么做。”阿瑟的酒量也不咋地,现在也有点儿醉眼惺忪。

        当然了,这更可能是装出来的,毕竟阿瑟和詹姆斯·加菲尔德都是很有城府的人,他们就算是不胜酒力,也不可能醉得这么快。

        之所以现在这样,大概是为了借题挥,因为只有这样说出来的话才不会让自己感到尴尬,也更容易争取李牧的好感。

        在党内提名的这件事上,李牧对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肯定是有意见的,以前的李牧在绝大多数委员们眼中,或许只是一个运气比较好的他乡小子,又或者是一位没有多少政治欲望的级富翁,和政治实在是不怎么搭的上边。

        1876年选举进行到现在,没有谁再忽视李牧的能力,拥有时代传媒公司,李牧手中就等于拥有了竞选的最大利器,所以如果想在政坛有所建树,就必须先争取李牧的好感。

        “哈,如果你们两个要结盟,那么我当然毫无疑问的会支持你们,这一点或许詹姆斯先生还不够确定,但是阿瑟你不该怀疑。”李牧没有惺惺作态,直截了当的表明自己对角色的不满。

        李牧和阿瑟也是老朋友了,这几年来,李牧和阿瑟已经几乎是结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两人差不多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现在阿瑟这么说,确实是让李牧很伤心。

        太见外了!

        “你能这么想最好,说真的兄弟,我一直信任你,我相信你一定会支持我…”阿瑟非常满意李牧的反应,拉着李牧的胳膊,就差跟李牧烧黄纸斩鸡头,然后一起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政治家之间的结盟其实很常见,对于政治家来说,结盟的效果绝对是1+1大于2,所以詹姆斯·加菲尔德和阿瑟现在就已经开始布局,他们是为了188o年选举努力争取。

        从他们之间的对话人可以了解到,詹姆斯·加菲尔德和阿瑟之间确实存在着某种py交易。

        “结为盟友”也是美国政治中一种比较常见的形式,这就像是两个两个小孩去打架,一个人去的话胜算不大,往往还又被对手打一顿,所以两个感情比较好的小孩就结为盟友,一起对抗未知的危险。

        既然是结盟,那肯定有主有次,看样子詹姆斯·加菲尔德在结盟中是居于主要地位,而阿瑟处于从属地位,那么将来如果詹姆斯·加菲尔德和阿瑟能够成功,多半是詹姆斯·加菲尔德就任总统,而阿瑟则就任副总统。

        “其实如果拉瑟福德是一位合格的总统,那么我们也不会横生枝节,不过里姆你也应该知道,拉瑟福德的某些政治主张很有争议,即使是在我们共和党内部,现在的声音也不够统一,所以这才给了民主党可乘之机…”哪怕到了现在,詹姆斯·加菲尔德仍然还在抨击海斯的政治主张。

        还是在参选之前打出来的旗号就是“公平、公正”,声称要建立起一个真正为民众谋福祉的公平政府。

        这个想法确实是不错,很受民众欢迎,也为海斯争取了不少印象分,但但如果仔细品味,海斯的政治主张隐约间有一种抨击现任政府不够合格的含意。

        这就很让人尴尬了,毕竟现任政府也是共和党主导,海斯的表态不仅仅是否决了尤利西斯·格兰特,而且否决的现任政府中的所有公职人员,所以共和党内部现在并不统一,有人甚至宁愿让塞缪尔·蒂尔登当选,也不愿意给海斯机会实现他的“公平、公正”。

        李牧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很久以前李牧就提醒过海斯,不要总是把“公平、正义”放在嘴边儿上,那样很可能到最后掏力不讨好。

        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并不罕见,比如秦国的商鞅变法,虽然商鞅变法造就了一个强大的帝国,但商鞅最后却遭车裂身亡,这就是和全社会为敌的下场,领先半步是天才,领先一步是疯子。

        李牧的话海斯还是能听得进去的,最近几个月以来,海斯确实是很少提及他的政治纲领,不过人们并不认为海斯已经改变了他的政治主张,如果等海斯上台之后,那么还是仍旧会翻旧账,向前任政府开刀,如果这样的话,不管海斯能不能成功,对共和党的声誉都是巨大的打击。

        “关于海斯先生的政治主张,我想他能够分得清主次,如果能成功的话当然好,如果不能成功,至少也是一次有益的尝试。”李牧的面色虽然沉稳,实际上内心也不安。

        虽然海斯现在所表现的看上去好像是一切都尽在李牧的控制之中,实际上就连李牧也不能确定,海斯将来当选之后会不会旧事重提。

        虽然说起来李牧也不怕因为海斯的政治主张而导致李牧的话语权减少,但实际上如果还是一意孤行,那损害的不仅仅是共和党的公信力,同时还有共和党内部的团结,这一点李牧不得不考虑,因为严格说起来,李牧和骏马集团也是海斯口中“不正当竞争”的获益者。

        海斯所谓的“不正当竞争”,其中就包括以法律形式缩小从欧洲进口商品,保护美国国内市场,从而扶持美国企业壮大展。

        如果海斯将来要建立一个完全公平正义的政府,那么这一类法律条文就没有了存在的空间,美国企业势必会受到来自欧洲的冲击,这对美国的新兴工商业有可能会产生一定影响。

        李牧最担心的是,如果海斯真的这么做,那他肯定会受到所有企业主的反对,这样一来来,海斯能不能顺利度过自己的第一个任期都要打一个问号,那么李牧现在对海斯的鼎力支持,也将会成为所有人口中的笑柄。

        “我们当然期待政府能够更高效,更公平,但是同时我们也要看到,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想在短短数年内扭转近百年来积累的陋习,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詹姆斯·加菲尔德不认为海斯能成功,对海斯执政持悲观态度。

        “当然了,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只能是支持拉瑟福德战胜赛缪尔·蒂尔登,至于其他的,我们且拭目以待吧…”阿瑟表现出有限度的支持,虽然没有直接说出口,但态度仍然是不乐观。

        送走了阿瑟和詹姆斯·加菲尔德,李牧一个人在书房里坐了很久。

        参与政治,甚至是操纵政治,其实能给人的快感极其有限,李牧现在感受更多的是心累,不仅见识到各种各样的无所不用其极,更让李牧寒心的是共和党内部的勾心斗角,从这一点上看,现在的共和党也并不是一个成熟合格的政党,这样的政党居然能够连续执政十余年,让李牧对美国政治的前景感到失望。

        当然了,是从经济方面来看,美国的前景还是很不错的,毕竟美国在美洲一家独大,周围没有天然强敌,唯一一个在美洲能在面积上和美国匹敌的加拿大,偏偏又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只要美国专心展经济,这样持续到几十年之后,美国仍然会迎来腾飞的契机。

        不过到时候李牧能不能对政治还继续保有兴趣,那就很难说了。

        按照目前的态势来看,估计最多再来个一两届,李牧就会对政治厌恶透顶。

        虽然詹姆斯·加菲尔德和阿瑟对海斯都心存不满,但转天,詹姆斯·加菲尔德和阿瑟还是按照预定计划奔赴各地为海斯摇旗呐喊。

        11月1o号,总统大选的第一个投票日。

        在纽约,一共有25个投票站,供所有具有投票权的公民为自己心仪的候选人投出自己的神圣一票,令李牧倍受鼓舞的是,骏马集团的所有员工几乎都拥有投票权,除了那些女性雇员之外。

        为此格洛莉娅还向李牧抱怨,因为李牧应该推动国会通过议案,同样授予女性投票的权利。

        李牧对此不置可否,这事可不是李牧说了算,女性想投票当然也可以,只要愿意缴税,什么都好说。

        问题就在这个税上,要交税先就要有收入,要有收入就要走出家门工作,而这个,又是广大女性普遍反对的。

        所以这事儿想想也就算了,既不想缴税,又想拥有投票权,上哪去找这么好的事儿哦。

  https://www.zbzw.la/zhongshengmeiguozhifujiatianxia/91142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