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相濡以沫总裁老公太缠人 > 第275章苏绵的步步紧逼

第275章苏绵的步步紧逼

  苏绵发现顾相濡在意的重点错了,顾相濡的重点在少年的脸上,而她想让顾相濡理解的点,是在少年的腿上。

  没错,这个少年就是经历过骨血实验的其中一员,也是目前在这个地牢中唯一存活的骨血实验者。

  其他的骨髓实验者,早已经烈火焚烧,要么就堆在外面的“小山丘”,只有这个小少年还留有一口气。

  苏绵看向顾相濡。“你觉得他的致命伤是在哪里?”

  顾相濡的目光移到少年白骨森森的膝盖,他心中已经猜到了苏绵带他来监狱的目地。

  他不回答苏绵的问题,反问道“他也是你的小白鼠之一?”

  顾相濡这么一问,苏绵就明白了顾相濡懂了。“顾大总裁真是头脑睿智,我还没说你便明白了。”

  顾相濡直戳重点。“骨血实验下场真的有这么惨?”

  苏绵点头,但其实并没有这么惨,这只是用骨血实验,往死里折磨少年罢了。

  她还是想吓退顾相濡,虽然没有在顾相濡眼里看到一丝的退却。“骨血实验说白一点就是一命换一命,并且有赔了夫人又折兵的风险。”

  意思是,实验失败的话,会得不偿失,两个人都会死。

  顾相濡知道苏绵在故意夸大其词,若骨血实验真有苏绵口中说的这么严重,那当初苏青根本就不会给他提这个建议。

  “这里离你的实验室有多远?”顾相濡问。

  这句话就是他的决定。

  苏绵冷笑,看着顾相濡愿意以命换命坚定的样子,心底里又涌起了对那个女人的嫉妒。

  “你真的不害怕死亡?”

  顾相濡说“怕。”

  比起死亡,他更害怕的是尹以沫受苦,疼。

  苏绵皱眉,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是顾相濡真的很爱那个女人。

  他害怕死亡,但还是会为了那个女人冒可能会死的风险。

  苏绵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少女甜美笑容的样子,放进口袋里的手不禁攥紧,她有了想杀人的冲动。

  她压抑住忌妒失控的内心,她不想承认,心里这种不快的感觉是嫉妒,她不相信她苏绵有一天会嫉妒另一个女人。

  苏绵是一个很善于管理控制情绪的人,嫉妒的火只有一瞬便又恢复了正常,她抬起冷眸,看着眼前俊美不凡的男人。

  “你怕疼吗?”

  骨血实验最大的残忍就是疼痛,那种疼痛不是用麻醉或者止痛药能止住忍受的,就算抽取骨髓血时打上麻药,但是麻药劲儿一过,疼痛就会更加的反噬。

  顾相濡没有回答,他感觉苏绵白痴的问题和废话真的是一大箩筐。“我们出去再谈吧,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

  他不害怕疼,他唯一害怕的就是会严重损害身体的健康,他本来就比尹以沫大,如果身体的器官零件再受损,那丫头岂不年纪轻轻便守了寡。

  他无法忍受另一个男人占有尹以沫,就算他死了也忍受不了。

  以前他说过,要放过尹以沫,除非他死,随着两人的相处他越来越爱尹以沫,现在是就算他死了,他也不会放手。

  苏绵不走,她认为这里才是最佳的谈判场地,顾相濡的信念太过坚定,身上的气场太强大,只有在这恐惧的氛围和血腥味里,她才能和他打个平手。

  “我还有最后一关,你要是能……”

  “我接受。”顾相濡不耐烦的打断苏绵的话。“苏小姐,我的耐心已经没有了,在我还能控制我的脾气之前,请你好自为之。”

  苏绵也不想再和顾相濡打这样费心神的战,既然顾相濡执意如此,那她就实行第二计划。

  她要让顾相濡,亲手杀了他最爱的人。

  那么以后,顾相濡最爱的人只会是她苏绵。

  她抬手拍了下口袋,小蜥蜴立刻露出了头颅,她的手掌摊平,小蜥蜴又立刻爬到了她的手心。

  小蜥蜴乖顺的趴在她的手心里,她边摸着小蜥蜴,边缓缓靠近顾相濡。

  顾相濡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他连小白鼠都害怕的人,看到蜥蜴脊背都凉了。

  任何的小动物真的是他的死穴!

  他看着攥着蜥蜴走近的苏绵心一颤,这个五彩斑斓的小蜥蜴带来的视觉冲击,可比刚刚的少年恐怖惊吓多了。

  兜里面装着活蜥蜴的女人,苏绵在顾相濡心里变态的已经不是人了!

  顾相濡大声厉喝苏绵不要再走近,他很想镇定,但是他无法镇定。

  苏绵察觉到了顾相濡的情绪变化,她终于在顾相濡脸上看到了她想要的表情,她没想到击溃顾相濡心理防线的是小蜥蜴,更没想到顾相濡一个大男人,竟然会怕这些小东西。

  很好,她又有了推翻实验的机会。

  她本来打算想要让小蜥蜴咬顾相濡一口,这只沙漠小蜥蜴牙齿非常尖锐锋利,咬人的感觉和骨髓针扎下去的感觉差不多,她想让顾相濡先体验一下,想要用疼痛吓退他。

  要知道骨血实验可不是只扎一针,可能是几十针,也有可能是上百针。

  但现在她转变了主意,她不让小蜥蜴咬顾相濡了,她要让顾相濡双手捧着小蜥蜴,让小蜥蜴先替她亲一下顾相濡的俊脸。

  恐惧比疼痛更能瓦解顾相濡的坚定!

  苏绵笑,伸手将小蜥蜴递给顾相濡,顾相濡可以用脸色铁青来形容。

  “顾大总裁,我的最后一关就是……”苏绵故意卖关子的停顿话语。“让它,伸舌头舔一下你的脸。”

  “神经病!”顾相濡没忍住怒骂出声,全身上下都写满了抗拒。

  苏绵的笑容更加的冷艳,装作没有看出顾相濡的害怕。“顾大总裁你放心,它是无毒的蜥蜴,再说就算有毒,我也有自信医治好你,来吧,接住,它舔了你,我立刻带你去实验室。”

  顾相濡此时的眼里,苏绵就是魔鬼的化身。

  这个女人思维混乱,想法又变态疯癫,说话又阴阳怪气,他真的严重怀疑苏绵就是一个没有感情,没有血肉,冷血的仿真机器人。

  “你真的是苏青的妹妹吗?”顾相濡尽量不让自己去看苏绵手中的蜥蜴。

  苏绵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冷笑,她知道顾相濡话里的意思。“你这话问的,一看就和苏青不熟,苏青是我哥哥,做哥哥的当然比做妹妹的更变态了。”

  她不打算向顾相濡隐藏自己的嗜血冷血的本性,因为她要让顾相濡习惯自己,接受自己的所有,而不是自己委身去迎合顾相濡的喜好。

  就算日后顾相濡接受不了,她也有法子让顾相濡接受。

  顾相濡对苏绵的坦白无言以对,果然干黑手党的都是人性扭曲的变态。

  “这个蜥蜴和实验有什么关系?”如果这是在A市的话,他真想一枪崩了苏绵。

  苏绵说“和实验没有关系,但和实验人同不同意有很大的关系。”

  “你就这么重的口味,就好这口吗?”

  苏绵点头,看着手中的蜥蜴说“我吃饭时,它都是先替我尝尝的,更何况你是我……”

  她不再往下说,把手中的蜥蜴抛向顾相濡的身上。

  顾相濡咬牙闭上眼睛,忍受着蜥蜴在他身上爬走的感觉,他恶寒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感觉蜥蜴爬上了他的肩膀,突然一个绵软湿漉漉的东西碰触了他的脸,他整个人如被雷轰过般,石化了两秒钟。

  下一秒,他在内心在疯狂咆哮抓狂……

  那个恶心吧唧的玩意儿舔了他的左脸!!!!

  顾相濡恼怒恶心的后槽牙都快咬碎了,他快速从兜里掏出叠得板正的手帕,擦着脸的手都在颤抖。

  苏绵忍笑,看着顾相濡抓狂又无奈的模样,心里越发喜欢顾相濡了。

  殊不知,她在顾相濡的心里定位,就算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他顾相濡和一个男人搞基,都不会正眼看一眼苏绵这个女人!

  于是,苏绵成了大直男顾相濡,宁愿搞基都不愿意正眼相看的女人!

  顾相濡深吸一口气,才能让自己不朝苏绵一拳挥过去。

  他第一次真正有了想打女人的冲动!

  “带我去实验室!”

  “好。”苏绵爽快的答应。

  顾相濡眼眸里满满的阴沉。“希望你能守承诺,不要再耍花招。”

  苏绵耸肩。“我没有给你任何承诺。”

  “你……”顾相濡冷冽的眸子里酝酿着狂风腥雨,但在华盛顿,他真的动不了苏绵一根手指头。

  苏绵也不想再激怒顾相濡了,今天她已经见了顾相濡的很多面,她满足了。

  她心情愉悦的走出地牢,准备带顾相濡去参观她的实验室。

  苏绵出了大厦,又立刻戴上了墨镜,她整天没日没夜待在实验室里不见天日,久了就讨厌刺眼的阳光。

  她径直走到顾相濡的车旁停下,然后转身等着后面的顾相濡。

  很显然,她要做顾相濡的车去实验室,她要和顾相濡近距离的相处接触。

  虽说,顾相濡躺在实验室里被麻醉时,她可以对顾相濡肆无忌惮的上下其手,但是现在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顾相濡一眼就看出了苏绵的意图,不等苏绵开口,他便冷声拒绝。“我从来不载人。”

  苏绵“哦”了一声,冰冷的声音带着势在必得。“那很荣幸,我是你的第一次。”

  顾相濡皱眉,扫向苏绵的眼神里尽是厌恶。“苏小姐,我是已婚人士,请你自重。”

  https://www.zbzw.la/xiangruyimozongcailaogongtaichanren/478016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