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五胡明月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私生子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私生子

鲁克此时就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不仅垂头丧气,甚至还不断地唉声叹气

        皇甫阳真是从未见过如此萎靡不振的鲁克

        至于那个骂完了人就直接甩手走人的公主殿下倒是反而显得潇洒无比……

        “咳咳……”

        鲁克捂着额头,鼻子里喷着粗气,看都没看一眼假装咳嗽的皇甫阳……

        “怎么?!被那小丫头戳中痛处了?!这是第二次了吧?!哎呀呀!别哭鼻子啊,这要是传出去了,那可得多丢人啊?!”

        “哈哈哈!我呸!就你皇甫阳牙尖嘴利!怎么刚才老子被欺负的时候,你不出来说话?!娘的!就知道躲在一边看笑话?!”

        皇甫阳眼见鲁克转怒为喜,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竟是忍不住继续调侃道:“你以为人人都敢像那个小辣椒一样在太岁头上动土?!这老虎的屁股还能摸几下,咱们鲁将军的脾气要是上来了,那可真是会要了人命啊!”

        “哈哈哈!老子可没看出那小辣椒眼睛里有“害怕”两个字!娘的!气死老子了!”

        “嘿嘿!那小辣椒可是咱们堂堂的大晋公”

        “嘘!你小声点!就不怕被帐外的人听见?!”鲁克竟是突然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一副生怕隔墙有耳的谨慎模样

        “怎么?!你这老小子还担心上那个小辣椒了?!放心吧!我早就撤了守卫!”

        鲁克点了点头,却是突然沉默了起来……

        皇甫阳知道他这是在为粮草和临晋城的事情发愁,可他暂时也没啥好办法,只好识相地走到了一边,然后盯着从明月公主那里没收来的臂弩和用牛皮包裹着的佩剑……

        “皇甫兄…,你去把这两样东西还给小辣椒吧……”

        “这样堂而皇之的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让别人知道我们看重他,也不是什么坏事!最起码有了这层关系,她也不至于再被人随意折辱!否则要是再来几个像丁太一那样的小混混,那一旦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咱们怎么向贾大帅交代?!”

        “哎呦?!我说鲁兄啊!我没听错吧?!你这是在关心小辣椒了?!刚才不是还想着活剐了她?!”

        鲁克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自嘲似的苦笑,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哎,小辣椒骂得对……”

        皇甫阳愣了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有觉悟的话也能从鲁克的嘴里蹦出来?!

        “那还让小辣椒继续待在那个杂役营?!”

        “呸!什么杂役营?!那是老子定下的军需处!就那里最安全,这点你也承认吧?!”

        皇甫阳确实挺认可鲁克这话,但还是多嘴问了一句:“你的意思,以后所有的后勤都交给小辣椒他们了?!”

        “哼!要是做的不好,老子立刻剁了那小混蛋!”

        “哈哈!这还不都是贾彦度那个老混蛋教出来的小混蛋?!”

        “哈哈哈!这话你也敢说出来?!万一要是被人听见传了出去,你皇甫阳小命可就不保了!哈哈哈!”

        “大帅其实最喜欢别人叫他老狐狸!”

        “哈哈哈!好了好了!你这人啊,真是一点没个正形,哎,其实我也有错……”

        “对嘛!本来就都是你的错!谁让你搞什么突然袭击?!你那只眼睛瞎了也不能怪人家,换了谁在那种情况下都会痛下杀手!你没死,那就是你的运气!怨不得别人!”

        “娘的!照你意思,还要老子跪下来谢谢她的不杀之恩了?!”

        “那倒不用!反正这事咱们以后就都别提了!好了,你在这好好想想接下来的作战事宜,我去把东西给小辣椒送过去!”

        “滚!”

        皇甫阳讪笑了几下就拿

        了物件离开了大帐,赶紧朝着小辣椒所在的营地走去……

        不久之后,鲁克大帐外面不远处的某个角落里……

        “这么说那个叫小草的,来历很不简单?!”

        “哼哼,何止是不简单?!要我看啊,那个小草根本就不姓马!”

        “不姓马?!”

        “兄弟!你是没听见啊,那小子刚才在大帐里有多嚣张?!就连咱们鲁中尉都被他骂的狗血淋头,而且愣是一句话也不敢反驳!”

        “大哥你这说得是真的?!”

        “贾梁州!你小子敢情是不信老子的话了?!那好!老子不说了!你以后也别再来找老子探听消息,看你主子到时候怎么抽你筋扒你皮!”

        “大哥大哥!别这样!都是我的不是!你可不能看着我被活活打死啊!”

        “那你现在相信我说的话了没有!?”

        “信信信!绝对信啊!我贾梁州就算自己父母的话不信,也不可能不信大哥你的话啊!就是不知道大哥觉得这小草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敢这么跟鲁将军说话?!”

        “哼哼,要说这事真是吓人,当时皇甫司马可是也在场啊,愣是就听着鲁将军和那个马草在对骂,你说吓人不吓人?!”

        贾梁州的眼珠子骨碌碌直转,显然是被鲁克亲卫的话给震撼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军中虽然有不少世家子弟,就算是杜曼那样的家世,看到鲁中尉也是恭恭敬敬的,这马草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还敢当面呵斥鲁克?!

        “吓人!太吓人了!大哥,你倒是快说下去啊!”

        “嘿嘿……”鲁克亲卫舔了舔干涸的嘴唇,猥琐地笑了笑

        贾梁州心里窝火,刚才明明已经给了不少,这小子竟然还这么贪得无厌?!

        可马草的消息实在是太过惊人了,他又特别想多知道一点关于他的情报,尤其是他和贾大帅之间的关系,所以哪怕这会子被人明着敲竹杠,也只能忍气吞声了

        鲁克亲卫轻轻掂了掂手上碎银子的分量,感受着那上面还没褪去的余温,然后才得意洋洋地看了一眼贾梁州那副肉痛到了极点的模样,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算你小子机灵!实话跟你说吧,老子可是听得清清楚楚,那小子绝对是贾大帅的嫡系亲族,要不然怎么敢跟咱们将军这么说话?!要我看,这小子说不定就是贾大帅的私生子!”

  https://www.zbzw.la/wuhumingyue/33552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