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我有一个立方体 > 108,屁股决定脑袋(四更)

108,屁股决定脑袋(四更)

  下午,一群从军训中解脱了的男女或走路或坐车,辗转于集团的几处制造基地之间,开始了参观之旅。

  先是坐落在集团总部这边的研究院,发动机厂,成车制造一厂,成车制造二厂,机动三轮车制造厂。

  这边的参观都是走马观花,在相关单位负责人,也就是研究院院长和几个厂长或副厂长的带领下,一行男女,排着队从前门进,穿行在繁忙的研究室内和装配线上,听着院长和厂长热情洋溢的介绍什么专利啦,新品研发啦,业界地位啦,产量啦,合格率啦,质检啦,品控啦……之类的专业术语。

  听着这些半懂不懂的东西,有的人沉默不语,故作高深;有的则东问西问,假装好学;但最多的,还是一片接一片的赞叹声,赞叹集团实力的强大。

  总部这边的研究院和工厂参观完后,众男女又跳上那三辆又热又挤的破公交,去了位于江南区下新街的通用机械制造厂。

  这里的流程跟总部那边的差不多,依然是在厂长的带领下,东逛西逛,东摸西瞧,前后呆了半个小时,便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开始奔赴下午参观任务的最后一站,也是重点参观对象,集团在江北工业开发区斥资几十亿搞的那个“高端”,“气派”,占地一千多亩的汽车制造基地。

  这边的参观同样是负责人在响应老董事长的号召下,亲自作陪,带领他们这一伙“新鲜血液”,“未来的希望和栋梁”,从冲压车间开始,再到焊装车间,然后到涂装车间,最后到总装车间,一处一处的参观,走访,伴随着厂长亲口的解说以及跟同行的各种对比,未来的各种美好的展望。

  虽然汽车厂现在还没正式生产,目前还处于调整和调试产线的阶段,四大车间也还看不到几个人,但硕大的厂房,厂房间宽阔、笔直的马路,厂房内崭新的流水线,各种眼花缭乱,摆放整齐,绝大多数人见都没见过的各种设备,依然让一帮从来没进过现代化汽车制造厂的菜鸟们震惊不已,为集团雄厚的实力感到兴奋,也对自己的未来和前途充满希望,感觉加入宗鑫真的是加入对了!

  前面参观几个又闷又热,犹如蒸笼的“破厂子”时,王起便是那一波“默不作声,故作高深”的人之一。因为今年四月份在宗鑫集团实习的时候,这几个厂已经被他找机会逛过几遍了,对一刻不停的流水线,以及流水线上手脚麻利,但却神情痴呆,毫无表情的装配工人们,已经没有任何的新鲜感了。有的,只是对这种需要大量的人力才能运转的半自动装配线本能的厌恶以及对被流水线“奴役”的工人们天生的同情和怜悯。这些装配工人,工作环境恶劣就不说了,江城夏天四五十度的高温,闷在一个又吵又闹,空气污浊,弥漫着机油和汽油,让他一刻也不想多呆的环境,同时还要干着神经高度紧张,一刻也不能停的工作,这场景,这画面,让王起脑海一下子就浮现出了曾经被认为是“帝国主义资产阶级残酷剥削工人阶级”的卓别林的一系列电影画面。

  在他的眼中,眼前这些十八九岁,二十出头,本该像他一样活泼欢乐,但却神情麻木,犹如行尸走肉,站在流水线旁不停挥舞双手,年龄比他还小的年轻男女们,跟那位被嘲笑,被同情,然后被批判其身后“腐朽制度”的卓别林又有什么区别?

  然而,此时此刻,当他来到汽车厂,面对崭新,气派,到处刷着白漆,地下一尘不染,环境比前面几个破厂好得多,厂里面的设备也要高级得多的汽车生产车间时,王起脸上前不久的那种“矜持”以及跟那些装配工人差不多的“麻木不仁”的表情,终于撤了下来,像其他人一样,多少欢快活泼了些,也开始左瞧右看,东问西问了。

  “刘工,这液压机有多重?”王起指着一个四四方方,近十米高,上下两坨大铁块,中间是四根泛着金属光泽,比大象腿还粗的圆柱子“液压机”问旁边跟着解说的一个年轻工程师。

  “一千一百多吨吧。我们冲压车间最值钱的就是这货了。对了,纠正一下,这个不叫液压机,这个是冲压机。”戴着眼镜,面色有点拘谨,穿着灰色厂服,一看就是典型理工男的工程师回答。

  “为什么不用液压机?听说液压机很牛的,把钢铁都可以压扁。”纯正文科生,半吊子理科生的王起问了一个白痴问题。

  年轻工程师还没回答,一旁的于文丽已经在跟“某文科生”普及基础机械常识了:

  “汽车生产很重要的一个指标就是速度,很多流程都是以秒计的。听说丰田的某些生产线,最快56秒,一分钟都不到就可以下线一台车。冲压车间用大型冲压机,只需要两秒,就能够让车用钢板或者铝板成型,而液压就慢多了,起码得需要几十秒。”

  “嗯,不错,这位同学对机械很了解嘛!大学学的是什么?”年轻的工程师对于文丽竖了竖拇指,厚镜片后面的一双眯眯眼闪着亮光。

  “我是学模具的,刘工。”于文丽恭敬的回答,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斜乜了一旁的王起一眼,见王起一手抱拳,朝她拱了拱,一副“多谢指教”的样子,就更不好意思了。

  “难怪!那你进宗鑫以后是去摩托车厂还是来我们汽车厂?”

  “可能会来汽车厂。”于文丽不太确定的说。

  “那太好了!”“眯眯眼”工程师眼中的亮光变得更亮了,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也是相当的振奋,挥了挥手,豪气云天的道,“现在汽车厂硬件方面的设施基本上都到位了,但人缺得厉害,尤其是各种基础扎实,专业精通的高素质人才,缺得很。现在好了,有你们这一批新鲜血液进来,我们以后的工作将轻松很多呐!”

  “过奖了,刘工,我们啥都不懂,都是纸上谈兵。还需要跟着您这位前辈多学习。”于文丽客气了一句。

  “哈哈……相互学习相互学习,大家以后都相互学习哈!其实,我也比你们大不了几岁,今年才被谢总工从上汽那边挖过来。我大学是学自动化的,毕业于上交的自动化专业,在德国德累斯顿工业大学留学过两年,在宝马实习过半年,回国就进了上汽当高工。我给你们讲啊,说到机械和造车,还是德国人最厉害。你们没去他们的工厂参观,你们若是去过德国人的汽车厂,尤其是本土工厂,那厂房,才叫现代和气派,那流水线,才叫先进!我偷偷的给你们说,你们不要到处去讲,宗鑫的这个新工厂,厂房,产线,虽然看起来都是崭新的,但坦白讲,还真没什么技术含量,别说跟德日这种制造业强国比,就是跟国内的合资厂比,都要差一大截——”

  “那我们宗鑫的汽车厂相当于哪个水平呢?”一旁的张青峰打断刘工的话,迫不及待的问。于文丽,萧铭,李小兰等人也是一脸的关心。因为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二十几天下厂实习后,他们这批蜀都工学院毕业的学生,都将分配到宗鑫汽车厂上班。谁都想自己为之奋斗的工厂是“中国一流,世界先进”,刚才参观时看到的那一个个气派的车间,崭新的一条条生产线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刘工的话却让他们的心头一下子凉了半截,感觉正在摸一床光滑的蚕丝被,却有人告诉他们里面装的是烂棉絮一般。

  但对方华夏名牌大学毕业,还在德国留过学,更去过真正世界一流的汽车制造厂实习过,在国内一线合资大厂也工作过,可谓见多识广,不可能在他们一群菜鸟面前打胡乱说。

  刘工扁了扁嘴,抬了抬眼镜,漫不经心的道:

  “勉强跟什么BYD,吉利一个档次吧。当然,这个只是产线。真正的生产出来的车子能否达到BYD和吉利现在的水平,还是一个很大未知数。能造好摩托车可不一定能造好汽车。汽车和摩托车完全是两种领域,难度不可同日而语,其他的不说,光是培养一批堪用的熟练技工,就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刘工的话,再次给兴致高涨的菜鸟们,尤其是以后确定要进汽车厂,准备大显身手,“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张青峰,于文丽等人泼了一盆冷水,让几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一副前途未明,忧心匆匆的样子。

  而另外不去汽车厂的大学生则无所谓了,甚至某些人还有些幸灾乐祸。在刚才的参观中,不少人震撼于汽车厂的气派和大气,感觉汽车厂很可能前途无量,然后为他们自己无缘赶上这趟能够让他们的事业跟着起飞的快车遗憾不已。

  汽车厂有没有前途,产线是否真的先进,未来的产品是否真的有竞争力,王起并不关心。在这个问题上,他跟那些“内心阴暗”的人一样,也是“屁股决定脑袋”,“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作为一名未来的外贸业务员,他能卖的,都是摩托车,沙滩车这些已经完全成熟,没啥技术含量的中低端机械产品,根本没什么机会去卖汽车。在汽车这一新的领域,宗鑫集团别说出口,先从先行一步的BYD,吉利嘴里抢点肉,拿点市场,争取在残酷的国内竞争中生存下来再说吧。

  那“眯眯眼”在于文丽面前开始吹自己的学历跟见识时,学历和见识都比对方低了一大截的王起对这家伙的好感就开始呈直线下降,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但尽管不顺眼,这“眯眯眼”有一句话却说得很对,连他这个制造业外行也深以为然,那便是:

  造汽车和造摩托车真的是两码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其他人不说,就说他自己,买摩托车,什么宗鑫,嘉陵,建设,豪爵……都无所谓,因为在他眼里,这几爷子的摩托车都差不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每家都是年产量上百万辆的大厂,基本质量还是有保证的。他要买,肯定就选一个外形漂亮的,对牌子则没多大的要求。

  但是买汽车,哪怕作为代步,他也会选择一辆合资车而不会考虑国产车。至于更进一步的“升级装逼”,国产车装得起来么?根本就没得任何“逼格”好不好?

  没有逼格,现在这社会,稍微漂亮点的妞都嫌弃!

  而如果是开辆进口的奔驰、宝马、法拉利……之类的,不论面子,装逼还是泡妞,一举三得,一下子全都有了!

  —————

  PS:求订阅,求小赏鼓励:)

  https://www.zbzw.la/woyouyigelifangti/4387883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