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我的传奇岁月 > 第1487章::等一下

第1487章::等一下

        我们六人被关在屋子以后,虽然脑袋上面的头套被拿开了,但是还是被绑着手脚无法行动。顶点x23us

        “叶子,这帮人是谁啊?”杨松面无表情的看着我问道。

        “不知道……”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发现身上的绳子绑的非常的紧,要是想靠着人力挣扎开根本不可能。

        “今天这事怪我了……”就在这个时候老车满脸内疚的冲着我们几个低声说道。

        “这玩意有啥怪不怪的,当时你也是没反应过来!”元元大大咧咧的回了一句。

        我扭头看了老车一眼,随后抿着嘴唇说道:“这事不怪你,就算当时咱们几个人跑出来也不见的能跑掉,他们这么多人明显是奔着抓住咱们来的,就算抓不住也要弄死咱们……”

        “咱们现在被抓住了,田叔那边咋整?”就在这个时候孟亮问出了我最担心的问题。

        “……”我看着孟亮沉默了。

        “竞标会延期了,咱们失踪了,小五那边肯定不能把田叔怎么样,毕竟他们留着田叔就是为了跟咱们谈判的!”元元看见我不说话,分析了一句。

        “嗯,我觉得元元说的对,田叔对他们来说还有利用的价值,所以应该不能出事……”杨松点头补充了一句。

        “这帮人到底是谁的人!”

        我咬着牙骂了一句,随后接着说道:“一个小五都他妈够我呛了,现在又多了这帮人,h市的人到底想干啥啊?非得整死咱们后宫不可?”

        孟亮等人听完我的话以后全部都沉默了,谁也没有说话。

        ……

        另一边,孙强家中。

        此时孙强已经醒了过来,正跟小五等人坐在客厅里面喝茶,孙强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所以说昨天的事对他的影响基本不大,只不过他没想到最后竟然是小五这帮人救了他,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还是非常感激小五他们几个的,对小五王军二人的态度也明显好了不少。

        “小五兄弟,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处理这几个人啊?”孙强手握茶杯笑呵呵的看着是小五问道。

        “怎么处理?”小五愣了一下,随后从嘴里吐出一片茶叶呲牙冲着孙强说道:“接下来怎么办不归我管,我都得听我老板的……”

        “刘能?”孙强试探性的问道。

        “嗯,他会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怎么办……”小五微微点头。

        小五这句话刚说完,小五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小五接听了电话,呲牙问道。

        “你在孙强那边吗?”刘能问道。

        “在,咋了?”

        “毕文石那边已经得手了……”

        “那后宫剩下的人还用不用我去处理一下?”小五问道。

        “后宫没人了!”

        “这么牛逼啊!直接干沉了呗?”小五笑呵呵的喊道。

        “呵呵,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那我用不用把孙强家中的这帮人处理了??”小五扭头看了孙强一眼,低声问道。

        “……”刘能沉默了一下,随后拒绝道:“这几个人先留着!”

        “为啥?”小五语气中带着不解。

        “毕文石跟叶寒那边还不知道咋回事呢,叶寒要是死在毕文石的手上,咱们再把这帮人处理了也来得及……”刘能耐心的解释了一句。

        “你的意思是叶寒还有可能活下来?”小五挠了挠脑袋问道。

        “没准……”

        刘能扔下这句话,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以后,小五看着手机愣了一会儿,随后走回到孙强的身边。

        “刘总怎么说的??”孙强迫不及待的问道。

        “让咱们等等在动手,说叶寒有可能活下来,要是叶寒死在毕文石的手上咱们再处理这几个人也来得及……”小五实话实说。

        “……”

        孙强看着小五没有吭声。

        ……

        另一边,我们几个人被关在木屋里面不知道多长时间,反正我感觉那个屋子特别冷,刚开始杨松磨磨唧唧的还能说几句话,后来也冻的上牙打下牙,不在说话了。

        “嘎吱!”

        木门被拽开一条缝隙,一个满脸伤疤的壮汉手里拿着一个暖宝宝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

        “草拟吗,能不能给我整口热水喝?冻死爹了……”杨松看见进来人以后连忙咬牙骂道。

        “都他妈这个b样了,还想着喝热水呢啊?还是先想想你们咋活着出去吧……”伤疤男笑着回了一句,然后走到了我的身边,踢了我一脚。

        “你叫叶寒啊?”

        “是我。”我哆哆嗦嗦的点了点头。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老冯,孙磊是你整死的对吧?”老冯伸手接过别人递给他的大茶缸子,一边喝水一边看着我问道。

        “是我整死的……”

        “呵呵,孙磊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你把他整死了,有两下子……”老冯微微点头,然后拽出一张凳子坐在了我的面前。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谁的人?让我死个明白!”我看着老冯问道。

        老冯眯着眼睛看了我一会,随后笑着问道:“我是毕文石的人,他现在应该正在往这边赶,估计一会你就能看见他了……”

        “……”

        当我听到毕文石这个名字以后我直接愣住了,我万万没想到老冯竟然是毕文石的人!

        我跟毕文石从来都没有过任何的交集,他为什么这么大费周章的把我抓过来?

        难道是因为网上的那段视频?

        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把这个东西拿出去,除了我们后宫的人谁都不知道我跟郭力之间的交易……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两个人,那就是毛安还有毛平,这俩人知道我跟郭力之间的交易,而且当初我要把他们两个带走的时候,突然杀出来一拨人,想杀我,最后我们跑了出来,但是我却把毛安毛平两个人扔在了原地。

        但是那个时候毕文石根本就不知道有视频这件事,这说明那波人肯定不是毕文石的人,不是毕文石的人肯定就是刘能或者是孙强的人。

        按照我这个思路,刘能确实可以通过毛平,知道资料在我的手中,但是他又是怎么让毕文石相信这些是事实的呢?

        毕竟这份资料从最开始就是从他们手中流出来的!

        “……你跟毕文石什么关系?”我思考了一会以后觉得这件事里面有误会,毕文石要是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我们不一定跟毕文石撕破脸皮,毕竟无论从哪个角度我们都没有害毕文石的动机。

        “没啥关系,拿钱办事!”老冯喝了口水,简单的回答了我一句。

        “我觉得我跟毕文石之间有误会,你能不能帮我跟毕文石解释解释,我想见他一面……”

        “呵呵,小兄弟,你可能高估我了,我跟毕文石关系没有那么好,能不能见到他那是他说了算的,我就是拿钱办事,他要是告诉我杀了你们,我就得开枪,明白吗?”老冯停顿了一下,看着我解释道。

        “毕文石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我就想见他一面,跟他说几句话!”由于情况实在是太着急了,所以我说话根本没有任何理智可言。

        “你挺有钱啊?”老冯笑了笑,随即看着我问道:“你知道毕文石给我多少钱吗?”

        “多少?”我咽了口吐沫咬牙问道。

        “一分都没给,我帮他那是报恩,你觉得你花多少钱能换我这份报恩的心?”

        “恩,有大小,不是买不了,就是钱不到位,你心里什么价位你说个数!”

        “哈哈……”老冯听到我的话以后大笑了一声,随后拍了拍我的脑袋呲牙说道:“你这个孩子有点意思,你这招对别人可能管用,但是对我可能不管用……”

        “为啥?”我有些疑惑。

        “因为毕文石的媳妇也姓冯……”

        “你是毕文石小舅子?”我惊呼了一声。

        “嗯,

        这件事知道的人少,在别人眼里我跟毕文石就是拿钱办事的关系,但是他们不知道我姐就是他们的夫人……”

        听完老冯的话我直接楞住了,本来还打算通过老冯争取一下,但是看这个情况,老冯基本上不可能出卖毕文石了。

        “你还是等着吧……”

        老冯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拿着大茶缸子走出了小木屋,临走的时候还把暖宝扔到了杨松的身边,因为此时杨松已经冻的浑身哆嗦了。

        ……

        与此同时,上山的路上,一辆黑色的现代快速的行驶着,车里面一共就两个人一个是毕文石一个就是毕文石的司机。

        更加奇怪的是,我们被抓以后,网络上面的帖子全部消失。

        这件事让毕文石更加确认这段视频就是我们后宫的人放在网络上的,很明显刘能那边掐准了时间,一旦收到我们被抓的消息,马上删除所有的帖子。

        ……

        “突突突!”

        毕文石的车后面,死死的跟着一辆摩托车,摩托车上面一共三个青年。

        “我他妈怎么老感觉你这个摩托车要出事……”坐在中年的青年张嘴冲着骑车的青年喊道。

        “别他妈bb,他要是出事了咱们还得走着过去!”

        骑车的青年没带头盔,所以一说话呼呼往嘴里灌风。

        “你俩能不能别他妈说话,我他妈都害怕这个骑沟里……”坐在最后面的青年有些无语的骂道。

        “我他妈不跟他说话我干啥啊??你俩给我夹的跟他妈傻逼似的……我大气都不敢喘,我怕给你顶下去……”

        “你咋这么多事啊……”骑车的青年略显无语。

        “别bb赶紧骑,我他妈都多长时间没坐摩托车了,当年我也是靠着这玩意起家的,但是现在坐这个玩意,明显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了,我现在一看到现在的你们就能想起当初那个年少无知的我,我这个人别的毛病没有,就是一回想往事,心中就有些小情绪……”

        中间的青年磨磨唧唧的说起来没完,而且说的时候目光异常深邃,眼角挂着泪光。

        “你哭啦?”骑车的青年回头问道。

        “没有,沙子进眼睛里面了……”

        ……

        半个小时以后,毕文石所在的现代车,还有带着三个青年的摩托车几乎同时抵达了关着我们几个的小木屋。

        “咱们过去吗?”坐在摩托车最后面的青年下车以后看着中间的青年问道。

        “你他妈傻啊?咱们是过来干啥的你心里没数啊?你现在过去干啥?”中间的青年无语的骂了一句,然后随便找了一个小树躲在了树后面。

        “你藏那儿干jb啥啊?躲猫猫啊?”

        骑车的青年看着小树后面的青年略显无语的问道。

        “你明白啥啊?我这叫伺机而动,你俩别在那站着了,赶紧跟我一块猫着,一会听我指挥明白不……”

        “艹,我都多余带你这个傻逼出来……”骑车的青年无语的骂了一句,然后走到了小树旁边。

        “你他妈躲着点,让人看见咋整!”树后的青年咬牙切齿的骂道。

        “你咋这么多b事!”

        “赶紧的……”

        三个人墨迹了半天最后还是执拗不过中间的那个傻逼,于是三人哆哆嗦嗦的站在了小树后面。

        ……

        另一边,毕文石下车以后直接被老冯带到了关着我们几个的木屋。

        “嘎吱……”

        木门发出响声,我们几个人几乎同时抬头。

        当我看见毕文石的那个瞬间,我连忙张嘴喊道:“毕!”

        毕文石看了我一眼,随后冲着司机还有老冯摆了摆手,老冯跟司机非常明白事的推门走了出去。

        “你叫叶寒?”

        毕文石走到我的面前,面无表情的问道。

        “是我!”我连忙点头。

        “知道我为什么抓你们吗?”

        毕文石接着问道。

        “……”我沉默了一下,随后抬头看着毕文石问道:“是不是因为网上那段视频?”

        “呵呵,你还算明白事……”毕文石笑了笑,然后接着说道:“你把那段视频的原件还有所有的备份全部交给我,我看在刘永的面子上可以放你一条命,但是前提是你这辈子都不可以回h市!”

        “那段视频的原件根本不在我的手里,我拿到的也是被人卖给我的备份……这一切都是别人陷害给我的……”我看着毕文石解释了一句。

        “陷害你?”毕文石愣了一下,随后一把掰住我的下巴,咬牙切齿的冲着我喊道:“你他妈当我是傻子是不是?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东西你到底交不交出来?”

        “我说了我手里面就有一个备份,你现在被人骗你了你他妈明白不??”我让毕文石弄的有些心烦,瞪着眼珠子喊道。

        “呵呵,我被人骗了,你怎么知道我被人骗了??”毕文石笑了笑看着我反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东西在我手上的??”我瞪着眼睛看着毕文石问道。

        “……”

        毕文石看了我一眼,随后从裤兜里面掏出手机打开了一段视频。

        “……”

        我看着毕文石没有说话。

        “想知道这是什么视频吗??”毕文石看着我问道。

        “……”我还是没有说话。

        “滴!!”

        毕文石按下播放键,一个熟悉的场景在手机屏幕上面显现出来。

        “你多少钱能卖给我……那两个人现在在哪……”

        我的声音从手机的喇叭里面传了出来,听到我的声音以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这个视频的拍摄地点竟然是在我们后宫,而且还是在我的办公室里面!!

        手机上面播放的视频就是当初郭力在我的办公室把这份资料卖给我的画面,而且这段视频还经过剪辑,简单的说你要是看了这段视频,那你肯定就会认为是我从郭力手中买到的这段视频,还有资料。

        三分十五秒,视频播放结束。

        在场所有人的都瞪大了眼睛,他们惊讶不是因为这段视频的内容,而是惊讶这段视频究竟是如何被传出来的。

        要知道我从来都没有在我的办公室放过任何关于监控的东西。

        那么这段视频的出现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我们后宫真的出现了内鬼,是内鬼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在我的办公室里面放下了针口摄像头。

        而且内鬼还知道郭力一定会来找我,这说明当初毛安的东西能到郭力手中也是刘能事先安排好的!!

        我现在开始怀疑郭力到底是不是刘能孙强的人??

        如果郭力不是孙强的人,那就说明郭力也是被孙强利用了。

        孙强先是利用毛安毛平送出这份东西,然后再让郭力抢过来,最后毛平为了自保,告诉郭力我可能会买这份资料,所以郭力找到了我,而内鬼就是在郭力找我之前在我的办公室里面安装了摄像头。

        要知道我平时离开办公室都是不锁门的,所以内鬼很轻易的就能进入我的办公室。

        如果按照我的这个思路想下去,那么就是孙强刘能利用了所有的人,但是所有人却都不知情!!

        也就是说,除了孙强刘能以外,我们所有人都是棋盘里面的一颗棋子,看不清全局,也看不清自己!!

        这样的做法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这样的手法我曾经见过一次……

        我永远都没办法忘记那个人……

        无论是不是孙强刘能他们策划了这一切,现在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现在已经完全确定了我们后宫出现了内鬼。

        我曾经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否定这个想法,但是当这段视频出现的时候,我还是不得不承认我们真的出现了内鬼。

        可是这个内鬼是谁呢?

        孟亮元元刘瑞杨松,四人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他们四个人想要什么完全可以直接跟我说,哪怕是整个后宫,他们想要,我都能给!

        因为后宫有我一份功劳,就有他们一份功劳,他们根本没有理由给别人当鬼。

        老车段辉,当初俩人为了后宫酒吧的开业,不惜卖房卖地跟着我干,他们怎么可能给别人当鬼?

        东西南北二人?

        一个无欲无求,一个连当内鬼最基本的智商都他妈不具备,他们俩谁是内鬼?

        魏义文团队?

        他们是龙哥的人,赵三那件事上,几人为了后宫好悬搭上自己的命,到现在张风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面躺着,我要是怀疑他们是不是太没脑子了?

        高嘉团队?

        八千万再加上虎子的死,我不相信他们能给别人当鬼。

        我在脑海中把我们后宫的所有人都想了一遍,我就是想不明白到底谁才是那个出卖我们的内鬼,因为谁都没有当内鬼的动机,哪怕是刚加入的韩超老扁小黑三人,他们几个根本就接触不到我们后宫最核心的东西,他们怎么当内鬼??

        ……

        我越想脑子越乱,我真的想不明白到底是谁出卖了我们,究竟为什么出卖了我们,我叶寒做事从来都是将心比心,难道真的是我给他们的不够吗??

        我在思考谁是内鬼的同时,屋子里面的其他人也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

        孟亮老车段辉元元杨松五人面面相觑,他们看谁都不像内鬼,但是看谁又都有可能是内鬼。

        一个团队如果出现了内鬼,那么只能说明是这个团队的领导者出现了问题,要不然不可能会有人愿意出卖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

        ……

        “你现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毕文石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说这段视频是被剪辑过的你信吗??”我苦笑着看着毕文石问道。

        “呵呵……”毕文石笑了笑,随后微微点头说道:“我信!!”

        “……”我抿着嘴唇看着毕文石没有说话。

        “但是就算是剪辑过,你是不是买到了这份资料?资料是不是在你的手上?”毕文石接着喊道。

        “是!!”我点头。

        “那你为什么买??”

        “我不想让这份资料传出去。”

        “但是它最后还是传了出去,而且是你们后宫的人传了出去!!”毕文石掷地有声的看着我喊道。

        “你怎么知道是我们后宫的人传出去的?”

        “因为你们后宫有鬼!!”

        毕文石的话让我无言以对,毕文石看见我不说话接着喊道:“我现在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交出资料的原件,我可以让你不死!”

        “我最后说一次,原件不在我的手上,我根本没有想过要威胁你,你现在看到的一切都是别人陷害给我的……”我咬牙回了一句。

        “哗啦!!”

        毕文石伸手拿出一把手枪,直接顶在了我的脑门,然后咬着嘴唇喊道:“你他妈是不是以为我真的不敢弄死你?”

        “我知道你敢弄死我,可是东西不在我是手上我他妈有什么办法?”

        “那好,无论在不在你手上我他妈都弄死的,宁可杀错不能放过!”

        说着话毕文石就要扣动扳机,而我看着脑顶上面黑漆漆的枪口,细密的汗珠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

        “说还是不说??”

        毕文石的右手微微颤抖,我能感觉到他现在的情绪非常紧张,他随时都有开枪的可能。

        “等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杨松喊了一嗓子。

  https://www.zbzw.la/wodechuanqisuiyue/109110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