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 毁亭

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 毁亭

    所谓腥风血雨,自然是要死人的,六寸真人是方荡此次出行的第一个祭品。
    方荡抽光了六寸真人的全部修为,同时敲响警钟。
    别看警钟只有脸盆大小,一旦被敲响,声浪如潮,肉眼可见的声波扩散开去,荡碎了满山云彩。
    而大衍山在短暂的沉寂之后瞬间躁动起来,一个个修士从山中飞出。
    大衍山中飞出金丹修士三十八人,元婴真人十二人,尊者五位。
    还有不少练气修士无法飞行,翘首张望。
    大衍山中的大衍宫弟子倾巢而出。
    本来大衍山中的尊者只有四位,此时恰好有一位尊者来大衍宫做客,适逢警钟大作,自然也要跟出来看看。
    大衍宫四位尊者一个个面色极为难看。
    这种被人打上山门的事情,等同于被人当面抽脸,更何况,他们已经感觉到驻守在极目亭中的六寸真人已经身死道消。
    要知道不久前,他们十个门派,四十多位尊者以碾压之势去黄蛟门抢掠法宝,也没敢弄出人命来,要不是踏雪宫的那个行事阴毒的弟子施展下三滥的手段,也根本不会搞得洪金真人修为尽失。
    究竟是谁,一出现就敢杀了他们大衍宫的元婴真人?
    金丹修士三十八人,元婴真人十二人,尊者五位,此时将极目亭团团围住,就算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走!
    当他们看清楚极目亭中的方荡后,一个个面上的神情变得相当古怪。
    一个金丹修士,竟然在眨眼之间秒杀了一位元婴真人?
    这样的事情,只有在传说中才听说过,若非亲眼所见,他们绝对不会相信。
    但不久前他们刚刚见识了踏雪宫的啸月真人表面上是元婴真人的修为,实际上却已经踏足合道成神的境界。
    既然有了啸月真人这样的例子,那么眼前这个金丹修士,能秒杀元婴真人,似乎也不是什么完全不能相信的事情了。
      所有的人都清清楚楚的看到六寸真人已经化为骷髅一般的模样,皮包骨,浑身上下已经只剩下一层皮,血肉精华全被方荡抽光了。
    一众修士们一方面震惊于方荡的爆裂手段,一方面则对方荡恨之入骨。
    大衍宫的大鸿尊者目光微微一闪,第一眼就看到了方荡腰间的黄蛟门的腰牌。
    “黄蛟门的弟子?你敢来我大衍宫杀人撒野?不怕我将你碎尸万段?”
    方荡手指轻轻一敲,六寸真人的尸骸宛如冰晶粉碎,化为满地尘屑。
    “我此次前来有两件事要做,一件事,收回我的四件法宝,另外一件,收取一些利息。”
    “你们若是乖巧,马上将从我黄蛟门中夺走的四件法宝双手奉上,这六寸真人就算是利息,咱们债务两清,若冥顽不明,利息可就不是翻一番那么简单了!”
    方荡的目光冷漠,言语更是惊人,以至于他开
  口说完,一众大衍宫的弟子们都不知道该做出怎么样的反应。
    “大鸿老弟,我看这个黄蛟门的弟子是来你们大衍宫寻开心的!他估计把你们大衍宫当成是游乐园了吧!熊孩子不懂事而已,你也不要太计较!”
    说话的尊者有着一张血红般的面容,正是踏雪宫的赤面尊者。
    赤面尊者从黄蛟门离开后,就开始了自己游说之旅,挨个门派游说,希望能够吸引更多的门派去黄蛟门收回自己门派的法宝。
    对于踏雪宫来说,这是一个将黄蛟门踏在脚下的天大的好机会,一旦错过了,恐怕以后就再也碰不到这样的机会了,并且,不把黄蛟门一次踩死,踏雪宫心中也会感到不安,万一黄蛟门翻身崛起,到时候就是他们踏雪宫万劫不复了!
    他此番已经串联了六个门派,等到再聚齐了十个门派之后,他就会带着这十个门派再上黄蛟门继续讨要法宝。
    他和大衍宫的大鸿尊者乃是至交好友,路过这里,就顺便来大衍宫中做客,万没想到,竟然还碰到了方荡前来寻仇。
    “不计较?他有胆杀我大衍宫弟子,自然就应该有将性命留下来的觉悟!”
    大鸿尊者冷声言道。
    方荡微微摇头,转而一笑道:“看来你们是不打算乖乖交出四件法宝了,没关系,我多收一点利息也不是什么坏事!”
    “放肆!”
    大鸿尊者怒火中烧,一声暴喝,地动山摇。
    “尊者,我去将这小子的人头取来!”
    一名真人从人群之中飞出,请命出战。
    以当下的情况,大鸿尊者是不方便直接出手镇压方荡的,毕竟这里还有一个外人赤面尊者在一旁看着。
    大鸿尊者亲自出手,打压一个结丹修士,丢不起这个人。
    而方荡之前已经出手杀了一位真人,说明方荡修为不低,或者身上有异宝存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能派出一位金丹修士和方荡对战,一位真人站出来和方荡对决,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大鸿尊者看了一眼站出来的真人。
    严守真人,修为在大衍宫一众真人之中可以说排在第一位,是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合道成神境界的存在,并且严守真人最擅长争斗,手中的子虚刀凌厉无匹,可以说,在一众真人之中,没有比他更合适出战方荡的人选了。
    大鸿尊者微微点头道:“杀了他,不必留手!”
    赤面尊者在一旁点了点头道:“不错,我知道那叫做张狂的小子的来历,那上百件法宝就是这小子从四角龙蛇的巢穴之中弄出来的。”
    “或许他在四角龙蛇的巢穴之中还有什么其他的奇遇,叫严守小心一点,千万不要留手,没有坏处!”
    大鸿尊者点了点头道:“我正是此意,严守那小子很有分寸,出手从不含糊,只要心中没有桎梏,不畏手畏脚,在元婴境界之中,很少能够碰到对手。”
    两人相
  互传音,旁人完全听不到两人之间的交谈。
    此时严守真人已经站在了极目亭外,与亭中的方荡对峙。
    “出来!”严守真人冷声喝道。
    极目亭是大衍宫的财产,最重要的是,这座亭子已经从大衍宫建立的时候就矗立在这里,已经成为大衍宫的标志。
    方荡不出来,严守真人若是动手的话,刹那之间就将这座亭子给拆掉了,这对于大衍宫来说,也算是损失不小。
    方荡闻言嘴角微微一笑,但他的那双眼睛却如同观瞧猎物的猎人一样,目光之中满满的都是审视,似乎在看严守真人值不值得他出手,价值高不高!
    这样的目光落在严守真人眼中,简直就是对他最大的轻蔑和羞辱。
       方荡看向严守真人,随后似乎明白过来,抬头望向自己所处的极目亭。
    “这亭子有些历史了吧?你舍不得毁掉它?”方荡一边打量这座亭子,一边问道。
    严守真人眉头微微皱起:“这座极目亭……”
    严守真人正要给方荡讲一讲极目亭的历史,哪想到他话语才说了个开头,极目亭忽然爆开,方荡爆开自己的修为力量,直接将极目亭炸得粉碎,无数砖石碎块,四散飞舞,传承了数千年的极目亭就这样化为无数碎片,消散无踪。
    正在说话的严守真人舌头一卷,后面的言语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愣怔的看着方荡。
    四周的大衍宫的修士们也齐齐瞪大了眼睛,内中除了惊诧之外,更多的则是愤怒。
    方荡等于将他们最心爱的宝贝给一脚踩个稀巴烂。
    “你找死!”
    “杀了他!”
    “不要杀他,抓住他,我要剥了他的皮!”
    “对,不能叫他那么容易就死了!”
    一众修士的喝骂声此起彼伏。
    严守真人伸手虚空一抓,将他的那件子虚刀从身后抓出。
    这把子虚刀一出现,整个世界都猛的一亮,银色的刀芒宛若烈日惊鸿一睹。
    子虚刀乃是严守真人最自负的手段,既然大鸿尊者已经下了命令,叫他将方荡斩杀,他出手必定是雷霆一刀,全力一击,绝对不给这个叫做张狂的家伙,半点喘息的机会!
    严守真人身心陡然一动,那吧子虚刀在一瞬间化为数十把长刀,以严守真人为核心,普天盖地般的朝着方荡斩蛇过去。
    严守真人这一刀,蕴含着庞大的生机之力,每一把刀都是真的,不是那种低级的刀光显化,严守真人有绝对的信心,他确定,这一刀下去,黄蛟门的张狂立即就会被切成数十块。
    噗的一声,重重刀影在空中猛的凝固,严守真人的身躯也在方荡身前凝固住。
    似乎时间在这一刹那间停顿下来。
    周围观战的一众修士们都不由得瞬间瞪大了眼睛,而他们眼睛之中的瞳孔却同时收缩成针芒状态。

  https://www.zbzw.la/tatianzhengxian/402942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