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七百零九章 第一步109

第七百零九章 第一步109

  我的本质就是真实,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也是根本不可能改变的。

  因为,只有真实存在,而不真实的不存在。

  袁长文这个角色只是一个幻觉,而觉察到这个幻觉的那份觉察,就是真实就是“我存在”。所以,当袁长文这个角色死去,所有的不真实都被看破之后,真实就会流露出来。

  没有任何虚假阻挡,没有任何扭曲来转移我的注意力,当思维的高墙被敲掉之后,世界本来的模样就会显现。

  当然,这仅仅是我现在的猜测,谁知道呢?

  我究竟知道什么?

  一切都是虚假,而我又在紧紧抓住什么?

  还有人和事在我脑子里放肆,也许仅仅作为背景,也许仅仅作为反派人物在我的幻想场景中。但是,依旧存在依旧会影响我。

  轻松感来了,似乎家人无法再影响我。但我知道,这种轻松只是暂时的,仿佛走上台阶之后缓口气,然后加油鼓劲继续前进。

  之前,有个事情想差了。

  我跟袁长文这个角色毫无关系,那么不仅仅是关我屁事,而是为什么还要保留角色?为什么不连同角色及其相关属性全部扔掉?

  还有什么不能斩杀的呢?

  我总以为,斩杀之后的角色应该充满和蔼,遇见任何事情都是春风和煦的微笑着,没有愤怒没有脾气,就算别人骂自己也是笑脸相迎。

  或者说,我必须努力做到这一点,才能证明自己是处于“走在真实道路”上的人。仿佛,别人扇我左脸,我必须把右脸伸过去。

  这算什么?耶稣模仿协会吗?

  的确,这种行为可以有意识的缩减角色,有意识的让角色被迫丢弃一些自我定义。但是,这一切不过是将角色推向一个善良美好和蔼的角色,依旧被虚假所笼罩。

  而且,这让角色重新抓住另外的自我定义,比如“我就是一个不脾气的人”,“我从来不说重话”,“不管对方怎样,我都会保持微笑”之类的。

  很好,很有爱,但并不真实。

  关键在于,跟袁长文这个角色区分开来。如果没有这种区分,那么作为好人和坏人,都只是陷入虚假的迷雾中。而且,好人并非就能够打碎模板角色。想要成为自定义角色,必须摆脱恐惧不害怕生活。

  但是好人,不见得能做到这点。

  该死!

  我还在在意什么?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呢?

  角色总是幻想着打倒别人,不管是武力还是口才,自己都必须赢。甚至,哪怕拼着自己重伤也要让角色胜利。

  如此在意角色?

  如此看重角色的一切?

  不能让别人控制我,这种思想是如何放进我脑子里的?

  明明整个角色的思想、脑子里的所有认知,都是来自于别人。而现实生活中,却非常反感别人的指手画脚,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只允许别人给我洗脑,而不允许别人直接的指挥?

  我从来没有思考过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仿佛那些东西一而再的被宣传被鼓吹,于是我就毫不怀疑的接受,并且把这些东西当作不可争论的真实。

  而当别人现场指挥我的时候,尤其是家人对我强加一些东西的时候,反感的情绪十分浓烈。是因为,没有人会赞扬角色的这种听话吗?

  这是一种泄压!

  由于整个角色都是被社会塑造出来的,所有的认知所有的知识,全部都是别人说什么我就信什么。那么,如何才能表现出角色自己的思考,角色自己的独立性呢?

  如果一直没法证明这点,那岂不是迟早会现,角色只是一大波恐惧都成的事物,根本不是什么思考的产物,其人生更是一团垃圾而已。

  所以,必须得到关注,必须炫耀,必须在人群中获得掌声,以此来证明角色真实存在。而争吵,不管是跟同事还是家人,只要争吵就可以证明角色的独立自主性。

  仿佛,角色可以选择,角色拥有自由意志,角色可以自主决定很多东西,整个人生都是角色亲手创造的……

  这一切,不过是一种幻觉。

  为什么不允许别人指手画脚?

  这似乎完全成为一种本能,就算面对自己的上级,就算面对利益攸关的时刻,对方的指手画脚也会让我感觉难受不舒服。只不过,权衡之后自己选择了更重要的东西而已。

  角色想要得到关注,而当别人指手画脚的时候,角色就没法获取关注,只能被强行压制。角色的求生模式,难以允许这一切的生。

  袁长文突然现,自己似乎根本不了解袁长文这个角色,也就是所谓的“我Tm根本不知道我是谁”。这个角色很诡异也很莫名其妙,我在角色的层面纠缠,根本无法将事物整理清楚。

  角色的一切都是虚假,所以,全部斩杀全部烧掉。

  有什么好争论的?又有什么好分辨的?

  难道说,自己还想保存一部分角色?又或者,角色在祈求生存?

  我根本不知道袁长文这个角色是什么鬼玩意,也不知道是如何构成的,更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如何生的。

  什么角色求生,什么角色寻求关注,这一切不过是我的猜测而已。

  我完全弄不懂袁长文这个角色,也不想弄懂袁长文这个角色。为什么要弄懂,好跟别人解释吗?还是说,斩杀的道路上必须弄懂袁长文这个角色?

  关键是,弄清楚角色有什么用?

  无非就是各种方式想要赢,无非就是各种方式想要证明自己存在。无非就是将各种虚假的东西堆砌在一起,然后利用恐惧将这些牢牢凝聚起来,让我不敢放下不敢丢弃。

  甚至,连讨论的空间都没有。

  袁长文此刻非常不舒服,想要杀人的冲动此起彼伏。转念一想,自己已经失去了精神力,又能如何杀人呢?

  我实在不明白,自己如此厌恶角色,为什么好要继续保存角色?又是怎样的力量,在诱导自己不要放弃角色呢?

  一定要冲破这层束缚,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无论是什么在前面阻碍,都是一种幻觉。既然我能将幻觉认定为真实,那么就能重新让视线回到真实。

  还差一点点,很明显,犹如异形的孵化,就差那么薄薄的一层束缚。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zbzw.la/shangdishiyongshouce/9241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