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三国帝王路 > 第49章 没正行的上司

第49章 没正行的上司

        随着吕鹏大显身手,于是一场别具风味的大餐就新鲜出炉,邹靖一边吃的是汁水淋漓,一面狠狠的教育吕鹏贵族的行动规矩风范,稍有不对,就要严加呵斥,时不时还要动用棍子,那意思是非要将吕鹏教育成贵族中的典范不行,并且对他的这种小农动作表示了嗤之以鼻之外的嗤之以鼻。

        吕鹏就这个郁闷啊,你吃着我的,喝着我的,结果你还不断贬损我,我对这样的人,表示坚决的愤慨,于是,狠狠的揪下一个乳猪腿,直接啃的是酣畅淋漓。

        看着这个抢了最肥美部位而不上供给自己的家伙,邹靖简直就气的要死,嘴里连连惨叫:“无上无下,不待见尊长,此子不可理喻。”

        吕鹏懒得听他胡说八道,只顾着自己狠吃。

        看着对自己教诲充耳不闻的家伙,邹靖绝对不让他吃好,必须给他添堵,于是将桌子一拍,大吼一声:“吕汉强,我吩咐你解决粮草事情你是怎么办的?若不拿出个好的章程出来,我现在就将你的腿打折。”

        吕鹏就纳闷了,这堂堂军区司令老和我这个民兵排长的小腿叫什么劲啊,但人家上级问了,还不能不答,于是痛苦的放下手中的猪腿,也不擦手,就那么无所谓的冲邹靖拱拱手,然后慢条斯理的道:“大人吩咐的事情,在下已经有谋划在心,如果大人能答应,那么军粮之事便可迎刃而解。”

        呦呵,看样还没难住你啊,和得意了你,邹靖就闷哼一声,黑着脸道:“说。”

        吕鹏就慢条斯理的道:“其实在下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不要后面运送粮草过来,只要给我们运送钱来就成了,然后,我们和沿途士绅大户买粮草,这样岂不便捷?”

        “运钱?沿途购买?”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有点不适应,这是古往今来绝对没有过的,古往今来,大军征战在外,后勤供应都是两种办法,一个是后方运输,要不怎么总是出现截断粮道的计谋呢,还有一个就是沿途征募,但这个方法只适合自己辖区之内,向现在这样就不成,结果吕鹏突然鼓捣出这么一个买的办法,的确是让人耳目一新,出乎意料。

        “这如何可行?”邹靖这时候也变得严肃起来,放下手中的酒厥,盯着吕鹏问道。

        吕鹏见邹靖难得的对自己如此重视,也就收起了漫不经心的神色,变得庄重起来,挺身坐直,规规矩矩拱手施礼:“校尉大人。”

        结果邹靖不耐烦的一挥手:“别整虚的,快说。”

        得,就这一句话,就再次让吕鹏气馁。于是再次回到原先的样子,慢条斯理的解释道:“我们大军远征,粮草都从后方幽州运送,这里就有六个弊端。”

        弊端有,但大家真没想到还有六个,于是都支棱起耳朵饶有兴趣的细听。

        吕鹏伸出第一个手中道:“这第一,远途运输,需要大量征民夫,如此一来,弄的天怒人怨民不聊生,而且还耽搁百姓农时生产,可谓有百弊而无一利。”

        刘备听的认真,邹靖若有所思。

        “这第二弊端,便是运输消耗,一路运来,沿途人吃马喂,还有跑冒滴漏,到达前线一斛,所消耗在沿途的就是十斛二十斛,让原本就紧张的后勤更加紧张,真是让人痛心。”

        这是常识,大家倒是心知肚明,也没有什么意外。

        “第三弊端,便是极易滋生贪腐,我们在前方征战,后方官吏正可在这里上下其手,大肆贪墨,尤其还会出现克扣,原定每日一万斛运输到军前,结果后面那帮家伙就规定只有八千,乃至只有一半。”

        这样的事情邹靖是感触最深,并且深受其害,却也不能如何,因为这已经成为了帝国几百上千年的规矩,许多人都要在这里家致富呢,同时也不能站出来反对,毕竟大家同朝为官,总不能坏了规矩,一旦坏了规矩,你就几乎是所有人的公敌,那你离着倒霉就不远了。

        “第四,若是由地方征辟,那更是弊端多多,这先地方催克,那些酷吏必然层层加码以公肥私,闹的百姓鸡飞狗跳民不聊生,这样,给大军造成了很坏的影响,百姓认为,都是你大军国境,才让我家破人亡,当然便恨官军入骨,地方官也会对供应大军产生抵触,一般的心思是,你大军过境是替别人作战,干嘛要我供应?如此一来一定上下敷衍,不上心办事,结果过境大军就弄得里外不是人。”

        这是实情,每次大军过境都要闹的天怒人怨,往往还会激起民变,这个弊端非常巨大。于是刘备深思,邹靖感叹。

        “第五,就像现在这样,后勤运输粮草量大,当然行动就迟缓,而大军为了等待粮草,就只能每日和辎重一样的度,还会出现现在这样,停下来了,前线军情火急,我们这里却是无能为力,岂不耽搁大事?”

        邹靖就深受其害,痛苦无比。

        但大家听着听着,却现吕鹏没了下文,抬头看去,正看见那家伙施施然正在喝酒,邹靖就皱眉期盼的问道:“那第六呢?”

        然后吕鹏就抬起头,一脸很无辜,一脸茫茫然:“什么第六?没啦。”

        当场众人绝倒,邹靖当时将桌子上啃剩下的一个骨头就砸了过去:“你个无赖小儿,真真气死我了。”

        这时候刘备虚心的问道:“难道先生用购买的办法就全部能解决这些弊端吗?”

        吕鹏当时很肯定的道:“能,当然能拉。”

        “试说一二。”

        吕鹏就再次伸出五个手指“其原因有——”看看自己的手指,然后慢慢的收回两根:“有三。”

        “哪三点。”

        “第一,让幽州给我们钱来购买,这样一来,就不用征用大批民夫扰民,可以让百姓安生。”

        “有道理。”

        “第二,沿途押运几乎没有耗费,这样就杜绝了有心人上下其手,减少贪墨。”

        “很对。”

        “第三,我想太守也会欣然同意,原因是,我们只要原先粮草价格的三层就成了,这样就给国家,给太守大人省下巨量的费用,至于省下来的费用最终怎么处理,那就是看诸位的人品了,至少还能让大家得到您的一个人情不是?”

        邹靖便拍手叫好,是的,省下真真正正的七层,后方的那些家伙就可以安心贪墨,当然也就不会少了自己一份,这才是最好的办法,于是邹靖就——

        “第四——”

        邹靖就暴怒了,直接冲过来,对着吕鹏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我打死你个没正行,不靠谱的家伙。”

        《大明督师》非常好的官斗文,敬请关注,谢谢。看看这本哪位兄弟给予支持收藏投票

        (本章完)

  https://www.zbzw.la/sanguodiwanglu/82426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