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三国帝王路 > 第773章 处处告急

第773章 处处告急

        云杰和郭冒的擅自行动,给整个翼州防线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这让审配措手不及,让吕旷跳脚大骂。

        五千守备军被贾诩包围在了东阳,不但让整个防线出现了巨大的漏洞,而且郭冒还认为,有五千战无不胜的吕家军堵在前面,自己的百姓就免了战争之苦,也就根本没有施行坚壁清野,反倒是殚心竭虑的安抚百姓,告诉他们不要惊慌,战争会很快过去的,大家继续安心夏粮的收割,也好支援前线。

        结果坚壁清野的策略也没有施行。

        在这贾诩看来,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利好消息,于是贾诩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机会,用一万人马由自己统领,包围了东阳,堵住了云杰的人马,剩下的两万大军立刻散落到四乡,一是大力破坏翼州,二是为大军收集粮草军资,一时间四乡到处起火冒烟,屠杀无处不在,在获得了巨大海量的粮草之外,也让魏郡南部成了人间地狱。

        这样战况再次传到了审配和吕旷的面前,面对这样的局面,吕旷心急如焚:先生,五千云杰军面对三万粮草充足的曹军是无论如何也坚持不了多久的,我们需要赶紧救援云杰,然后将曹军缠住,让没有来得及疏散的百姓,立刻向内地迁移。

        审配坚定的反驳了他的主张:就凭你手中这8ooo人马,如果去救援东阳,我想那贾诩正是求之不得,我断定他一定在半路上设下伏兵,给我们来一个围点打援,这正是贾诩求之不得的,而你手中这8ooo人马,是我们防守翼州的绝对主力,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失去的,而高干和沮授先生的骑兵,正在对内黄的敌人展开包围进攻,是绝对不能让他们分心的。

        那我们该如何办理?

        不去管东阳,我们立刻进驻馆陶,死守馆陶。

        这就是壮士断腕,也是没有办法。

        于是吕旷和审配立刻带着8ooo人马进驻了馆陶,审配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这个一心爱民的郭冒拿下,也不经过审讯,直接行的军法,面对即将处斩的郭冒,审配冷冷的道:你有两大罪,第一,你不该插手军事,这是我们整个集团最忌讳的,所以你该死,第二,你不执行内阁的决断,所以你该死。

        郭冒内疚的长叹一声:插手军事且不说,就因为我愚蠢的决定,不但没有救了那些百姓,反而害了他们家破人亡,就单凭这一点,我就愿意甘心授。

        然后坦然受死。

        看着郭冒的人头,审配惋惜的道:可惜了一个爱民的好官,可惜爱民用的不是地方,这是迂腐害了他。然后审配亲手接过了魏郡的行政权力,指挥各级官吏,不遗余力的进行坚壁清野,即便是用上强硬手段也在所不惜,这也算是亡羊补牢。

        翼州虽然被吕鹏治理不足四年,但就这四年,已经让翼州富足安康,更由于吕鹏一直执行的是藏粮于民的政策,让大小人家都有足够的余粮。这样的结果,就是让贾诩获得了巨大的粮食收获,现在堆积到贾诩军营里的粮食,足够这只3万人马两年之用,而更主要的是,贾诩还劫掠了不下两万青壮,增强了他的实力。

        在贾诩包围东阳准备吸引吕旷来救的计划落空之后,贾诩立刻驱赶那些裹挟过来的百姓,对东阳进行的决死的进攻。

        面对被驱赶上来的百姓,仁厚的云杰拔刀自刎,东阳陷落。

        东阳的陷落不但让贾诩再一次获得了充足的补给,更主要的是他获得了一个安稳的前进基地,在略微整顿之后,贾诩和曹洪挥动大军,向魏郡深处进攻,目标直指定陶。准备来一个中间突破,左右迎合。

        攻击清河的夏侯渊出兵不利,他刚刚进入清河郡,面对的便是百里无任何人烟的村庄集镇,到处如荒地鬼域,三日的粮食实在是不到哪里,没办法,他只能派出人马四处收集粮草,虽然依旧有村镇没有搬迁,获得了一部分的粮食,但对2万大军来说,只能算是杯水车薪。

        当夏侯渊的军队开进到清河城前的时候,迎接他的是城上5ooo将士的严阵以待。

        面对这样的军情,夏侯渊不敢怠慢,稍作整顿之后,打造了简单的攻城器械,就对清河展开了决死的进攻。

        两万攻击防守器械丰足的清河城,岂能是一时之间就下的,于是,双方就在这里夜以继日的鏖战,双方将士都死伤累累。

        高干和沮授的2万骑兵已经到了战场外围,小股的精锐巡哨每日都在战场的外围,搜杀着夏侯渊的外围巡哨,隔绝着战场的消息。

        2万骑兵,面对夏侯渊的2万曹军,一战下来只能是将他们击溃,这就不能实现审配先生的断敌一指的目标。高干对沮授说道。

        沮授就坚定的道: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到清河守军和夏侯渊双方拼得力竭的时候,我们再出其不意的进攻,以收到我们的目的。

        这是一个非常残忍的办法,但为了达到目的,这时候必须就这么办。

        不断的有清河的战报报过来,曹军已经几次登上了青河的城头,双方在清河城上下已经是尸积如山,清河已经岌岌可危。

        但是高干和沮授就是冷漠的咬牙观看,根本不为所动。

        启禀将军先生,清河的南城门已经失守了。

        先生,我们是不是派出一小股骑兵,到后面骚扰一下夏侯渊,让他们不能全力攻城。

        沮授咬咬牙,面色苍白的否决:如果我们出动小股部队骚扰他,夏侯渊会立刻感觉到他已经被我们包围,他就会立刻停止进攻,或者是向元城的许褚靠拢,如此不但不能实现我们的战略目的,也会加强许褚的实力,到时候事情就更难了。然后咬咬牙坚持道:我们还要等,等到清河和夏侯渊拼尽全力的时候,我们再出击。

        高干点头同意。于是,两万吕家军最精锐的骑兵,就继续在战场外围眼睁睁的看着清河在血火中挣扎抵抗而不为所动。

  https://www.zbzw.la/sanguodiwanglu/102787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