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女神的医流高手 > 第0907章 回溯

第0907章 回溯

        时间从初一开始变得飞快、忙碌。&1t;/p>

        马椿峰在初一的上午终于赶到了杭城,只可惜的是,他来的时间晚了,连杨砚的影子都没有看到,据说是遗体运往了他从小生活的苗寨里去……落叶归根。&1t;/p>

        这样的说法无法让马椿峰信服,不过很难询问到苗寨具体的位置,回头去查或许能够查到,不过时间上却已经来不及了。&1t;/p>

        有些遗憾的在青莲医馆的门前打了转,因为还戴着安全头盔,所以没人认得出他,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青莲医馆那边忽然间生了错乱的一幕!&1t;/p>

        他停下来,目光复杂的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那道声音,直接抬了抬手指挥着人将青莲医馆的招牌用石头砸了下来!&1t;/p>

        ‘哐’的一声巨响,路面上激起灰尘!&1t;/p>

        医馆内走出一个形貌憔悴的少女,看上去娇小的女孩双手握拳垂在腿边,目光愤怒而伤心的咬着牙冷喝着询问了一句什么?&1t;/p>

        但随后被车上下来的那个家伙很轻佻、趾高气昂的挑衅着,让人直接大摇大摆的进了医馆,说是要看病拿药……另外一个身材优美,面容妩媚的妇人在这时候出现,拉着少女躲到一旁!&1t;/p>

        几分钟后,几个年轻人在店内开始打砸,口中叫嚣着‘既然是医馆为什么不治病’之类的理由,将医馆内的‘人体模型’‘药柜’以及桌椅,全都砸成稀巴烂,彷如拆家!&1t;/p>

        那少女被妇人死死的拉在一旁,伤心的流着眼泪,哭出撕心裂肺的声音!&1t;/p>

        这一幕放在从前,马椿峰也做过无数次,从未有过任何的感觉,然而很奇怪的是,他这时候竟然想起了家中的妻子曾也有过娇柔无助的时刻,那种伤心、绝望的感觉,他竟然开始懂了!&1t;/p>

        “玛德,人渣!”马椿峰骂了一句,咬着牙转身,脚蹬一下,机车轰鸣着远去!&1t;/p>

        陈以儒在机车出轰鸣声时,诧异的转头看了一眼,闪过一丝狐疑的神情后,继续盯着医馆内惨烈的画面,嘴角浮现着冷酷的笑意:“不治病的医馆还开着干嘛?给你们几天时间将店面让出来吧,否则我每天带人来看病,你们要么给我好好的伺候人,要么就等着这里被砸成废墟吧!”&1t;/p>

        允丽顺着墙壁慢慢的滑下去,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紧咬着的唇角渗出丝丝殷红的血迹,一旁的韩成珠出苦涩的叹息声,擦了擦眼角说道:“傻孩子……咱们回耳吧,青杭不能待了!”&1t;/p>

        “不,我死也不会离开这里的!”允丽带着哭腔,不知道自己的坚守还有什么意义,但她却依旧不想放弃,虽然人死如灯灭,可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种执念究竟能够换来什么?&1t;/p>

        韩成珠看着伤心欲绝的女儿,不由得悲从中来,也终于是忍不住出了伤心的呜咽声,这一生的经历,其实也给这个女人带来了太多跌宕与坎坷,本以为找到了一个港湾,却谁知道命运的风暴再次将人的脸庞打得湿透淋漓……&1t;/p>

        马椿峰从医馆离开后,却没有离开杭城,而是按照自己的资料与信息去寻找唐家的一个人,因为从这里得不到答案的事情,或许唯一能够得到结论的只剩下唐门的那个人了!&1t;/p>

        茫茫人海,几道身影在将医馆几乎砸成废墟后走了出去,站在对面一座高楼层的房间落地窗前的吴水水气得浑身抖,咬着牙道:“现在可以了吗?”&1t;/p>

        双龙站在身后苦涩的叹息一声道:“现在可以了,不过得小心,不要留下尾巴,能不杀人的话,最好只是让他们残废就行了!”&1t;/p>

        “我的眼里只有敌人和朋友的区别,是敌人,那就必须都得死!”吴水水咬牙道,“如果大叔在的话,他是绝不会看着允丽被人这么欺负的,他的做法会和我一样,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我们的人还在这片街区,却不出去阻拦?”&1t;/p>

        “你看————”双龙把望远镜递给吴水水,苦恼道,“整个街区现在布控了十三辆巡逻车,其中七八辆是有人长期蹲守的,如果是正常的话,那刚才他们进去砸店就该出动了,你认为是他们睡着了?”&1t;/p>

        吴水水咬牙切齿:“乌鸦——真黑!”&1t;/p>

        “是啊,可这些道理我们都清楚,不需要感到太过于震惊或者愤怒,砚哥死后,我们失去了很多选择,只能转用另外的方式去跟这些人斡旋了!”&1t;/p>

        “好,那我先走了,医馆这边你多盯着点,必要的时候让赛赛干脆架着狙击枪守护她们!”&1t;/p>

        “不用,我在这里,不会让她们的安全受到威胁的!”双龙举起自己的双手,苦涩一笑,“虽然无法再跟人动拳脚了,不过我的枪法至少不会输于赛赛太多!”&1t;/p>

        吴水水转身离去!&1t;/p>

        &1t;/p>

        几分钟后,她会从一个女大学生般的气质化身为另外一个代号为‘玫瑰’的冷血女杀手,那些踏入过医馆捣乱的人,会消失在这个世上!&1t;/p>

        江湖,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着,这是冷酷的一面。&1t;/p>

        南花市。&1t;/p>

        一辆七座的金杯疾驰穿过了市区,出了市区后的道路变得颠簸不堪,在从南花市出去后,距离南泽大山就全都是难行的山道了,距离深山里的苗寨大约还有数百公里的距离,但所需的时间至少还得两天以上。&1t;/p>

        车内。&1t;/p>

        吴晴晴的手从杨砚毫无生气的脸庞划过,泪水也从她的脸庞滑落下来,咬着牙强自不让自己出哽咽或者哭泣的声音,可身躯却颤抖起来。&1t;/p>

        “他最后的那些时间,是不是很痛苦?”吴晴晴咬着牙问道。&1t;/p>

        “其实……还好!”唐静雅苦涩的回答道,“他走得不算痛苦,因为当时在服药的情况下去的,只是因为蛊毒遍布全身,死之前的那段时候,他的身体机能已经几乎完全的弱化,虚弱至极,最后的一整天,他只是喝了一些药汤,无法进食!”&1t;/p>

        吴晴晴闭上眼眸,一行泪水滑落!&1t;/p>

        “我想知道具体的原因是什么?”吴晴晴咬着牙,眉头紧皱道,“别骗我!我是一名刑警,你对其他人说的那些理由,在我这里有很多破绽,他的死亡原因并不完全站得住脚,对于蛊术他比任何人都要精通,如果不是一种意外的话,他绝对不可能让自己受到蛊毒的波及和感染的,他所种的蛊毒从何而来?”&1t;/p>

        唐静雅错愕一下,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件事他让我保密,绝对不能对任何人说起,因为这涉及到很重要的隐秘!”&1t;/p>

        吴晴晴眼神闪烁,盯着唐静雅咬牙道:“人都死了,还有什么隐秘?我总该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吧?”&1t;/p>

        “我过誓……”唐静雅显得十分无奈。&1t;/p>

        吴晴晴眼神转动,忽然间盯着唐静雅,迟疑的试探道:“是不是……跟唐瑜有关?我记得,唐瑜之前从墨脱回来,是他爷爷往她身上种了一只本命蛊,而唐瑜那段时间一直失忆,还遇到危险差点死过去一次?后来恢复记忆,跟那只本命蛊是有关系的对吧?”&1t;/p>

        唐静雅微微一怔,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个……我真的不能说!”&1t;/p>

        “人都死了,总该让我知道他真实的死因吧?”吴晴晴恳求道,“我是个刑警,如果你不告诉我真实原因,我会痛苦一辈子,而且很可能会一辈子对你怀着仇恨与怀疑的,你说出来吧……我相信,他不会怪你的!”&1t;/p>

        唐静雅盯着车厢内的杨砚,又朝着开车的孙倩华看了过去,显得极为迟疑!&1t;/p>

        孙倩华大概是察觉到气氛有异,扭头苦笑了一下道:“如果你是在顾忌我的话?我可以把耳朵堵住,但其实大可不必如此!”&1t;/p>

        “这件事得从最后一次杨砚把乔楚琳和莫云裳救出来的那次说起,已经是快三年的事情了!”唐静雅苦笑道,“那时候乔楚琳和莫云裳都因为中了白玉京的计而中了蛊毒,杨砚为了帮她们拔蛊,从而借用了唐瑜蕴藏着本命蛊的血液,其中的过程……很复杂,但或许是从那时候开始,唐瑜体内的本命蛊血就已经慢慢地散布在了杨砚的全身……但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唐瑜的本命蛊血对他是有害的,反而在一段时间内,唐瑜的本命蛊血,对他有很大的助益……”&1t;/p>

        “可是……本命蛊之所以叫为本命蛊……”唐静雅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杨砚当初应当也是低估了那些蛊术书籍中对于本命蛊的描述,因而大意了!”&1t;/p>

        吴晴晴瞪大眼睛,震愕道:“你的意思是……小砚所中的致命蛊毒,其实就是唐瑜身上的蛊毒?”&1t;/p>

        “可以这么说,但其实跟唐瑜也没有关系,因为她自己完全是没有意识的……”唐静雅苦笑着解释道,“本命蛊可以陪伴唐瑜一生,让她有很多增益,甚至在一开始,她的血确实可以用来救人,但杨砚的体质特殊,那些蛊血一开始没有异常,直到后来本命蛊本身的意识里有了繁衍这个念头……从而就开始了在他体内的病变,也应当称之为毒变或者蛊变……”&1t;/p>

        “这个世界上最难解的就是混合毒素,也是异变的毒,所以蛊的异变,也可以说是天底下所有蛊毒里面最无药可解的……”&1t;/p>

        “可小砚也用那些血救了莫云裳和乔楚琳啊,为什么单单他自己会这样?那莫云裳和乔楚琳岂不是……”&1t;/p>

        唐静雅摇了摇头,神色复杂的叹了一声:“蛊寄生久了,会有灵性,但本命蛊只对主人的意识产生感觉……”&1t;/p>

        “什么意思?”吴晴晴听到这里,蓦地怔住了。&1t;/p>

  https://www.zbzw.la/nvshendeyiliugaoshou/109362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