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末之奴隶的咆哮 > 第六百二十一章 辨认身份

第六百二十一章 辨认身份

  陈信转动脑袋,看向了东边的方向,在那海天交接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丝鱼肚白,朝阳即将升起,新的一天,终于要开始了。

  在那薄薄的晨曦之中,北方远处的后金军士兵们源源不断的走出营区,一股又一股的人流,逐渐的汇入到了营外人群的海洋当中。

  几乎都已经数不清数量的盾车,在包衣们的推动下,使劲儿的往前线推动而来,从山顶上看下去,就如同是无数在沙盘上移动着的玩具似的。

  后金军一改往日的做派,成群的盾车顺着北方山脚往黄金山方向移动而去,后续的盾车梯队,则就直接在小孤山村的南面列阵。

  后金军士兵们在各色旗号的指挥之下,沿着旅顺防线沿途一路展开,西起鸡冠山,东到黄金山,排出了一个长长的阵形。

  在这条阵形当中,密集的盾车就如同是一道移动的木头城墙一般,各支部队还派出了后续的梯队做起了准备工作,从鸡冠山上就能看的十分清晰明白。

  任何一名稍有军事常识的军官都会知道,敌人这是准备动持续多次的进攻,打上一场大仗了。

  “君上,看来鞑子确实是准备动全线进攻了。”付言用远镜看完了对面的情况之后,静静的对着陈信说道。

  陈信轻舒了一口气,虽然他早就做好了相关的准备,但是,当真正面对这么多的后金军士兵的时候,依然感觉到非常的震撼。

  要知道为了此次作战,加上包衣、阿哈等后勤人员,后金军可是动员起了将近2o万人马。

  后金军能够组织的起这样庞大的攻势,也足以显现出他们征战体制的有效性了,哪怕这个组织它非常的原始,但是在这个时代来说,它也已经很厉害了。

  “多尔衮的小心思还是多了些啊,你看看他夺到手的两黄旗还有他一直亲领的正白旗坐在的位置。”陈信随手指了一下对面的一个方向。

  付言举起望远镜看了过去,正黄旗在鸡冠山下,他们正往山脚而来,镶黄旗在黄金山所在的方向散开摆阵,他们前面也摆上了少量的盾车,但显然不是要动强攻的姿态。

  正白旗更是躲在正面进攻队伍的最后面位置上,这压根就是督战队的角色啊!

  经过了前面那么长时间的攻击,还有那一天晚上的一次大规模夜袭,傻子也知道光靠一旗的力量,根本那就不可能把鸡冠山给打下来。

  连靠着内6的鸡冠山都打不下来,那就更不要提黄金山了堡垒群了,他们只是牵制两山的守军,不会爆激烈的攻防,最惨烈的战斗只会在中路。

  付言受到了陈信的提醒,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后金各旗的部署,两翼分别是两黄旗,然后,从西往东走依次是两白旗、黑旗(汉军旗)、蒙古左右翼、两红旗、两蓝旗。

  女真兵马大多都在后阵,在前面打头阵的,一般都是那些个衣衫各异的外藩蒙古和包衣,不过,最让人奇怪的是,中间黑旗所在的部分中,还有一股镶黄旗的人马。

  “君上,那中间有一股镶黄旗的旗号,会不会是多尔衮亲自上去压阵了?”

  陈信看了一会儿摇了摇脑袋,对面的旗帜都是手工缝制的,模样又都大差不差的,他哪里能看的出来,于是,陈信转头对后面的副官说道:“找个级别高一点的投诚者过来。”

  一名应该是在早先的战斗中伤了腿的女真鞑子,在几名警卫旗队战士的看护下,很快就被抬了过来。不是蒙克塔,那个家伙军事情报局有其他的用途。

  而现在到来的这个家伙,陈信在旅顺的时候已经接见过一次,好像是叫什么苏克孟。

  因为军事情报局已经把他的家人都给接来了,所以还算是可靠,在能够使用的范围内,现在见了陈信更是十分的恭敬。

  陈信身边的副官给苏克孟递过了一副望远镜,指着中间的镶黄旗问道:“那中间的镶黄旗会是谁?会是多尔衮亲自过去压阵吗?”

  苏克孟小心翼翼的接了望远镜,一看之下猛然就被吓了一大跳,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习惯了这个东西。

  对着副官所指的方向看了片刻就说道:“大约有五六个牛录的样子,那里绝不是多尔衮,因为没见到一般应该由大汗直属的巴牙喇营,所以,那里必定是阿巴泰所带的队伍。”

  苏克孟向陈信介绍了阿巴泰的情况。

  阿巴泰最早是在镶白旗里面的,手下大约有六个自管牛录,皇太极登基之后,大幅度调整了八旗,一改旗色他就成了镶黄旗的人了。

  当时镶黄旗的旗主还是豪格(后来在鸭绿江边被陈信以炸开冰面的方式击毙),然后,黄太吉死后两黄旗被多尔衮接手。

  这次多尔衮为了表示两黄旗并没有躲避属于自己的战斗责任,就顺着多铎的话,把阿巴泰给顶到了中间位置上。

  阿巴泰也是有苦说不出啊,后金有三种牛录体制,分别是自管牛录、公中牛录和包衣牛录。

  其中,自管牛录就是各个贵族自己管辖的,比如不是旗主的阿济格、萨哈廉、德格类、杜度等人,他们都有自己的牛录,各旗固山额真也是如此,连后金汗也不能随意剥夺,即便有错需要罚没,那也是在他们自己的传统亲友之间调整。

  莽古尔泰在大凌河被罚了两个牛录,就是交给他的本旗弟弟德格类,而不会直接被罚到皇太极的两黄旗去,这是后金一贯的规则,也是八旗制度的基础之一。

  牛录部分私有的体制下,大汗不可能完全做到大公无私,其中的斗争十分激烈,就如同早先时候,正白旗白旗的阿济格和多尔衮。

  多尔衮虽是旗主,但平时管不了阿济格的自管牛录,两人的实力其实不相上下。

  连莽古尔泰这样粗暴的混蛋似的人物,平时也拿正蓝旗有些牛录没有什么办法,在莽古尔泰还当旗主的时候,他旗中的德格类和固山额真,他们都有几个自管牛录。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zbzw.la/mingmozhinulidepaoxiao/9241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