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秘密的森林 > 17、离别与遇见

17、离别与遇见

  ……

  中国,上海。

  坐在开放式的办公区里,李正尧转头看向四周正在埋头工作的同事们,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电脑上才打了不到一半的报告书,整个人不由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摘下眼镜,往后靠在椅背上,抬起手揉着发酸的脖子。

  “嘟嘟嘟……”

  桌上的座机响起。

  他扫了眼号码显示,无奈地咂咂嘴,还是拉近了办公椅,拿起话筒搁到耳边。

  “李代理,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电话那头果然传来了那道讨人厌的声音。

  “几份简单的报告书而已,我给你一个早上的时间还搞不定。本来按资历,你明年就该升科长了,你确定你这样的工作效率还有晋升的机会吗?”

  按理说,哪怕情商再低的人在职场上也不会讲出这么直白的话,但鉴于双方的关系本来就只差没有彻底撕破脸皮,对方眼下这种刻薄的口吻倒也不怎么令人意外。

  毕竟,在过去的两个月里,类似的话李正尧也听到过很多遍了。

  “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总之,在下班前我要看到那几份报告书!”

  拿着话筒的李正尧无声地翻了个白眼,实在不想和这家伙多纠缠下去,只好支支吾吾地应道:“嗯……是,我知道了,徐次长。”

  听到李正尧算是示弱的回答,话筒里的那道声音又语气冷淡地说了两句,最后才挂断了电话。

  “这家伙真是……呼!”

  重重放下话筒后,坐在办公座位上的李正尧就忍不住闭上眼睛,用手揉起太阳穴。

  否则的话,他真担心自己迟早有一天会直接跑到人事部去甩出一封举报信,然后大家一起完蛋。

  “怎么了?你又被徐白东那家伙折磨了?”

  碰巧有一位相熟的同事路过,瞧他这副模样,心中顿时了然,不禁好笑地靠在隔板上对他说:“忍忍吧。谁工作的时候没遇到过点糟心事?徐白东要压你也压不了太久了,你明年不就升科长了吗?到时候也没必要太怵他。”

  “我什么时候怵他了?”李正尧烦躁地放下了手,“要不是碍于公司的规定,你们以为我为什么会听从他那些不合理的工作要求?个人恩怨归个人恩怨,完成公司指派的任务本来就是职员的本分。”

  那人摇头笑了声说:“我看你是越来越像老林了。话是没错,但又有几个人能真像你们这么想?人都有私心,你能在工作中放下个人情绪,不代表其他人也可以。所以你只能忍下去,不然干脆换个地方好了。”

  “换个地方?”李正尧略显诧异地偏头看去。

  “说到底,这种跨国企业要是不能去总部,终究是没有太大的发展前途,我之前过年的时候还接到几家猎头公司的电话呢。你要真和徐白东相处不下去,反正他肯定不会动,那就只能你走了。”

  听完这话后,李正尧还真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头。

  “喂喂,我开个玩笑而已,你别当真啊。”

  那人看到李正尧的神情,笑着拍了拍隔板,也没再多聊,转身离开。

  “嘟嘟嘟……”

  这时,一旁的座机忽地又响了起来。

  李正尧看都懒得看,腾出一只手去拿话筒。

  “徐次长!报告书我会尽快发过去,能不能麻烦你先去关注一下其他人?”

  电话那头听到他的话后似乎愣了愣,过了两秒,一道语气有点古怪的沉稳男声才传了过来。

  “看样子,徐白东在我走之后确实变得更加讨厌了。”

  李正尧一怔,紧跟着满是烦躁的脸庞上蓦然就露出了一个愉快的笑容。

  “喂,你没事打公司的座机干嘛?”

  电话那头的林深时同样坐在公司里,拿着手机微笑地说:“你是不是忘了,你的手机正处于关机状态?”

  李正尧懊恼地“啊”了一声,用手拍拍自己的额头。

  “我的错,本来想专心工作,就忘了这茬。”

  说着,他又摆正话筒笑问道:“怎么了?你有事找我吗?”

  “本来我是有事找你,不过现在看来,这件事之后没准和你也有关系。”林深时的话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李正尧疑惑地说:“行了,别卖关子了,有话就说,我们俩还用打哑谜?”

  “我没记错的话,你上大学的时候,最初选的专业是广告吧?后来才转去读的贸易。”

  “嗯,怎么了?”

  “我这边遇到了一件很麻烦的事。”

  接下去,林深时就大致向李正尧讲述了一遍曺诗京的事情。

  “你会不会太多虑了?”

  李正尧若有所思地说:“只要那个曺常务不是傻子,她怎么会把你这样一个人才放到广告公司里面去?”

  “梁大姐在对我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耳朵红了。”林深时平静地说。

  “噢,那就绝对是事实了没错。”

  李正尧这才恍然大悟,非常肯定地点点头。

  “这下麻烦了,不管那个曺常务到底是什么样的脑回路,但把你丢到广告公司里去,跟发配边疆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吧。所以,你现在是来找我寻求帮助的?”

  面对李正尧算是一语中的的反问,林深时却回答说:“原本是这样,但我刚刚发觉,我们还有另一种选择。”

  “嗯?”

  “无论如何,那位曺常务心里面肯定也不愿意把事情搞砸,那么,我们不如给她介绍一位更专业的人士,至少比我这个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要强。而且关键是,作为补偿,她肯定会给出一个很不错的待遇。”

  “你的意思是……”

  李正尧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老李,你有兴趣来韩国发展吗?”

  假如此刻安世权坐在旁边的话,肯定会怪异地发觉,林深时现在说话的样子,和那天的曺诗京简直如出一辙。

  ……

  “嗯?你这次又要提前走吗?”

  刚走进客房里,一见到床上摆开的那堆衣物,孙骁骁马上就反应过来。

  “允儿,你这也太辛苦了,天天两头跑。而且行程怎么又变动了?我不是听说你明天才回韩国吗?”

  “这几天我的戏份不是已经拍完了吗?所以就想着先回去。”林允儿一边坐在床边整理行李,一边抬头冲她笑笑,“后天我的组合要去菲律宾那边参加演唱会,我打算先回去练习一下。”

  孙骁骁无奈地瞅着她,“不要太勉强了。这几天你一直待在片场,也没怎么好好休息,既然有空闲的时间,回去后不如先回家好好睡一觉吧。这几天我看你好像也没怎么好好睡觉的样子。”

  听到孙骁骁这话,林允儿又抿唇一笑,余光瞄了瞄被她故意放到墙角处的那尊陶瓷雕塑,内心突然有种苦笑的冲动。

  这几天她当然没办法好好睡觉,也不光是因为总感觉自身每天睡在一个“炸弹”边上,也是由于心中那诸多的烦恼。

  回归前的焦虑,个人感情上遭遇到的困扰,还有……那个亟待她去解决、可她却还不知道该如何解决的问题。

  怎么想都有太多的烦心事,晚上的睡眠质量又怎么可能变好?

  “咦,原来这个雕像还在这里啊?”

  大概是注意到林允儿心不在焉的表情,孙骁骁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也发现了墙角里那尊被孤零零摆放着的雕塑。

  没等林允儿起身去阻止,她就饶有兴致地走上前去,然后回头奇怪地看向欲言又止的林允儿,问道:“为什么要把它放在地板上?”

  林允儿张张嘴,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她也想像往常一样,把雕塑藏进没人看得见的柜子里头,可酒店的房间太小,只有把雕塑放到那个角落去,林允儿平时进出的时候才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

  然而这样的解释,她要怎么说出口?

  “啊,对了!差点忘了重要的事。”

  不等林允儿犹豫地张开嘴,孙骁骁突然间就想起了什么,她急急忙忙地往外走,“允儿你等会儿。我马上回来!”

  愣神的林允儿站在房间里,不明所以地眨眨眼睛。

  过了几分钟,孙骁骁拿着一本包装好的书跑了回来。

  “呐,送你的礼物。”

  林允儿既惊讶又开心地接过孙骁骁递来的这本书,“礼物?”

  “嗯!”孙骁骁拍着胸口舒缓了口气,这才冲她笑着说,“你的组合不是要回归了吗?而且我们也认识这么久了,我也没送你什么东西,这次刚好我就给你买了一份礼物。”

  林允儿闻言对她笑了笑,倒也没太客套,她低下头,轻声念出了书脊上显示的书名:“《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这是一本短篇小说集,我想你应该会喜欢。”孙骁骁笑吟吟地看着她。

  林允儿恍然点点头,刚要收起书来道谢,视线忽然又留意到这书的封面,不由停下了动作。

  那是夜幕下的一栋房子,房子的一个窗口亮着灯,就像是……里面的人正在等待着将要回家的旅人。

   

  格外的宁静。

  https://www.zbzw.la/mimidesenlin/4522388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