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美人有毒:慕先生的心上欢 > 第076章 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最放心

第076章 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最放心

  慕泽煜低头看着她脸上流露出来的脆弱,语气淡然道,“我不觉得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有些东西是衡量不来的,但你姐姐已经死了,你救了我太太也是事实,金钱补偿是唯一实际的东西。”

  楚安然觉得自己特别可笑,她为自己心中那点可笑的期待幻灭而失落,更多的却是悲凉。

  她从小就没能感受到来自父母的关爱,唯一的姐姐也下落不明彻底没了联系。前段时间,长相俊美的男人忽然找到她,说是她姐姐的朋友,答应过她姐姐要照顾她的下半生。

  她天真却也不傻,虽然揣测姐姐跟这个神秘男人之间的关系,但却从来没有问出口过。加上她心里的那点悸动,即使无数次话到了嘴边还是忍住了没说出来。

  因为她清楚,有些事情即便彼此心知肚明,可一旦说出来了,那就是生生的斩断了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所以,她不敢问也不想面对那些。

  她只是普通大学毕业,找了好多工作都不合适,要不是姐姐之前留给她的一大笔钱,连最基本的生活怕是都无法维持。

  这个男人却犹如神祗从天而降,解救于她水深火.热之间,给了她一个女孩子所幻想的一切。她以为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朝一日总能勇敢的表明自己的心迹的,可却冷不丁的得知原来他已经结婚了,太太还是那样的美丽高贵,光是气质就是她永远无法可及的。

  有些人如高岭之花,遥远的让人生不出任何的妄想。

  她尚未生根发芽就已经被铲除的爱慕被狠狠扼杀了,再也生不起任何旖旎的心思。

  度假村事件她是听齐秘书打电话听到的,她什么都不知道,但却很清楚如果公司没有人能够出面的话,顾明烟一定会坐不住亲自出面解决的。

  果不其然,她想要守株待兔下楼等着,不管顾明烟如何拒绝都死皮赖脸的跟着前去,也要让那个人知道她不是柔弱的菟丝花,是真心的努力想要立起来成为如齐秘书那样独当一面的人,私心里是坚决不肯承认不想输给顾明烟的。

  让她没想到的是,顾明烟那样长相美丽的女人能力也是非同一般,三言两语就将闹事群众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她当时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忽然就冲动报了警。

  警笛的声音让闹事群众的情绪激动起来,场面失控成那样也不是她想要看到的,想到顾明烟要是出了什么事慕大哥还不知道如何的难过伤心,想都没想的就将顾明烟死死的保护在了身下。

  当拳头如雨点般落在身上,她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不能让顾明烟有一点点的伤害,那样慕大哥会责怪她的。

  意识模糊之际,看着顾明烟身下的那一摊血,她心里又莫名的畅快至极。

  醒来眼前是一片黑暗,浑身痛的连动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她以为会看到想要看见的人,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等来的却只有失望。

  来看她的人很多,齐秘书,肖特助,被她救了安然无恙的顾明烟,可就是没有她想要见的人。

  今天,她终于见到了他。

  她设想过很多见面要说的话,就连表情都练习了很多遍,可他却是言简意赅,多余的话一个字都没有。

  等安排的医生给她全身都做了一遍检查后,就开始问她的打算跟想法。

  她现在眼睛看不见,腿也骨折不能走,还能有什么想法跟打算?

  心里却是涌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甚至都在想要不要拒绝,那样显得她是个矜持的女孩子,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打算竟然是要彻底的疏远她,还要给她一大笔钱让她自生自灭。

  这怎么可以!

  楚安然从小就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得费心去争取,因为你不努力去拼搏,没有会亲手捧着送到你的眼前。

  她也始终坚信一句话,没有挖不到的墙角,只有挥不好的锄头。

  慕大哥这样的天之骄子,哪怕不是她所能拥有的,她也要陪在他的身边,每天都能看到他,那样就心满意足了。

  慕泽煜向来不喜欢哭哭啼啼的女人,看着楚安然被泪水打湿的脸庞,英挺的眉头拧了起来,“安然,安排好你的下半生生活,这是目前为止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你要是实在不愿意,觉得我这样说伤害到了你的自尊,我也可以收回刚才所说的话。”

  “慕大哥……”楚安然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脸色白了白,“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麻烦,不想要管我了?”

  “没有,我既然答应过你姐姐,自然会照顾好你的下半生。”慕泽煜很多时候都铁石心肠,即使哭死在他面前也不会周下眉头,但楚安然也只是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年龄跟清柠也差不了多少却经历了这么多生离死别,冷硬的心肠到底是柔.软了几分。

  “那……我可不可以提个要求?”  楚安然像是鼓足了勇气,声音怯怯的问。

  慕泽煜扯了扯唇角,“你说!”

  “慕大哥,我不需要你给我钱给我房子,我也不需要别人照顾我。”楚安然低头绞着双手,似乎很是不好意思,“我想……我想出院后住到你家里去,可以吗?”

  住到蓝海湾?

  慕泽煜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顾明烟满脸不高兴的脸,以她的脾气性格是绝对不喜欢家里多出来个人的,而且她跟楚安然的关系也一般,远没有看起来那样和谐融洽,要是真的住到一起了,指不定闹出多少麻烦事来。

  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就听到楚安然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慕大哥,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一个人太孤单了,所以才想要在养伤期间住到你家里的。”

  见慕泽煜一直没有出声,有些不安,“是不是……不方便?如果麻烦的话,那……那就算了。”

  慕泽煜看着她脸上的凄楚,没能狠心拒绝,但也没有答应下来,“如果出院后你还坚持的话,到时候再说。”

  “慕大哥,我知道你需要跟嫂子商量下。”他没有一口拒绝,楚安然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脸上也带了出来,“如果嫂子不愿意也没有关系的,千万不要因为我跟嫂子有什么矛盾,我就是一个人孤单太久了,想体会下家的滋味。”

  ……    ……

  病房门被推开,顾明烟正低着头在打游戏,头也未抬道,“阿珂你这班上的这么轻松么,一天跑我这里好几趟……”

  她以为是简珂去而复返,结果抬头就看到站在门边的男人,声音戛然而止,扯出笑容道,“老公你这个时候怎么过来了,事情都处理好了吗?”

  慕泽煜迈着修长的腿走至她的面前,俯身给了她一个缠.绵悱恻的吻,才嗓音低低的问她,“今天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顾明烟眉眼弯弯,“你看看我浑身上下哪里有不好的地方,还不是你非要我住院观察几天,不然我早就出院回家了。”

  慕泽煜黑眸沉静的看着她,薄唇扯出浅笑的弧度,“我给了你选择的机会,是你选择了医院。”

  “是呀,你的确给了我选择的机会,要么去慕宅修养,要么在医院躺着。”顾明烟脸上露出笑容,“二选一,我除了选择后者还有别的选择吗?”

  慕泽煜挤在床上,将她的身体圈在怀中,抬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她的发,“有件事情跟你商量一下。”

  商量这个字眼,让顾明烟眯了眯眼睛,好一会儿才笑晏晏的开口,“什么事情这么严肃,还要跟我商量。”

  “安然出院后想去家里修养。”慕泽煜盯着她的脸,不错过她脸上任何一细微的表情。

  顾明烟明艳的脸上有瞬间的晦涩,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简珂还真是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她说楚安然会是个甩不掉的*烦,这句话要不要应验的这么快。

  “老公,我要是不愿意的话,你要怎么拒绝人家楚小姐啊?”顾明烟嗓音温凉,脸上是浅浅的笑意,看着他带着点好奇问。

  “我家里又不是阿猫阿狗就能住进来的,还不能拒绝别人了。”慕泽煜捏了捏她满意的脸,有些好笑,“不乐意还要跟我拐弯抹角的,什么时候跟我不玩这些小心眼。”

  “有吗?”顾明烟拉长了语调,也没有挥开男人的手,眼眸里净都是笑意,“也算不上多大的事,家里房间那么多,随便安排一间给楚小姐住就是了。”

  “这么说你是愿意了?”慕泽煜亲了亲她素净的脸蛋,细腻的手感让人爱不释手。

  顾明烟觉得有些痒,歪着脑袋躲避,精致漂亮的脸蛋上娇媚的笑容,懒散着嗓音,“楚小姐怎么说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她的话,指不定现在瞎了眼断了腿的人就是我了。救命恩人没旁的要求,只不过是想要住进我家里而已,我要是不答应的话,岂不是要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忘恩负义了。”

  慕泽煜好笑的看着她,“心不甘情不愿的,慕太太可不是个委曲求全的人。”

  顾明烟不大高兴的撇撇嘴,“别说的好像多了解我似的,女人心海底针,没准下一秒我又变卦了”

  “你是我太太,我怎么会不了解你。”慕泽煜扣着她的下巴,亲了亲她恢复血色的唇,“安然她父母早已经离世,家里也没有别的亲戚朋友,所以……”

  “我知道啊,你用不着跟我解释什么。”顾明烟亲了亲男人的下巴,笑眯眯的开口,“老公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跟楚小姐相处的万分愉快的。”

  不管楚安然抱着什么样的心思要踏进她家的大门,她都会紧紧盯着她不放的。

  她还就不信了,将人放在眼皮子底下还能出错。

  而且她也想知道楚安然想玩什么把戏,只希望她段数能高一点,别太low的让她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https://www.zbzw.la/meirenyoudu_muxianshengdexinshanghuan/482480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