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绝世武魂 > 第3396章 道士

第3396章 道士

        一听到这那户人家的女儿的墓穴里有这么多宝贝。这命司的贪欲就膨胀了起来。于是这命司就决定了,无论如何,也要潜下去看看,什么道义什么的,去他妈的,道义能当饭吃?反正我又没挖人家的祖坟,怕什么!

        于是,在晚上,这命司单独找了他手下的那些伙计,用的都是同一个理由,“我来你这换班,你去休息吧。”就这么着,所有的几个伙计都回家去休息了,就只剩下命司一个人还在墓地,机会来了。事不宜迟,毕竟还要挖开坟墓,宜早不宜晚。

        做命司这一行,手下必须是备着几把铲子的,因为不时就会用到,但是命司亲自挖死人的坟是大忌,所以这些铲子一般就会藏在某处,避免忌讳。但是有时候,还真的会用到。这比如说这次,就真的是用到了。

        这命司,不仅留了多把铲子,更是留了一种十分奇特的铲子,名为洛阳铲。这洛阳铲的奇特之处就在于,它不仅仅是一把铲子,更是一种测量工具,用洛阳铲挖土,可以边挖土边进行测量,这么一来,对土层下的情况可以说就是一目了然。要知道,这户人家的女儿,可是大家闺秀,下葬的时候,什么都是用的最好的,包括棺材也是,那棺材那是上好的紫檀棺木。这么一来,如果用一般的铲子,难免一铲子一下去,就会伤到这紫檀木,到那时候,可就一点价值都没有了。所以这命司选择了使用洛阳铲,这么一来,就不怕伤到这上好的紫檀木了。

        于是这命司就一点点挖开了这大户人家女儿的坟墓,一个墓穴就映入眼帘。墓穴中央,摆放的自然是那紫檀木棺材,周边的一个个小坑洞里,则是摆放着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珍宝首饰。命司先是把这些首饰全都拿了个干净,然后就缓缓打开了棺材,只见这死去的女孩,还真有点好看,就是因为死人脸色发青,所以多多少少遮掩了她的美色。但是这不重要了,命司只想要她身上那件珍贵的丝绸旗袍,于是就把这女孩穿的旗袍给扒了下来,可怜了这女孩了,都下葬了,被人挖了出来,珍宝首饰都被偷走就算了,现在还赤身裸体暴尸荒野。

        这也就算了,但是命司看到这么一个赤身裸体的美艳女子,竟然还动了歪心思,似乎都忘了眼前这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于是就在那天晚上,命司兽性大发,和这具美艳的女尸发生了那不可描述的事情。完事之后,这命司再把紫檀木棺材给取出来,然后把女尸给重新掩埋了回去。要知道,人家下葬的时候本来是什么都有的,现在你这么一弄,不仅人家的身外之物都没了,更是连处子之身都丢了,这可是十恶不赦的禽兽行径啊。

        或许就是因为这件事,这命司,最终还是遭了报应。第二天起床,这命司一去照镜子,顿时大吃一惊,自己的脸色青白,就像是那死尸一样,命司吓了一大跳,连忙脱了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到处都是惨白惨白的。这命司没办法了,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不齿行为,命司也是冒了一身冷汗,完了,该不会遭报应了吧?这命司没办法,只得去找人寻求帮助,他先是去找了一处和他关系最近的墓场的守夜的兄弟,但是这兄弟一看命司这个样子,就被吓坏了,立马就把他赶了出去,闭门不见他了。命司没办法,找了一个太医,希望能瞧瞧看看,这儿是什么病,但是太医看了看,也没看出个什么病,但是太医心里也发慌啊,面前这个人,肤色惨白惨白的,就跟个鬼一样,太医看了也是害怕,就随便说了几句把他给打发走了,您这病,我是看不了了,另请高明吧。

        这么一来可就彻底没办法了,这命司走投无路,就去找一个道士寻求帮助了。

        还是这道士厉害,这命司一进门,这道士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了问题所在,还没等命司发问呢,这道士就率先问道,“敢问这位大兄弟,是否做了对逝者大不敬的事情?”

        这命司一听,顿时就傻眼了,这道士也太厉害了吧?但是这命司知道,自己现在可是有求于人,于是就不敢撒谎,连连说道,“长老,您说的是,我真不是个东西,但我真的知错了,我该怎么办啊,求求您帮帮我吧。”

        “我可帮不了你呀。”道士冷冷说着,随即长叹了一声,又说道,“冒犯死者,可是大罪啊,你别以为,人死后,就真的万事空了,有句话叫做人在做天在看。这人死了,但是灵魂是不死的,你的所作所为,灵魂都在看着你呢。”

        这命司这么一想,想想自己当时,做那些事情的时候,那个女孩的灵魂很有可能正在死死盯着自己,这命司就不由得浑身冒冷汗,于是这命司扑通一下就给跪下了,连连央求道,“长老啊,您就帮帮我吧,我真的知错了,我也是一时糊涂,我把东西都还回去,我赎罪还不可以吗。”

        “我说了。”道士一看他这般哀求,也没有多做同情,可能在道士看来,这种人,死不足惜,于是道士冷冷说道,“我说了,我没办法帮你。”

        “那就求求长老,给我指条明路吧。”这命司苦苦乞求着,看来今天不问出个结果来,这命司是不会走了。

        “明路?哼。”道士一听这话,冷哼一声,随即说道,“那就是以死谢罪啊。”

        “啊?!”这命司也是一听,顿时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这这这……这也不用以死谢罪吧,我真的知道我犯下了滔天大罪,但是我知道错了,我悔改。我悔改,这还不行吗?”

        “唉。”道士长叹一声,随即说道,“你对我悔改,也没有用啊。”

        命司从这句话中,听出了猫腻,连忙问道,“那大师的意思,是不是,我要亲自去找被害者悔改,乞求她的原谅?”

        “你这么想的话,就去试试吧。”道士也是不置可否,轻描淡写地说道。这道士,向来都是品性高洁,是不屑于和这种肮脏污秽的人打交道的。

        “大师,我求求您了!”这命司既然见到希望了,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连连在地上磕起了响头,头皮都磕破了,鲜血直流。随即大喊道,“求求大师帮帮我吧!下辈子,做牛做马,我也要报答您的恩情啊!”

        “唉。”估计这道士也是没磨得没办法了,于是就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啊,你到底是在哪里犯的错,就去哪里赎罪吧。”

        “赎罪?”这命司一听有了希望,于是就连忙问道,“敢问大师,我应当如何赎罪呢?”

        “很简单。”这道士想了想,掐指一算,便说道,“你去你那冒犯的死者坟前,在子时之前,围绕着那死者的坟头,等距摆开十二根白蜡烛,然后内心开始忏悔,倘若过了子时之后,十二根白蜡烛,能够一根不灭,那么这死者就是原谅你了,你身上的异象,自然就会消失,但是倘若这十二根白蜡烛灭了一根,那么就是说明这死者还是不愿意原谅你。”

        “那……”这命司急忙就问道,“倘若真的灭了,这人不愿意原谅我的话,我该怎么办呢?”

        “那就。自求多福。”这道士轻描淡写地说道。

        “好。我知道了。”命司缓缓起身,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说道,“谢谢您了,大师。”于是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道士看着命司离去的背影,久无言语。但是旁边道士的弟子反而是说话了,“大师,这家伙可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了,才会被亡灵迁怒成这个样子,您为何还要给他指一条明路呢。”

        “帮助他人,是我应该做的。”道士语气十分平静,随即又说道,“但是他到底能不能解脱,就是我无法控制的了,还是那四个字,自求多福。”

        “没错。自己犯下的孽,还是要靠自己去收拾。”这弟子也附和的说道。随即弟子也是很不解,问道,“也不知道这家伙犯了多大的孽,竟然如此严重,师父,之前也有一些盗墓贼,犯了禁忌,才来找您,但是这帮人,情况远不及刚辞那个命司那般严重。”

        “那是自然。这个命司,犯下的错,我通过卜知,也能粗知一二。”道士闭上眼睛,仿佛在回想一样。

        “师父,敢问这人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弟子很是不解地问道。

        “仅仅是偷盗逝者的财物,只是罪过罢了。但是侵犯死者的身体,就是大逆不道。”道士十分平静地说着,但是语气之中明显带了些愤恨。

        “这……?!”弟子一听,也是瞪大了眼睛,感觉到不可思议。随即说道,“那可真的是滔天大罪啊,这个人,死有余辜。”

  https://www.zbzw.la/jueshiwuhun/109364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