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荒原闲农 > 第416章 闹着玩似的

第416章 闹着玩似的

  师薇手中捧着一个金黄色的大苹果,咬了一口美滋滋的吃着,一抬头看到旁边坐着的苍海,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自己,不由问道:“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苍海说道:“到日子了啊,有什么反应么?”

  “没有!”师薇没有好气的说道。

  今天就是师薇的预产期了,从昨天十二点刚过,苍海就表现在有点儿坐立不安的,跟个没腚的猴子似的。

  从早上师薇睁开了眼睛没有多久,苍海就跑过来问了一遍,到现在为止都不下问了十遍了,不光是师薇听着有点儿烦了,连专职照看这屋的小护士都不想再和苍海说话了。

  王真珍在旁边笑着说道:”这事情哪里有个准谱啊,反正医生说一切都好,你就别担心了!”

  苍海只得尴尬的笑了笑,这个时候他可没有胆子惹师薇不开心,别说老丈人一家都来了,就连干娘一家也都到了,至于三叔三婶,大伯大伯娘那更是一个都不少,四五家子现在都在外面蹲着呢,苍海这种不太乐意于欠人情的人自然急了。

  “你出去,现在看到你就烦人!”师薇冲着苍海伸手指了一下门口,然后继续抱着一个大苹果啃了起来。

  苍海嘿嘿干笑了两声,走出房间顺带着给带上了门。

  出了门看到齐悦,文一道两口子还有师杰小两口凑在一起聊天,于是苍海迈步走了过去。

  “情况怎么样?”

  看到苍海走了过来,齐悦眼巴巴的问道。

  苍海摇了一下头:“还没有动静,这两怂娃都到时间的还赖着干什么啊!”

  文一道笑道:“别着急,这有什么好急的,医生不都说了么,师薇的情况相当好!”

  “对了,你们俩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齐悦把自己目光转到了师杰和颜丽的身上。

  师杰笑着说道:“我们也定下来了,今年五一。姐夫,咱们那天可说好了,你的车子要借我当婚车!”

  “五一?爸妈知不知道这事儿?”苍海问道。

  “还没和他们说呢,准备等着两个小外甥出世再和他们说,现在给他们说他们也不当回事,两人的心思都在我姐那儿呢,咱们等着小外甥出世的稀罕劲过去了才能说,也好多要点东西”师杰笑着说道。

  苍海可不关心小舅子什么时候结婚,听他这么说点了点头:“早点结婚也好,你小子可以定定心”。

  “别转移话题啊,五一的车你怎么说?”师杰说道。

  “车没有问题,用车的时候你过来开好了”苍海说道。

  师杰又腆着脸,凑到了苍海的身边伸手揽住了苍海的肩膀:“姐夫,小舅子我结婚你就没什么要表示的?”

  一边说一边师杰还不住的搓着手指,那意思不言而喻,这是要好处呢。

  苍海道:“你想要什么?太贵的我就得和你姐商量了,自己掂量着再张嘴!”

  “这次我还真不怕和我姐商量,你们两口子给我送辆车怎么样,也不要多好的代步车就可以了”师杰说道。

  “三十万以内!”苍海想了一下说道。

  师杰一听立刻乐了:“还是姐夫给力!对了,姐夫什么时候给车?”

  “怎么着,你小子还想现在就要?我跟你说这可不行,鉴于你小子的信誉,还是等你和颜丽领了证再说,见证提车不二话!”苍海说道。

  师杰不爽道:“我就这么没人品?”

  “你的人品在你瞎使唤村里的孩子们时候就已经败光了,你以为你还有人品么?”苍海不屑的说道。

  “对了,姐夫,不提这个事情,我还想起来了,我的一些朋友还想弄一批土拨鼠,不过价格不可能高,四五千块一只吧”师杰说道。

  苍海说道:“这时候哪里来的土拨鼠,别说四五千就算是四五万也没有啊,现在土拨鼠都冬眠了,到明年开春才能出洞”。

  齐悦听了好奇的问道:“土拨鼠这么贵?魔都那边才一两千一只,这里土拨鼠的价格就能到四五千?”

  苍海也不知道土拨鼠到底是个什么价,他根本不关心这些东西,于是听到齐悦这么一问,立刻把目光转到了自家小舅子身上。

  如果说魔都一只土拨鼠只买一两千一只,那么这小子四五千一只收那中间就肯定有什么猫腻。

  迎着苍海的目光,师杰感觉到自己的信用在自家姐夫的心中肯定是光光的了。

  颜丽这时笑了笑接口说道:“不是土拨鼠都贵,很多宠物店卖的土拨鼠是偏宜,别说一两千,市区那边最便宜的三四百一只都有,不过咱们不是卖过一批土拨鼠么,那些买过去的人觉得咱们卖的土拨鼠性子好,不容易生病身上病毒也少,关健是通人性,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大部分主人的指令都能听的明白,像是转圈啊,卧倒啊,握手之类的都会,别的土拨鼠就不成了,而且咱们卖的土拨鼠到了现在冬天的时候换上的是一身厚厚了浅金色毛,比一般的土拨鼠灰不溜丢的好看多了……”。

  “还有这事?”苍海听了之后挠了一下头,冲着颜丽问了一句。

  颜丽点了点头:“嗯!”

  “你们村的土拨鼠你们不知道?”师杰这边很鄙视的看了苍海一眼。

  苍海道:“我还真的不知道,以前土拨鼠可不容易见!”

  以前四家坪穷的那熊样,唯一能在野外活下来就是田耗子,土拨鼠有,但是真的不常见,都没有食物供给,土拨鼠那还不得饿死啊。

  自从这边的林子草地起来之后,土拨鼠这才多了起来。

  不过四家坪的乡亲们也不是太重视土拨鼠,觉得它们没什么价值,更没有见过外面的土拨鼠,所以大家都以为土拨鼠就长那个模样,根本不知道还有灰鼠和金鼠之分。

  正准备说什么呢。

  王真珍急急忙忙的走出了屋子,站在门口张望了一下,看到苍海这拨人都在这边,立刻大声喊道。

  “苍海,苍海,快点儿过来,薇薇的羊水破了!“

  苍海听在一愣,不过回过神来之后,便笑道:”妈,你可别又骗我!“

  从早上到现在,苍海已经被这娘俩给骗了三回了,这次自然是长了点儿心。

  不光是苍海,剩下的几人也是一脸的不相信,因为这次大家感觉比上次还不真实呢,上次的时候师薇还在房间里唉哟了几声,这次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这次是真的!”王真珍恼火道。

  苍海现在相信了,因为他看到医生和护士也向着房间里奔了,于是抬头像闪电一样往房间里跑。

  进了房间之后,看到师薇张开了两只手,一只手上还拿着啃了一半的大苹果,整个人身体僵硬的支着。

  “苍海,苍海,我的羊水破了”师薇脸上带着一种莫名的害怕、畏惧。

  苍海两步并作三步,来到了师薇的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握在了怀里:“没事,没事,医生马上就过来了”

  医生来的很快,医院为了师薇这次生孩子专门调了医院最好的妇产科医生过来,早就在待命了。

  这帮人过来帮着师薇检查了一下,过了十来分钟,就推着师薇进了产房。

  苍海并没有跟着进去,不是因为师薇不让,而是苍海真的是太紧张了,医生看到师薇还没有怎么样呢,苍海这边脑门上的汗便如雨点一样往下落,实在是怕他进去给大家添乱,于是劝苍海和众人一样在门口等消息就行了。

  同时被推进产房的不仅仅有师薇,旁边产房现在也有一个产妇正的生产,不过这位产妇是在师薇之前推进去的,现在家属正在产房门口转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啊!啊!

  旁边产妇里时不时的传来那个产妇的呼号声。

  虽然不是自家的媳妇,但是这位产妇每嚎一声,苍海都觉得自己的心跟着揪了一下。

  人家那边呼号的热火朝天的,自己这边一点动静都没有,苍海觉得奇怪,于是凑到了门口把耳朵贴在了门上想听听里面的动静。

  谁知道听了快一分钟,什么都听不到!

  当耳中又传来那边产妇呼号声的时候,苍海更加着急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看电视上,女人生孩子总是大呼小叫的,师薇进了产房没什么动静,这让苍海如何能够不担心。

  转头望着自家的老丈母娘,和干妈胥小敏,苍海张口问道:“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胥小敏和王真珍这时也担心啊,推进产房这么久了居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连呼喊声都没有一点,这也太奇怪了啊。

  不过两人虽然担心,但是并没有说出口,而是冲着苍海安慰了起来。

  “现在才推进去多久啊,生个孩子哪里这么容易的!”

  苍海一听觉得也有道理,于是在产房的门口和旁边的那兄弟一样,开始来来回回的如同驴拉磨一样打起了圈,走上几圈便抬头望望门口亮起了牌子,看着上面绿色的手术中三个字,看了两眼之走,继续在门口驴拉磨。

  啊!啊!

  终于苍海听到了师薇的呼哺声,心一下子又跟着揪了起来。

  原本以为师薇这边也要像隔壁产妇一样扯着嗓子嚎上一阵,谁知道干嚎了两声之后,屋里就传来了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

  苍海这心中一喜,没过多久,差不多也就两三分钟的时间,师薇又扯着嗓子嚎了两声,紧接着不久又是一阵婴孩子哭泣声。

  随着两声哭泣声过后,王真珍双手合什不住的念叨着老天保佑什么的。

  过了差不多五六分钟之后,产房门口的手术中绿色的灯熄灭了。

  “医生,医生,怎么样?”苍海一见医生出来了,立刻伸出双手准备握起医生的手。

  医生望着苍海笑道:“非常顺利,真的,我接生那么多次,少有这样顺利的,人家生孩子都要使出吃奶的劲,你家媳妇跟闹着玩似的,放心吧,母子平安,两个小子也非常在健壮,过十来年就是两条好汉子!”

  医生没有好意思说人家媳妇生孩子就像是走了一趟鬼门关似的,你家媳妇跟闹着玩似的。

  苍海一听立刻喜上眉稍,想了一下立刻冲着身后的平安说道:“平安,平安,快点!”

  平安一听立刻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大红包,递到了苍海的手中。

  医生一看,立刻说道:“不行,不行,我们这里有规算,收了这个我就别想在这儿呆下去了”。

  苍海以为人家是客套话,连塞了几次,医生也没有敢收,苍海这才知道自己至少现在送红包人家是不会收的,只得把红包给收了起来,等会儿找个机会给送去。

  这时候产门的门大开,师薇被护士从产房里推了出来。

  推出来的同时,隔壁产房的那位产妇还在扯着嗓子嚎呢,这次不光是嚎还骂人,听这名字十有八九就是骂她丈夫。

  电视上演的产妇从产房里出来,那头发都是湿的,整个人像是被水浸过一样,师薇呢,也就是脑门子上冒点儿汗珠,头发都是整整齐齐的,如果不是肚子瘪上去了,苍海说不准以为两个娃子是顺带着在产台上捡来的呢。

  看媳妇没事,苍海把目光转到了襁褓中的两孩子身上,仔细一看好家伙!真丑啊,两个小东西皱巴巴的,而且皮肤还是淡红色的,跟刚出生的小老鼠似的。

  “看这俩孩子,长的多可爱啊!”

  旁边的年青小护士凑趣说道。

  苍海心道:可爱?哪里可爱?跟两只小耗子似的!

  不过再看一眼,就觉得这两娃子顺眼多了。

  把师薇推回了房间,小护士把两个小婴儿抱了起来,放到了王真珍和苍海的手中,两人各抱着一个小娃子,喜滋滋的看了起来。

  苍海现在心中很紧张,抱着怀中的丑小子觉得自己全身似乎都使不出力气似的,又似乎这红彤彤的丑东西有千金重似的。

  轻轻的伸出手指,把小娃脸旁边的襁褓拉开来一点,想把小家伙看个仔细,也不知道是弄小东要不舒服还是怎么滴,小东西的眉头紧锁了起来,张开了嘴巴似乎是要咧着嘴哭,但是嘴咧了一半,又收了回去,继续紧紧的眯着小眼睛。

  苍海心道:这就是我的儿子!

  https://www.zbzw.la/huangyuanxiannong/4626965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