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鬼魂逃生攻略 > 第二章 守护

第二章 守护

  听到对方的话后,黑袍男子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缓缓拉下了帽檐。而在那黑色的刘海下,露出了一双摄人心魄的乌黑眼眸,他的眉峰间有着仿佛郁结着化不开的冰霜,眼神淡漠凌厉,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阴冷气场。

  在听到对方口中喊出自己的名字后,吕清的心底忽然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情绪。

  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听过这两个字了,现在的他只知道自己是空间指定的“执行者”,却几乎快忘了,自己以前也曾真切的生活在这个世界,是个平凡的普通人。

  “陆杰。”

  吕清看着面前的男子,冷冷的开了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之前在任务中,你不是已经脱离空间,再也不属于这个世界了么。”

  “我是追随着你的步伐而来的。毕竟一个人太无趣,总得找点乐子。”陆杰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

  看着他的笑容,吕清再次回想起当初在台湾执行任务时,自己在对方的授意下开枪将其射杀的场景。

  那个时候,他的笑容也和现在一样波澜不惊,似乎没有什么能真正影响到他。

  “你应该不是执行者吧。”

  吕清蹙眉:“虽然我不知道你现在究竟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存在于这个世上,但是我们本就不是一路人,希望今后你不要再出现,干扰我的行动。还有——”

  他抬起头,望向了不远处的小区,声音再次变得凌厉了起来:“我警告你,不许再接近戴时凯以及江离之中的任何一人。否则,我必将行使执行者的权力,与你对抗到底。”

  “我只是一片好心罢了。”

  陆杰后退了两步,轻笑道:“好好好,听你的。反正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空间又会怎样,还有其他人……都与我无关。不过话说回来,你后悔吗?如果当初接受我的邀请,和我一起离开,就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成为执行者,生生世世都是空间的傀儡,没有自由可言。”

  “我不后悔。”吕清看着对方,平静地说道:“因为我还有要守护的人。”

  “果然,你一直都没变呢。”

  陆杰在听他说完后,忽然转过了身,似乎打算离开了。向前走了几步,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再次转身,对吕清说道:“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个世界太过无趣,无论任何人、任何事,于我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不过吕清,你是个例外。作为老友,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这一次,空间崩坏的速度似乎比以往都要快。”

  “而那个孩子,好像也开始意识到不对劲了。相信要不了多久,他便会发现真相……届时,能否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就看你们的努力了。”语毕,陆杰朝吕清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明白了,还有……谢谢。”

  看着对方离开的身影,吕清的表情也比之前轻松了一些。

  他知道陆杰没有说谎,从头到尾,对方都在帮助自己。戴时凯之所以能顺着那条帖子找到江离,大概是对方动的手脚。

  而当初,他能从那座即将崩坏坍塌的岛屿上生还,也是因为陆杰留下的双鱼道具。道具一直被戴时凯完好的保留在身边,也正因为如此,在吕清恢复意识后,他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座荒芜的岛屿上。周围寸草不生,天空始终被一片阴霾所笼罩。他明白,这里绝非现实世界。

  吕清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正的死去了,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自己,再也不是一个普通人了。而在那以后,他才知道,自己所处的岛屿有个名字,叫布拉希尔。

  成为执行者,是他自己的选择。吕清明白,如今的自己知晓了太多关于空间的秘密,他已经无法离开了。在今后的冗长而枯燥的日子里,围绕着他的只有无尽的黑暗以及绝望。

  然而他并不后悔,因为这个世上,还有许多他要守护的人——

  书房内,戴时凯披着外套,眼镜被放在了一边,此刻的他静静地伏在桌前,似乎正在小憩。他的手头边摆放着大量文件,在兼顾空间任务,寻找吕清的踪迹之余,他也必须对自己的家族负起责任。即便是精神意志再坚定的人,面对多重超负荷的压力,也会有疲惫不堪的时刻。

  此时已是深夜,静谧的客厅中,兀地出现了一个漆黑的身影。

  吕清看着曾经熟悉的一切,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这里的一切和自己离开之前相比,竟然没有半分变化。他看到了自己昔日的卧室,那里被戴时凯命人打扫的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就好像主人从未离开过一样。

  对于如今的戴时凯来说,这栋单身公寓早已不适合他现在的身份。可即便如此,他却从未有过搬离的念头,依旧固执的守着这里。这里是他和吕清、李文乔曾经共同生活过的地方,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有着他们的回忆。

  书房的墙上挂着一幅写实油画,画面上的男子穿着黑色毛衣,眉间有些忧郁,表情却相当柔和。这幅油画将其神情举止勾勒得栩栩如生,一度让人有种它是照片的错觉。

  看着画中的自己,吕清忽然感觉无比心酸。由于空间会抹去破梦者一切存在的缘故,在文乔死后,自己也曾一度不眠不休的描绘着她的模样,不想将她忘记。

  不难想象,戴时凯在自己离开后,也发了疯似的到处寻觅画手,通过一次次的描绘、修改,最后才留下了和自己有关的东西。

  “这些年你辛苦了,阿凯。”

  看着伏在桌上休息的戴时凯,吕清眼中微动。他知道对方从未放弃过寻找自己的念头,也曾无数次见到他深受打击,失意伤神的模样。可即便如此,吕清却从未出现在他以及任何人面前过。而他这么做,也是出于对他们的保护。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不希望你们被卷进来。可是阿凯,你为什么这么傻。”

  这两年来,戴时凯从未让自己有过真正的休息和放松。他有着完整幸福的家庭,令人歆羡的事业,还彻底摆脱了空间。可是这一切,都是吕清牺牲了自己的所有换来的。

  因此,他不断地利用工作麻痹着自己,从未真正享受过生活。在人前,戴时凯待人谦逊温和有礼,为人成熟稳重。他用了两年时间,让曾经桀骜不驯的自己彻底活成了对方的模样,只为了记住他的存在。

  胸前的双鱼吊坠再次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待其消散之时,戴时凯疲倦的睁开了眼睛。

  “怎么一不小心睡着了。”

  此时的书房内已经没有了任何人的身影,戴时凯重新戴上眼镜,将手边的文件整理好,又一次投入到了工作中。处理完手头的公文,他回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墙上的肖像。

  清哥,我一定会带你回来的。

  窗外的树叶被吹的哗哗作响,黑夜中,也不知是谁的叹息,轻轻融化在了风中。

  https://www.zbzw.la/guihuntaoshenggonglue/4628386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