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临鸿蒙 > 第两千两百九十一章 摘星之愿,帝之流年

第两千两百九十一章 摘星之愿,帝之流年

  

  一处神秘的世界空间之中,一位男子,正望着空中怔怔失神。

  那是一位,长相极为英俊的男子,丰神如玉,一身青袍迎风猎猎,长发乱舞,周身华光烁烁,此外,更有一朵朵诡异的花朵,以及光雨缭绕其身,那些华光乃是岁月之光,而男子周身的那些花朵与光雨,不是他物,正是岁月之花以及岁月光雨。

  显然,这位男子,正是寻古等一众人,正是谈论的那个人——无苍大帝的转世者。

  此刻,他,正望着空中失神,准确来说,应该是在望着空中的那颗最大、最亮的那个流星,也就是永恒之心,以及永恒之心上方的那座无尽星楼,在发呆,久久失神,渐渐地,曾经的一幕幕,一幕幕曾经深刻铭刻于灵魂深处的人与物,随着记忆地尘封,纷沓而至,曾经的人,曾经的那一句句话语,纷纷涌现在了脑海之中、回荡在了耳边···

  星空月下,一座浮于空中的楼阁之巅,一对青年男子,静坐屋顶,两人紧紧相依,静望着漫天繁星。

  “月儿,你有没有什么心愿?”

  “心愿?唔,似乎还真有一个。”

  “什么心愿?”

  “如果可以,我想要一颗星星,一颗最亮最大的星星。”

  “要星星?要那干嘛?”

  “因为,星辰是永恒的,我想在上面刻下你我的名字,这样的话,即便有一天,你我永世长离,亦或是天各一方,只要看到天上的那颗星星,就永远也不会觉得孤单。”

  ···

  半空中,男子临空而立,周身气势恢宏,他的身姿很是伟岸,傲然而绝世,有一股睥睨诸般的盖世气息,然而,纵然如此,此时此刻,在他的身上,却是感觉不到一丝的霸气,此刻的他,给人的感觉,只有落寞,孤独与忧伤。

  岁月,虽然早已流转了无数经年,时代,也早已变迁,本以为,无数岁月后,再次回想当年,回首过往,曾经的伤痛与悲伤,会变淡了许多。

  然而,岁月浮沉间,当真的再次回首过往之时,才恍然发现,原来,一切都是没变,曾经的人以及曾经的那一句句话语,依旧如故,丝毫未因时光的变迁,而变得陌生,而那曾经的痛与伤,非但未曾因岁月的流转,而变淡丝毫,反而,变得更浓、更深了。

  正所谓,轮回一梦万古间,岁月流转是经年。

  不知道具体过去了多久,终于那个男子开口了,声音低沉而忧伤:“月儿,你知道吗?每当天边的那颗星出现,我都在想你。”

  “你说过,你喜欢漫天星光,喜欢那漫天月华,所以,我便以漫天月华,诸天星辰为你造一颗永恒之心,只是···那诸天的星光,以及那漫天的月华,是否,可以带你回家?”

  说到这里,男子突然望向了苍穹,望向了苍穹深处,“这世间,是否真有上苍,如果这世间,真的有上苍,此生我必穷尽一生之力,找到他,因为,我想问他,若是用着举世的星光的月华,能否,换回她···”

  哗!

  蓦然,几乎,就在那位男子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一股滔天的神华,倏然自男子的身上,暴涌了出来,那是岁月的力量,更是岁月在流转,一股股璀璨的光华,直冲云天。

  哗啦啦!

  同一时间,也就是在这一刻,就在男子身上华光暴涌的那一刻,一条银白色的天河倏然,自遥远的时空深处,延伸而来,那是岁月天河,不是虚影,而是真正的岁月天河。

  嗖嗖嗖!

  鸿蒙世界,遥远的星空中,同一时间,几乎就在那位神秘的男子周身突生异变的那一刻,那些原本流转于星空之中的那一个个岁月之国,仿佛是突然找到了目标一般,一夕间,所有的岁月之国,齐齐快速的飞腾了起来,沿着岁月天河,快速的朝着那位男子所在的位置,飞驰了过去。

  这一刻,整个鸿蒙世界,乃是整个诸天万界之中的所有修者,皆是,见证了一场美丽而又壮观的流星雨,因为,空中的那一个个岁月之国,速度极快,快如流星。

  “什么情况?那些···那些岁月之国,怎么会突然之间,飞行的如此之快了?”

  “是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

  人王宫,高大的楼阁之巅,帝雪含烟等人纷纷惊呼,个个满目的震惊,眼前的情况,让他们很是不解与疑惑。

  当然了,此刻,心中震惊的,远不止是他们,事实上,此时此刻,整个鸿蒙世界都是沸腾了起来,到处惊呼阵阵,议论声不休。

  “汪,不出所料,眼下的情况,应该是那些岁月之国之中的修者,已经找到了他们主人,也就是无苍大帝的那位转世身了。”寻古眼神微眯,郑重的道。

  “找到了···”听到这里,在场的众人先是一怔,随后,他们齐齐运目朝着空中的那些岁月之国,疾飞的方向,看了过去,因为,他们都是想要看看,那些岁月之国,最终会止于何处?

  很快,羽皇等人皆是脸色大变,满目的诧异与震惊,因为他们看到,那些‘流星’,也就是那写岁月之国,他们所奔行的方向,居然不是鸿蒙世界,而是下界,他们的目标,居然在下界···

  “什么情况?岁月之国居然朝着下界飞去了?难道说,无苍大帝的那位转世者,居然在下界?”无杀惊呼,双眼大睁。

  “汪,应该不会错了,因为,那些岁月之国是绝对不会搞错的?”寻古怔了怔,回答道。

  “下界?具体是哪?大千世界?亦或是···凡界?”

  “不清楚。”

  ···

  万千岁月之国,齐齐奔往下界,此情此景,惊震万千,此际,整个鸿蒙世界之中的万千修者,皆是在惊呼,在震惊,同时,也在思索,思索那些岁月之国,究竟会到哪个世界。

  同一时间,无尽的天外,遥远的时空深处,一条银灰色的天河,静静地横陈于天地之间,河中浪涛翻涌,浪花起落间,一朵朵红尘之景、世间百态,在其中流转,这是流年天河,真正的流年天河。

  流年天河之上一朵巨大的流年之花之上,一道孤零零的身影,静静而立,身穿一袭白金帝袍,周围流年奥义浮沉,一道道大道之光,自九天垂落,悬于其身后,化作一道道大道光华,他的身影,无比伟岸,华光浮沉间,无数流年在倒转。

  此刻,他正望着岁月天河的方向,怔怔出神,眼神中眸光烁烁,明灭之间,无数流年在其眼中流转,此外,他的视线所及之处,更有流年的光雨浮现,仿佛间,只是一眼,便可看透万古岁月,穿梭苍海沧田。

  他是流年大帝。

  可以看到,此刻的他,白色帝袍染血,周身血迹斑斑,那皆是他人,显然,他应该是刚刚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战斗。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zbzw.la/dilinhongmeng/9668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