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春风吹尽花不开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夏烛挑开眼前的枝叶,走了过去。

  眼前枝繁叶茂,杂草丛生,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走过。若非脚下被人践踏过的痕迹,夏烛几乎都要错过这个地方。

  他很仔细脚下,边走边看,很快发现一个洞口。那里有杂草遮掩,可他还是能够感受到一丝凉风。

  夏烛一挥手,遮挡在洞口的枝叶立马飞散开,露出全貌。

  不曾想,这竟是一个,能够摔下几头老虎的大洞口。看样子,洞口的痕迹都有些时日。

  夏烛微微蹙眉,并不着急下去,而是绕着洞口慢慢走一圈。

  看来,越汐便是在这里跟虱虫失去联络,只是,这么简单的洞口,虱虫怎么会跟丢?

  夏烛细细看,发现洞口周围并没有任何独特之处,也无人设阵的痕迹。

  想了想,夏烛飞身落入洞中。当他到洞底,早就没有越汐的影子。他抬头看看洞口,这里差不多有三个人以上的高度,凭越汐的本事,不可能被困住。

  哪怕洞壁湿滑不易攀爬,可若变身为蛇露出原形,便能借着自身的助力逃离此处。

  心中万千疑惑,夏烛开始排查洞中情形。走了两步,夏烛忽然捂住鼻子,看向角落。

  居然有人在此如厕,而这个气味,显然不是像越汐身上的。并且,这里有非常浓重的雄性。

  越汐跟男人在一起?

  夏烛眉头皱得更紧,这小丫头该不会又背着他,跟陌生男子纠缠不清?真是屡教不改!

  夏烛无奈,打算找到人再收拾她。于是又环视洞内,目光停留在一处小小的洞口位置。

  这地方显然像是新挖开的口子,但是隧道却像是存在很久,大小足够一个人爬出去。

  可夏烛怎会爬出去,他可是高傲的雪狼族,就算变成原形,身躯也十分高大,这洞口根本容不下他。

  跟越汐在一起的到底是什么人?这条通道又通向何处?

  夏烛着急找到人,一伸手,地上一片落叶飞入手中。他轻轻拍几下叶子,叶子便在他手中幻化成蝴蝶。

  蝴蝶挥动翅膀,在他指尖绕一圈,才飞向洞口。夏烛静静等待,大约过去一炷香的功夫,蝴蝶终于飞回来,落在他指尖消失不见。

  夏烛已经知道出口在何处,飞出洞口准备去找人,可刚走几步,脚下忽然踩碎一样东西。

  他抬起脚,看到鞋履底部那点淡淡的白色粉末,瞳孔立马变色,这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越汐这丫头,还真能惹祸!

  嘴里喃喃抱怨,脚下却加快速度,快速出现在越汐逃出的洞口位置。

  说也奇怪,此地居然就在后山脚下,若非大石挡着,此地又偏僻,还真没有多少人会发现这个洞口。

  但这样的答案,令夏烛心中更加不安。

  因为,越汐的气息在这个位置彻底消失不见,甚至那个男子也没了痕迹。

  这说明什么?

  他观察洞口的方位,若是从后山方向走,只有一条路可以出去,从这里出去,有什么?

  夏烛用自己灵敏的耳朵,感知周围的气息。他确定,不远处有人们说话的声音做饭的烟火气息,小孩子吵闹的声。

  其他这是唯一的出路!

  看来,他们极可能去村庄。

  这丫头并没有施展妖力,顺着这条路出了后山小道,应该是走过去的。

  夏烛施展轻功,快速出现在村庄附近。可为了不出现得太突兀,竟幻化成荼宛的模样。

  走到村子口,村里人见到陌生人,便多了几分打量。但见她一身花苗衣衫,对他的防备便少了一点。

  路口有个小童,手里的弹弓弹出石头,原本是想要弹鸟儿,却不小心打向夏烛。

  夏烛轻轻一闪避过去,那小孩闯祸,被他家大人发现,苗家少妇连忙跑过来打两下自己的儿子,拖着他跑到夏烛眼前,连声道歉,“对不住姑娘,我们家小崽子实在是太调皮,没有伤到你吧!”

  夏烛摇摇头,淡淡道“没事!”

  那妇人松口气,暗自庆幸,谁知夏烛刚走一步又退回来。妇人惊吓看着他,疑心他不会又反悔了吧。

  夏烛却面无表情,从口袋里掏出一小锭银子,递到妇人眼前,妇人更加疑惑了,“妹子,你这是做什么?”

  “这位大姐,我想问个事!”

  妇人不肯要,“有话就问,不用给银子。”

  夏烛却不想因此亏欠旁人,见妇人不收,就硬将银子塞到小孩手里,“就当是给孩子买糖吃了。”

  小孩看看母亲,很是渴望。

  妇人想了想,终于点头“妹子想问什么?”

  “大姐可曾见过,一对陌生男女出现在你们村里?”

  那妇人想了想,“没什么印象,咱们村里很少外人来。”

  倒是那小童连声道“我记得我记得,昨日有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姐姐,带着一个断了腿的哥哥,从咱们村子路过。”

  “断了腿?”夏烛蹙眉,会是什么人!

  “你说的可是真话,莫为了这么多银子骗人家,否则我可饶不了你小子!”那妇人说着一口土话,对儿子十分凶恶。

  小孩哪里敢说谎,连忙道“我没说谎啊,大牛他们都看到了,不信你去问问他们!那个姐姐力气很大,她旁边那个男人断了一条腿,路都走不稳,差不多整个人靠在她身上,全靠她扶着出去。”

  “那后来呢?他们还在村里吗??”夏烛连忙问。

  小童却摇头回忆道“他们说自己在山里遇到了抢劫的,所以才摔伤腿,狼狈得很。村长怕他们招来劫匪,所以连忙让人把他们送出去。”

  小童说罢,抬眼看向母亲“阿娘,你昨日去了集市,所以不知道,这是我亲眼看到的。不信,你可以问大牛!”

  “那他们去了哪里,你知道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是从村子东面出去的。”

  夏烛不说话,抬眼看向那妇人,妇人恍惚了一会儿,才明白他这是在向自己问路,连忙指着左手边“村子东面出去,上了官道,有两条道可走。一条到镇上去,还有一条便是去往边崖县的路。”

  王城?

  这个地名,他倒是记得。许多年前,他去过那个地方。但是越汐会往哪边走,他暂时没有把握。

  想了想,夏烛又问“那男子长什么样,你可记得?”

  “瘦瘦的,比我阿爹还要高。至于模样,还挺好看,就是脏兮兮的。”

  “他身上脸上可有什么比较特别的地方?”夏烛耐着性子问,等待他记起。

  小童却有些为难,这个他怎么会知道。

  妇人连忙催他,“你这娃子,自己若想不出,叫大牛他们来想想,别耽误了这位姐姐的事儿。”

  “不,我想起来了!”小童怕了,连忙捂着银子道“这银子只能给我一个,让他们看见,会抢我银子的。”

  小男孩的母亲有几分无奈,白他一眼,那你还不快说。

  “那个男的脖子上有个链子,链子上有个大珠子,不是咱苗人的东西。像是....”他想了想,用手指圈成个圈,描述道“就是这么这么大一个,跟石头大小一样。夜里看上去,还有点发光。”

  由此看来,他们在这里停留到夜晚才离去。

  夏烛按照这母子二人所指,往东边出了村。只是等人一走,那小童便问自己的母亲“阿娘,咱为什么要骗那个姐姐?他们分明不是往东边去的。”

  妇人连忙拍他一下,紧张道,“问那么多干什么?乖乖闭嘴,少不了你一口糖吃。”

  说罢,抢过他手中的银子,又扔给他几个铜板。

  “你刚才不是说不要吗?”小童嘀咕道。

  妇人人懒得搭理他,不耐烦走开。

  小童很不解,但有钱买糖吃,已经够开心了,也顾不得其他,拿着铜板飞快的跑去村口,看看货郎今日是否来。

  +-++--

  荼宛在路口等了许久,终于看见传说中的五皇子,从孙县令府里出来。

  荼宛假扮成乞丐,拿着破碗静静观察。惊讶发现,这位五皇子身边,并没有那个道法厉害的巫师。

  她心中疑惑,若是这个人十分信任巫师,那么来处理这只猫妖杀人案的时候,巫师应该跟在他身边才对。

  不为别的,为了保命,也该这么做。荼宛都作好应对此人的准备,谁知连面都没见。该不会,那人隐藏在暗处?

  一个文弱书生紧随其后,跟着五皇子出门。看两人的样子,并不像是要去查案,反像是去逛街。

  荼宛正要上前,却见有人悄悄跟在他们后面。

  她心思一转,立刻决定先不动手,观察一番再做决断。

  边崖县被猫妖一事闹得人心慌慌,现渐渐恢复秩序,今日又是集市,街道上的人渐渐多起来。

  再过一会儿,怕是大伙都要出来逛街做买卖,采购货品。

  荼宛不远不近,跟在两人身后,却发现跟踪者好像不止一个。

  奇怪,为何有这么多的眼线跟着?荼宛留意周围,发现没有巫师的痕迹。如此,她悄悄靠近点,故意擦肩而过,偷走他的钱财,却发现不过是普通人。

  巫师到底藏匿在何处?

  荼宛继续跟综,发现这位五皇子,似乎是个慢性子。

  一路慢慢走慢慢看,毫无目的,只是散漫闲逛,仿佛感受民间烟火。荼宛被心里的想法一惊,此时此刻,他不是应该着急将案子处理,审问被关押的轩曜?

  为何像个没事人一样,在大街上闲逛?吃吃喝喝,看苗人稀奇古怪的玩意儿,甚至还随手买了一两样小姑娘才喜欢的东西。

  荼宛满是疑惑,跟她同样感到疑惑的,还有暗中跟综的人。他将五皇子的一言一行牢记于心,准备记录在案,禀报给自己的主子。

  可跟了一路,却发现五皇子并没与任何人接触,也没有要去审问轩曜的意思。

  眼看一条街走到头,困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的五殿下,不仅没有感到疲倦,反而笑意盈盈精神百倍。

  荼宛忍不住佩服,当真是比女人还能闲逛。他身边那个书生,才是男人逛街会有的反应,又累又烦躁。

  不行,再这么拖下去,又是浪费一日。不想继续,荼宛决定主动出击,从另一边插过去,趁着拥挤的人群,努力挤到五皇子身边。

  可人实在太多,那个书生又将她挡住,荼宛想对这两人做点什么,似乎很有难度。

  真讨厌,荼宛恨不得一脚踹开书生,省得他碍事!

  忽然,书生大声道,“少爷,咱们这都走了一路,我渴的不行,要不找个地方喝口茶歇歇脚?”

  杨牧一脸愁苦,轩沂却笑眯眯,温和道“也好,不如去那儿!”他随手一指,竟是个路边摊。

  荼宛眼前一亮也好,趁他坐下喝茶再下手,也是挺好的。

  “不行,这地方脏不垃圾的,摊上的东西能干净吗?咱还是上茶楼吧,那个地方就不错。”杨牧抬手指指不远处的茶楼,十分贴心的建议。

  荼宛看过去,她现在的样子,可不好进去。

  谁知轩沂微微一笑,对杨牧道“杨兄啊,你可真会挑地方,那里一看便是此处最好的茶楼,茶水钱一定不菲。可惜,今日我出门急,银子带的少,我们还是将就一下路边摊吧。”

  杨牧顿时有些讪讪,忍不住抱怨“少爷,您好歹也是富贵人家出身,怎么出门这般小气,再怎么说,家里也给您备了不少银钱,您实在不必把荷包捂得这般紧。”

  荼宛恨不能给书生一巴掌,废什么话,不出钱还那么多要求!

  这位五皇子还是在笑,“非也非也,你我久居京城,难道到此地,自然该尝尝路边摊,才能感受到苗疆特色美食,知道什么叫老百姓的日子。你说的茶楼,一看便是中原人常去的地方,那里的菜色定然按中原人的口味做,你我如何能品尝到正宗的南疆美食?”

  敢情这位皇子还是个吃货!

  荼宛心里一乐,就是,赶紧去路边摊,别犹豫了。

  可他身旁的书生不给面子,立马拆穿他“少爷,你昨天不是还说,南疆的吃食味道古怪,不太合你口味,怎么今日又要去吃地道南疆食物?我看您就是吝啬!心疼这点钱财,忒抠门了些。”

  被人当场拆穿,若是荼宛,定要狠狠白对方一眼。

  可五皇子依旧不紧不慢,笑得温和礼貌“哪里,哪里!我一个不事生产的废人,有人养着,就该千恩万谢了。怎能乱花银钱,招人白眼!杨兄也是穷苦人出身,可千万别忘了根本,学那土财主一夜暴富的做派!”

  简单几句话,怼的杨牧生无可恋,只能低头认输,两人就这样,到了茶摊前。

  要了两碗擂茶,二人坐在角落里,慢慢品尝。又见热气出炉的绿叶粑粑,十分可口美味,五皇子要了几块。

  甜糯可口,浓香四溢,二人吃的甚是欢喜。

  荼宛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见这二人吃得欢快,心里一阵吐槽。老娘急的要上火,这两个管事儿的却在这里喝茶,吃糯米粑,实在是讨厌得紧。

  她穿好找回来的鞋,不再犹豫,决定下狠手。

  当她大步走过去,暗暗伸出手。可还没碰到五皇子,五皇子却猛然转了身,迎面对上荼宛的手,那手差点拍在他脸上。荼宛愣在原地,甚是窘迫。

  “你想做什么?”杨牧率先反应过来,站起来戒备盯着荼宛。

  荼宛迅速反应,低头伸出手里的碗,“好心的爷,赏口吃的吧。”

  这模样,一看就是个要饭的乞丐。

  杨牧看一眼五皇子,等待他的决定。但见五皇子却起身,上下打量荼宛,微笑着,把吃剩的半个糯米粑粑,放进她碗中。

  也不管杨牧诧异的眼神,还有荼宛怪的表情,依旧笑的温和,“小兄弟,你年岁虽小,但四肢健全,应该寻一份正经差事养活自己才是。为何要过这四处乞讨,毫无尊严的日子?”

  荼宛恨不得一脚踹过去,不就要个饭,还得听你一顿训,至于吗?

  啊呸,她才不是要饭的,她...她是有正经事要做的。

  荼宛猛然反应记起自己要做什么,却发现盯梢的人已跟上来,焦急间,一把抓住五皇子的手,十分感激道“多谢这位大哥教导,小弟无以回报,只有这碗是传家之宝,就送给大哥,还望大哥莫嫌弃。小弟就此别过,他日有缘再见。”

  说完,躲到人群中消失不见,留下五皇子跟杨牧,一脸茫然看看彼此。

  “少爷,您...刚刚是被那个乞丐嫌弃了吧!你看他,气得连碗都不要了。”杨牧半饷才道。

  轩沂面不改色,看看手里的碗,泰然自若拿起那半个糯米粑粑,张口全吃下。一边吃还一边道“好险,差一点就浪费了。”

  杨牧只能用无药可救的眼神,看着自家的主子,觉得乞丐嫌弃他,是理所应当的。不过要个饭,却只得了半边糯米粑粑。

  这也算了,可五皇子给了东西不算,还要埋汰人家一句,气得人家丢下祖传的碗跑了,分别是说,五皇子比乞丐还不如。

  谁曾想,他家殿下便是如此,也能泰然自若,这份心态,找遍整个京城也没有一个比得上的。

  五皇子意味深长看看自己的手,那里赫然有一个小小的红点,他挠几下,将碗递给杨牧,“既然是人家传家宝,可要收好才是。”

  等他大步离去,杨牧只能无奈,拿着碗跟在身后。

  找到安静的地方,荼宛才拍拍胸口,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蛊虫种下,接下来,就看能不能从他身上套出消息。

  曲草园进不去,她只能用这个方式旁敲侧击。盼望能够找到,轩曜被关的具体位置?

  可如果这个法子还行不通,那她只能,再玩一出猫妖杀人了。

  https://www.zbzw.la/chunfengchuijinhuabukai/4588720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