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跟着心跳声回归 > 26.异能

26.异能


  4人都停驻脚步,江晨轻轻摇了摇头,缓缓开口:“已经到了,就是这里,呼唤我们的人就在底下!这个地方我曾经来过,和一队科研小组、一队军人,我们就在这里带走飞行器残片,可那时这里是平整的……”

   江晨的言语很平稳,但面前景象却不跟他所说的一样,这是一片低洼之地,那种像雾不是雾的魔影,更加活跃,无风打着旋,时时变换着它的样貌,有时像高山,有时像密林,也有时像某些宗教符号,看上去令人好奇,而好奇之后,却是神秘的恐怖。

   中间是一块洼地,洼到令人难以想象,圆形直径不超过十米,垂直向下深陷,那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根本看不到底,声音就由洞里传来,似乎那是地狱的入口,甚至比地狱更可怕。

   众人不敢靠近那个黑洞,然而朱杰就在黑洞旁边,他已经变得癫狂,手舞足蹈,像一种宗教仪式祭奠的礼仪,他的声音慢慢开始撕裂,而透过他的声音,可以听到他内心痛苦和挣扎。

   意外果然发生了,或许那根本就不是意外,是一切安排好的。

   他身体燃起一团火,依然呼唤跳跃在黑洞旁边,他的声音开始变得奔放,本应该是最痛苦时刻,但此时却听不出他声音中有一点痛苦,就像这是自己对罪恶的救赎,一切自愿一样,偶尔还会传来他恐怖的笑声。

   一切都已结束,朱杰化作一股青烟,被风一吹卷入黑洞当中,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他本是1.85米以上的壮汉,有着强烈的信仰、坚强的意志、一名上校指挥官,早已久经沙场,却在顷刻间荡然无存,到底谁对他做了什么?

   怪不得曾经那么多进入这块诡秘区域的分队,忽然人间蒸发,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甚至不见尸骨,原来是这样!

   大家面色木讷,脸上一点惊讶都没有,显得那么不以为然,下一个该轮到谁了?他们都在猜测,罗宇缓缓战到叶丽身前。

   “如果是它召唤的原因,就让我先来!”

   叶丽看看罗宇,面露一丝感激:“这个时候感谢你还记得我,感谢你站在我身前,没有怪我当初离开你,不过谁先谁后?应该不是由你我来决定!”

   叶丽所说的不错,江晨第一个有所反应,但他好像与朱杰不同,他并不癫狂,迈步十分自然,甚至面带微笑,就像老友久别相逢,那是一种期盼、那是一种美好、也是一种向往,迈步来到黑洞旁边。

   大家都在等待,等待他燃烧、等待他手舞足蹈、等待他伴随舞步,那敞亮的歌声……

   然而没有,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便一头栽向黑洞中,奇怪的现象再次发生,由洞底到天空出现一道白光,那道白光似乎延伸很远,由黑洞之下一直延伸到天宇尽头。

   望着眼前景象,3人呆呆发愣,黑洞直径居然已经缩小,就像江晨灵魂,填补了一部分地狱一般。

   第二个仍然不是自己,而是魏琼,跟期待的一样,他也没有燃烧、也没有跳舞、也没发出那种靡靡之音,又一束光柱,魏琼也已经消失,黑洞直径再次缩小。

   罗宇没有等待,没等它召唤,转身望一眼叶丽:“无论是生是死?无论是高维度空间,还是鬼门关?我为你开道,保护好自己!”

   说完,走向黑洞,毫无犹豫纵身一跃,却趴在泥土中,眼前就是黑洞,但他根本进不去,眼睁睁看着叶丽,进入去黑洞化为一道白光。

   到底是有顺序?还是我与别人不同,那个黑洞不见了,眼前只是一片没有绿植的洼地,黄色而贫瘠的土地,一点也不特别。

   罗宇自然不肯死心?来回在这片洼地上行走,但脚下实实在在,根本没有什么深坑,也没什么黑洞。

   只剩自己感觉十分孤独,他十分清楚,一共七人眼下只剩自己,并非是自己努力争取来的,它为什么会放过自己?

   就在这时,他的心跳突然改变,哪怕前面所有担惊、受怕、迷茫,或过度紧张,自己心跳从来就没有变过,他十分不解。

   那种奇怪的声音再次出现,而这一次,似乎就在自己身上,完完全全由自己体内发出,他以为黑洞还会出现,但等许久之后,却依然没有。

   扯开自己胸襟,没错,那片蓝晕终于出现了,伴随它的,还有那倒计时数字8,心率58,难道24小时之后,仍然会去做梦?我不希望再会是梦,无论有多凶险,我只希望一切真实。

   心中想的很多,但一切都是煎熬,光眼前所有景象,都神秘到让罗宇无法想象,他所看到的,是那么离奇,简直就是灵异。

   眼睁睁看着身旁3人,被黑洞吞没,之后与黑洞一同消失,是消失而不是死亡,但这比死亡更可怕,他们是不是还活着?他们人在哪里?还有之前的林觉,他在哪里?眼睁睁把他埋在那,他那套军装还在,为什么不见他尸体?

   原本精神恍恍惚惚,一系列疑问,折磨他头晕脑胀,幸运的事,无论绿植当中,曾经见过怎样变异的野兽,此时都销声匿迹。

   朱杰死亡之后,他又变成这片绿植内的神,没有野兽敢靠近他,那种怪声就从他体内发出,也有野兽试图接近,眨眼之间,又望风而逃。

   此时,已无人要求他去做什么?他自己也不知要去做什么?已无人向他下达任务,似乎他从来就不知,来这里的任务到底是什么?他随时都可以离去,但他不愿意离去,他想找到江晨和叶丽。

   他已无比的冷静,长时间的紧张、惊恐、猜想,精神已经麻木,或者可以说,一切已经无所谓,早将生死置之度外。

   罗宇起身在密林中徘徊,那股奇特的薄雾,就在自己周围,他想找到一些有关江晨、叶丽、林觉他们的踪迹,或者有关神秘声音或黑洞的相关信息。

   忽然,前面出现一道黑影,它体型庞大,看上去面貌凶恶,两只向外呲出的獠牙,就像两把尖刀。

   它是一只正在觅食变异后的山狼,体型有犀牛大小,站在前方就像一堵墙,看到缓步行走的罗宇,脖颈上的鬃毛忽然竖起来,昂头一阵狼嚎。

   紧接着一只,两只……一共整整七只,这么大的食肉动物,而且是一群,不知一天需要进食多少,就算在这诡异的变异区,觅食也很困难,见到罗宇之后,他们似乎眼睛已经发红。

   一声狼吼,开始冲向罗宇,他举起手中的武器准备还击,已感觉凶多吉少,普通子弹对他们来讲很难致命,距离越来越近……忽然,它们停住了,它们在以饥饿挑战这一区域的神,最终恐惧战胜饥饿,几声狼嗷,就像斗败的丧家犬,夹着尾巴逃离。

   罗宇的枪根本就没有响,那群长得像犀牛般强壮的山狼,为什么会害怕自己?他看着身边旋动的薄雾,忽然意识到,自己就是那曾经看到的、听到的,那种诡异的声音、诡异的样貌、诡异的宗教符号。

   这里的一切,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绿植变异,动物基因变异,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度过,这片区域内有很多生物,然而,他却感到十分孤独,那种孤独就像异维空间中的孤独,对一切生物他可以俯视,却无法交流,甚至想与他们产生矛盾,都没有机会。

   胸前数字变了,由8变成6,他还在整个区域寻找,寻找那些失去的战友,现在的他,对时间和空间辨认十分灵敏,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出去的路。

   无助的自己,想求韩文上校帮忙,于是便向营区方向走去,他速度变得很快,他变得异能,可以随时让某种动物燃烧或消失,也可随意让某种植物枯萎或凋零。

   来到这片绿植边缘,每走一步,这片绿植就会扩大,紧接着便是监控部队一阵袭击,他可随意用气场与意识,阻挡那些飞向自己的弹药。

   自己可以胡作非为,想怎样就怎样,慢慢他体内开始有两种意识,但两种意识都是回家,他认识面前这支部队,但面前这支部队却不认识他,不能继续对峙下去,因为他们根本不是对手,可以很轻易将他们毁灭,但他不想这么做。

   罗宇转身返回绿植中间,找到那架坠毁的直升机钻了进去。

   此时,他已非常清醒,之前的事记得清清楚楚,他们一行7人,进入密林近一个月时间,相继牺牲三名战友,消失三位战友,已经感觉到自己也会离开这里,虽然还不知什么时间,以什么方式离开。

   他想回家看看,临走前他有点怀念那里,闭上眼睛,一些往事出现在眼前,江晨、叶丽他们都在,他害怕那将成为永久的回忆,一定要找到他们,他坚定信心。

   他微微感觉有些头晕,或许因为一个月以来过度疲劳,自言自语在安慰自己,然而自从黑洞消失以后,自己状态愈加好转,怎会再次出现如此感觉?

   微微睁开双眼,周围环境变了,但他似乎并不是很吃惊,因为心底那“嘟嘟”跳动的心跳声,告诉他,他可以做到。

   他回到自己家中,就躺在自己床上,沙发、电脑一样不少,那一日,太多的人进入家中,一切都是混乱的,两周军事训练,直接开赴深山,根本没来及收拾,现在的样子,跟离开时一模一样。


  (http://www.zbzw.la/book/78730/1062490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