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咬桃尖 > 第 9 章 第 9 章

第 9 章 第 9 章


  冬茵在谢茗君后面走慢吞吞的。

  谢茗君扭头看了她一眼,冬茵就捏着衣服,闷闷的样子好像还在生气。

  挺没想到的她还能有点小脾气。

  冬茵生气不像是别人那样直接上脸,更不会一脸戾气,就是闷着,嘴巴抿着,闷闷的不露情绪。

  谢茗君都想跟她说一声,你闷个屁,直接去骂邹宇熙啊,搁这儿闷什么?摆脸色给谁看呢?

  “你今天不回去的话,不给室友发个信息吗?”谢茗君说了一句。

  等了一会没听到声音,她扭头去看,冬茵说:“跟她们说清楚了。”

  谢茗君嗯了一声。

  冬茵自己汇报,很老实的说:“我说我今天在你家里睡。”

  “……”

  谢茗君侧头看冬茵,说:“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没有。”冬茵说得很小声,心里欢呼:是啊,我故意的,让别人知道我在你家里睡觉,这样一传百,百传万,大家都知道了。

  “你就睡这儿,待会自己去洗澡。”谢茗君推开隔壁房间的门,里头空荡荡的就一张床。

  “嗯,好。”冬茵应声。

  谢茗君扫了她一眼,冬茵穿得衣服总是那么两套,像是淘宝上的九块九包邮,也就是今天套了她的外套,看着有点不一样,她被圣诞红衬得肤色白里透红。

  过了会,谢茗君从卧室拿了一套睡衣出来丢给她,“没穿过的。”

  粉色的,上面是草莓的图案。

  冬茵抱着衣服,还能嗅到阳光和洗护液的味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她直接去洗澡。洗完把睡衣穿上,面料舒服,很润肤,她把扣子一颗颗的扣好,在镜子前撩了下额边的碎发。

  她从浴室里出来,站在谢茗君门口。

  谢茗君的房间有浴室,她洗完就坐在床上玩手机,门没关严实,察觉到外头的人,抬眸瞥了一眼。

  冬茵身上穿着睡衣,衣服很宽大,显得她整个人很瘦弱,当初睡衣就是买大了一号谢茗君懒得退,洗了后一直没穿。

  她头发湿了,水珠从发梢滴落,长发被水湿润后微微打着卷,卷发托着脸,一双眼睛被氤氲的水灵灵,有点像小时候玩的洋娃娃。

  两人对视着。

  冬茵先开口,“谢茗君……”

  她局促的捏着衣摆,脸颊透着粉,好像很不好意思。谢茗君问:“什么事?”

  “我可以借一下吹风机吗?”

  “嗯。”吹风机放在谢茗君卧室门口的小收纳箱,她早上出门回来吹过头发,随手放在那儿了。

  冬茵把吹风机借走,没在她屋里吹,现在已经很晚了,外面是漆黑的夜,雨好像停了,安安静静的,冬茵捏着门把,从缝隙里看她。

  谢茗君看着她,好像在问,你要做什么?

  冬茵没说话,轻轻地把门带上,她去浴室里吹头发,先把浴室门关上,开小档,头发吹到半干就没吹了,怕吵到谢茗君。

  她去隔壁房间,发现床上有个纸袋,里头放着很轻薄、瞧着很柔软的小衣服。

  冬茵拿起来看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

  她趴在床上盯着袋子看,谢茗君好贴心。

  “喂。”谢茗君敲了下门,把冬茵吓了一跳,伸进袋子里的手又拿了出来。

  冬茵赶紧坐起来,盘着腿问:“怎么了?”

  她问完,门外就没声儿了,冬茵准备下来开门,就听着谢茗君说:“你跟我生什么闷气,真气,你直接去骂邹宇熙。”

  又停了会,她语气冷冷的,声音却轻了,“我又不瞎,今天麻烦你照顾了。”

  在感谢我吗?

  冬茵眨眨眼睛,她坐床边手指揪着床单,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压根没什么脾气,习惯了自我消耗,谢茗君让她留下来住,她的气就没了,可谢茗君这么一说,像是哄她,她就膨胀了。

  她特别想推开门抱一下谢茗君。

  外头的谢茗君又问:“你刚刚要说什么?”

  冬茵说:“你晚上别锁门。”

  “嗯?”

  “晚上我来看看你,免得你又发烧。”

  沉默了半分钟,冬茵听着开门关门的声音,谢茗君回到房间了,冬茵推开门看了一眼,目光落在门锁上,有点想去试试,看谢茗君有没有给她留门。

  她回到房间重新躺在床上,被子很柔软,能感觉到被阳光晒过的蓬松感,手指落在上面感觉很软绵。

  有点睡不着。

  特别兴奋。

  她就盯着那个白色的纸袋子,看着上面的英文字幕,写的是“Underwear”。

  冬茵把手机举起来看了一眼,邹宇熙发了很多信息,问她怎么回事,问她在干嘛。

  冬茵特别想跟人分享喜悦,就一直跟邹宇熙聊天,回复他:【谢茗君好像是有一点点生气,她不准我回家。】

  【我好想回去,她不让我走,我还有很多作业没写,论文也没交。】

  【怎么办?】

  【我现在在干嘛,我现在穿着她的睡衣,躺在她的床上,一点也睡不着,就很难过。】

  她还叹气:【哎!】

  ……

  早上起来,谢茗君睁开眼就看到了冬茵,她晕乎着,说:“怎么又梦见了,烦。”

  随即翻了个身,脸埋进枕头里。

  冬茵蹲在旁边,身上还穿着她的睡衣,说:“谢茗君,早安。”

  谢茗君惺忪着,眼睛睁了睁,又闭上了,过了一会,她清醒了,看着冬茵,再看看窗户,窗外有光往从缝隙里往里渗透。

  刺眼炫目,她连续眨了几下眼睛,睫毛煽动。

  今天没有下雨,雨停了,能听到细微的风声,以及外面大树上叽叽喳喳的鸟叫声。

  这些声音都很轻,不像前几天扰人的蝉鸣。

  等她醒来的时候,冬茵就在想,那些蝉跑哪里去了呢?被大雨冲刷掉了吗?还是死在了夏天呢?

  “天都晴了,你怎么还没走?”谢茗君撑着手臂坐起来。

  “天是放晴了,可是我的衣服还没有干,昨天把衣服顺手洗了,我以为能很快就干,没想到今天还是湿的。”

  以前那是夏日炎炎,现在都入秋了,能干才见了怪,谢茗君很无奈,“你怎么这么蠢。”

  冬茵没说话。

  的确,她是挺蠢的。

  谢茗君去刷牙,出来闻到了香味儿,冬茵很早就把粥弄好了。

  今天的粥跟昨天不一样,看着做的像乱炖,粥跟面条一块煮的,放了好几片大白菜。

  谢茗君看着没什么食欲,她只盛了一点,尝了口点点头,味道出乎意料的好。

  冬茵介绍说:“这个在我们那儿,叫烫饭。”

  谢茗君盛了满满一碗,锅里的东西再次清空,冬茵去洗锅,她依旧不让谢茗君碰水。

  今儿的太阳恰到好处,不过分热不过分冷。谢茗君不出门闲来无事,把茶几四周整理了下,看到冬茵的包,拿起来瞅了一眼,里头是书跟卷子,不像是她的专业课。

  冬茵把茶几上的书包打开,拿了一本书出来放在桌子上,又摸出一支笔,说:“我做作业,等衣服干了我再走。”

  谢茗君笑了,说:“你还做作业?”

  “做啊,你们不是也要做作业吗?”冬茵把卷子展开,她很好奇谢茗君怎么做作业,问:“谢茗君,你每天都是偷偷做作业吗?”

  “什么叫偷偷做作业?”谢茗君不理解。

  “就白天不写,晚上拿出来偷偷写。”

  “我没那么傻。”

  冬茵就说:“那我们一起写。”想想她又摇头,“你感冒刚刚好,还得好好休息。”

  谢茗君靠在沙发上,吃饱喝了药,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得亏昨天去医院打了一针,今天就好的差不多了,她拿遥控器,随便放了一个电视。

  冬茵写作业很安静,不管电视多大声音都没干扰到她,直到半个小时后,她收起作业本,到谢茗君身边坐下摸她的头。

  谢茗君握着她的手,呼了口热气,很无奈的看着她,“摸一下就行了,别一下一下的。”

  冬茵看着她,眨了下眼睛,俩人离得很紧,过了会谢茗君放开冬茵的手,“茶几抽屉里有耳温枪。”

  冬茵哦了声。

  她转身去开茶几抽屉,拿着耳温枪给谢茗君测温度,轻轻地碰谢茗君的耳朵。

  “不烫了。”冬茵说着。

  她趴在沙发上,衣服宽大,扣子扣的很稀散,布料叠在一起的时候,会露出肉。

  她刚刚很努力在靠近谢茗君,一边衣摆滑到了腰上,露出了纤细的腰线,看着就很想让人握一把。

  “你想亲我?”谢茗君问。

  “你不发烧了。”冬茵的确想亲她,也感觉能亲上她,谢茗君嘴巴不饶人,但是冬茵对她做亲密的事,她似乎也不会拒绝。

  谢茗君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冬茵趴在她腿边,伸手去碰她的下巴。

  谢茗君捉住她的手腕,摁住冬茵的肩膀往后推,冬茵就手脚并用的往沙发上爬,爬起来伸手抱住了谢茗君的腰,谢茗君没有推开,好像猜到冬茵会抱她一样。

  然后冬茵就嗅到她身上的味道。

  沐浴露瓶子上说的是石榴味儿,闻起来香香的,可是嗅起来跟石榴好像不沾边。

  “勾引我?”谢茗君的声音在冬茵头顶响起。

  冬茵嗯了一声,其实算不上勾引,就是想跟她贴贴,想抱她想嗅她身上的味道,想和她黏在一起,这让冬茵心安,让冬茵会有膨胀的感觉。

  不过谢茗君说她是在勾引她,那就是她在勾引她吧。

  “就这样还勾引人。”

  谢茗君说:“至少要这样。”

  突然的,她伸手解开了冬茵的领口的扣子,很粗鲁地往下扯了一下,她在吓唬冬茵,只是下一秒她戏谑的表情僵硬在脸上。

  谢茗君看着冬茵,冬茵感觉肩膀有点凉。

  “你没穿?”

  冬茵点点头,“嗯,不好意思穿、穿你的。”

  “不是……那你就好意思光着?”谢茗君说着,冬茵红透了脸,她昨天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之后,谢茗君捏着她的睡衣衣摆,问:“那……下面呢?”

  冬茵也很羞耻的,看看自己的肩膀,把布料慢慢的拉起来,把扯开的扣子合上。

  说:“我不告诉你。”


  (http://www.zbzw.la/book/78713/1061619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