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咬桃尖 > 第 7 章 第 7 章

第 7 章 第 7 章


  “是朋友的喜欢,跟对你的喜欢不一样。”冬茵认真地解释着,她很敏感,能感觉得出谢茗君情绪不对劲,但是她不敢想,怕自己想太多了。

  毕竟天上下的是雨,不是腐蚀性的强酸。

  到了宿舍门口,冬茵习惯性地去捏书包肩带,然后,手指一顿,她扭头看向外头,人有点着急了。谢茗君站在门口举着伞,她没打算走进宿舍,看着冬茵问:“又怎么了?”

  冬茵结结巴巴地说:“我书包丢了。”

  “书包?”谢茗君去看她肩膀,果然没看到那黑色的背带。平时冬茵去哪里都会背一个黑色的书包,就淘宝货,三十块一个,灰色的,没什么特别。谢茗君说:“再买一个就行了。”

  “不是,里面有书,还有我的笔记本,我去宿舍拿把伞。”冬茵想去找书。

  “现在去找什么书?”谢茗君皱着眉,一副不愿意送她的样子,说:“我问问路寒秋她们,也许掉在车上了。”

  “我记得在烧烤摊那里,我挂在椅子上了。”冬茵很认真地说着,当时她挂上去还想了下,走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拿。

  只是后面的雨下得太着急,她就把书包给忘记了,冬茵说:“我去拿一下,我宿舍有伞。”

  谢茗君道:“我先问问路寒秋。”

  冬茵去拿手机,刚准备看群,想着不合适就紧紧地捏着手机,等着谢茗君说。

  谢茗君发信息还没忘吐槽她,说:“你好歹没把手机弄丢。”

  她说话有点嘲讽的意思,冬茵不好接话,就看着她在手机上摁了摁,谢茗君抬头说:“行了,路寒秋说书包在她那儿,烧烤店老板看到了,给她们打了电话,她们开车回去取了,明天有时间送来。”

  “好、太谢谢你了。”冬茵松了口气,又补充道:“也帮我谢谢你朋友,今天谢谢她们请客。”

  谢茗君嗯了声,语气淡淡的,“你不是也请了奶茶吗,一杯还不便宜,二十二块,快赶上甜点了。”

  她站在宿舍大厅门口,握着伞柄抖了抖雨伞,水珠落在地上啪啪地发出声响,雨势变大,天上瞧不见星星月亮,这个夜变得黑漆漆的,有些阴森可怖。

  然后,她举着伞走进了漆黑的雨夜里。

  冬茵走了两步,本来想送送谢茗君,伸着脖子朝着外面望了几眼,只看到花花绿绿的伞,实在分不清谁是谁。

  她寝室的钥匙在背包里,得去管理员那里拿备用钥匙,如果背包找不到,她还得申请给门换个锁芯。

  锁芯、钥匙,一套下来老贵了。

  现在找到了背包,冬茵就放心了,她把门打开再去还钥匙,然后拿出手机刷群消息。

  群里——

  谢茗君:【你们看到冬茵的背包吗?】

  楚凝安:【没有,怎么了?】

  谢茗君:【车上找找看。】

  楚凝安:【还是没有,会不会在烧烤摊?】

  楚凝安:【我俩刚刚差点被抓酒驾了,靠,那个小龙虾里倒了很多啤酒,我说怎么那么香,得亏路寒秋心里有数她没吃,你待会回去可别开车。这大下雨天的,注意安全啊。】

  之后谢茗君没回。

  群里也没消息往下发了。

  冬茵仔细地看了几遍,路寒秋没说她的包在车上,谢茗君是在骗她啊。

  这会几个室友回来了,室友看看开着的门,再看看跑回来的冬茵。

  应琼雪皱着眉问:“你出去怎么不关门?不怕咱们寝室丢东西吗?隔壁宿舍前几天还说丢了钱。”

  她嗓门大,宿舍在一楼,站在走廊里声音变得又长又空,整条走廊上的人都能听到。

  冬茵心里想着书包,就反驳了一句,说:“我就在旁边站着,而且宿管阿姨的监控还开着,怎么会丢东西呢?”

  “以防万一啊,防人之心不可无。”应琼雪踢了下门,又小声嘀咕了两句,以前冬茵不会回她的话,低头听训,嘴巴跟打了结一样,闷闷的道歉,今天居然回了她一句,她就很不爽,特别想找冬茵的茬。

  有时候人的心眼真就那么小,她光看看你的面相,就觉得你讨厌,想欺负你,这样她就觉得爽。

  现在冬茵回击了,应琼雪就很不得劲。

  她回到宿舍就翻箱倒柜的,好像非要找找看自己丢了什么东西一样,还怂恿大家一块找东西,特别小题大做。其他几个室友本来没理她,看着她翻东西久了,开始担心,也在那里弄弄自己的东西。

  冬茵本来就很焦灼,听着应琼雪说丢了很贵的口红,她就更焦灼了,拿着手机说:“真丢了吗,丢了我叫学校保安来吧。”

  应琼雪闭上了嘴。

  冬茵说:“你再找找啊,看看还有没有丢什么。”

  应琼雪更不想说话了。

  冬茵转身去底下箱子里拿雨伞,应琼雪说:“行了行了,至于吗,我没丢东西行了吧。”

  冬茵其实想去找自己的书包。

  莫名的,听到这句话她心里有点诡异的开心,以前她从来不吵架,第一次吵赢了。

  其他几个室友也拦着她,说:“算了算了,别去找宿管了,应琼雪就是嘴贱,没丢东西就算了,你听外面打雷又闪电的,你洗个澡赶紧睡吧。”

  的确,外面很可怕,打雷又闪电。冬茵不敢出去了,就想着待会雨小点,或者不打雷闪电的时候再出去,可惜,雨一直没有停歇。

  冬茵躺在床上,安慰自己。

  没事的,一个书包而已。

  之后再买一个就行了,或者用布袋装,她抽屉还有一个布袋儿,书也不是很重要,反正都学完了,书可以去淘宝买一本,或者去图书馆找。

  明天早点过去也许还能找到,而且,她还跟应琼雪吵架吵赢了,值得开心。

  这个过程挺难受的,跟脱敏一样,她要经常性安慰自己,不然就会越想越悲观。

  她睡得比较晚,室友出去上课都没吵醒她,直到门被拍得砰砰响,把她吵醒了。

  冬茵从床上下去,打开门,眨了下眼睛就看到了谢茗君,谢茗君发稍有些湿,黑色的阔裤腿被打湿了,是从雨里走来的。

  看看她,冬茵就知道今天的雨还没停。

  开始她有点诧异,以为自己睡幻觉了,谢茗君怎么又来敲她的门了呢。

  “傻了?”谢茗君开口说话,嗓音略哑。

  “没有,没有,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有什么事嘛……你,你进来吧,我室友去上课了。”

  冬茵把门打开,让她进来。

  谢茗君没进来,她站在门口,抬了下手,她捏着袋子,里头是个书包,“路寒秋让我送来的。”

  冬茵喉咙突然发痒,她看着谢茗君。

  谢茗君等了几秒,不耐烦地把书包扔给她,冬茵双手去接,稳稳地把书包抱住了,里面装了书跟笔记本,扔过来还挺重的。

  冬茵闷哼了一声,说:“谢谢。”

  她的背包找回来了?

  谢茗君帮她找回来了?

  冬茵认真地看着谢茗君,谢茗君垂着眉,看着很不耐烦,脸色有些白,片刻,她转身要走。

  冬茵抱着书包,赶紧揉揉脸,说:“你等我,我快点换衣服。”

  她折回去换衣服洗漱,等找出去的时候谢茗君已经不在了,冬茵叹了口气怪自己起来晚了。

  早上的雨还在下,丝毫没有变小的趋势,天气阴沉可怖,风一阵阵的刮,旁边的几棵大树狂摇不止。

  九月要过去了,很快要迎来秋天的寒凉,按着以往惯例,这雨应该会连绵不绝的下个不停。

  谢茗君感冒不快点好起来怎么行呢?

  冬茵拿手机想看看群消息,今天里面就没声了,只有她们打游戏打嗨了,懒得换群才会在群里聊开,像现在,群里就安安静静。

  冬茵很担心,很快,她想到邹宇熙了。

  昨天邹宇熙还给她发信息,让她去帮他干活,他最近在拍视频,要给他那群嗷嗷待哺的粉丝看,这次下雨是很好的素材。

  冬茵回他:【我刚刚听人说,谢茗君好像感冒了,感觉你现在去照顾她,你们俩关系会更好。】

  邹宇熙回得很晚,这会估计还没起,冬茵去发了一条短信,再给他打微信电话非要把他吵醒。

  过了三分钟,邹宇熙发了条语音,声音懒懒糙糙的,一看就是熬夜过度,还没睡醒:“她感冒了啊……好吧,可是我今天过不去,有素材没录上,正好今天下雨补录一个,我待会给她叫个跑腿送药。”

  冬茵说:“这样不好吧,还是亲自去比较好,送药感觉好没诚意,这样还不如假装不知道。”

  那边沉默了一会,打了个电话过来,邹宇熙的语气在电话里好无奈,一直叹气地说:“哎,冬茵,可是我这真没时间,你信我,我怎么跟她说呢……”

  冬茵当然是知道他没时间啊,有时间冬茵还不告诉他呢,冬茵托着下巴,手指点了点桌子,说:“那、那我帮你去吧。”

  “你去?”邹宇熙疑惑,勉强打回了几分精神,“你能去吗?下这么大雨,她住得还挺远。”

  “嗯,我还有论文跟翻译稿没弄……”冬茵停了一会,半天没说话,邹宇熙就说:“你要是不方便就算了,就不麻烦你了。”

  冬茵问他:“你很想跟谢茗君和好吗?”

  邹宇熙嘴上说不想,心里肯定想。

  冬茵以前很笨拙,没察觉出来,她现在很敏感,她嗯了一声,“我把电脑背过去吧,我去帮你照顾她,我会跟她说是你叫我去的。”

  “这样不好吧……对你多不好,浪费你这么久的时间。”邹宇熙有些犹豫。

  “没有什么不好的。”冬茵特别想去照顾谢茗君,好想去,谢茗君肯定是帮她拿书包感冒的。

  之后,邹宇熙把地址发给她。

  冬茵就挂了电话。

  她用手机地图查了查地址,还挺近的,坐一趟公交就可以到,冬茵换好鞋子,拿着伞就出门,到门口她又去把书包背上了。

  冬茵特地把书包肩带调高了一点点,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她今天的书包有一点点不一样。

  这是谢茗君帮她找到的哦。

  别人会不会注意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她一个人的小开心,她可以跟全世界炫耀。

  今天的乌云和雨知道就行了。

  下公交,冬茵就按着地址走,到小区门口要刷门禁卡,她运气特别好,下车的时候遇到一个阿姨,阿姨抱着小孩不好拎东西,她过去帮着提了一下,就跟着阿姨一块进了小区。

  等到了谢茗君住的地方,她心里怪紧张的,深吸口气敲敲门,没人开门,她又按按门铃。

  这次谢茗君开门了。

  她握着门把,看到是冬茵,皱起了眉。

  冬茵就主动打招呼:“我来了,谢茗君。”

  谢茗君脸看起来有些苍白,身上穿着灰色的长款睡衣,没什么精神,开口的声音很哑,问道:“你怎么来了?”

  “早上看你好像不舒服,我就找来了。”冬茵紧张地说着,攥着手指,问,“我可以进去吗,我买了药过来。”

  谢茗君看看她手中的袋子,冬茵趁机把脚往门里塞,僵持了两三分钟,谢茗君把门打开了,冬茵提着袋子钻了进去。

  谢茗君把门关上,才想起来,问:“你怎么知道我住哪儿?”

  谢茗君住的地方布置得很精致,精装修,三室两厅,客厅的沙发放着一条毯子,看起来她刚刚在这儿睡的。

  冬茵在门口的垫子上站着,地面很干净,她不好意思直接踩上去,问:“我换拖鞋?”

  谢茗君踢了一双干净的拖鞋给她,绿色的,跟谢茗君脚下的款式一样,只是颜色不同。

  冬茵过去把药放在茶几上,回答之前的问题,说:“我问邹宇熙的。”

  “邹宇熙?”

  冬茵嗯了一声,说:“邹宇熙真不是个东西,我都跟他说你病了,他都不知道来照顾你,非要去拍自己的视频,太恶心了,他心中根本没有你。”

  “幸好我记住了你的地址,不然找不到你,我还以为你住得离学校很远呢。”

  “嗯,这么近,他怎么不来呢?”

  冬茵好纳闷地说着,她真以为谢茗君住得很远,没想到这么近,那之后她来找谢茗君玩就方便多了。

  她背对着谢茗君,说的时候脸微微发红,等她把东西放下来,扭头去看谢茗君的时候,变得特别自然,说:“谢谢你今天给我送书包。”

  “你话真多。”谢茗君背贴着沙发,毯子搭在腿上,看起来病得很难受。

  冬茵还有很多话没说,比如什么“你男朋友好垃圾不像我我就想照顾你”,再比如“谢茗君我会好好照顾你我比你男朋友好多了吧”。

  谢茗君听她说了半天,说:“我很烦。”

  冬茵嗯了声。

  烦了就好,烦死邹宇熙,就会喜欢我了。

  她小声说:“谢茗君,你想吃什么?我给你煮粥吃吧?怎么样,我做粥好拿手的。”

  谢茗君没说话,坐在沙发上,过了会她又躺下,说:“随便你,做什么都行,就别吵我,我头疼。”

  冬茵点头,她不再说话了,只是走过去,伸手碰了碰她额头,然后再摸摸自己的。

  不烫,应该没有发烧。

  谢茗君不想搭理她,假装不知道,也懒得动。

  冬茵蹲在旁边,看着她的睡颜,哪怕闭上了眼睛,不去皱眉,依旧没有收敛犀利的锋芒,脸上总带着几分冷艳与疏离,越是难以攀折,就越是想征服拥有。

  瞧着瞧着。

  冬茵就好想亲她一口。

  只要不说话,亲一口也没问题吧?


  (http://www.zbzw.la/book/78713/1061619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