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咬桃尖 > 第 6 章 第 6 章

第 6 章 第 6 章


  好几分钟,谢茗君才出现在群里。

  谢茗君:【下课了,收东西。】

  冬茵看看手机,再看看谢茗君。

  骗人。

  明明还有十分钟才下课。

  要不是冬茵坐在她旁边,冬茵就信了,差点被她骗到。

  刚刚楚凝安在群里艾特谢茗君,谢茗君先是盯着手机屏幕,几秒后,她特地把手机换了方向,避免让冬茵看到,然后手撑着头,仰起头看向上面的教学屏。

  中间谢茗君偏头和冬茵对视了一眼,唇瓣微启,好像要说什么,冬茵把耳朵靠过去听她说话。

  “别靠我太近。”谢茗君说。

  冬茵哦了一声。

  冬茵没去戳穿谢茗君,只是很好奇谢茗君为什么会梦到自己在练瑜伽,难道她很想看她练瑜伽吗?

  想着。

  冬茵再去看手机,楚凝安和路寒秋聊到吃饭的事了。她第一次知道谢茗君有两个好朋友,从她知道谢茗君这号人物的时候,谢茗君的脾气就不好,好像是个独行侠。

  冬茵也是个独行侠,但是两者区别很大,谢茗君是不大爱跟人玩,高冷。冬茵是没人跟她一起玩。

  下课铃声响了,谢茗君把笔夹在书本上,拿起来就走,冬茵也快速把笔记本放包里,跟在她身后一起出去。

  叮铃铃的,走廊里都是嘈杂声,冬茵贴着墙往下走,俩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大楼。

  午后阳光过去,没有开始那么燥热了,只是攒足了整个白天的热气经久不散,四周变得闷热闷热的。谢茗君估计也觉得热,在大厅里找了个阴凉地儿躲着,一直拿书本在扇风。

  冬茵走过去站在她旁边,轻声说:“偷你的风。”

  谢茗君嘴角动了动,是笑了,觉得冬茵这个样子有点好笑,她拿着书继续扇风。

  冬茵额边的碎发被吹动了,她问谢茗君:“你等人吗?”

  谢茗君嗯了一声。

  冬茵平时话也很少,主动找话题并不是她的强项,冬茵把手机掏出来看看,偷瞄一下谢茗君在跟她朋友聊什么。

  楚凝安:【谢茗君,我们到你学校东门了,你们不是早放学了吗,为什么路上还有这么多人。】

  楚凝安:【她还没走吧,正好让我看看长什么样!我可太好奇了。】

  冬茵微微愣。

  她们想看她长什么样?

  顿时,冬茵有些焦灼了。

  谢茗君的朋友肯定跟她一样的条件,一定长得很好看,冬茵的自卑又爬了上来。

  脚下的地板越来越烫脚,冬茵站不住了,她犹犹豫豫地往前走了两步,脚蹭到了台阶的边缘,试探地走了一步。

  谢茗君低着头玩手机,在打字。

  谢茗君:【随你们吧,不过你们应该见不到,她待会就跑了】

  楚凝安:【为什么?】

  谢茗君:【怂】

  楚凝安:【不会吧,她那么大胆撩你,胆子应该不小吧,你问问她要不要一块吃饭?】

  谢茗君没有问,一直没开口说话。

  楚凝安很热情,群里她发信息最快。

  楚凝安:【你叫她一块呗,就当是测试一下,看看是不是因为你见不到她,才会频繁地梦到她。】

  谢茗君:【你打哪来的理论?】

  楚凝安:【路寒秋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谢茗君:【?】

  谢茗君:【你话好多】

  楚凝安:【可一定留住她了,我们马上到。】

  谢茗君:【留不住,她长了脚,很会跑。】

  的确,谢茗君说对了,冬茵只打算在这里站一会,做好了跑的准备,她怕见陌生人,很怕跟陌生人打交道,更怕陌生人的审视。

  冬茵算好时间,慢吞吞地下了几个台阶,到最后一个台阶,脚半天没落下去,她扭头去看谢茗君,谢茗君微微挑着眉,一副她算准了的样子。

  冬茵的脚点了点地,又顺着台阶楼梯往上跑,再次跑到谢茗君面前,说:“我在蹦台阶玩。”

  谢茗君平静地说:“我知道。”

  冬茵哦了一声。

  过了几秒,冬茵忍不住问:“真的吗?”

  真的觉得她在蹦台阶吗?刚刚谢茗君不是还在群里说她要跑吗?现在她回来了,谢茗君怎么没有一点错愕感?

  谢茗君拧着眉说:“不然呢?”

  实际,她把手机掏了出来,手指按在发出的信息上,看着上面弹出来的提醒,没看到撤回选项,偏头呼了口气。

  几分钟后,一辆车停在了学校门口。

  车门推开的时候,就有两个女孩子从上面下来了,一个穿着黑色的吊带,扎了一个很高的马尾,另一个就穿着白色衬衫,她是齐肩短发,看着比较安静。两个人都长得很好看,属于不同类型的美女。

  冬茵一眼就能认出来,那个黑色衣服的可能是楚凝安,她看起来话多,一下车就冲着谢茗君挥了挥手。

  “谢茗君,想好去哪里吃东西吗?”说着楚凝安顿了下,把车门甩上,看着冬茵哇哦了一声。

  白色衬衫那个就比较安静,下车没怎么说话,眸子挺平静的,只是简单地扫了一眼冬茵。

  顿时,冬茵的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下意识想去抓背包肩带,脚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是你朋友嘛,谢茗君。”冬茵明知故问,问完她就咬了下舌头,不太会说话。

  谢茗君嗯了一声。

  冬茵有点急了,按道理谢茗君应该会说让她走之类的话,那她就会说“好的”,然后赶紧离开。

  “那你们……要去吃饭吗。”冬茵的话很小,再问谢茗君的意见,脚也试探到了台阶边缘,坚持到谢茗君朋友来,她已经很大胆了,就希望谢茗君朋友对她印象不差。

  只要谢茗君嗯一声,她随时能百米冲刺离开这里。

  然而,谢茗君开口的是,“怎么,你怕了?”

  “我……”冬茵默默地把脚收回来,觉得谢茗君这个人好难懂,先前让她别靠近,现在又问她怕不怕,她用最小的声音说出最大的气势,“我不怕!”

  她俩嘀嘀咕咕地说了半天,下面楚凝安和路寒秋一句也听不到。这么干等着也不好,楚凝安很热情地邀请道:“要不一块去吃饭,谢谢,你把那个谁……”

  “咳。”路寒秋打断楚凝安,说:“谢茗君,你把你朋友也带上一起去,你们应该不用上晚自习吧。”

  冬茵摇头,“没有……但是,谢、谢谢。”

  楚凝安说:“谢谢。你说句话啊,人家喊你半天了,又不要你请客,路寒秋请客。”

  冬茵想解释,也不知道怎么说,她是在谢谢楚凝安的好意,不是在喊谢茗君。

  谢茗君还是没邀请冬茵,先下楼梯,冬茵犹豫了几秒跟在后面,谢茗君拉开车门,直接坐上了车。

  冬茵知道她们是好意地邀请她,也有点担心,这次不去,下次碰不到谢茗君怎么办。

  先前是开学周,大家都在学校很容易碰到,现在课程空下来,完全碰不到人啊。

  冬茵站在车窗那儿,小声问谢茗君:“你想不想我去啊?”

  “我不……”

  “来来来。”谢茗君的话还没说完,楚凝安就把后座的车门打开,“你叫冬茵吧,来,冬茵上来,咱们一块去吃东西。”

  冬茵捏着手机,坐进了车里。

  嘭的一声,车门关上,也把外面的热浪彻底隔绝了,外面太热了,热得简直不对劲,她们像是站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太阳也不遗余力要把人烤干一样。车内开了空调,冬茵坐进去还没习惯,感觉手臂有些冷。

  车座是分开的,两个人挨得并不是很近,谢茗君偏头看窗外,车开进了林道里,阴影落下,车窗上映着冬茵的脸。

  谢茗君能清晰地看到,冬茵没看车窗外的风景,也没有去看前面的路,就一直盯着她的方向,目光特别热切,亮晶晶的,不像是先前那样水盈盈的含着一包泪,更像是太阳落在玻璃上的反光,亮眼刺目。

  车穿过林道就半分钟的事,冬茵的影子也只存了半分钟。

  再去看车窗上、车窗外的风景,就觉得失去了亮点,没什么意思了。

  几分钟后,谢茗君坐直了身体。

  前面楚凝安扭过头,说:“在你们学校外吃东西怎么样,听说你们学校外的夜摊烧烤很不错。”

  冬茵不知道怎么选择,她去看谢茗君,谢茗君说:“可以,反正路寒秋请客。”

  冬茵轻声说:“我也可以的。”

  楚凝安笑了笑,她跟冬茵坐斜对面,再次认真地打量了一番冬茵,冬茵手指慢慢地攥紧了,很紧张,动动唇,也对她笑了笑。

  “楚凝安,你看看导航,我找不到路了。”路寒秋喊了一声,楚凝安应了声好,坐直了身体去看导航。

  然后,在楚凝安的指导下,路寒秋彻底没找到路,不知道把车开哪儿去了,转了三四个圈。

  冬茵小声开口:“从左边走,穿过那个马路,你们开前面去了。”

  路寒秋打着方向盘,拐了两下,把车到达目的地,她们从车上下来,楚凝安说:“多亏了冬茵啊。”

  冬茵接了夸奖,有些开心,她偏偏头,发现谢茗君在皱眉,冬茵说:“很快就到了,你别烦。”

  几个人直奔后街的烧烤。

  这摊是新疆人开的,走两步就闻到了很正宗的羊肉味儿,她们过去要了三斤小龙虾,又去拿小餐篮选烧烤串。

  冬茵在学校读书这么久,还不如楚凝安和路寒秋熟练,站了半天,不知道该挑什么。

  她很少走到后面来,这里太热闹了,都是朋友成群结队的来这里吃东西。她只有想奢侈的时候,去前面买一份炒意面。

  冬茵没怎么挑,默默地把篮子放回去了。

  这里生意太火爆了,没有空位,老板又去搬了几个桌子支起来,谢茗君先坐过去,先占了位置。

  她坐在那儿,手机放在桌子上,微微歪着头,说她跟这夜色融为了一体,又多了几分清冷,说她格格不入,又觉得她身上多了几缕烟火。

  冬茵多看了两眼,走过去,说:“谢茗君,我去买喝的,她们喝啤酒吗?”

  “不喝。”谢茗君说。

  冬茵哦了声,跑去旁边奶茶店排队买奶茶,速度特别快,好像很兴奋一样,谢茗君动了下唇,后面的话没说完,她什么都不喝。

  冬茵想要买点东西跟大家一起吃,别人请她吃饭,她什么都不干,就心里很过意不去,冬茵不知道大家的口味,跑得太急了也忘记问,就想着吃烧烤喝果茶吧,然后买了四种口味不同的果茶回来。

  放平时她才不会喝这么贵的,但是今天不一样,她花得一点也不心疼,队伍很长,她排回来的时候,烧烤和小龙虾都做好了。

  大家把空位留好了,她挨着谢茗君坐。

  “谢茗君……”冬茵把果茶放在桌子上,谢茗君拿了一杯,剩下三杯让楚凝安她们选,最后一杯是她的。

  吃东西的时候,冬茵总是最后一个拿,她拿了一串土豆片,听着楚凝安她们说话。

  也是听她们聊天才知道,楚凝安和路寒秋俩人是青梅,跟她不是一个学校的,在隔壁的学校读书,她们跟谢茗君是打游戏认识的,后来发展成朋友的。

  冬茵插不上什么话,就听她们讲,谢茗君戴着手套剥龙虾,偶尔搭一两句话,其间摘了手套拿着吸管插进果茶里喝了一口。

  冬茵呼出口气,戴上手套剥龙虾吃,终于放心了,大家都喝了她的奶茶,她也敢搭两句话。

  楚凝安话多,爱笑,嘴边两个小酒窝,她问冬茵打不打游戏,冬茵说打,问她打得怎么样,冬茵就说打得一般。

  然后,她们就聊游戏的粉红壮汉大佬,猜测这个大佬是不是职业选手。

  虾肉很嫩,里头的年糕也入味了,点了很大一盘羊肉串,冬茵跟着大家一块吃。

  吃饱喝足,拿纸巾擦嘴,天黑透了,小摊上的灯全亮了起来,宛如夜空的星,冬茵仰头看是不是跟天上的一模一样,感觉脸有点湿,她摸了一下,就听着有人喊下雨了。

  “下雨了,我靠,快,我要赶紧回去。”楚凝安快速擦完手,从椅子上起来。

  刚刚只是几滴,天空酝酿了一会,开始大发雷霆,噼里啪啦地往下扔雨滴。

  路寒秋打开后备厢,拿了把雨伞递给谢茗君,说:“你送冬茵回去吧,我得送楚凝安先回趟学校。”

  楚凝安看起来很急,已经上了路寒秋的车,好像遇到了很头疼的事。

  冬茵关心地问:“怎么了?出事了吗?”

  路寒秋说:“她农科院的,前几天把自己的毕业设计种下去,今天刚刚发芽。”她声音冷冷淡淡,瞥向楚凝安说:“你好歹农科院学生,种菜不知道看看天气?”

  “这不是跟你吵架吵忘记了吗?要不是你今天打游戏太菜,我能忘记这茬吗?我本来想着去拉塑料布的,赶紧的……”

  楚凝安上车,路寒秋在后面上车,楚凝安跟冬茵挥挥手,冬茵也跟她挥挥手。

  车很快开走,冬茵还没回过神呢,感觉今天收尾的话还没说,她扭头发现谢茗君已经走了,是朝着学校方向离开的。

  幸好,这雨是在她们吃完之后下的,不然烧烤全泡汤。

  冬茵小步跑过去,雨落下来,她的脸一下打湿了,她摸摸脸,钻进谢茗君的伞里。

  她想想心里特别开心,总是抿抿唇,不知道还以为她在回味唇上残留的烧烤味儿。

  “有那么好吃吗?”谢茗君语气淡淡的,声音比较小,雨声大一点就听不到她的话。

  冬茵说:“不是的,我在想你朋友。”

  走回去的路还长,雨滴哗啦啦地落在伞面上,伞柄歪了歪,雨水如帘地往下落。

  等绿灯的时候,冬茵拉拉谢茗君的衣摆,轻轻说:“谢茗君,你朋友好好啊。”

  绿灯亮了,谢茗君直接过马路,冬茵依旧小步追她,雨声嘈杂,过了马路,冬茵听着谢茗君说:“怎么,喜欢上楚凝安了?”


  (http://www.zbzw.la/book/78713/1061619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