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66章:我们就是一家人

第66章:我们就是一家人


  我觉得小鱼的想法真是异想天开。

  她虽然比我大几岁,但是还没有结婚,从来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只怕小鬼根本不会接受她,另外她自己肯定也会受不了带小孩的辛苦,还有,她的家人怎么能够想得通她忽然多出来这么大一个儿子?

  再说她是我的经纪人,媒体通过她也可以查到我,既然我已经有了未婚妈妈的传言。

  所以我极力反对。

  “你能带,我干嘛不能带?反正我妈没工作,我爸也早走了,她孑然一身,没事可做,可以来帮我带孩子。”她倒是自信得很。

  “你成了单亲妈妈,你妈不会被你气死?”

  她的眼神变得黯然:“这你就不懂了,你以为你是孤儿很苦,有父母的就一定比你更幸运吗?”

  我觉得自己刚才说话可能太硬,忙道歉:“对不起,可能我有点太自我,从来没有关心过你的情况。”

  她眼里忽然冒出泪光:“不,你什么也没做错,是我自己回想起以前的事,有点难过。”

  我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她掉眼泪,只见过她的笑容,不免同情起来。

  她本来只是野妹妹工作室的一个跑龙套的群众演员,演那种躺在尸体堆里,连脸都没机会拍到的路人甲。

  她已经跑了8年龙套,因为长相平平,又没机会,所以最多也就混个温饱。

  尽管如此,她丝毫没有气馁的意思,比谁都勤快。

  每次拍完戏,别人都走了,她还在帮着收拾道具,打扫卫生,有时候会主动给我端茶送水,嘴巴也甜,所以我开始跟她搭话,并且愿意把她当朋友。

  后来野妹妹要我找一个助手,我选了她,因为我觉得她心地挺单纯,嘴巴也守得紧,挺好的一个人。

  再后来,野妹妹想给我派一个资深经纪人帮我处理外面的事情,我不想身边有太多的人,便建议她来做我的经纪人。

  她十分乐意,赶紧考了经纪人证书,做了我的经纪人。

  那个时候野妹妹挺顺着我,我说啥就是啥,所以我要小鱼便是小鱼,野妹妹没提反对意见。

  小鱼对我挺用心,情商又高,我俩便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正因为以上的渊源,每次我不想演戏了,想赶她走,她是打死都不肯离开我。

  “小鱼,我知道你是那种知恩图报的人,但是你真的不欠我任何东西,你对我的帮助也很大,没必要继续为我牺牲你自己。你现在已经有一定的经验和资源,完全可以去找别的艺人赚钱,真不用守在我这里。”我再次劝她离开。

  她看着我,眼神很真诚:“我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我自己。我请我妈来带孩子,一是可以和她生活在一起,二是可以让我妈开心。我曾经有个弟弟,在他四岁的时候,被人贩子拐跑了。这至今是我妈妈的心结。她只要看见这么大的孩子,就宝贝得不得了。所以她见到小鬼,哪还顾得了骂我,心疼还来不及呢。”

  我睁大眼睛看着她,原来她妈妈这么可怜啊。

  她却忽然冷漠地说道:“别以为她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也怪她当初以为生了儿子就为我爸家做了多大贡献似的,不再去上班,专职做起了家庭主妇,无聊的时候迷上了麻将。有一次她搓麻将上了瘾,让我弟弟一个人单独在牌馆外面玩,就把他弄丢了。”

  “这不能全怪她,得怪拐走你弟弟的坏人。”我不偏不倚地纠正。

  她深叹了一口气,眼睛看向别处,喃喃地说道:“我马上30了,我妈一直劝我回老家,好找个人嫁了,能陪在她身边。可是我一直不肯回去,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默默地等着她自己回答。

  “因为我其实一直很怨恨我妈妈。

  “她为了找到我弟弟,到处打广告,到处奔波,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固执得很,不顾我爸的反对非要卖了房子筹钱去找。

  “有些坏人谎称找到了我弟弟,她一听说,就不远千里去相见,劝都劝不住,结果钱被人骗光了,仍旧没有找到。

  “我完全被她遗忘掉了。我有妈跟没妈差不多,一直在学校里寄宿长大,生病了也没有人照看,所以我对她越来越疏远。

  “现在,她死心了,因为我爸爸被她的执拗拖垮,生病去世;我这个女儿也跟她形同路人。她一个人在我们家乡那小地方过得孤苦伶仃。”

  “一个母亲失去孩子,这份不顾一切寻找的心情,我倒是理解。”我公正地评论。

  她重新把视线投到我眼睛里:“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也渐渐地理解了她,可是我还是不愿意回去,反正回老家也是寄人篱下,住在舅舅的房子里,得看舅妈的眼色行事。

  “这些年,我想过要照顾她,可是我自顾不暇,收入很低,基本上是月光族,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就做了你的经纪人之后,我的情况才有所好转。”

  她说到这里,眼里满是感激之情。

  “我真没做什么。你就算给别人做经纪人,同样可以赚到钱。”我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不一样。你让我看到了草根逆袭的希望,所以我把自己对演戏的热爱全都寄托到了你的身上,不仅仅是想通过你赚钱。当然,我的确很想赚钱,因为我想让我妈过上好日子,不让她再寄人篱下。如果让我来带小鬼,我不仅支持了你,还顺便照顾到了我的妈妈,多好的事?”

  我沉思,按照她的说法,我如果演戏,就可以让她和她妈妈过上好日子,还能让小鬼得到更多人的照顾,难道不是几全几美?

  可是,我还是忧虑小鬼的未来。

  “我不想演戏,除了因为我的兴趣不在这里,更多的是怕小鬼跟着我被曝光,扒拉出他的身世。你来做小鬼的妈妈,可能也骗不过媒体。”我直言。

  “车到山前必有路。如果你愿意,小鬼不仅仅是你的孩子,也是我和我妈妈的孩子,有这么多人来爱他、照顾他,将来还有什么难关不能挺过去?”她两眼闪闪发光地看着我。

  我真没法拒绝她那眼神里冒出来的强烈的渴望,琢磨着,大家绑定在一起共同面对不可知的未来,总比我一个人的力量强大。

  再说,有些事情,越想瞒,可能越瞒不住,还不如勇敢地去面对。

  “好吧,试试?”我终于同意了她的想法。

  她露出惊喜,眼泪水脱框而出:“我真的替我妈妈谢谢你。”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收起筷子,“不吃了,你有没有刘巡的电话,我想跟他好好谈谈。”

  之前我太消极,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想接戏,当然得跟刘巡把关系搞好,希望他继续考虑让我做他的搭档。

  “有,当然有。”她十分高兴,一抹眼泪,“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成为未来之星。”

  “别抱太大希望,以后野妹妹可能不会给我多少机会,我们得靠自己。”我并不乐观地说道。


  (http://www.zbzw.la/book/58218/860815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