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60章:告诉你一个秘密

第60章:告诉你一个秘密


  刘巡从停车场走向野妹妹工作室,却见黄心怡从工作室大门出来。

  初春的天气有时候比深冬还刺骨地冷,因为正是融雪的季节。

  她的打扮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里面着薄款紧身鳄鱼皮裙,外面披着貂裘大衣,露出细长的只穿了黑色肉丝袜的小腿,蹬着恐怕只有模特才能驾驭的超细高跟。

  她见着刘巡显得格外地高兴,迎面走向他。

  却在几步远的地方,她的细高跟出了问题,整个人踉跄了一下,猛然摔向他。

  他本能地将她扶住。

  “谢谢。”她的声音软绵无力地在他耳朵的下方响起。

  “没事。”他松开抓住她胳膊的手。

  “黄心怡!成典!”忽然有惊喜的呼声传来。

  只见几个粉从天而降似的,向他俩围过来。

  黄心怡仿佛受了惊吓,慌张地往他怀里钻得更紧,一边紧急地说道:“我的脚扭了,没法开车出去办事,快扶我回去,被他们拍了多不好!”

  刘巡心里头嘟囔,你怕拍,还抱我这么紧干什么!

  不过情况紧急,他总不能扔下黄心怡不管,便扶着一瘸一拐的她逃命一样地躲进工作室。

  本以为进了工作室的楼宇,就会有人来帮忙,偏偏前台的接待正在跟一个快递员搞交接,忙得不亦乐乎,而大堂里,没有其他人。

  他只能继续送她入电梯。

  她一直紧紧地抱着他的胳膊,整个人贴得他很近,进了电梯后,干脆又靠在他的胸前,只差双手吊着他的脖子了。

  刘巡受不了她浑身散发出来的香味——

  那香味除了有酒精的味道,麝香的味道,还掺杂着鳄鱼皮特殊的血腥味。

  虽然在名贵的香精里,这只是微不足道的杂味,一般人根本闻不出,可是刘巡历来对香水过敏,从不喜欢用,更不喜欢闻,再好的香水,在他的鼻子里都是让人作呕的化学味,所以他忍无可忍地说道:“你能不能自己扶着墙站立?”

  “哦,可以。”黄心怡显得有点尴尬,赶紧抓着电梯壁上的扶手,“对不起,麻烦你。”

  “没事。”刘巡用手揉揉鼻子,否则喷嚏就要打出来了。

  “你今天怎么会过来?”黄心怡好奇地问。

  “有点事。”刘巡含糊其词地回答。

  “是为了《追你到月河》的女一号?”黄心怡挑明。

  “嗯。”

  “这么说不是我?”她精明地盯着他的眼睛。

  刘巡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自己不想骗她,反正她迟早会知道。

  今天剧组准备与晓巧签约,他想赶在律师过来之前,先与晓巧商谈一些细节,万一有什么变化,调整还来得及。

  “是赵岚?”黄心怡的声音很平静,眼里却充满了醋意。

  “对。”

  “呵呵。”她勉强笑了两声,“你们导演还真有眼光。”

  刘巡没做声,很不喜欢她说话的口气,像在讽刺似的。

  “叮~”

  电梯门响了一声,打开来。

  黄心怡挪动步子,却露出痛苦不堪地样子,刘巡只能继续搀扶她,把她送回她专属的休息室,然后准备离开。

  “你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没有回报过意不去,那我就给你透露一个秘密吧。”黄心怡忽然说道。

  刘巡别过头看她,只见她的眼里透着打抱不平的亮光。

  “我没做什么,不用回报。”刘巡回绝。

  “我是为你着想,如果你呕心沥血演一部戏,却被猪一样的队友拖累,多冤。”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不管你听不听得进,我都是出于好心。告诉你,你这个搭档可是个未婚妈妈,儿子已经四岁了。如果媒体爆出她不是什么清纯少女,有那么多见不得人的黑历史,谁还去看她主演的所谓的清纯爱情片?”

  黄心怡虽然没有道明那队友的名字,但是其实用“主演”二字已经说明她所指的是谁了。

  刘巡心里头吃惊,这倒是自己没有意料到的。

  如果赵岚真有一个非婚生儿子,被媒体曝光并恶意炒作,的确会对她的形象十分不利,也会导致大家对她演的戏产生抵触情绪,未来将严重影响那部戏的市场。

  见刘巡的脸色变得凝重,黄心怡露出一丝得意,提醒道:“对了,她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降低了待遇,搬到了我的对门,如果你想去找她,很方便。”

  “好,谢谢。”刘巡转身离开。

  “哎呦!”黄心怡忽然叫了一声。

  刘巡回头,她不知道怎么又摔倒在地上了,一个劲儿地呻吟。

  他走过去扶她,问道:“要不,让人送你去医院?”

  “不,没事,你扶我到床上躺下,现在我坐都坐不住了。”黄心怡颤巍巍地叮嘱。

  刘巡低头看她的脚,看着那夸张的高跟,并没有照她的要求去做,建议道:“既然你的伤势这么严重,最好还是去医院。”

  “我助手不在,要不,请你送我去?”她滴溜着眼珠子,满是楚楚可怜的味道。

  “对不起,我还有事,要不,我给你拨打120。”

  “不!”黄心怡连忙制止,“算了,你帮我弄块湿毛巾过来,我冷敷一下。”

  等刘巡从套内卫生间把湿毛巾拿过来,黄心怡已经脱掉了外套,穿着那身紧身的皮裙坐在沙发上等着,身材爆表,两条大美腿并在一起呈最标准的淑女坐,煞是诱人。

  “你就放松点吧。”刘巡把湿毛巾搭在她的脚踝上。

  “你不揉一揉吗?”黄心怡勾搭着问。

  刘巡把湿毛巾一扔,站起来:“小姐,我不是大夫。”

  黄心怡嘟起嘴:“我不过随口一说,你干嘛生气。”

  “我没生气。”黄心怡把她的手提包拿过来,摆在她伸手可及的地方,说道,“你需要医疗服务,拿起手机一个电话就行了。”

  “成典,你会不会照顾人伤者。好吧,既然你那么着急去找赵岚,那我不耽搁你了,但是别怪我没提醒,她那人,最会伪装无辜,估计你问她孩子的事,她绝对不会承认。就算承认,也会说一大堆的理由的。”

  刘巡听得出来黄心怡说的是反话,其实她并不想自己去不是吗?

  这种同行拆台的事情他遇见得并不少。

  虽然自己是名导演的儿子,但是从来没有利用过父亲的关系,一直隐姓埋名靠自己打拼。

  在打拼的过程中,他遭受过不少类似的挤兑、打压和流言飞语的中伤。

  所以与人打交道,他从来只相信自己的判断,而不是别人嘴里的话。

  他面无表情地离开。

  “你不信我?”黄心怡失望地问。

  “有一件事情你可能会失望,”他忍不住了,停下脚步,但是没有回头,直言不诲地说道,“如果赵岚落选,一定轮不到你,所以你不用为她多操心。”

  “为什么?”黄心怡感到意外。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6803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