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59章:出尔反尔

第59章:出尔反尔


  再次见到野妹妹,我觉得他瘦了不少,也黑了不少,看上去一下子老了十岁似的,反正没有以前那种意气风发的味道了。

  他的眼里多了一丝忧郁,对待我的态度也比以前要冷淡。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本来有许多话要跟他理论,现在已经没勇气说出来了,怕他更难过。

  “您身体可好?”我关心地问。

  “当然好。”他下意识地挺了挺身子,以让自己显得精神点,然后官腔十足地问道,“这一阵子我给你的安排你可还适应?”

  “还行吧。”

  “完成广告拍摄和系列访谈之后,你还有新的任务。”

  “嗯。”我等着他说出来,心想应该是安排我做编剧了吧?我可天天在盼这件事情。

  “刘畅焽导演回话了,他已经确定让你饰演女一号,明天派人过来签约。”

  我吃惊地看着他:“可我觉得黄心怡更适合这个角色。”

  “你这是要否定刘畅焽导演的眼光吗?”他板着脸问。

  “不......不是。”我徒然预感他可能根本不记得之前的承诺了。

  或者有什么原因他压根儿不想再履行让我做编剧的承诺,更别提什么参股工作室了。

  我能因此责问他吗?毕竟这只是他口头上的几句话,做不做全凭他的良心。

  “您的意思是准备让我继续演戏是吗?”我试着问,仍旧抱希望他能另外有所安排。

  “难道这不是你的本职工作吗?”他冷冷地反问。

  我明白了,他出尔反尔了。

  选择他而放弃刘翔鹰的提议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如果事情不能按照我的期待发展,不能怪别人,怪我自己当初心太大,错信了他!

  既然如此,我只能把剩下的合约熬完。

  反正只剩一年半的时间,说长也不长。

  “如果您没有别的事,我就回去工作了。”我准备离开。

  这似乎不在他的意料之内,问道:“你没别的话要说?”

  “没有。”我的态度也变得冷淡。

  这样也好,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以后自己离开的时候也就不会觉得欠他的什么人情。

  “你这一阵子不是打了我很多电话吗?你难道没别的话想说?”他再次问。

  我压下的怨气再次冒了出来——

  原来你知道我给你打电话了啊,看来你的脑子并没有糊涂,既然没有糊涂,你总记得曾经许诺过我什么吧?

  如果你真是守信之人,又何必要我开口?!

  “没有。”我回答。

  他张了一下嘴,欲言又止,停顿了一段时间才说道:“那你去忙吧。”

  我转身离开。

  这次的教训够深刻,别人口头上的任何承诺都不可再轻信!

  他这样待我,我绝对不会再把他当什么干爸。

  以后,我与他就是纯粹的工作关系!

  这反倒好。君子之交淡如水,做人更轻松自在。

  -------------------------

  看着晓巧的背影,野妹妹的内心痛苦不堪。

  他的确不想再履行之前的承诺,因为她的存在就是自己的耻辱——

  熙雯留给自己的深深的耻辱!

  为了怕出错,他亲自去了一趟孤儿院,仔细查询她的档案。

  经核实,有人记起来了,晓巧比金素梅晚一年半才被收养,是当初重新制作档案的时候把她俩的时间搞反了,只是当时记录人嫌麻烦,懒得再纠正,因为觉得这事无关紧要。

  所以她就是熙雯孩子,绝对不会有错!

  除了长相,连她的性格也那么地像她!

  熙雯也是这样,话少心狠,绝不啰嗦。

  本来,自己希望她能把她内心所期待的事情说出来,然后自己会跟她谈条件,以便日后把她控制得更牢,然后玩弄她于鼓掌之间,让这个耻辱反报复熙雯。

  但是,她居然只字不提,够能忍。

  那好,自己会让她主动来求自己的!

  他拿起内线电话,通知内勤:“把晓巧的休息室换成普通间,那间房我们要留给贵宾用。”

  -------------------------

  我搬出了“总统套房”,住进了标准间,房间就在黄心怡休息室的对门。

  我觉得野妹妹这么做是故意的——

  整个工作室的人都知道,黄心怡与我特别不对付,他这不是想“借刀杀人”吧?

  无所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什么苦没吃过,还怕受人排挤和讽刺?

  黄心怡的反应来得格外地快,我才搬进她的对门,她就打发小霞给我送了一瓶狗尾巴草过来,“祝贺”我搬“新家”。

  她还精心地写了几句贺词,用张小纸片夹在狗尾巴草当中,内容是这样的:

  “主人千万不要嫌弃我,虽然我不是真正的狗尾巴,但是我比真正的狗尾巴还会摇尾巴。”

  小鱼看了,气得就要扔掉这狗尾巴。

  我摁住她的手:“别扔,狗尾巴真正地花语是坚韧、艰难、不被人理解,它也代表着默默无闻,是爱情的见证和象征。”

  “可那个人明明是借它在骂你是落水狗。”

  “她骂我,我就是了吗?别管这无关紧要的人,你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做啥?”

  “帮我把《祝你到月河》的剧本弄来。”

  “干嘛?”小鱼瞪着我,忽然像明白了过来似的,“你想在里面弄个配角演演?万万不行,你正大红大紫的时候,演配角就是掉身价!”

  她一直没接到刘畅焽的回信,而我的待遇又突然直线下降,她理所当然地认为我不可能是那部剧的主演。

  “按照我说的去做,我会让你赚的钱比任何经纪人都多。”每当遇到挫折的时候,我比任何时候都坚强、果断。

  因为我知道,我不坚强和果断,我就会被生活压扁。

  我不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倒下!

  很多事情,并不是因为人们喜欢才去做,而是不得不去做。

  就像当初我决定独自抚养小鬼,并不是我喜欢小孩,而是良心所迫。

  也像现在,不是我喜欢做演员,而是合同所迫。

  既然做了,就做到极致,做到大红大紫,紫到可以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而不是被别人所摆布,这才是应有的人生态度!

  所以,无论如何,我一定要保住《祝你到月河》的女一号的机会,这是我目前唯一能保证自己不被工作室的人轻视和嘲笑的法宝。

  在野妹妹忽然打压我的情况下,我要狠狠地将黄心怡那句“我真担心,万一没人护她了,她会不会摔得很惨”的诅咒踩在脚底下,让它永远也不会应验!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20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