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52章:比如嫁给我?

第52章:比如嫁给我?


  “到手的快钱也容易失去,你确定自己适合这个行业吗?你确定喜欢这个并不尊重个人的隐私和出行自由的行业?”刘翔鹰犀利地问。

  晓巧沉默,的确,自己并不想继续做演员,但是有时候,人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走,而是被外界推着往前走,自己想停也停不下。

  刘翔鹰嘴角浮上笑意。

  根据刚才一番问答,自己确定,晓巧不是那种为达目的而不惜出卖色相的人,她与野妹妹的关系,应该不是外界所传闻的那样。

  如果她真是那样的人,当初早就被邓军的500万给祸祸了。

  而且,也看得出来,她其实还是在意自己的隐私权的,既然如此,自己就应该劝她回头。

  “你有没有考虑退出野妹妹工作室?”他问道。

  “有违约金。”晓巧脱口而出,就算自己拿房子来赔偿违约金,都可能少了。这也是自己不敢轻易这么去想的原因。

  “违约金,我可以帮你想办法。”

  晓巧吃惊地看着他:“金额不小。”

  “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是对我来说,我欠了你一大笔钱,怎么还得完?”

  他靠近她,低头的目光几乎可以把她淹死:“我需要你还吗?你可以用别的方式,比如嫁给我。”

  ----------------------

  以嫁给他作为交换?

  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个重磅炸弹。

  尽管昨天章芊给我打过预防针,表达过希望我做她的家人的意思,从他的嘴里亲口说出来,我还是转不过弯来。

  尽管我对他是产生了那么一些朦胧的感情,但是还不至于马上就要以身相许吧?

  更何况如果由他来支付我的违约金,我面临的状况是:

  1、欠了他一大笔钱。

  2、必须嫁给他,给他带孩子、照顾老人以偿还债务。

  这是利益交换吗?他是为了旻旻才考虑娶我的吧?

  这还是正常的婚姻吗?

  “不行。”我断然拒绝。

  他脸上显出慌乱:“你......你不愿意嫁给我是吗?”

  “当然。”

  他的眼里起了波澜,给我感觉就像变天了一样。

  “我......我现在就回去。”我抢回他手里的行李,拔腿就走。

  从昨晚他赶来救我,似乎就是一个大陷阱,我从一个意外地麻烦,掉进了另外一个意外的麻烦之中。

  他一直跟在我后面。

  我感觉气氛特别紧张,大声说道:“刘总,我不需要你送!”

  “这里的路有点复杂,我怕你找不到出口。”他解释,并趁机赶上我,拿过我手里的行李。

  我环顾四周,的确,这里是园林式小区,到处是各种形状的花坛,花草茂盛,树木繁多,路也曲曲折折,很容易迷路。

  他走到我前面,带着我走。

  可是,走了半天,我感觉好像在绕道。

  而且他走得实在是太慢,我几次都几乎要踩到他的脚后跟。

  最后,我确定方向不对,疑惑地问道:“你确定你走对了?”

  “我平时也很少步行进出这个小区,有点忘记路里。”他解释。

  我认为他就是故意的,他这是想拖延时间吗?

  可是拖延时间有意义吗?

  恰在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

  “巧儿,你在哪栋房子,我进来接你吧?”野妹妹着急地问。

  “不用,我已经出来了。”我回答,挂上电话,对刘翔鹰说道,“不要你送了,我自己能出去。”

  “我想起来了。”他加大了步伐。

  走着走着却忽然刹住脚。

  我猝不及防,直接撞到他的背上。

  “对......对不起。”我连忙道歉。

  他转过身来,顺手搂住我的腰,低头看着我,眼里就像含着火:“你要我怎么做,你才愿意留下?”

  猛然被他这么一问,现在轮到我慌乱起来:“我......我没想过。”

  “难道我比不过野妹妹?”

  我吃惊地看着他。

  他怎么拿自己个野妹妹去比?俩人根本不具有可比性!

  他脑子在想什么呢!

  我怕猛地推开他,后退一步,以与他保持距离。

  他凝重地盯着我:“野妹妹给你的,我也可以给你。如果你暂时不想嫁人,我可以安排你别的工作。”

  “野妹妹是我干爸,也是我的老板,我现在得服从他的安排。”我坚定地说道。

  我想通了,野先生给我提供了一个平台,一切得靠我自己去发挥,回报没有定数,可能很少,甚至导致工作室亏本,也可能很多。

  这意味着我不欠任何人的人情,也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而根据刘翔鹰所指的路,去他那里上班,最多是死工资,怎么还得完违约金?

  “我可以把我整个人给你,也可以让你分享我们整个集团的未来。”他眼里充斥着柔情,靠近我,抓紧我的胳膊,似乎怕我跑掉。

  疼!我皱了一下眉头,眼睛看向他的手。

  他意识到自己抓疼我了,赶紧松手。

  他的呼吸很重,气流都喷到了我的额头上,吹动着我的刘海。

  我的大脑一直在短路——

  他刚才说什么来着?

  对,他说要把他整个人给我?

  猛然间,我的脑海闪现他整个人压在我身上,唇火辣辣地贴上我的唇......

  我只感觉热血往头顶冲,顶不住他热辣辣的目光,低下头。

  ---------------------

  见晓巧没有立即拒绝,刘翔鹰升起了希望:“我不会逼你做任何你不愿意的决定,能不能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我们可以继续探讨。”

  晓巧捏着自己的手机,解释:“手机是工作室给我配的,规定不能给工作室之外的人。”

  她做人实诚,与工作室签的合同上怎么写就怎么做。

  停了以前的手机号之后,这个手机号,至今为止,只有小鱼和野妹妹知道。

  “他们这是人身禁锢!”刘翔鹰愤然说道。

  “不是,他们是为了我专心演戏。”

  “是怕别人找到你吧?”

  “我又没什么朋友,谁会找我?”晓巧不以为然。

  刘翔鹰的心里头刺痛了一下。

  没人找她吗?

  自己一直在找她!

  她停掉的那个号,自己一直抱着希望在拨打,拨打了整整一年多,就希望有一天,突然能够打通。

  “现在,我不是你的朋友吗?你不给我手机号,我怎么跟你联系?”

  “好吧,我跟野妹妹商量一下。”晓巧答应。

  她的意思是,按照约定,自己如果想跟某个男人保持亲密关系,得提前让工作室的人知晓。

  又是野妹妹,他是她的君主吗?!刘翔鹰有些生气地转过身去。

  连这么小的事情也要问野妹妹,还不如自己直接跟他谈!

  “算了!”他大步向前走,没有再绕弯。

  野妹妹在车上看见他俩出来,赶紧下车,迎上去拉住晓巧的手,上下打量,关心地问:“昨天没事吧?”

  “没事,幸亏刘总。”晓巧介绍刘翔鹰给野妹妹。

  “谢谢你。”野妹妹热情地上前握手。

  刘翔鹰两眼冷冷的,没有伸出自己的手:“不用你谢我,保护晓巧我心甘情愿。”

  野妹妹敏感地打量他。

  这年轻人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排斥?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20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