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43章:往事如烟

第43章:往事如烟


  小鬼吃两口,就跑去别的地方玩去了,野妹妹趁他不在,问道:“你怎么又把小鬼领回身边了?”

  “以后,他会一直跟我在一起。”我回答。

  他神色严肃起来:“那你以后怎么对媒体解释?”

  “需要解释吗?”

  “迟早会被媒体盯上的。”

  “那就承认他是我的儿子,而我是一位未婚妈妈。”我无所谓地说道。

  他摇摇头:“你胆子够大。估计到时候媒体会对你充满好奇,对你各种各样的猜测都有。”

  “随便。”我扬了一下眉毛。我活得坦坦荡汤,还怕别人说吗?

  “你可能不知道媒体到底有多厉害,他们能挖出你的祖宗十八代。”

  “所以,以后我再也不想做演员,追月是我的第一部戏,也是我的最后一部戏。”我趁机说道。

  我与野妹妹工作室的签约是三年,现在还没到期,如果退出,必须经过他的同意,否则违约金可能不少。

  他露出惋惜的神情:“你是为了小鬼才这么做的吗?”

  “不仅仅是。之前我接这部戏,是因为缺钱。现在钱赚到了,房子也买了,我满足了,接下来很想做自己更感兴趣的事。”

  “什么事?”

  “写作。”

  他好奇地看着我:“你喜欢写作?”

  我点点头:“其实三年前,我就开始写网络小说了,只是,我写得很稚嫩,还需要磨练。”

  他放下酒杯,身体往前倾,仔细地打量我,又忽然晃晃头,喃喃自语:“我有点产生幻觉了。”

  “什么?”

  “喝酒总会产生某种幻觉。”他再次拿起酒杯,往嘴里送了一口,身体往后靠,似乎在沉思。

  “妈妈——”小鬼忽然大声地喊我。

  “野爸爸,您先吃,我去去就来。”我起身离开。

  相信他作为作家,能够理解我写作的心情,而且他历来对我宽容,说不定能够同意我不再演戏。

  ------------------------

  野妹妹别过头看着晓巧离开的背影,揉揉眼睛,觉得自己刚才不是幻觉,因为熙雯的影子又清晰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晓巧不仅仅是面容像熙雯,连背影都有些像,世间有这样的巧合吗?

  想到熙雯,他的内心像许多的针在刺着。

  他再次喝了一大口酒,想把这种痛楚浇灭掉。

  记忆却开始在酒精里蒸腾,1997年香港回归的岁月再次踏进他的脑海。

  当时熙雯的父母早就做好了移民英国的打算,回归那年,执意要带走熙雯,可是熙雯不愿意走,因为她舍不得离开他。

  为了能够跟他在一起,那一年秋天,她毅然跟他私奔到内地的八亩市。

  八亩市是他父亲的老家,他认为自己可以在这里闯出一片天地,让妻儿过上安稳的生活。

  因为他和熙雯都是香港居民,没有香港那边的证明材料没法直接在内地办理结婚证,所以他俩只是自己拜了天地私自结成夫妻。

  1998年的夏天,熙雯怀孕7个月,他更加勤奋地工作,想赚更多的钱能让母子过上更好的日子。

  可是,就在他出差的那几天,出事了。

  熙雯去买菜时不小心摔了一跤,羊水破了,孩子早产并死亡。

  等他赶回来,伤心欲绝的熙雯不愿意见他,认为他只知道工作,根本就不懂得如何照顾怀孕的老婆才导致如此。

  这时熙雯的家人寻到了这里,在他们的煽动下,熙雯对他的误会更深,认定他根本就不爱自己,决绝地跟着她的家人去了英国,自此与他再也没有联系。

  这件事情对他的打击很大。

  他曾经一度没有了生的意念,整日酗酒度日,公司忍无可忍开除了他。

  陷入困境的他不肯回香港,觉得自己无脸面对那里的亲人。

  大年三十,他因为拖欠了好几个的租金,被房东赶了出来,他用最后一点钱买了酒,醉卧雪地,准备冻死自己算了。

  偏偏有个好心人发现了他,把他背回了家。

  那个人是个自由撰稿人,别的本事没有,却挺能讲人生大道理。

  在那个人的三寸不烂之舌之下,硬生生让他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那人鼓励他把自己的委屈用笔写出来,说这是最好的一种宣泄方式。

  从此,他走上了写作之路,并一发不可收拾。

  于是世界上有了野妹妹这个网文大神以及野妹妹工作室的诞生。

  他虽然名利双收,身边也美女如云,但是从未再娶。

  只有他自己明白是为什么。

  因为有一人,有一伤,一直梗在他的心里。

  两年前,奇迹出现,熙雯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虽然21年过去了,她仍旧保养得很好,还是那么的漂亮。

  “我母亲刚去世。”她的声音很凄怆。

  “是吗。”他不知觉也跟着她伤感起来。

  “她去世之前,告诉了我一件事情,我想我必须告诉你。”她的脸上露出歉意和痛苦。

  “什么?”

  “有关我们的女儿......”她的眼里闪出泪光。

  这个真相是她母亲去世之前因为内心忏悔而吐露的:

  当年,她之所以摔倒,其实是有人故意制造了事故。

  她是熙家的独女,熙家在香港算是有头有脸的家族,早就将她订婚给了另外一个名门望族的长子。

  她与人私奔,熙家丢不起这个脸,一直派人四处寻找。

  当查到了她的下落,知道她已经怀有身孕,她父亲认为只有除掉她的孩子,她才会死心塌地回到他们的身边,并继续履行之前的婚约。

  所以她父亲所派出的人有意让她“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买通医院的一个护士,将她的孩子送出了医院,用另外一个死婴冒充她的孩子,以让她死心。

  “你是说我们的女儿还活着?”他震惊又痛苦地问道。

  熙雯落泪回答:“我父母是天主教徒,他们绝对不会让人杀我们的女儿,只会请人将她藏起来,远离我。我相信上帝给了她生命,就不会让她轻易地离去,所以请你找到她。”

  “无论有多难,无论天涯海角,我一定会找到她!”野妹妹发誓。

  于是,他开始了漫长的寻女之路。

  最终,他找到了那个黑心的护士。

  那护士说,她把孩子送到了郊区天堂孤儿院的门口,扔下就跑了。

  他连忙派私人律师去孤儿院进行调查。

  按照孤儿院档案里收养的弃婴记录,只有金素梅符合条件,但是当时孤儿院不知道金素梅的下落。

  恰巧晓巧去孤儿院,根据刘院长的指示来找他并告知了他金素梅的情况。

  他连忙赶往法国,迫不及待地想见到金素梅。

  可是当他见到金素梅之后,十分失望。

  她不仅相貌上让他找不到任何感觉,而且那扭曲的性格也让他十分生厌。

  他不敢放弃任何希望,与她做了DNA测试,结果证明她根本不是自己的孩子。

  女儿的线索就这样断了。

  尽管如此,他没有死心。

  他相信熙雯的话:一个生命来到世间,不会无缘无故地消失,女儿一定在某处,像野草一样顽强地生存着。

  因为想到女儿的遭遇,他心里头充满了对孤儿的同情,所以尽管金素梅不是自己的女儿,他仍旧花钱雇佣律师和翻译帮她打官司。

  通过与她的接触,他觉这孩子完全误解了爱的含义,受法律制裁是罪有应得。

  而同样身为孤儿的晓巧,并没有因为生活的磨难而让内心变得污秽不堪,相反,她善良、聪慧,让身边的人觉得温暖,所以他回国以后就认了她做干女儿。

  他想假如自己的亲生女儿,也能遇上一个好心人照顾,她一定会幸福地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

  如果有缘,终有一天,自己能够见到她。

  现在,他清晰地从晓巧身上看到了熙雯的影子,让他忽然想到,会不会,她长得像熙雯,并不仅仅是相貌上的巧合?

  这当中一定有什么地方没有调查清楚!

  自己无论如何,不会错过任何找到女儿的蛛丝马迹!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20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