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42章:野妹妹来访

第42章:野妹妹来访


  邓军发现,才一年没有见晓巧的面,她发生了巨变,不仅仅是更漂亮了,而且,连她的性格也变了——

  她不再木纳,能言善辩、自信,还多了一些霸道的气质。

  这让他强烈地意识到,自己过去不能,以后更不可能说服她了。

  既然如此,那就心平气和地与她做两条平行线吧。

  反正邓凯留在自己身边的意义已经不存在,放在家里如同鸡肋。她一定要收养他,那就给她,也算是自己送给她的一份人情。

  但愿从此能与她做一辈子的朋友,或许这也是一种幸福。

  “好,把邓凯交给你,我放心,我会支付相应的抚养费。”他主动说道。

  “抚养费不需要。”晓巧坚定地说道,“我只请求你不要随意来打搅我们,而且请保守凯凯的身份秘密。”

  “好。”他答应得很爽快。把邓凯的身份说出去,丢的是邓家的脸面,他当然不会说。

  “但是,我对凯凯也有感情,作为他法律上的父亲,难道你不能允许我去看望他吗?这不算是打搅吧?”他补充,自己仍旧希望能够经常见到她,希望能跟她做回朋友。

  晓巧一脸严肃:“如果你真是去看凯凯,我欢迎,但是,如果你带有别的目的,我绝对会将你毫不客气地赶走。”

  邓军举手发誓:“我保证,我不会说半句让你生气的话。”

  晓巧不再说话。他能答应把邓凯还给自己,已经算是通情达理,至于他这死性不改的花痴性格,有他家族的重任在给他施着紧箍咒,他应该不敢乱来,那就由着他的性子吧。

  自己在影视圈里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学会了一点,那就是别太较真。

  只要那些赏花的蝴蝶蜜蜂没有出格,那就没必要一棒子打死。

  ----------------------------

  小鬼回到我身边,没出三个月,就恢复了性格活力,也恢复了自信,与我相处得十分融洽。

  他明显比一年前懂事,知道自己是个小小男子汉,不仅学会了简单的自理,比如自觉自主地洗漱睡觉铺床,还学会了察言观色照顾我的情绪。

  我让他就近上学,幼儿园就在我家所在的小区后门口,接送十分地方便。

  送完他,我先去会所的恒温游泳馆游泳,然后回到家里写作。

  没有经济压力之后,写起文章来也轻松。

  良性循环之下,我感觉自己的文章质量有所提高,从阅读量就可以看出来。

  这期间,小鱼多次打电话给我,问我出不出席综艺活动或者接广告。

  我说不,现在还想多休息一阵子。

  她认为我懒,语重心长地引用一句网络名言提点我:“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勤奋。”

  可我还是不想依着她的想法做事,解释道:“我拍的片子至今还没有播出,我没有半点名气,现在去参加节目或者拍广告,根本赚不了什么钱,还浪费一大把时间,何必?”

  “你不露面,怎么会有人认识你?捞点活总比你坐吃山空的好。”

  “我过惯了苦日子,只要能解决基本的温饱问题,就觉得过得很幸福,所以现在钱够我花一阵子,你不用担心我。”

  “我不担心你,你难道不担心我?”她只好明说。

  我缓过神来,原来她接活不是为了我,而是为她自己。

  她是经纪人,得靠我接活给她提成啊。

  “那你别光做我的经纪人,再去签一个艺人不就行吗?”我建议。

  “难道你想我一心两用?我是看好你才愿意跟着你干的,你不能辜负了我的一片忠心,把我这么好的人才赶到别人那里去。”她仍旧不舍得我不干活。

  “那我会令你失望。”我的态度很坚决。

  为了搏名气而抛头露面、拍那种三流广告之类的事,我真的没有半点兴趣,绝对不会违背心意去做。

  但是对于写作,我的瘾却很大。

  尽管目前写作赚不了什么钱,可是能很大地满足我内心的梦想。

  她的电话才挂上没多久,野妹妹的电话打了过来,说要来看我。

  我估计是小鱼说服不了我,就请他出马。

  我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半个亲人,既然他要来,没有拒绝,反而邀请他到我的新家来吃晚饭。

  他按时赶来。

  小鬼听到门铃声,前去开门。

  他低头看着小鬼,十分意外,问道:“这谁呀?”

  小鬼声音清脆、口齿清晰、自豪地大声回答:“我是我妈妈的儿子,妈妈叫我小鬼。”

  “嚯!嚯!小鬼。”野妹妹明白了,这位一定就是之前我退给了金素梅前夫的小孩。

  我听见他俩的声音,走过来抱起小鬼,亲了他一口。

  这算是他头一次大大方方地回答陌生人的问话,因为我教导过他:不要轻易回答陌生人的问题,但是上门来的客人不一样,能被妈妈请到家里来的,一定是妈妈信任的朋友,你要善待。他理解了我的意思。

  “祝贺你搬新家。”野妹妹把一个礼物递给我:“它能保你宅邸平安。”

  我打开看,是一尊羊脂玉观音。

  野妹妹是香港人,送礼也具有香港人的味道。

  “谢谢。”

  “它也能保你日后多子多福。”野妹妹补充。

  “有小鬼就够我受的,我哪敢再要小孩?”我说道。

  “难道你不打算结婚?”野妹妹问。

  “结婚就一定要小孩吗?大人没有充分的条件,最好不要轻易造小孩。”我回答。

  对于父母生下我,就将我抛弃,以及金素梅生完小孩就不再管小孩,这种隐痛,在我内心根深蒂固。

  如果大人随便造小孩,却对他们不管不顾,这对要经过漫长岁月才能长大的孩童来说,是一种莫大的痛苦。

  “日后你会明白,孩子的到来,都不是计划决定的,而是一时冲动所致。”野妹妹经验十足地说道。

  他说话历来不忌口,我不是很适应,转了话题,把他引到餐桌边,请他入座。

  “都是你做的?”他看着一桌摆相很用心的菜,惊喜地问。

  “按照菜谱做的,样子看上去有点唬人,不过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我回答。

  “有这模样,味道就不会太差了。”他坐下来,急急地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点着头赞赏,“好吃,好吃,以后我有口福了。”

  我笑道:“我可不喜欢在饭菜上花太多时间,平时是越简单越好,如果是您平时过来,只有面条吃。”

  “只要逢年过节能享受你的厨艺,我这一生就值了。”他自己主动打开酒瓶盖,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毫不客气地吃起来。

  我觉得他这点很好,知道我不喝酒,从不劝我酒。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20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