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38章:金素梅走了

第38章:金素梅走了


  “喂,晓巧,快起来,司机已经等在楼下了。”小鱼把我推醒。

  我迷迷糊糊地起床,真可惜,梦断了。

  多刺激的梦,刚才刘翔鹰正饰演男一号,教我怎么演好接吻这个镜头呢。

  我摸摸自己的嘴唇,怎么会梦见他呢?

  想到这里,我拍拍自己的脸——

  昨天入戏太深,把他卷了进来,他不会笑话我吧?

  没想到他也有童心爆棚的那一面,挺可爱的。

  不对,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动作快点,时间来不及了。”小鱼催促。

  我俩匆匆忙忙赶到摄影地。

  第一场戏在某段大街上拍摄,我装束好之后,群众演员也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来回走动创造出古街道的背景。

  替身演员骑马而来,摄影师拍摄她的背影,直到她让马速降下来。

  然后轮到我骑在马上,并表演飞身下马的动作。

  飞身下马的时候,特技师在我的身体吊上了钢线,让我摆好姿势,然后用升降机慢慢地放到地上,同时鼓风机吹起我的衣裳和头发,以凸显追月下马时候的英气。

  接着,追月抬头看着刑部大门上的匾额,感慨万千。

  我又重复了一遍昨晚在刘翔鹰面前表演过的眼神。

  “卡!”导演用喇叭喊道,“追月进入大堂。其他人做好准备。”

  我拍得非常顺利,这得感谢昨夜刘翔鹰对我的指点。

  中场休息的时候,我不知觉又想起他。

  昨夜他怎么会出现呢?来无踪去无影的,不至于是我入戏过深产生什么幻觉了吧?

  ----------------------

  春去夏来复归冬。

  除了拍摄外景,我几乎全都住在拍摄基地,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在摄影机前面充当另外一个世界的角色。

  到《彩云如果追月》杀青之后,我还调整不过来,说话还带着文绉绉的古味,动不动就自称为小女。

  “你该放松放松。想去哪里玩?”野妹妹问道。

  “我想去一趟法国。”我回答,这是我构思已久的想法。

  现在我有钱了,甚至连房子也买得起。

  我想跑去法国告诉金素梅,以后,我和她会有属于自己的固定的家,不用再四处租房。

  我要感谢她有一个那个好的爸爸,给了我赚钱的机会,所以这些钱,有一半是她的,我的房子也有她的一半。

  所以她不用为出狱后的生活担忧,只要好好改造,一定能够更早地与我和小鬼团聚。

  野妹妹的神色暗淡下来:“有件事我一直没有跟你说,怕影响你拍戏。你先做好心理准备。”

  “没事,您说吧。”我大大咧咧的说道。

  拍戏不仅改变了我经济状况,更改变了我的性格。

  有时候,我感觉追月已经注入了我体内,分不清彼此。

  “金素梅在三个月前就自杀了。”野妹妹声音低沉地说道。

  我的头像被电击了一样,震惊地问:“为什么?”

  野妹妹打开手机,把一副图给我看。

  那是遗书的照片,没几个字:

  “我长成了歪脖子树,于天于地毫无益处,死是一种解脱,不要为我感到伤心。

  金素梅”

  的确是金素梅的字迹。

  我泪奔。

  谁说她于天于地无益?

  她是小鬼的亲生妈妈,是我的亲人,是我和小鬼的念想,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地扔下我们不管?!

  “小巧,节哀。”野妹妹递纸巾安慰我。

  我一把推开,怨恨地说道:“你明明已经找到了她,为什么不关心她?如果你给她足够的信念,她会选择死吗?!”

  “我对她实在是没有感情,所以的确是忽略了她。”他痛苦地说道。

  “所以你去找她还不如不去找她,让她知道有一个嫌弃她的生父还不如让她永远做一个孤儿!”

  “谁......谁说我是她生父?”野妹妹否认。

  我愤怒地瞪着他,算我瞎了眼,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好人,原来,他自始至终都不肯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负责任!

  也难怪,有其父必有其女,金素梅自杀也是极不负责任的一种表现!

  “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她亲生爸爸。”野妹妹解释。

  我抬起泪眼,原来是我错怪了他。

  我从愤怒转为羞愧和自责。

  我有什么资格去责怪野妹妹?

  不管他是不是金素梅的亲生父亲,我都没资格!

  我作为金素梅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位朋友,这将近一年以来,有关心过她吗?

  我自以为是地认为她已经找到了生父,所以不用我去管她——

  是我在为自己对她的漠不关心找借口!

  “呜呜呜——”

  我低下头痛哭。

  他再次把纸巾递过来。

  我擦干泪,让情绪稳定后,问道:“既然您与金素梅毫无关系,为什么要认我做女儿?”

  “我希望我的亲生女儿是你这个样子的,我很喜欢。”他眼里露出慈祥的目光。

  也罢,事情已经已经过去,伤心无益。

  我想到了小鬼。

  我也对不住他,把他甩给邓军之后,就再也没有去看望过他,只一心演自己的戏,忘记了这个世界原本存在的一切。

  现在,应该去看望他了。

  --------------------------

  我摁响邓军家的门铃。

  开门的是个年轻而貌美的女人,我怀疑是自己记错了门牌号。

  “你是邓军的朋友?”她盯着我的脸,狐疑地问。

  “准确的说,我是邓凯以前的老师,想来看邓凯。”我解释。

  她的眼神变得冷淡,说道:“邓凯还没放学。”

  “我可以等等吧?”

  她松开撑在门上的手臂,把我放了进去。

  我进入客厅,房子里的布局和装饰与当年金素梅在这里住的时候没太大变化。

  “你自己坐吧。”她径直回到客厅,率先坐回沙发,继续看她的电视,茶也不给我泡,看来不是很欢迎我的到来。

  我跟着她一起看电视。

  墙上的电视机换成了一个更大屏幕的超薄高清款,里面正在播放高甜爱情片,美男俊女满屏都是。

  我由此想起自己拍的片子,现在再想想,竟然恍如往事一般,与我相隔已经很遥远了。

  恰在这时,门口响起了钥匙声,接着,邓军的妈妈走了进来。

  我连忙站起来,正要跟她打招呼,她忽然回头对着后面骂道:“你蠢啊,拎个菜都不会拎,全拖到地上了!”

  说着不耐烦地夺过装满菜的塑料袋。

  紧接着,小鬼走了进来,缩着脖子弓着背,似乎做了很大的错事。

  我心里头不开心了,他才多大,做奶奶的有必要这么骂他吗?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20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