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36章:丫鬟心理

第36章:丫鬟心理


  追月的故事,发生在架空历史的隋末唐初。

  里面有不少追月对于童年与少年时期的回忆。

  童年的追月由一位经验丰富的童星出演,她亮晶晶的大眼睛与我有几分神似。

  剧组先集中拍摄追月的童年。

  在那位童星拍摄的过程中,我每天去观看,以学习她的表演技巧,也是为了能够更好地融入这个角色——

  她把追月那童心未泯、机灵聪慧又敏感警惕、目的性很强的老成饰演得活灵活现。

  她演出了追月那富有野心,同时又天真风趣的形象,经常让人捧腹大笑。

  她真的有喜剧天分,翻一下眼皮,捉弄一下性情柔和、内心孤傲的李浒都能让人喷饭。

  而这种能力正是我所欠缺的。

  我这古板的性格,怎么演得出这么幽默的追月?

  如果我不能天衣无缝地衔接上,并且保持并超越她那小小年纪却娴熟得不得了的演技,那我不仅会被剧组骂死,也会被观众骂出局。

  我的压力山大啊!

  所以我约见野妹妹,想跟他说说自己的想法。

  -----------------

  正是春天的旅游旺季,各个酒店爆满,只剩下罗杜大酒店一个总统套房还空着。

  刘翔鹰没有多想就定下来,反正不想再来第二次,奢侈一回也无所谓。

  他等在套房专用的贵宾电梯旁,门打开,一个婀娜的身影走了进来,边走边低头看着手机。

  没错,她就是晓巧!

  这令他惊喜,众里寻她千百度,她就在眼前!

  他正要招呼,一个男人的声音抢先冒出来:“巧儿。”

  他回头看,只见一个中年男人迎上来,上身穿着橡皮红白线条的衬衫,下面配一条洁白的西裤,把身材包裹得健美而匀称,外面敞怀披着一件深灰的羊绒大衣。

  他戴着墨镜,一看就是哑妹妹的标志性装束。

  走近晓巧后,他就把手搭在了她肩上,而她居然则任由他搂着走向酒店外。

  刘翔鹰刚才扑腾起来的心就像被浇了一盆冷水——

  自己这是何必,大老远跑到这里来做电灯泡!

  “先生,您电梯来了。”电梯门旁的服务生提醒他。

  “刚才那女的是不是也住在这里?”他问服务生。

  “是的,先生。”服务生回答,“她也是我们酒店总统套房的贵宾。”

  “你们有几套总统套房?”

  “两套。”

  “同一楼层吗?”

  “对。”

  刘翔鹰心想,幸亏这个酒店抠门,一层弄出了两套总统套房,否则可能自己还真没机会与晓巧住得这么近。

  --------------------------

  野妹妹带晓巧在一家日式餐厅入座,给她点了一份水果色拉,几种生鱼片。

  “对不起,百忙之中还让您——”晓巧抱歉地说道。

  野妹妹打断她的话,批评道:“哪那么多对不起?你什么时候能不能学会不道歉?对自己的亲人、属下、同事要理所当然一点,追月可不是你这样的性格!”

  我差一点又要说对不起,但是忍住了,的确,我这人只要稍微打搅到别人,或者得到了别人的帮助,就会满心歉意或者心怀感激,很难理所当然地漠视。

  可是野妹妹认为,这是丫鬟心理。

  而公主的心理是,别人就应该为自己做一切,不用道歉,也不用感谢。

  他反复强调,我要把追月的味道演出来,就要把心态调整过来,要理直气壮地认为,我就是公主!

  可我做不到。

  “我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演好。”我心灰意冷地说道。

  野妹妹把眼镜扶到头顶戴着,严肃地看着我:“这么轻易就打退堂鼓了吗?”

  “我怕把整部戏搞砸。”

  昨天在拍摄现场,333号正好也在那里看戏。

  见我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位小追月,她风凉地说道:“这孩子,连我都自叹不如,不知道你能不能超越。超越不了的话,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这个不用你操心。”我虽然不自信,但是对于这位老是攻击我的人,还是知道还击的。

  “我是负责任地提醒你。如果你没那本事,就不要揽那瓷器活,否则你毁了的不仅仅是这部戏,还毁了野妹妹。不属于你的东西,你一定要霸占,会死得很惨。”

  我不是因为她的话而产生自卑和害怕心理,而是我本就觉得自己真不如那小童星,那自己何必去耽误《彩云如果追月》的前程?

  而且一旦如果我演不好,到时候影响的是野妹妹的声誉,人家真会认为野妹妹在搞什么潜规则之类。

  野妹妹把桌子当中的插花挪开,命令:“你现在就表演明天追月入职刑部的一段。”

  “现在?”我左右看看。

  还好,餐厅的人很少。

  “要做一个好演员,就要心无旁骛,说入戏就入戏,任何地方任何人都可以做你的道具。现在,我是前任代理刑部员外郎,对于你这位空降下来的上司很敌意,就从这里开始。”

  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开始想象追月踏入刑部的心情——

  她首次上任,内心有点忐忑,深知不会有人服气,因为很多人认为她之所以一跃成为刑部员外郎,完全是因为她是将军的亲信的缘故。

  不过,她对自己有信心。

  为了这个职位,她付出了应有的努力,对所有的案例和律法条文都倒背如流。

  而且从十五岁跟随将军到现在,三年的时间里,她见识过很多,得到过很多历练,对于官场的套路,应付自如。

  更何况,家父曾经是刑部尚书,自己对于刑部的流程了如指掌,也练就了惊人的眼力。

  她一迈入刑部,眼睛一扫,就看出了那位代理员外郎毫无善意,其他人列队欢迎的人也只是假意奉承。

  晓巧睁开眼,这不正是自己现在的这种心情和处境吗?

  我高昂起头颅,官腔十足地看向野妹妹:“罗大人,好本事。你把这里治理得井井有条,那本官日后也就省心了。”

  说完,我的目光扫视周边的桌椅(假设是列队欢迎的下属们):“本官初来乍到,别的没带,就带了些碎银两,大家分了,自己去吃一顿,明日再精神抖擞地来当值。”

  说着,我把手机(当作是装满了沉甸甸的金银的袋子)扔在桌子上。

  趁着他们还没反过神来,也趁着野妹妹准备好的台词还没出口,我打了个哈欠:“本官现在乏得很,需要休息,麻烦罗大人领路。”

  “这个,大人,这不合规矩。”野妹妹不甘心就这样让我溜掉。

  我的目光忽然变冷,犀利地瞪向他:“本官来了,本官就是规矩!带路!”

  野妹妹忽然笑起来。

  我不好意思地收回刚才的目光,用花瓶挡住自己的脸,耳朵开始发红。

  “谁说你演不好?我看就很好。”

  “哦。”

  “相信我的话,也相信你自己,大方点,别害羞,改掉以前那些臭毛病。”

  “哦。”

  “导演现场也会指导你,你尽管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演就是。只要你尽心尽力,就不会有问题!”

  “哦。”

  野妹妹再偏宠于我,也不会拿他工作室的前途开玩笑吧?

  他的鼓励无疑给了我信心。

  我一定要战胜自己的丫鬟心理,转变成公主!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20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