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33章:希望不要再见

第33章:希望不要再见


  刘翔鹰主动拉开座椅,先请我入座,然后在对面坐下来。

  “听人说,你在找我。有什么事?”我问。

  他用食指与中指转动着茶杯,回答:“你并没有正式办理辞职手续,所以你仍旧是我的员工,突然找不到人,我有责任确定你是否安全。”

  我预料到是这个原因,把补写的辞职信拿了出来,递到他面前。

  他瞟了一眼,没有接,问:“仅仅因为某人子虚乌有的投诉,你就要辞职吗?”

  “我其实早就不想做幼儿园老师了,投诉只是让我更快地下定了决心而已。”我回答。

  “如果你不想在幼儿园教书,我的总部正需要一位文书,你可以到那里去上班,待遇不会比幼儿园差。”他劝道。

  “谢谢,”我回绝,“我现在有更感兴趣的工作。”

  “什么工作?”他的视线在打量我,从头发到衣服,一直落到我的手上。

  我不知觉收起自己长长的经过修剪打磨还涂了保护油的指甲。

  我知道我的每一个地方都被化妆师细心指导过。

  他说人是三分长相,七分打扮。

  就算我天生丽质,也需要精细。

  这对演员来说是一种必须的素养,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听之任之,因为到处是高清镜头,随时会有人偷拍我。

  所以我的每一根发丝,每一根眉毛,乃至每一片指甲,都经过他的打理。

  衣服的造型也是找来专门的服装师根据我的身材、气质研究过并度身定做。

  如果刘翔鹰的眼睛毒,应该看得出,我的每一处,都饱含了高昂的设计费——

  我因此也明白了演员的收入为什么那么高,因为他们的支出也奇高——

  小鱼说我不能暴露自己与工作室的关系,但是我又不想撒谎,所以我冷冷地说道:

  “既然我已经证明我没有失踪,也已经当面向你递交辞职书,你有必要打探我的情况吗?”

  他怔了一下,看着我的眼睛。

  我受不了他的目光,视线躲到茶杯的热气里去。

  我猜想,向教育局投诉我的应该就是柳依依,除了她,我找不到第二个仇人。

  柳依依如此恨我,难道不是因为他的缘故?

  他继续来关心我只会给我添麻烦!

  我当然不愿意踏进这滩不清不爽的浑水之中。

  所以说得这么不客气,不算过分。

  “对不起,打搅到你。只是......只是旻旻天天跟我说很想晓老师,所以我想知道你在哪儿。”他吞吞吐吐地解释。

  “他还小,记忆不会太持久,很快,就会把我忘了。”我说道,脑子却不知觉回忆起他和小鬼那淘气的身影。

  “他倔得很,一到晚上就哭着要听你讲故事。”他的声音纠缠着我的心。

  如果说我对孩子没有感情,是假的。

  他们的确有让我烦的时候,但是更多的是让我爆发出一种母性。

  这种母性已经在我的记忆里生根,让我一想起他们,就有点揪心——

  不过,我不能婆婆妈妈,我得过我自己的生活!

  “说句实话,我带孩子真带累了,现在好不容易摆脱了所有的孩子,很想过另外一种清净的生活。”我义无反顾地说道。

  “......”他端起茶杯。

  我俩都默默地喝着茶,房间里只有索索声与咕噜咕噜吞咽的声音。

  我抬眼偷偷看他一眼,他正看着我,眼神深得像海水。

  我的心跳骤然加剧,赶紧缩回目光,继续喝茶。

  “你......漂亮多了。”他忽然打破沉默。

  这气氛让我愈发紧张,再待下去,只怕我想恋爱了,不行!不能这样!

  “你应该没别的事了吧?”我问。

  “我......那个,其实,就是旻旻......唉,小孩子哪懂大人的心思,老是哭着想见你。”

  我勇敢地抬起眼睛,直视着他:“我明白,不过,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不想再被任何人打搅。对于过去,我真的觉得够了。”

  “哦。”他这一声很低沉。

  “既然没别的事。那......我走了。”我毅然站起来。

  他也跟着站起来,脸上露出不舍,手往前伸了一下,似乎想拉住我。

  我往后退了一步,公事公办:“帐我已经结了,以后,希望不要再见。”说着,转身就离开。

  小鱼在门外见我逃命一样地走得那么快,跟上我,一边追问:“谈得怎么样?”

  我不想说话,到车上也一直默不作声。

  小鱼开着车,不停地从后视镜打量我,忍不住地问:“他以后不会再来找你了吧?”

  “嗯。”我用手捂住自己的脸,我之前对他说的话句句都很绝情,他应该不会再来。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神,老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其实,我还想与他再多坐一会儿,可是,我又害怕。

  害怕自己内心那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这样也好。

  反正我俩不会有结果,那又何必缠绵?

  --------------------

  刘翔鹰一直在茶桌前呆坐着。

  来之前,他本来想好了很多要对晓巧说的话,可关键时刻就是卡在嗓子眼,实在说不出口。

  因为实在没法说出口,所以借了旻旻来表达自己的感受。

  与其说是冥冥想她,不如说是自己想她。

  结果她一句“带孩子带累了”就一棒子把自己打出了状态。

  自己没有勇气再表白。

  如果再表白,她一定会误会自己是想给旻旻找个老妈子吧?

  从她的精神状态来看,她现在过得很好,那自己又何必强人所难、打搅她的生活?

  他自我解嘲地站起来,开车回到公司。

  桌上摆了好几份文件等着他签署,其中包括天堂孤儿院的资助方案。

  这不免又让他想起晓巧。

  这次见到的她真的大变样了,简直太漂亮了,脱胎换骨了一般。

  她的面色也白净了许多,唇红齿白,瘦了些,眼睛显得更大更明亮。

  在她的目光中,自己整个人就像被电住了一般。

  她比之前更让自己着迷,仅仅看她这么一眼,心脏就化了一般。

  就算是柳依依,也没有给过自己这样的感觉。

  以前跟柳依依在一起的时候,她最多只是让自己的内心十分愉悦,至少还没融化。

  这是怎么了?

  他张开手掌释放着自己到现在仍旧酥麻的感觉。

  着魔了吗?

  所以,为养育她的孤儿院做点慈善算什么?

  他快速地浏览了一下资助方案,随手就签了字,然后摁下传唤纽。

  秘书很快站在他面前。

  “这些文件你尽快处理。另外,你帮关注哑妹妹工作室的情况。”他吩咐。

  “哑妹妹?是不是那个网文大神?”

  “对,我怀疑晓巧入职了哑妹妹工作室。但是他们双方对此都讳莫如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帮我去查清楚。但此事一定要保密,只有你知,我知。”

  “是。”秘书领命而去。

  他打开抽屉,从里面里拿出一张照片,这是他悄悄从刘玉有关晓巧的档案袋里顺手牵羊弄来的。

  那是一张老照片,是晓巧中学时代拍的。

  当时的她留着短发,穿着校服,清纯得像一只小兔子。

  他用手指抚摸着她的脸,忍不住亲了一口她那亮晶晶的眼睛,嘴角挂上笑容。

  “现在的你到底要做什么大事,这么神神秘秘的?”他自言自语道。

  假设野妹妹工作室不知道她的下落,为什么自己一威胁说要报警,她那么快就露面了?

  如果不是她有车,怎么可能跑去凤凰山那么高又那么偏的地方跟自己见面?

  她那身装束可不是普通人能消费得起的,一身的名牌,连包也是LV,还耍酷主动买单,她以前什么时候这么奢侈过?

  突然间变得有钱,对于一个无依无靠的姑娘来说,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自己叫人了解有关她的情况,不是要打探她的什么隐私,而是想保护她!

  (有新添收藏,为感谢亲的关注,特加更一章,请多多推荐,我一定努力让亲享受到世间最美好的亲情、爱情。)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20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