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26章:时过境迁

第26章:时过境迁


  对于柳依依的问题,刘翔鹰实在不想回答。

  但是自己了解她,她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那就让她彻底死心好了。

  “喜欢一个人,也许是一眼之缘,但爱并非一日形成,而是点点滴滴不停地被感动,最后铭刻于心。”他回答。

  “你当初不也是对我铭刻于心吗?为什么,忽然就忘了?”柳依依恨恨地问。

  “时过境迁。”

  “男人都是这样的东西,始乱终弃,就像我所遇到的男人,我不会再相信什么爱情。”柳依依恨意未消。

  刘翔鹰哭笑不得地说道:“别人如果听了你的话,很难相信你是学心理学的。”

  “不,我学的是儿童心理学。孩子与大人,在心理上有天壤之别。孩子纯净得像一张白纸,而大人的内心,是一个大染缸,根本就没法弄清楚他们确定的想法,只有捉摸不清的虚伪。”

  “你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难道你自己不也是这样的吗?”柳依依站起来,“其实,我对你也很失望。

  “你的内心充满了对我第一段婚姻的嫉妒,更多的是想报复我对你情感的背叛不是吗?这就是你的心理。

  “你说喜欢晓巧,只是为了弥补你内心的空虚吧?但是你的骨子里,永远不可能忘了我,因为,我是你的初恋,我也是你曾经对于女子最美好的想象。

  “我可以预言,晓巧根本不可能是你的挚爱,曾经沧海难为水,她根本没法跟我比!”

  刘翔鹰嘴角露出嘲讽,转身看着她,眼里透着冷光:“每个人都有搭错车的时候,下车就是,没必要怨恨那辆车,只需要记住,下次别搭错车。每个人,也有误车的时候,没必要苦等那辆已经走了车,只需要,重新安排行程。你却是,一错再错。”

  “刘翔鹰!”柳依依忍无可忍了,骂道,“你是世界上最无情的人!你根本看不懂我的心,却对我妄加分析。告诉你,我才不稀罕跟你在一起,老娘有的是人爱,只要我愿意。”

  “随意。祝你找到你幸福的归宿。”刘翔鹰的声音十分平静,铿锵有力。

  自己面前的柳依依,现在看得更透了。

  她骄傲,不肯服输;

  她也任性,随性而为,根本不顾事过境迁。

  她只是人生太顺,受的挫折太少,不懂得每个人,很多时候,不得不接受败局。

  “我当然会幸福,因为我有的是钱,不仅有钱,还有美貌和才华。经济社会实力为上,追求我的男人多的是。结婚或者不结婚,我都会过得很舒坦。”柳依依高昂起头,“但是你一定不会幸福!因为你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没有哪个女人,比我更完美。那个晓巧,是孤儿院长大的人,曾经插足她闺蜜的婚姻,心理状态能正常到哪里去?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只有我,才最配得上你!”

  “不送。”刘翔鹰不想再跟她说什么了。

  这个柳依依太自负,自负到有点看不清楚她自己。

  现在的她,在自己眼里,已经变成了一粒俗不可耐的尘埃。

  -----------------------------

  章芊去送孙子上学,内心十分不平静。

  这个被儿子喜欢上的晓巧,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

  如果太随和,只怕自己以后在她面前很难有威严,如何镇住这个未来的媳妇?

  如果太严厉,又显得自己势利眼,日后怕她记仇。

  最好是不冷不淡,当作毫不知情。

  总归得冷着她,让她知道刘家的门并不好进!

  到了学校,出来迎接的旻旻的老师却不是晓巧。

  “晓老师呢?”章芊问。

  “她进修去了。”那位老师回答。

  “好,进修好。”章芊舒了一口气。

  到周五,刘翔鹰提出自己去接旻旻。

  章芊知道他啥意思,他应该是想找机会跟晓巧见面,自己现在决定采用无为而治的政策,只要晓巧不过分,自己不会干涉。

  刘翔鹰驱车到幼儿园的时候,天空开始飘下雪来,这是冬天的第一场雪。

  八亩市很少下雪,孩子们的呼唤声老远都听得到:

  “下雪咯!下雪咯!”

  刘翔鹰伸手接了几片雪花,那花瓣在手心里很快化开来,他嘴角露出笑容。

  这寓意很好,第一场雪是表达心意的最好的日子,据说对于实现恋人之间的愿望很灵。

  当他到达教室,迎接他的却不是晓巧,而是另外一位老师。

  “晓老师呢?”他问。

  “您不知道吗?她辞职了。”

  “辞职了?”刘翔鹰很奇怪,自己只听老妈说晓巧进修去了,要周五才回来,怎么又突然辞职了?

  他领了旻旻,去见园长。

  园长见到他有点紧张,又是给他泡茶,又是给旻旻塞糖果。

  “你别客气。听说晓巧辞职了,这是怎么回事?”刘翔鹰问。

  “您这事不知道?我......我以为您知道。”园长回答。

  据自己所知,他的女朋友来接旻旻的时候,与晓巧发生过言语冲突。

  整个幼儿园的人因此都知道了,晓巧想利用旻旻上位。

  接着教育局就来人调查晓巧。

  晓巧被问过话之后,就对自己说要辞职,自己劝也劝不住。

  因为家长对她的评价很高,自己不想影响家长的情绪,所以对外说她是进修去了,想给家长们一个缓冲期。

  “她为什么要辞职?”刘翔鹰着急地问。

  园长先把旻旻支开,然后回答:“她被人投诉,教育局的人过来对她进行政审。政审结果还没下来,她自己就主动辞职了。”

  “谁投诉她?投诉什么?”

  “投诉都是匿名的,说是她破坏别人的婚姻,第三者插足。”

  “她插足谁了?”

  “就是邓凯的亲生父母。还有......还有就是您的家庭,她也想破坏。”

  “无稽之谈!”刘翔鹰转身就走。他心里头明白是谁投诉的晓巧,一定是柳依依!

  怪不得她对自己说晓巧心理不正常。

  园长看着刘翔鹰急急离去的背影,自己也很困惑,晓巧那么一个老实巴交的姑娘,怎么就成了投诉者嘴里那么不堪的人?

  当时晓巧辞职的时候,自己表示过绝对相信她不是那样的人,不要信流言。

  她说她早不想干了,幼师工作并不适合她,她还是想去教中学。

  “你被人投诉过,如果到中学去教书,想成为正式编制的老师,可能很难。”自己提醒她。

  “那......那我再换别的工作,反正,我真的不愿意做了,最近,我也没心思工作。”她的态度很坚决。

  自己真不明白在她的世界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自己看得出来,刘翔鹰是真的关心她。

  还从来没有见他在自己面前的表情那么不平静过。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19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