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25章:不愿收藏于心

第25章:不愿收藏于心


  我和邓军面对面坐在一家西餐厅里。

  他一定要请我吃饭,我没有拒绝,心想到时候我付账就是了。

  “我记得你说过,这家店的牛排很好吃。”邓军把盘子里的牛肉切成小方块之后,递到我面前。

  “谢谢。”我看着这些牛肉块,想起当初他在这里请我和金素梅一起来吃饭的情景。

  那时我和金素梅刚刚高考结束,是两个对未来充满了理想的小姑娘,而他则是大学的高材生,令我俩都崇拜不已。

  那种气氛激动人心,情绪揉进美食之中,自然味道超群。

  所以到目前为止,我都觉得那是自己此生吃过的最好吃也最留念的一顿饭。

  睹物思人,无疑让我内心十分忧伤。

  我是真的对金素梅有感情,哪怕她伤我伤得很重,我还是不希望她出事。

  “趁热吃吧。”邓军见我看着牛排发呆,劝道。

  我用叉子叉了一块放入嘴中,鼻子就开始发热了。

  食物的味道还是一样啊,可是人都不一样了。

  金素梅不再是当初讲义气并陪伴在身旁的金素梅。

  邓军不再是我当初崇拜的浑身裹着光环的邓军。

  我也不再是当初那天真轻信的我。

  当然,牛排虽然依旧好吃,但是已经没有当初那种味觉震撼。

  驻店的乐手在吹沙克斯风,这种沙哑又略带伤感的声调特别能勾起人的思念之情。

  邓军忽然发表感慨:

  “其实,那个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

  “我只想请你一人来吃,可是你和金素梅从来不肯分开,要请,俩人都得请,所以我只好请了她。

  “你不太说话,可是金素梅话很多,所以那顿饭,全是我和金素梅在说话。所以让你误会我喜欢她而不是你是不是?”

  我没有回应他的话题,也不想聊这个话题,拿起面前的饮料对着他:“我有一事相求。”

  “你说。”他嘴角露出笑容,与我碰杯。

  “金素梅现在遇上困难了,只有你能帮她,我想求你帮忙。”

  他的眼神露出诧异:“就这事?”

  “对,金素梅毕竟是凯凯的亲妈,我想你也不希望她出事吧?”

  他非常失望:“你找我,只是为了她?”

  “你干脆点,愿意还是不愿意帮这个忙?”

  他双手捏玩着高脚杯底,喃喃地说道:“其实金素梅已经找过我,说过这事。”

  现在轮到我吃惊。

  看来金素梅的脸皮够厚!

  “我家里人一致反对我去帮她,怕她因此再赖上我。”邓军玩世不恭地说道。

  “难道你现在领回她的儿子,就不怕她赖上?”我觉得他是在找借口不帮忙。

  “正因为这个原因,你觉得我会希望她回国吗?她一旦被判刑,更没能力来跟我抢儿子了。我凭什么帮她?”

  我暗自骂金素梅真是个笨蛋,当然,我也是笨蛋,明明知道邓家都是很势利的人,怎么还要重蹈覆辙去找他们帮忙?

  他们不落井下石就已经不错了!

  其实之前我想到过这一层,但是总觉得不试一试怎么能够死心?所以就这么来碰壁。

  “不过,既然是你开口,难得你求人,我不是不可以考虑。”邓军忽然有转了口气,放出一个条件,“只要你肯嫁给我,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地帮金素梅。”

  我腾地站起来,拿起背包就走。

  根本没法跟这种人聊下去,因为我再也不会为金素梅去牺牲我自己,委屈自己去嫁一个压根儿不想嫁的人。

  “想想你一手养大的邓凯,想想那可怜的金素梅,再想想可以让你过上公主一样生活的我,难道不值得你仔细考虑一下吗?”他拉住我,把我扯到他身边,嘴巴对着我的耳朵轻声问道。

  周围的人看向我俩。

  我无地自容,不想把事情闹更大,低着头说道:“不值得。”

  “为什么?”他眼里露出痛苦,用力地握紧我的手,“我对你来说,有那么可恶吗?”

  “不,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以后,我再也不会求你。对于金素梅,我仁义已尽。”我冷冷地说完,从他的手里使劲抽出自己的手,毅然离去。

  他若无其事地坐回椅子,似乎被拒绝得多了,他已经习以为常。

  桌子上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他抬眼看,屏幕上跳出一条信息:法国航务出票通知……

  这是他预订的飞往法国的机票。

  要让邓凯留在自己身边,他必须征得金素梅的同意,所以他决定亲自前往法国与金素梅谈判。

  ----------------------

  柳依依点了一根女士烟。

  她再也不想掩饰。

  就算自己喷再多的香水,刘翔鹰也不会觉得自己香吧?

  细细的蓝色的过滤嘴夹在她的食指与中指之间,每隔一段时间送到她的红唇里。

  空气中弥漫开带着薄荷的焦味,让不喜香烟的刘翔鹰感觉窒息。

  他难以掩饰自己对于这种味道的厌恶,站起来到窗口透气。

  柳依依瞅着他的背影,看得懂他的身体语言,嘴角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大约是肥皂剧看多了,以为破镜可以重圆,以为男子也可以痴情不变,现在看来,我很幼稚。所以我等下就会离开,不会再给你添麻烦。”

  刘翔鹰的眼里露出伤感,说自己完全对她不再有感情,也不至于,只是,该到彻底说拜拜的时候了。

  她的变化实在是太大,自己实在是接受不了。

  首先她的举止,让自己觉得她是一个轻浮的女子,由此让自己看见了一块有了裂痕的玉,再也不愿意收藏于心。

  其次,之后无论她做什么说什么,都像是在事先谋划,未达目的不罢休,很难让自己再信任。

  没有了信任,哪来的爱情?

  “走之前,我只想问一个问题。”柳依依的声音有些沙哑。

  “问吧。”他说。

  “你喜欢晓巧什么?会像当年爱我一样地爱她吗?”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柳依依只觉得内心被嫉妒虫啃咬着,痛苦不堪,又狠抽了一大口香烟,烟雾从鼻子里冒出来。

  “你既然要走了,问这个有意义吗?”

  “当然有意义,我因此可以判断,我应不应该离开你,会不会后悔。”柳依依露出一种决然的神态。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19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