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19章:不速之客接二连三

第19章:不速之客接二连三


  我真没想到刘翔鹰会到访。

  他风尘仆仆的样子,手里拖着一个行李箱。

  我还没问他为什么会过来,旻旻已经扑到他身上,抱着他的脸左右亲。

  可以想象,旻旻生下来,没有父母,完全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爸爸。

  他放下旻旻,打开行李箱,拿出一个小机器人,送给旻旻。

  旻旻立即被那个声控机器人吸引了。它能自己走,能跟人对话、唱歌、跳舞、讲故事,还能跟人躲迷藏,乐得旻旻把我们忘到九霄云外。

  “给你。”刘翔鹰把一个小礼盒递到我面前。

  “什么?”

  “打开看就知道了。”

  我不肯收:“你俩一个要付钱,一个送礼物,真不用这么客气。”

  “你俩?还有谁呀?”他奇怪地问。

  “旻旻的依依阿姨,她想付我5000块帮着带旻旻。举手之劳的事情,说一声就行了,不用这样破费。如果收你们的东西和钱,我就不会带旻旻了。你毕竟也帮过我。”

  “她呀,”他嘴角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她要带旻旻,连我都不知道。你别管她。我这些天一直在出差,总共带了三样礼物回来,一样给我妈妈,一样给旻旻,还有一样给你。”

  他这话够明白——在他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柳依依的份。

  不过我并不够明白,为什么会没有柳依依的份?

  见我犹豫,他硬将礼盒塞进我手里,然后坐到沙发上,捂着肚子,显出疲态,就像一个老朋友一样毫不客气地说道:“我饿了,能不能给我一口饭吃?”

  “你还没吃饭?”我惊讶地问。

  “飞机上的实在吃不下。”

  我本想问他干嘛不回家去吃,忽然想起他妈妈和柳依依都委托我带旻旻,一定是有事,当然没空给他做饭,所以他才会来我这里蹭饭?

  想到这里,我转身就去厨房给他准备饭菜。

  冰箱里没剩菜,只有白菜和冰冻鲜肉,我弄了一份简单的白菜肉丝面给他。

  “你的面条就是好吃。”他坐在小餐桌上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我觉得好笑,这是他第二次吃我的面了,每次都很简单,有那么好吃吗?

  看看时间不早了,我带旻旻去洗漱。

  偶尔从卫生间的门缝里瞟瞟客厅里的他,我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就像饭店的厨师,看着客人吃自己的东西吃得很陶醉,内心会满足和温暖一样。

  接着我送旻旻上床,他缠着我讲故事。

  “小机器人会讲故事。”客厅有个大活人,我哪有心思跟他缠绵。

  “小机器人的故事都小儿科,没蜗牛姐姐讲的好听。”旻旻非缠着我不可。

  我问他什么才是不小儿科的故事。

  “梦精灵。”

  他记性居然这么好。这是以前他和凯凯一起入睡时,我讲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我自己正在写的一个童话。

  这个童话很长,我事先跟他约定只讲一个,他讨价还价非要三个不可。

  “不能三个,否则你睡眠不够,会变笨的。”我不同意。

  “那就两个。”他伸出两个手指头。

  “好,拉钩!”我用小手指和他的小手指勾了一下,“上次你听到哪里了?”

  “梦精灵被人抱到咕咕城堡,认识了一个好朋友,两人不打不识相。”

  “是不打不相识。那个好朋友的名字叫做路路。你知道,咕咕城堡里的人都是什么样的人吗?”

  “知道,他们都是孤儿,没有爸爸妈妈。那蜗牛姐姐,我没有爸爸妈妈,也是孤儿吗?”

  “你当然不是孤儿,因为你还有奶奶,小爸爸。那些孤儿是指什么亲人也没有的人。

  “咕咕城堡的人之所以聚在一起,就是因为太孤独,他们需要亲人,所以他们互相找朋友,然后彼此帮助,互相关爱。

  “有一天,梦精灵又做了一个梦。”

  “梦精灵老是做梦吗?”旻旻打断我的故事。

  “那当然,他是货真价实的梦精灵,比任何人做的梦都多,而且他的梦是一种预警。”

  “什么是预警?”

  “打个比方,如果他梦见了暴风雨,暴风雨就会来了——”

  “知道了,就是天气预报。”旻旻抢着解释。

  “对,跟天气预报差不多,有时候非常地准。

  “那天,他梦见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对他说,我是你妈妈。

  “梦精灵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脸上有泪珠,他哭了。因为他生下来,就没见过妈妈,能在梦里见到妈妈,让他很感动。”

  旻旻摸摸自己的脸:“为什么我梦见妈妈,不会哭?”

  “那是因为你比梦精灵坚强,而且你还有奶奶和小爸爸,没有那么想妈妈,而梦精灵,什么亲人也没有,他特别想妈妈。”我回答完他的问题,继续讲下去,

  “既然梦见了妈妈,梦精灵认为他的妈妈一定活在世上,只要他去找,一定能把她找出来。所以他下了一个决心,离开咕咕城堡,去寻找他的妈妈。

  “可是他舍不得离开路路,就带着他一起出发,并且答应路路,也帮他找到他的妈妈。

  “一路上,他们经历了许多惊险的事情......”

  旻旻听得津津有味,就像他自己就是梦精灵似的,一直在帮小精灵想办法应付难关。

  所以我讲故事的过程中,不像是他在听我讲故事,而更像是我和他一起在努力实现梦精灵的目标。

  也许这就是他喜欢听这个故事的原因吧?

  当他终于睡着,我给他整好被角,关上门离开,发现刘翔鹰和衣靠在沙发上打盹。

  他的睡相很祥和,天庭饱满,浓眉衬得那张脸格外地帅气,嘴型十分诱人。

  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好看的男子,看得令我心潮澎湃。

  我痴看了一会儿,拍拍自己的脸,想什么呢,他着凉怎么办?

  “喂。”我用手指小心翼翼地碰碰他的肩膀。

  他惊醒过来,睁开眼睛。

  那眼神太深沉了,我感觉自己就像站在岸边,面对着一片汪洋大海,有种想跳进去的冲动。

  这令我的心跳很不正常,说话都不利索了:“那个......你,这样子会感冒的。”

  “旻旻睡了?”

  “是的。”

  “那我陪他睡,他半夜会做梦,手到处找人,身边没人他就会闹。”说着,他起身就进了旻旻睡觉的房间。

  我呆站在客厅。

  这怎么回事?刘翔鹰就这样在我家里过夜?他怎么这么随便?

  他忽然又打开门出来:“还没刷牙,能不能借用一下卫生间?”

  “你——”

  “我了解旻旻,他真不能没人陪睡。我保证不会打搅你。”他根本就不容我把话说完,从行李箱拿了洗漱用品,就把自己关进卫生间去了。

  恰在这时,又有人敲门。

  平时一个人也没有,今晚却接二连三的有人找!

  “谁呀?”我问。

  “是我。邓军。”

  我立即紧张起来,拒绝开门:“是不是来拿凯凯的东西,下次我给你送过去。”

  “凯凯的疫苗卡明天急用。”他解释。

  “那你等等。”我反身去把凯凯相关的上学要用到的东西全拿了过来,打开门。

  一股酒气袭来,邓军像是早知道我会把他关在门外似的,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猛地推开门,自己闯了进来。

  “出去!”我站在门口,生气地命令。

  他反倒自行在沙发上坐下了,脚踢到茶几前的行李箱,问道:“你要出去?”

  “你,出去!”我继续勒令。

  此时卫生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邓军两眼狐疑的盯向那里,问道:“谁还住在这里?”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19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