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17章:180度变化

第17章:180度变化


  第二天是周四,小鬼和旻旻都没来上学。

  柳依依上午10点钟打电话过来,说是旻旻要去医院陪奶奶,请假一天。

  而小鬼那边一点声音也没有。

  我能猜得到,既然邓军领回了他,自然会把他放在自己旗下的幼儿园,所以再也不会来了。

  放学后,我很想去看小鬼,但是想到我去了,可能会让他不安心,到时邓家不好带,所以忍着没去。

  他的用品邓军并没有来接。

  我想邓军自然会给他添置新的,所以收拾了几样他最喜欢的书籍、玩具准备着,万一邓军来,随时可以交接。

  但是接下来一直到周末,邓军再也没有联系过我。

  他这人历来不按常理出牌,也不知道他领走小鬼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决定不再去想这些问题。

  过去,我为金素梅想得太多,甚至不顾自己的前程了。但是,她伤我伤得最重。

  所以我决定收回自己所谓的博爱,对自己好一点。

  我的人生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变。

  周日,我已经彻底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决定首先从外貌开始改变自己,之后一定要开始崭新的人生。

  当我周一返回幼儿园,所有的人眼里全是惊讶。

  “天啦,晓老师。真是应了那句话,人靠衣装马靠鞍,你太漂亮了。”保育员性子直来直去,率先发表她的感慨。

  接着,当孩子陆续到来,他们纷纷围着我,像观赏动物一样地,对评头评脚:

  “晓老师,你今天像个女汉子。”

  “我喜欢晓老师的头发。”

  我觉得这比喻很不恰当,纠正他们:“今天晓老师是不是从蜗牛妈妈变成了蜗牛姑娘?”

  “蜗牛姑娘就是晓老师这样的吗?那蜗牛姑娘真好看,是蜗牛里最漂亮的。”孩子们叽叽喳喳的。

  “蜗牛很丑。那最漂亮也是最丑的。”

  “晓老师不丑,晓老师很漂亮!”

  我忍不住笑。

  童言无忌,他们说我漂亮,不会有谎言。

  不过保育员给我泼冷水:“晓老师,我还是觉得你原来那个样子看起来顺眼,以前那个样子更像老师。”

  “我原来是什么样子?”我问。

  之前每天忙得不亦乐乎,我很少照镜子,头发随便往脑后一扎,衣服总是运动装,好方便与小孩一起跌爬滚打,我真不知道自己是个啥模样。

  倒是现在,将一头烦恼丝剪成短发之后,因为要买配套的衣服,我对着镜子反复试衣裙,所以把现在的模样记得很牢——

  镜中人有股城市青年的妖气。

  我自己挺喜欢的。

  我的新世界才开始,邓军的电话忽然打了过来:“晓巧,能不能请你来我家吃晚饭?凯凯真的很想见到你。他每天晚上都哭着要妈妈。”

  这话灌得我一下子心里头沉甸甸的。

  “你告诉他,我不是他妈妈。”我狠着心说道。

  这种关系不能一直拖着,要断就断干净。

  “求你。”他嗓子有些沙哑。

  “我不去你家。”对于去他家,我心有余悸。

  当初作为金素梅的朋友,我曾经去他家小坐,结果他妈妈那双眼睛就像防贼一样地看着我,看得我心里发寒。

  我因此也知道了金素梅在邓家的地位,所以之后再也不愿意去了。

  “晓巧,不仅凯凯想你,我爸妈也想见见你。你知道,请你来家里吃饭,比请你在饭店吃饭更浓重,这代表了他们的诚意。能不能给他们一点面子?再怎么说,是我爸资助了你一直到大学毕业。”

  若是以往,他这话会让我心软,看在他爸和孩子的面子上。

  但是现在,我再也不想像当初那样软弱了。

  所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要变,我不仅仅是从外表上发生变化,我也要改变自己的性格!

  “你爸做的是慈善,并不求回报,所以我不欠他的。至于凯凯,他不是我的儿子,我对他没有什么感情,不想再见。”说完,我急急地挂上电话。

  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柳依依领着旻旻来了。

  他一见到我,就奔过来抱住我的腰,嘴巴里叫着蜗牛妈妈。

  “别叫我妈妈,叫我姐姐,否则把我叫老了。”我提醒旻旻。

  我再也不想做什么妈妈了。

  “蜗牛姐姐。”旻旻脑子转变得很快。

  这是他讨人喜欢的地方,我微笑着摸摸他的头,然后抬眼,撞见柳依依那双犀利的眼睛。

  “学校马上就要放学了,您过来有什么事?”我问。

  “旻旻非得过来。”她解释。

  “他已经四天没来上学了吧?怎么忽然又要过来?”我话里带着不满,认为她不太负责,接走孩子,请假说要带旻旻去医院陪奶奶,接下来就开始旷课。

  难道奶奶需要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一直在医院里陪着?就不管孩子的学习了?

  “是他自己每天闹着要见奶奶,不肯来幼儿园。”她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这么小的孩子,不是大人听他的,而是他服从大人的安排。”

  柳依依脸上露出不悦:“我学的是儿童心理学专业,这个道理我懂。只是我的教育理念可能与你不一样,我认为,这么小的孩子,应该是培养他亲情而不是纪律的时候。”

  “是吗?我没见过守纪律的孩子比不守纪律的孩子缺少人情味。恰恰相反,他们更爱他们的父母,更有家庭责任心。”

  “呵!”她嘲讽地笑笑,“你一看就没学过儿童心理,用大人的那一套做人标准来要求孩子,你不是拔苗助长吗?”

  她的话里满是贬低我的意思,令我很不快。

  但是我不想跟她发生口舌之争,公事公办地说道:“马上就要放学了,请你在外面等一等,过十分钟放学了你再来接刘海旻。”

  她并没有听从我的话,而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说道:“既然我现在送来,当然是希望接下来由你来带刘海旻。”

  “这是他奶奶的意思还是他叔叔的意思?”我当然不会服从她的委托。

  她毕竟不是孩子的监护人,没有权力绕过监护人把孩子交给我。

  “是我花钱雇你帮忙,你一个月的工资能有多少?只要今晚你帮我带孩子,我可以给你一个月的工资。”她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我心里头很不高兴,断然拒绝:“对不起,我们在职的老师是不可以业余收费带本校的孩子的。”

  “别说得那么跟真的似的,难道之前你没带过旻旻回家?”

  “那纯粹是帮忙,没有收任何费用。”

  “我不说,谁知道你赚外快了?”她说着拿出手机,“我现在就把钱转给你,5000够不够。”

  我生气地看着她:“如果要我带旻旻可以,但是必须有他监护人的电话确认。还有,我就算愿意带旻旻,也不会收任何费用!”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19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