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16章:原来都是我一厢情愿

第16章:原来都是我一厢情愿


  在肯德基店,旻旻吃到一半就急不可耐地跑去室内游乐场玩。

  我和刘翔鹰坐在场外的长桌上,看着他滑滑梯。

  他就像一只小猴子,在滑梯上滑下来,又爬上去继续滑下,不厌其烦,一刻也停不下来。

  我从小,就没有像他这样好动过,因为我的心思比一般小孩重,非常担心一个问题,如果我跑来跑去,万一爸爸妈妈寻来,会不会找不到我?

  所以我总是喜欢静静地待在一个固定的角落头,一边看童话故事,一边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这种等待很是煎熬。

  渐渐地,在失望中,我将等待的心全部转移到了金素梅的身上,看着她,守着她,生怕把她丢了。

  但是最终,我还是丢失了她。

  我不明白,人与人的心为什么那么不一样。

  有些人的心像宝石,就算被红尘包裹,也改变不了它刻在骨子里的执着;

  有些人的心像石头,就算你拼命地呵护打磨,它也不会把任何承诺当真。

  而没有经历离别,又如何分辨得清那颗心是石头还是宝石?

  而真到了离别的那一天,伤害就无法愈合了,就像金素梅对于我的伤害。

  就像小鬼平时那么依恋我,人家一个爸爸的称呼,或者只要有好吃的好玩的,就把他吸引走了。

  他可以毫无牵挂地离开我,空留我独自牵肠挂肚。

  我忽然发现,我之前所付出的感情,原来都是一厢情愿。

  世间根本就没有永恒的相聚。

  或者说,只是我自己太孤单,太需要他们,才寄予了那么高的期待值。

  而他们对于我,从来就没有那么需要。

  想到此,我的嗓子眼有些发热,感觉自己真的是彻头彻尾的自恋,以为自己对他们很重要,其实,一点儿也不重要。

  所以他们才会离开得那么轻松。

  “芙蓉汤不喝就冷了。”刘翔鹰打断我的思绪。

  “哦。我喝。”我这才想起边上还有一个他,连忙垂下眼睛,埋头就喝,以免被他看出里面湿了。

  一张纸巾地道我面前。

  “对不起,我......我眼睛了进了脏东西。”我既然已经被看穿,反倒忍不住了,那不争气的东西吧嗒吧嗒地往汤里掉。

  “其实,这未必不是一种解脱。”他安慰。

  我点点头,道理我都懂,只是适应力有点差而已。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

  我并不擅长跟人交流。

  更何况,我现在的情绪很低落。

  “那个......昨晚,我说我是你男朋友——”他打破沉默。

  什么?我知道他说话了,但是还没反应过来。

  我别过头看他一眼,撞上他难为情的表情,他刚才的话这才真正进入我的脑海,我连忙感激地说道,“我知道你只是为了帮我才这么说,我不会当真的,谢谢。”

  他有点发怔,静默了一会儿,目光忽然拔开,喃喃地说道:“你没当真就好。”

  我哪敢当真。

  我与他,到目前为止,只是一起陪着孩子玩了那么一两次。

  我的脑子清醒得很,就以我的条件,人家怎么可能看得中我?

  他昨晚与今天,应该都是为了在邓军面前为我撑腰。

  无非是他比较讲义气,我帮了他,所以他反过来帮我而已。

  “你现在算是自由了,生活应该有所改变,有没有想过找一个男朋友?”他问。

  “我成年以来,从来就没有好好地玩过。我想,趁寒假,我要好好地玩个痛快,出去旅游,首先周游全国,这是我从小的梦想。”我回答。

  他有点意外:“你的梦想好简单。”

  “不简单。”我认真地说道,“为了实现这个梦,我比一般人更努力,生怕考不上好的学校,生怕找不到好的工作,生怕赚不到钱,生怕没法去实现这个梦想。因为凯凯,我延迟了几年。现在有机会了。”

  他舒了一口气:“你能这么乐观,真的很好。”

  但是旋即,他似乎有丝失落。

  -----------------------

  晚上刘翔鹰去看望章芊。

  章芊听说旻旻仍旧让晓巧带回了家,很不高兴:“你怎么就不肯听我的?那个凯凯咬他怎么办?”

  “凯凯已经被他爸爸领走了。”

  “他爸爸出现了?”章芊惊讶地说,“我以为他爸爸不想对这对母女负责呢。”

  “其实凯凯不是晓巧的孩子。而是邓军和他第一任前妻生的孩子,晓巧与他第一任前妻是闺蜜,在帮她的闺蜜带孩子。”

  “还有这么回事?”章芊更吃惊了,“邓凯居然是邓军的孩子?”

  “所以现在旻旻让她带,您放心了吧?”

  章芊却皱起眉头:“事情没那么简单。你不觉得蹊跷吗?邓军这个人我看着他长大,还是非常了解的,他不沾花惹草就不舒服。如果晓老师跟他没有什么瓜葛的话,凭什么帮他带儿子?所以她的作风更值得怀疑!你对这个女人千万要保持警惕。”

  刘翔鹰本来以为说这些会增加老妈对晓巧的信任,没想到反倒让她怀疑上了,解释道:“晓巧不是那样的人。是她闺蜜嫁到国外去了,才把孩子扔给她。”

  “还是不对,哪有不要孩子的妈妈?会不会是因为晓巧做了对不住她闺蜜的事情,她的闺蜜才愤而出走?我想,晓巧一定是良心不安,帮闺蜜带孩子来弥补自己的过失吧?”

  刘翔鹰哭笑不得,老妈的想象力真是太丰富了。

  他没法解释其中更具体的根源,一是怕真相传出去会影响到邓凯的生活,二是怕老妈又往另外一个方向钻牛角尖。

  “不管怎么样,晓巧带孩子这一点您就放心吧。我明天又要出一趟远差,也顾不上旻旻,晓老师是带旻旻最合适的人选。”他说道。

  “不还有柳依依吗?”

  “妈。柳依依现在跟别人还有婚姻关系。以后,在我面前不要再提这个人!”

  “她跟我说她已经跟她前夫离婚了。你是不是嫌弃人家是二婚?”章芊虎下脸。

  她自己就是二婚嫁进刘家的,所以对这个比较敏感,“告诉你,二婚的女人比头婚的女人更懂得珍惜得之不易的幸福!”

  “对了,我明天还要出差,得赶早班飞机,先回去了。”刘翔鹰不愿意聊下去,赶紧找借口离开。

  第二天傍晚,柳依依出现在我的面前,说是来接旻旻。

  章芊亲自打电话过来介绍柳依依,说她是刘翔鹰的女朋友。

  既然是这样,我当然放心大胆地把旻旻交给了她。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内心里感叹,刘翔鹰的女朋友真的好漂亮,好有气质。

  这一下,我身边什么孩子也没有了,回到家,觉得空荡荡的,一时间还真不适应。

  不过当晚,我倒是痛痛快快地码了一万字出来,也算是一种宣泄。

  我想接下来,这会成为常态。

  对我来说,编织梦想才是我最最喜欢的职业。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19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