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11章:我要领回自己的儿子

第11章:我要领回自己的儿子


  第二天傍晚,刘翔鹰按时来接刘海旻。

  “小爸爸~”刘海旻见到刘翔鹰,立即扑了过去。

  刘海旻张开手臂,直接把他举过头顶,扛在肩上。

  小鬼有些不舍刘海旻,走到刘翔鹰面前,仰头看着他高高在上的伙伴,一眼的羡慕。

  “坐飞机咯,坐飞机咯。”刘海旻抖着身子使劲儿地炫耀。

  小鬼受不了这刺激,回头跑过来抱住我的腿:“我也要坐飞机。”

  我哪有那力气把他举到头顶,蹲下来对他说道:“我们可以坐真正的飞机,飞得很高很高。”

  “不嘛,我要坐爸爸飞机。”

  我只好把他抱起来,小声说:“小鬼听话的话,今天晚上可以跟妈妈一起睡。”

  “好!”他的小脸蛋儿高兴地在我脸上蹭。

  刘海旻看见,扭着身子一定要从刘翔鹰头上下去,以一副吃醋的模样扑到我这里来,也非要我抱不可。

  我放下小鬼,抱起他。

  他学着小鬼的模样,用他胖嘟嘟的脸蛋也在我脸上蹭,惹得小鬼感觉被人横刀夺了爱,用力拽刘海旻的脚。

  刘翔鹰见我两难,招呼小鬼:“邓凯,过来坐爸爸飞机。”这才替我解了围。

  见他西装笔挺的,小鬼的鞋子在他胸前却不老实,我命令小鬼:“快下来,脚都把叔叔的衣服弄脏了。”

  然后我放下刘海旻,伸手把小鬼抱下来——

  当时我与刘翔鹰的距离也就0.01厘米的距离,我闻到了他身上独特的味道,似青翠的草木香,掺杂着熏衣草,三叶草等等的自然熏香,温暖而清爽。

  他的手与我的手无意中碰上,我感觉有种过电的感觉,直击心脏,心潮澎湃。

  我赶紧抱着小鬼走开。

  阿弥陀佛,我晓巧何时在帅哥面前如此慌乱?

  幸亏孔子说得好,原迹不原心。

  这种念头万万不能生根发芽,刘翔鹰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他是我们集团的大佬,我是他底下的职员,我去喜欢他,那是自讨苦吃!

  金素梅的教训还没吃够吗?

  这些事业有点成就的人,历来骨子里瞧不起人。

  就像那个邓军,来找我,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说的话不知道有多恶心人。

  就算他们肯高看人一眼,他们的家人及朋友也是排斥刁难得很,这样的日子我可不愿意过。

  “妈妈。我想跟旻旻玩。”小鬼扯着我的衣角请求。

  我不同意:“旻旻必须回家了,你们明天再玩。”

  旻旻乞求地看着刘翔鹰:“小爸爸,我们再玩一会儿。”

  “行。”他好说话得很。

  小鬼和刘海旻立即像放飞的笼中鸟一样,冲出教室,奔向教学楼后的游乐场。

  “小鬼——”我有点生气,他怎么这么不懂事!

  “没事,我会看着他俩。”刘翔鹰转身跟了过去。

  唉,还是小孩子无心,只知道自己开心,不知道人家疾苦。

  我继续接待着其他家长。

  送走最后一个孩子,我舒了一口气。

  幼儿园的活说累也不累,但是细琐,安全责任重大,必须把每一个孩子亲自交到家长手里才算完成任务。

  我收拾好挎包,准备离开,一转身,却见邓军在身后,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儿子。”

  儿子?我狐疑地看着他,什么时候他把小鬼当作他的儿子了?

  “你一分钱抚养费没出,一次没抱过他,你好意思说他是你儿子?”我讽刺道。

  “别忘了,金素梅跟我离婚,因为没地方落户,所以他和邓凯的户口一直留在我那里。”

  “你说这话啥意思?”我感觉来者不善。

  “没啥意思,我只是想领回自己的儿子,合法合情合理。”

  “但是抚养权不在你那里。”

  “金素梅她人呢?不是远嫁海外了吗?你比我还没资格抚养他吧?”他的眼神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糟糕,我帮金素梅抚养邓凯,的确没办理过任何法律手续。

  谁会想到邓军会突然之间来要人呢?

  他要回邓凯,能真心对他吗?

  “你不是有老婆吗?你们会有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要揪住邓凯不放?”

  “这是我的事,你无权来问。”他的态度比平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一副冷酷无情的样子。

  我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这事我必须问过律师才知道。

  他见我没吭声,态度缓和了一点,说道:“今晚我请你吃饭好吗?我们好好聊聊这个问题。我知道你带孩子很辛苦,我不会让你白带的。”

  “不必,就算你要领走邓凯,也得给我时间准备,你回去吧。”我心情沉重地说道。

  “行。”他也不逼我,“我等你电话,最多只能给你三天时间准备。到时,我会来接他。”

  --------------------

  望着在滑梯上开心玩耍的小鬼,我从来没有这么难过过。

  就算是一只小兔,相伴了这么久,突然要送人,也会舍不得啊!

  更何况这两年,他难道不是我身旁唯一相依为命的亲人吗?

  想想有时候我生气的时候会罚他瞪他,还威胁他要送去孤儿院,就觉得心疼不已。

  他那么小,当然只知道要玩要吃,我仅仅因为累就把情绪转嫁给他,我对他有那么好吗?

  面前递过来一张纸巾。

  “你......不舒服吗?”刘翔鹰醇厚的声音从我耳朵的上方灌入。

  “哦,没有。”我赶紧收下纸巾,怎么哭了呢?

  真是尴尬得很,我收敛自己的情绪:“谢谢你照看邓凯,我们该回家了。”

  说着离开去叫小鬼。

  与刘翔鹰分开时,他说可以开车送我和邓凯回家。

  “不用,我们住得很近。”我不想麻烦他,忽然想起什么,问道,“请问你有律师的电话吗?”

  “当然有。我一个朋友就是做律师的。”

  听他说是朋友,我有些打怵,他与邓军好像也很熟,我去咨询的事情就很有可能传到邓军那里去。

  那我还是自己去找个陌生的律师问吧。

  “我一个朋友遇到了麻烦,想找律师,我看还是别去管闲事了。那就算了,谢谢你,再见。”我找了个借口把这事搪塞了过去。

  “小事。如果你需要,我随时可以介绍。”他的眼神有些犀利,我感觉自己的谎言像被看穿了似的,没法直视他的眼睛,赶紧道别。

  亲,码字不易,加入书架提提意见吧,谢谢亲。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19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