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9章:初恋来了

第9章:初恋来了


  刘翔鹰本来想跟晓巧聊聊,一整个白天因为孩子在,没机会聊,总觉意犹未尽。

  结果才问一句你睡了没有,手机来了一个电话。

  他看见那个来电显示,立即从床上坐起来,脸上现出十分意外的神情。

  “喂?”

  “鹰。是我。”

  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从话筒里出来,透过他的耳朵立即钻进了他的心里去。

  “柳依依,我知道。”他回答,呼吸有些加快。

  “我就在八亩。”

  他的眼神透出惊喜:“你怎么会来这里?”

  “出差。”

  “那你住在哪里?”

  “八亩宾馆,能不能见你一面?”

  “好,你稍等,我就来。”

  刘翔鹰翻身下床,快速地脱掉睡衣,走进更衣室。

  他的手指在衬衫间拨弄,挑了一件又放回去——

  神经,这么晚,穿那么正规干什么?

  最后他挑了一件白色T恤,搭配一条瘦身黑色西裤,系上一根最旧的皮带,急吼吼地下楼去。

  章芊在客厅看见,问他这么晚要去哪里?

  “柳依依来了,我去见见她。”

  章芊却不乐意:“这个女人你还理她做什么?”

  “过去的事不怪她。”刘翔鹰没有心思多说,下到车库提车去了。

  章芊看着他的背影,替他不值地说道:“你这人就是心软,迟早还要吃亏!我说你一直不肯找女朋友,原来还惦记着她呀!”

  ---------------------

  柳依依挂上电话,脸上露出自信的笑意,走进卫生间补装。

  已经三年没有见过他,说句老实话,自己挺想他的。

  化妆得差不多了,她将领口的扣子解掉一颗,拉低衣领,把里面露得更充分一点,然后又在手腕上点上香水,让它随着血液的流动自然地扩散开来。

  房间弥漫开诱人的香味。

  她又叫来服务生帮自己开了一瓶葡萄酒醒着,躺在床上静静地等着。

  闭上眼睛,刘翔鹰的模样又浮现在她的脑海,令她沉醉起来——

  他在泳池的风姿,那健美的身材,真的是无人能比。

  她与他是大学同学,比他小一届,在校运动会游泳比赛中认识的。

  之后,俩人开始热恋,一起上图书馆、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去游泳,除了上课和睡觉,几乎形影不离。

  他本科毕业后,被保送读研。

  所以她的大学时光,几乎都是和他一起度过,现在回想,真是自己此生最幸福的时光。

  没对比就没伤害,她经历的越多,对他的思念也就越浓。

  所以这次,她其实是专门为他而来,出差只是一个借口。

  --------------------

  刘翔鹰看见柳依依的第一眼,几乎有点不认识她。

  她的气质变化很大,与当初那清纯的模样相去甚远:

  当初她的直发变成了卷发,睫毛涂了长而密的睫毛液,嘴上涂了厚厚的唇膏,不过,更显女人的韵味了。

  他咽了一下口水,有点生疏地说道:“你好。”

  她一把挽过他的手臂:“跟我还客套?”

  他的身体有些发僵,抬眼看见这标间里的大床。

  “那个......依依,我请你去吃夜宵。”

  那床实在是显得暧昧,他真怕自己把持不住,想换个地方交谈。

  “晚上吃什么夜宵?会长胖的。”她把他送到床边的圈椅上,从桌上拿过已经醒好的红酒,一人倒了一杯。

  刘翔鹰看着她裹得极好的腰身,手搅在一起,仿佛自己的手还放在她的腰上,脑海闪过过去的时光。

  “这可是我从法国带过来的RomaneeConti,你尝尝。”她递了一杯过来。

  “谢谢。”他接过,手指无意中碰到了她的手指,心跳仿佛骤停。

  “不跟你说了吗,我俩之间不要说谢,你怎么全忘了?”她嗔怪道。

  他握着酒杯,不好意思直视她,耳朵发烧。

  历来都是她主动,这一次也是,她似乎习惯了对他主动,主动跟他碰杯:“祝贺我们再次重逢。”

  他默默地喝着,心想她难得过来,自己应该好好陪她在八亩市到处逛逛,尽到地主之谊,问道:“你要在这里呆多长时间?”

  “那要看你的心情。”

  “我的心情?”他不解地看向她,撞上她热辣辣的妩媚的目光,赶紧收回视线,抿了一口酒,想把内心的慌乱压下去。

  “你如果心情好的话,我又怎么舍得走?”她声音撩人地说道,“反正我老公出国了,三两个月不会回来。”

  他蓦然清醒过来,她是结了婚的人!

  三年前,他遭遇家庭变故:

  大哥创办的学校的体育馆突然倒塌,不少学生受伤。

  大哥和大嫂为了救那些孩子,身受重伤。

  大哥不幸去世,怀着身孕的大嫂变成了植物人。

  学校因为赔偿责任而欠债累累。

  他只能终止学业回来主持大局。

  当时柳依依不舍得他走,劝他不要管这事,反正欠债太多,不如关停学校,申请破产算了。

  他说我怎么可以这么做?我不仅不能逃避债务,而且必须完成大哥的遗愿,将学校继续办下去。

  她说你怎么这么傻,这将毁了你自己的前途!

  他说如果我不这么做,会对不住自己的大哥。

  因为这事,俩人逐渐疏远。

  不久,就听说她嫁了一个有钱人,比她年龄大不少。

  他不怨她,真的,他甚至觉得有些对不住她,因为当时自己完全沉浸在悲痛之中,忽略了她的感受。

  所以,只要她幸福,自己只会祝福她。

  包括这次她来,自己也是抱着这种简单的想法来见她。

  刚才真是有些昏头了。

  见他不说话,柳依依问道:“听说你还没结婚,为什么?”

  “忙。”

  “那有女朋友了吗?”

  他摇摇头,这三年来,自己忙于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哪有心情和时间谈恋爱?

  更何况,她一直在自己的心里,哪那么容易接受新的人?

  自己刚接手大哥的学校的时候,日子真的过得很艰难。

  到处是骂声,教育监管部门勒令学校停学整顿。

  大家都说以后再也不会有人选择他这所学校了,甚至有不少在校学生转学走人。

  为了让人们忘掉过去惨痛的事故,他将大哥创办的学校改名为翔鹰,表示,自己在,学校就在。

  他日日待在学校,亲历亲为,甚至亲自参与教学,结果那一届毕业的高三学生,80%以上考上了四大名校。

  这简直像颗原子弹爆炸的威力,震撼了八亩市的人,名声迅速传扬开来,生源猛增。

  翔鹰学校的分支机构因此遍地开花,迅速成为华东地区最大的私立教育集团。

  “鹰,你可知道,这三年来,我没有一天忘记你。”柳依依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他抬头,她已经靠自己很近,视线落在自己的腰间。

  这让他的耳朵发烧。

  自己何尝不是如此。每当寂寞之时,就会想起与她在一起的日日夜夜。

  不可否认,她把她最美好的青春给了自己。

  只是最近,自己决定放下往事,重新开始,才渐渐地将她淡忘。

  “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把我忘了吗?”她受不了他的沉默。

  过去他可不是这样的人,而是有说有笑。

  “忘倒是没忘——”他回答,话音未落,她靠近,用手触摸他皮带上的皮扣,问道,“这是不是我送给你的那一条?你仍旧在用?”

  他有种被点了穴的感觉,动弹不得。

  见他没有拒绝,她的胆子大了,借着醉意坐在他的腿上,就像以前一样,钩住他的脖子,撒娇地说道:“鹰,你知不知道,我心里头只有你?”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19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