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5章:云开雾散

第5章:云开雾散


  本来以为生活把我所有的路都堵死了,但是突然之间,云开雾散,晴空万里。

  我感觉所有的人都特别阳光,照得我内心暖融融的。

  先是刘翔鹰的秘书来找我,说道:“经大夫核实,刘海旻不需要植皮美容,总计住院费用只有三万,这两万退给你。”

  我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没有这债务,我轻松多了。

  接着,幼儿园园长主动给我打电话,说学校经过研究,可以让我回去上班,但是实习期从三个月延长到半年才能转正。

  “那我儿子也能去上学吗?”我问。

  “那当然,我们对教职工有照顾,你儿子可以免费来上学。”

  我激动万分,耶地蹦跳起来。

  只要有稳定地收入,我与儿子就能稳定地生活。

  返校之前,我必须先把小鬼教育好。

  我命令他坐端正,严肃地说:“这次因为你打架咬人,导致你的同学严重受伤,还导致你失学,我失业,还欠一大笔钱,你下次还咬不咬人,打不打架?!”

  他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停地捏着裤腿,忽然说话了:“他先打我。”

  “他打人你可以告诉老师,老师会处理这些问题,你的拳头能解决问题吗?男子汉大丈夫,不以拳头服人,要以理服人。”

  “我不是男子汉大丈夫,我是小小班的同学。”

  他口齿清晰地说了这么长一段话,我一下子懵了。

  突变啊!

  我还以为他永远都是大舌头呢。

  我激动地把他抱在怀里,拍着他的背,说道:“小鬼长大了,话说得这么好。我们家,你就是男子汉大丈夫,知不知道?”

  他像被授予了至高无上的荣誉,骄傲地点点头。

  “妈妈做个好老师,你做个好学生,我们做最好的搭档好不好?”

  “好。”

  “拉钩。”我伸出小指头。

  他也伸出小指头,脸上洋溢着笑容。

  我也开心地笑了。

  小鬼真的很可爱。

  别把他当两岁小孩,跟他讲道理,他都听得懂,也很有自尊心与责任心。

  ----------------------

  “滴滴滴滴......”

  刘翔鹰在门外摁锁上的密码,刘海旻耳朵尖,跑过来把他专属的拖鞋摆放好。

  “乖。”刘翔鹰进来瞧见,摸摸他的头。

  “小爸爸,我今天交了一个朋友。”刘海旻报告。

  “好样的,谁呀?”刘翔鹰微笑着问。

  “邓凯。”

  刘翔鹰蹲下来,眼睛与他平视,问道:“你不怕他再跟你打架?”

  “不怕。晓老师说,有些朋友是不打不识相。”

  “还会成语了。是不打不相识。”

  说着,他仔细打量刘海旻的脸,上面的牙印基本上已经消了。

  刘海旻上次被邓凯咬,其实没破皮,只是他的皮肤太嫩,留下了很深的淤青。

  他脸上的血是头上的伤口留下来的,并没有毁容,不需要植皮。

  当时那样子太惨,医生说了“可能要植皮整容”之类的话语,弄得他奶奶真以为要植皮整容,才开出了那么高的赔偿款。

  秘书按照刘翔鹰的吩咐,准备去找晓巧,勒令她按合同办事,却正巧碰上邓军在门口,把他俩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秘书觉得晓巧没撒谎,的确是没钱才去求自己的老板,所以先回来转告新情况。

  刘翔鹰不想把晓巧逼进绝路,让秘书缓一缓处理此事。

  不久,医院确定刘海旻的问题没那么严重,可以提前出院,住院费用只花了三万,他便让秘书把两万还了回去。

  他又让秘书去回访晓巧曾经教过的中学,也回访了幼儿园,了解到晓巧在教学上、为人处世上没有任何问题,所以通知园长继续留用晓巧。

  “先生,旻旻,吃饭了。”保姆走过来通知。

  刘翔鹰来到饭厅,他妈妈章芊已经等在那里,虎着张脸。

  刘翔鹰赶紧给她盛饭、夹菜。

  “无事献殷勤,少来这套。你坦白交代,是不是那女的去求你了,你一心软就让她重新去上班了?”章芊生气地问道。

  刘翔鹰笑嘻嘻地说道:“妈。您不是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旻旻不是没事嘛?”

  “怎么没事?他头上缝了三针,脸差点毁容,你让邓凯继续跟我们旻旻搁一块,哪一天邓凯又变成疯狗怎么办?传出去,别人都不敢把孩子送我们幼儿园了,生怕疯狗咬人!”

  “孩子在一起,哪有不打打闹闹的,人家晓巧主动承担了医药费,也停职了一阵子,如果我们还计较,反倒显得我们刘家的人不大度。”

  “我就想不通,缚园长怎么会招一个未婚妈妈,她自己都顾不过来,哪里还有精力顾那么多孩子?”

  刘翔鹰没回应章芊的话,转而问刘海旻:“晓老师好不好?”

  “好。”刘海旻回答。

  “为什么好?”

  “讲故事好听。”

  “还有呢?”

  “像妈妈。”

  “对啊。对旻旻好,像妈妈一样的老师就是好老师。”刘翔鹰说完,示意保姆把刘海旻带走。

  等刘海旻走后,刘翔鹰眼神严肃地看着章芊:“妈。当着旻旻的面不要评价他的老师。”

  “我是气不过!旻旻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委屈?你不知道我当时感觉就像天塌下来了一样。”

  “您知道我对师资的要求非常严格,所以您相信我,晓巧肯定是个好老师,否则根本进不了我们的学校。”刘翔鹰耐心地解释。

  “我还不知道你,你是心肠软!反正,如果她再犯错,不准你再留!”

  “行,母亲大人。”刘翔鹰给她舀汤。

  章芊的气消得差不多了,反过来给儿子舀汤:“你也多喝一点,这野鸽子我熬了三个小时,应该酥了......旻旻!过来吃鸽子肉,里面有你喜欢的鸽子蛋......”

  -----------------

  第二天,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刘海旻问我:“晓老师,你为什么是未婚妈妈?”

  我先是怔了一下,这还是头一次有人直接问出来。

  小孩子跟大人不一样,有了好奇心,不会拐弯抹角。

  我眼睛转动了一下,目光落在窗外的草地,灵机一动,回答:“未婚妈妈就是蜗牛妈妈。”

  “为什么?”很多孩子叽叽喳喳地问。

  “因为蜗牛妈妈就是蜗牛爸爸,不分男女,所以不需要结婚。如果有了宝宝,就被称为未婚妈妈或者未婚爸爸。”

  “蜗牛好可爱。”

  “是啊,每个小动物都有可爱的地方。我们一起画一只蜗牛好不好?”我趁机转移话题。

  孩子们可高兴了,争相要画一只最漂亮的蜗牛。

  园长站在窗外,脸上露出笑容,自言自语道:“蜗牛妈妈,有意思,亏晓巧想得出来。”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19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