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谁说我有孩子就不能嫁大佬 > 第2章:小鬼惹祸

第2章:小鬼惹祸


  我儿子叫做邓凯,我叫他小鬼,是因为他虽然说话功能发育缓慢,三岁还不会叫妈妈,但是貌似憨厚的外表下,实在太鬼了。

  举个例子。

  他想吃邻家小姑娘的东西,他从不主动要,总是不停地帮她拿,塞给她吃,人家吃够了,吃得不耐烦了,自然就把剩下的东西像甩垃圾一样地甩给了他。

  这小鬼,从小表现出来的专注力惊人。

  记得我第一次给他积木,仅仅只是没有任何颜色的原木积木,他坐在地上玩了一个上午,整整四个小时没有挪窝。

  我不知道这是他的优点还是缺点。

  如果他被惹翻,哭起来,也是五六个小时停不下来,怎么哄也没用,声嘶力竭,整栋楼都要被他的声音掀翻掉,直到他自己筋疲力尽地倒下睡觉。

  每天晚上他必缠着我讲书上的故事,不讲故事就不睡。

  可是如果那故事他喜欢听,讲完一次还要我讲,讲了十次他也还是闹着要听。

  如果我念错了哪个地方,他的手指头会始终指着我念错的地方,直到我把错误纠正过来不可。

  也就是说,他十分聪明,听几次,不仅记住了故事,而且还认识书上的字。

  那故事一直听到他自己眼睛也一睁一闭了,却不准我停下来。

  如果我停下,他就突然瞪大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嘴里发出呜呜声,显得十分不悦。

  最严重的一次延续到凌晨一点他还在跟我纠缠不休。

  我决定不再理他,把书一扔,自顾自睡起来。

  他就哭,哭到邻居家跑来抗议。

  所以这位小爷我真不愿意逆着他的性子。

  因为逆着他的性子,我也没好果子吃。

  我想他进幼儿园之后,应该能磨磨他的性子。

  幸好,他表现极佳。

  每次上课,他都一动不动地坐着,双手撑着自己的腿,两眼发痴的看着老师,嘴巴张着,就像一个傻子一般。

  而别的孩子,眼睛到处游离,或者身子动来动去,哪能如他那般认真?

  不认识他的,看他那神情,真会以为他是个傻子。

  别的老师也反映他学习很认真,对于老师布置的作业一丝不苟地完成,

  “你儿子以后一定是读书的料。”他们这么夸。

  我为此感到很欣慰。

  总归带了小鬼,有苦也有甜。

  当感觉很苦的时候,他会给我意想不到的甜头尝。

  可是还没甜够,他又会给我制造不厌其烦的苦。

  这一次,他给我惹的麻烦就让我陷入深渊。

  那天我正好不在学校,请假外出参加研讨会,是别的老师代课。

  会还没开完,代课老师给我打电话,要我快回去,说我儿子跟同学打架了。

  “为什么要打架?”我问。

  “我也不知道。刘海旻今天是第一天来学校,你儿子非得贴着他坐,总是管着这个孩子,不准他这样,不准他那样。后来他俩就打起来了,你儿子把人家的脸抓破了。刘海旻奶奶过来了,要求马上见你。”

  我急吼吼赶回学校,那位奶奶已经领着孩子离去,说是去医院检查,临行前放话,说如果她孙子有个三长两短,跟我没完。

  “伤势严重吗?”我问代课老师。

  “不知道,反正满脸是血。可能破相了。”

  我回头怒视邓凯。

  他眼角也有淤青,低着头坐在那里看书,就跟没事人似的。

  我一把抢过他的书,忍者气问:“你为什么要打人!”

  他一句话也不说,一脸倔强的样,仿佛他压根儿没有错。

  当然,他本来就口齿不清,逼问是问不出什么东西来的。

  我要求查看监控。

  监控里只看见他俩受伤前的情况:

  俩人争抢同一个玩具,你推我,我推你,然后相互推到与教室相连的卫生间去了。

  悲剧发生在卫生间,而卫生间没监控。

  “你赶紧去医院吧,态度诚恳点,或许人家能原谅凯凯。”代课老师提醒我。

  我把小鬼拜托给代课老师,打的赶去医院。

  当我踏进医院的贵宾房,心里头发毛。

  刘海旻都到住院的程度了,那得有多严重!而且住这么高端,得多少医药费啊?

  病床上,躺着那小可怜,看着他缠满绷带的小脸,我急得眼泪水都要出来了。

  “你就是那个家长?”一个冷冷的声音问道。

  我别过头,一位打扮精致的老阿姨正坐在沙发上,脸板得像块玄铁。

  “对不起,对不起,”我连忙弯腰道歉,“我儿子不懂事——”

  “一句不懂事就行了吗?子不教父之过,你这做娘的更逃不脱责任!怎么能教出咬人的孩子,跟疯狗似的,害得我孙子破相不说,还得打狂犬疫苗。”

  “是我儿子的责任,我一定会承担。”我诚恳地表示,“只要我负担得起,我一定及时赔偿。”

  之所以这么说,我是担心我那点存款根本不够他们填牙缝,我可能得被迫分期付款。

  “你赔得起吗?!”

  “那也得赔啊。”

  结果,医药费加上精神损失费,她开价20万。

  天啦,天文数字啊!

  对我这个收入微薄、靠租房度日的单亲妈妈来说,真的是天文数字。

  我请求赔偿款稍微少一点,老阿姨坚决不让步,因为她孙子脸上有个很深的牙印,据说要重新植皮整容,20万算是她客气的。

  我几乎瘫软。

  “能......能不能让我分期付款,我每月领到工资就还一部分。”我请求。

  “别跟我说你没钱吧?”老阿姨生气地说。

  “的......的确是没有什么存款,全靠我工资。”

  “你在哪里上班?”

  “就是刘海旻所在的幼儿园,我是他的老师。”

  老阿姨怒气冲冲地瞪着我:“教出这样的孩子,你还有资格做老师?!我必须找你们园长谈一谈,她是怎么管理幼儿园的?招的老师就你这样的素质?!”

  “对......对不起,这与幼儿园无关,您不能因为我一棒子把我们幼儿园打死。而且,如果您让幼儿园开除我,我更没钱还您了!”

  “无赖!”老太太骂道,“你早干嘛去了,把自己的儿子养得像条疯狗,让你做老师,会教坏多少孩子!”


  (http://www.zbzw.la/book/58218/855919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