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恶魔囚笼 > 第一百零九章 集结

第一百零九章 集结


  午后,当明亮的阳光尽情洒在了艾坦丁堡的时候,寒冷的空气中多出了一份久违的温暖。

  难得的冬日暖阳,让人们的心情不由的变好。

  但这绝对不包括沃夫特。

  他已经知道契卡湾发生了什么。

  爆炸!

  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

  同样的,也知道了艾特芬议员准备做什么。

  对此,沃夫特并没有多说什么。

  神灵的强大,没有什么是比他们这些‘静夜秘修会’成员更熟悉、深知的。

  只是……

  沃夫特看着艾坦丁堡宁静的午后,看着那些平民脸上疲惫却浮现着笑容的面颊,忍不住的眯起了双眼。

  “真的要放弃一起吗?”

  这位代表着南方议员们的‘静夜秘修会’成员忍不住低声自语着。

  “不然呢?”

  霍尔莱卡反问着。

  “是啊,不然呢?”

  沃夫特苦笑出声。

  在两人身后的斯通、比尔等五人同样沉默不语。

  经历了轮卡尔的事件,五人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相反的,他们都受到了格尔萨克议员的夸奖,且有着实质的奖励。

  身份地位获得了不同的提升。

  且可以统领之前集结的人。

  这让五人彷如在梦中。

  但很快的,美梦就变成了噩梦。

  他们又要再一次经历艰难的选择了。

  不过,幸运的是,不论是斯通,还是比尔等,都发现自己竟然远没有第一次那样的惶恐、不知所措。

  人的适应性,果然可怕!

  带着这样的感叹,斯通加快了脚步,变成了与沃夫特、霍尔莱卡并肩而行。

  “能够带走多少人?”

  斯通声音平和的问道。

  立刻,沃夫特的脚步一顿。

  “不多。”

  “只能保留精锐。”

  沃夫特声音干涩的说道。

  “明白了。”

  斯通点了点头。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话语已经相当的明白了。

  除去少数的人能够离开外,剩下的,都会被留下。

  其中……

  自然包括他们的家人。

  甚至,他们本身也会被留下。

  对此,斯通的心底没有任何怨言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选中的人不是他和他的家人,而是别人?

  自怨自艾会出现在心底,但不会一直出现。

  呼!

  他重重的吐了口浊气。

  然后,目光看向了比尔等四人。

  有着一次生死与共的并肩战斗经历,五人的关系早已经非同一般。

  几乎是一个眼神。

  他们就打定了主意。

  人,不可能一直依靠他人。

  他们要……自救!

  霍尔莱卡一直注意着斯通、比尔五人,看到这样的目光后,他对着有些恍惚的沃夫特说道:“沃夫特请你继续带人运送这些补偿,我有些事情想要和斯通、比尔五人说。”

  “好。”

  沃夫特没有多问。

  他知道霍尔莱卡和斯通等人说什么。

  同样的,他也知道结果。

  很可能是最糟糕的那种。

  谁也不会放弃生的希望,不是吗?

  那谁又愿意去死呢?

  希望之后的失望,还不如不给!

  这该死的、残酷的现实!

  咬着牙,沃夫特带着人继续向下七环的‘迷雾’营地走去。

  霍尔莱卡一直目送着这支队伍走远了,他才转过身看向了神情中带着戒备的斯通、比尔。

  “放轻松。”

  “你们不认可格尔萨克议员的决定,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对吗?”

  霍尔莱卡问道。

  “格尔萨克议员很好。”

  “他宽恕了我们。”

  “但,我们也想活下去,带着我们的家人——轮卡尔说的很对,我们孤单的活着,只是行尸走肉,只有当守护家人时,我们才是……人。”

  斯通说着已经感知到霍尔莱卡的气息锁定了他,没有任何的犹豫,他握住了剑柄。

  ‘不死者’的名号他知道。

  面对‘不死者’他没有把握。

  但,他需要一搏。

  为了他的家人。

  比尔四人也不例外。

  五人几乎是一下子就散开,形成了一个攻击的阵势。

  气氛为之凝固。

  就在剑拔弩张即将开战的那一刻,霍尔莱卡笑了。

  “恭喜你们。”

  “通过了。”

  霍尔莱卡鼓着掌。

  啪啪啪。

  清脆的鼓掌声,令斯通、比尔一愣。

  “也许你们可以听听议员大人的另外一个计划。”

  霍尔莱卡笑着说道。

  “另外一个计划?”

  斯通、比尔五人一愣。

  “科里坡议员曾和你们提到过的。”

  霍尔莱卡提示着。

  提到过的?

  斯通、比尔五人面面相觑。

  突然,斯通想到了什么,但是马上的,这位‘静夜秘修会’成员就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不可能的!”

  “不会的!”

  他连连否认。

  随着这样的话语,比尔四人也想到了什么,当即,四人的脸色就是一变。

  看着五人连连变换的脸色,霍尔莱卡收敛了笑容,他严肃的开口道。

  “我们都是蛇派!”

  ……

  蒙特整理着各地传来的消息。

  宽松的服饰依旧,但脸上的粉他早已经擦去,习惯性的谄媚笑容,早已经被严肃所代替。

  “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响起,抬起头的近臣立刻就看到了他的陛下。

  一夜之间,这位艾坦丁的雄主越发的苍老了,甚至,身形都变得颤颤巍巍。

  “陛下。”

  蒙特快步走了过去,搀扶着艾坦丁六世。

  六世摆了摆手,拒绝了近臣的搀扶,但就是这样的小动作,却让六世的呼吸急促,然后,再次的咳嗽起来。

  蒙特开始不断的拍打着艾坦丁六世的后背。

  足足十几秒,这样的咳嗽声才停了下来。

  “蒙特。”

  艾坦丁六世开口道。

  “陛下,我在。”

  近臣低声说道。

  “拿着它,去找科林。”

  一个盒子递给了近臣。

  近臣在看到这个盒子的时候,眼眶就是一红。

  因为,这个盒子是艾坦丁王室专门用来放遗诏的。

  “陛下,还不到时候,契卡湾是一次意外,殿下还需要……”

  “蒙特!”

  一声低喝打断了近臣。

  艾坦丁六世犹如一头苍老的雄狮,垂垂老矣,却还残存一丝威风。

  他怒视着蒙特。

  蒙特心惊胆战。

  “失败了就是失败了。”

  “我不会给自己找那么多理由。”

  “更不会不敢直视失败。”

  “遗憾?”

  “我当然有。”

  “但我没时间了,拿着它去找科林,然后辅佐科林。”

  艾坦丁六世说完,就转身向着椅子走去,当他坐在椅子中时,双目不自觉的看向了那重新拼装好的帆船模型。

  “差一点啊,差一点。”

  这样的呢喃声回荡在小会议厅内。

  逐步向外的近臣,心底一阵阵发酸。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这位近臣突然停下脚步。

  “陛下,我向您发誓。”

  “南方列岛终究会成为艾坦丁的附属。”

  “殿下也会成为令人敬仰的国王。”

  蒙特一字一句的说道。

  艾坦丁六世则是摆了摆手。

  吱呀!

  砰!

  小会议厅的门关上了。

  蒙特转身就走。

  守在门口的王室护卫队成员以不同于往日的目光注视着这位近臣的离去。

  然后,当看向小会议厅时,这些侍卫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泛起了悲伤。

  他们的国王将逝去啊!

  小会议厅内,上位邪灵拍了拍胸口,长长的松了口气。

  “还好暂时将那位老侯爵支开了。”

  “不然非得露馅不可!”

  “老国王的落幕,新国王的崛起。”

  “不能太单调,必须要有传奇才行啊!”

  “幸好我准备充分!”

  上位邪灵说着,一个转身就消失不见。

  它,还得赶下一场。

  ……

  “两百八十件做为补偿的真正魔法道具装备,四十件做为信息费的稀有级别魔法道具装备和六十件‘邪异残留’都在这里,请您清点。”

  沃夫特毕恭毕敬的将一份厚厚的清单递给了秦然后,指了指跟在身后的三辆马车。

  马车都是双马,车厢宽厚,里面装得满满当当。

  “放到后面的那顶帐篷去。”

  秦然没有清点。

  没有必要。

  他相信,只要艾特芬不是疯了,就绝对不会再这件事情上欺骗他。

  更何况,上位邪灵早已经替他清点过了。

  “是,科林殿下。”

  沃夫特再次行礼后,就派人将这些珍贵物品放到了秦然指定的那顶帐篷内。

  整个过程有条不紊的。

  一切收拾妥当后,沃夫特带着‘静夜秘修会’的成员们离开了。

  当这些人离去大约半个小时后,霍尔莱卡带着斯通、比尔五人悄然的来到了那顶帐篷中。

  “殿下。”

  霍尔莱卡躬身行礼。

  “嗯。”

  秦然微微点了点头。

  看似平常的动作,但是却让斯通、比尔内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

  真的!

  竟然是真的!

  蛇派!

  格尔萨克议员真的是蛇派!

  不、不对!

  是科里坡、格尔萨克议员都是蛇派的成员。

  到了这个时候,斯通、比尔已经不去追究科里坡、柯尔萨克一开始就是蛇派成员,还是之后背叛了‘静夜秘修会’成为蛇派成员了。

  他们现在很想要知道‘另外一个’计划是什么。

  呼、呼呼!

  五个人调整着呼吸,目光一同看向了秦然。

  “猎魔人不会放弃朋友、家人。”

  “我们不属于光明,我们不属于黑暗。”

  “我们没有礼赞的荣耀,我们没有圣歌的传颂。”

  “我们只有内心的骄傲!”

  说着,秦然点了点自己左侧胸口的心脏位置。

  他的话语没有停下。

  他注视着眼前的五人。

  他一字一句的说着。

  “而我的骄傲……”

  “来自我们的朋友与家人。”

  声音不高亢,更没有煽动什么,一切都是平铺直叙般的描述,但正因为这样,才会越发的激励斯通、比尔五人。

  因为,秦然说的是真实的。

  真实的猎魔人就是这个样子。

  猎魔人不会放弃朋友、家人。

  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而在这样的共识下,在上位邪灵遗留的暗示中,斯通、比尔笔直站立,接着,他们五人同时单膝跪地,齐声高呼道:“殿下。”

  “我无法向你们保证什么。”

  “我也无法向你们承诺什么。”

  “我只能向你们说明——”

  “战时,我必将带头冲锋!”

  秦然声音依旧平淡。

  但这样的平淡,却是这个时候斯通、比尔等人所需要的。

  “我将跟随您的脚步冲锋!”

  “誓死不悔!”

  “蛇派万岁!”

  早已经彻底将自己当做蛇派成员的霍尔莱卡在这个时候再也忍耐不住了。

  他放声高呼!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

  有些东西就不需要隐瞒了。

  蛇派,崛起了。

  但同样的约到了前所未有的敌人。

  那么,做为蛇派的成员。

  他要为后辈争取一线生机。

  这是他身为一个蛇派成员唯一能够做到的。

  “我们将跟随您的脚步冲锋!”

  “誓死不悔!”

  “蛇派万岁!”

  斯通、比尔同样高呼道。

  “已经到了这种危难的时候了吗?”

  埃德森撩开帐篷帘,走了进来。

  “埃德森阁下。”

  霍尔莱卡、斯通、比尔六人同时施礼。

  猎魔人对于长者,有着应有的恭敬。

  “叫叔叔吧。”

  “我的年纪做为你们的叔叔足够了。”

  老猎魔人这样说着,嘴角泛起了微笑,他有好久没有感受过来自后辈们的崇敬了。

  这样的感觉……

  真的很不错啊!

  所以啊,这样的感觉,应该留得久一些。

  带着心底的想法,老猎魔人的目光看向了秦然。

  “还不到你们冲锋的时候。”

  “要来也是我们先来。”

  老猎魔人说道。

  秦然沉默着,没有开口。

  但是,态度则是显而易见了。

  同样的,霍尔莱卡等六人也不认为应该将这样的任务交给老猎魔人一个人。

  “埃德森大叔,你就一个人……”

  “一个人?”

  “狼,永远不会单打独斗!”

  “你们几个小家伙,跟我来!”

  老猎魔人说着,就转身向外走去。

  离开了帐篷。

  离开了营地。

  离开了城门。

  他站在了艾坦丁的城门外。

  他注视着远处的地平线。

  他昂起头,放声大吼。

  那吼声犹如狼嚎。

  声音苍凉而悠长。

  下一刻——

  “啊呜呜!”

  同样的狼嚎出现了。

  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些细密的黑点。

  他们身披黑色的斗篷,身形、武器各有不同,但一个个气息昂然、强大。

  指着那些身影,老猎魔人大声说道。

  “孤狼死!”

  “群狼活!”


  (https://www.zbzw.la/book/5598/4694044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