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我家系统自爆之后 > 第二九五章 和我们没关系

第二九五章 和我们没关系


  这就是阎浮提和郁单越的区别,阎浮提的强者为尊,那是综合了各个方面的,个人的能力,身法,修为,控场,再加上背后的势力。

  但是在郁单越,那就是拳拳到肉,要他们的话来说,打架而已,又不是对敌,干嘛要用那么强大的力量,即便是面对雨潇潇这么一个女人,方忌玉也是脱了衣服挥着拳头就上来了,一点没有想过万一把人家打毁容了怎么办。

  反正在他们看来,打架嘛,身上带伤都是应该的,雨潇潇也是没想到这种情况,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呢,不过没关系,不就是不用那些花里胡哨的法术,来一场正面的碰对碰吗。

  五分钟之后,你潇潇把方忌玉按倒在地上,一拳一拳朝着他脸上就打过去了,实在是这人太不讲究了,刚才竟然直接朝她的脸就来了,难道不知道女人的脸,即便是戴着面纱,也是不能够碰一下的吗?

  “哇你快让我起来,我要再跟你大战300回合,这一次我一定能赢!你这是偷袭知道吗?胜之不武……你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强呢?”

  这时候想起她是一个女人了,刚刚怎么没想起来呢?

  雨潇潇直到把他的两个眼睛揍得的对称了,这才放下手来,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站到了一边,看着方忌玉跃而起。

  好在这人还挺讲诚信的。即便脸上被打成了那副模样,等穿上衣服一切都像是没发生过一样,又恢复了他那副道貌岸然的模样。

  这恢复能力和暮成雪冰人的属性可不一样,完全是常年被揍出来的,抗压能力相当的强悍。

  “没想到你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竟然这么强,比那些婆婆妈妈的男人们可要强多了。我现在就用郁单越大祭司的身份宣布,以后等你到了郁单越就可以横着走。”

  先不说方忌玉说的话管不管用,反正他现在这副模样,再一次的让雨潇潇感觉到了特别的违和,还不如脱了衣服和她说话呢,至少看起来还是挺相配的。

  主要是这张脸和他的语气实在对不上。

  会展那边的钟声敲响了,很快就有被雇佣而来的雇佣兵们将周围封锁起来,他们就是瞿耶尼最强大的战士,而且有雇佣这层关系在,完成任务的时候也是分外的卖力。

  谁要瞿耶尼的高层给的实在太多了,可是比他们平时做任务的报酬要来的多。

  拖着长长的尾巴的红色的鸟雀,在他们上空盘旋着,催促着他们尽快进入举办会场的帐篷中,不要在外面逗留。

  任何事情都是要走流程的,比如说这场拍卖会,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就介绍了这条仙人的手臂的由来。

  从天而降,在当地形成了巨大的灾难,即便如今被封印了起来,依旧还是在汲取着周围的生机。

  “如今它被封印在这里,大家是感觉不到的,不过我们依旧有办法,证明我所言非虚……请看,这是一枚木华果的树叶,大家都应当知道,木华果的树叶当中,存在着浓郁的生机。”

  一半黄半绿的叶子被放在了封印着那条手臂的透明圆球上,就好像中间没有那层格挡一样,那片叶子很快就进入了圆球当中。

  肉眼可辨,它上面的生机被吸收殆尽,变成了全部的黄色,干瘪下来,最终变成了一团黑灰。

  “被封印起来,虽然是因为这条手臂太过于危险,不过有天机楼帮助,我们依旧能够对它进行有限的研究。”

  虽然说第一个被介绍的就是这条仙人的手臂,但是第一个被拍卖的却不是它,好像吊着人的胃口一样告诉你有这么一个东西,它很强大,可是你却只能够看着。

  先被拍卖的自然就是其他洲带来的物品,第一个上场的就是瞿耶尼本土的物品。

  被拍卖的东西都是稀奇古怪的,比如说这第一个被拿上来的,竟然是一个被保存完好的人头。

  雨潇潇仔细辨认了一下,还为以为是一个仿制的,却没想到,这是真正的人头,而在那个人头被拿出来的瞬间,就已经有人变了脸色。

  而这变了脸色的人,还就是天机楼的人,原本大家都是坐着的,这人突然就站了起来,目光凶狠地盯着主持拍卖的人。

  不过即便是这个样子,人家也依然是微笑面对,好像感觉不到那扑面而来的恶意一样,只是这么短短的瞬间,所有人都已经明白,这个人头就是针对天机楼的,看来是瞿耶尼和天机楼之间的关系,还真的就已经到了势如水火的地步。

  除了天机楼的人,还有一个人也认出了那人头属于谁。

  “他应该是在弗于逮就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任何一个消息都可能决定了未来的走向,在这种情况下,原长醉自然不会隐瞒下关于这头这个人头的消息。

  他的确是天机楼派往弗于逮的人,可能是想要在万圣门统帅的弗于逮之下建立一个新的天机楼分部。

  却不想首战就折戟沉沙。

  那人不能说是不厉害,但是架不住当时他的对手实在太多,而且基本上都是玩阴的,后来是被活生生给玩死了,就没有人给他正面对战的机会。

  “你们的心可真脏。”

  也不知道方忌玉这人是怎么想的,端着一张高冷淡定的脸,就是不去瞿耶尼给他们指定的位置上,偏偏要呆在雨潇潇的边儿上。

  可能是因为弗于逮来的人就这么几个,而且还被安排在最角落的位置里,想要找到他们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几乎都要躲到阴影里边去了。

  原长醉奇怪地看了一眼方忌玉,想着他可能是四姐姐的朋友,不过人家就说了那么一句话就不说了,可即便是这个样子,原长醉也感觉可能是自己听错了,有着那样一张脸,而且身姿笔挺的人,怎么可能会说那么不着调的话来呢?

  “与我们没有关系。”现在那人头可是在瞿耶尼的手中。就算是冤有头债有主,那也该找瞿耶尼,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http://www.zbzw.la/book/53171/870231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