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我家系统自爆之后 > 第二四六章 是错觉吗

第二四六章 是错觉吗


  “怎么可能?”

  在这条暗巷当中,若语是唯一还站在明面处的人,她能够清晰地看到远处房顶上的雨潇潇,即便是戴着面纱,差不多遮住了整张脸,甚至连那双眼睛都看不清楚,可是跟随船行了一路,甚至还在港口的时候,看着他们和瞿耶尼的接待者们会谈。

  她对这个人也算是熟悉的,但是若语可以保证,在她离开的时候,这个人还在港口,即便她在路上为了躲避那道目光花费了一些时间,后来也是加快了速度赶到了这个港口,从那个时候起盯着她的目光就从来没有变过,她能够保证这中间没有换过人。那么她是什么时候盯上自己的呢?

  还是说从上船开始自己的行踪就已经暴露了?

  “怎么了?若语。”同在一个佣兵团的人是知道她的名字的,这正是之前见到她的暗号之后就埋伏在这里,如今正躲藏在阴影当中,看到若语突然站了起来,一副震惊的模样,他们看不到雨潇潇如今所在的位置,毕竟他们之前选择好的都是要在这到暗巷中进行战斗。

  如今看到若语震惊的模样,还有些不得其解。“你看到了什么吗?”有人想要动一动位置,看看若语这家伙究竟是看到了什么东西才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你们不要动。”尽管距离很远,如果是对面那个人说话的话,若语保证自己绝对是看不清楚的,但是她却不能保证自己这边有什么动作,那边看不清楚。怎么说也是天榜第一的人。

  而且这一路上那段目光能够让她警惕成那副模样,属于龙族的警报器一直在响个不停。她可以保证,自己绝对不是那个人的对手,所以只能通过背在后面的手打暗号的方式,告诉那些人,有敌人,但是距离现在很远,让他们隐藏好自己。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警惕的心稍微放松一点,不能够因为敌人还没有对她发动进攻就认为那个人没有危险,但是如果神经太过于紧绷,可能在对方真正发动攻击的时候来不及反应。

  把自己调整到最好的状态,若语一步一步的走出了这道暗巷,让自己被阳光照耀到,暴露在了雨潇潇的视线当中,但是两个人的距离依然很远,不过大家都不是什么普通人,她相信自己要是在这里说话的话,对方一定能够听到。

  “你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怎么回事?”

  都已经做好了迎接来自上层的打击,可能她要在这里缺胳膊断腿,毕竟大人物们都不喜欢这样的小老鼠到达他们的领地里,而她还搭了一路的顺风船。早就已经做好了被发现之后进行严厉打击的准备,却没有想到,她都已经要和对方摊牌了,那个人却突然消失不见了。

  “怎么了?若语,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同是一个佣兵团的人,他们自然知道若语不是那种无的放矢之人。绝对是有什么威胁到了她,才会留下那样的暗号,而且刚刚那些行为绝对不是作伪。

  看着若语放松下来,他们肯定那个对她造成威胁的东西已经消失了,这才从后面赶了上来,向着她看过去的方向扫视了一遍,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刚刚那里有个人。”说这话的时候若语竟然有些犹豫,她现在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刚才所看到的一切究竟是不是自己真实看到的?或许真的只是一时的错觉。

  明明在前一刻还那么的肯定,甚至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埋伏,陷阱已经安排好,就等着猎物入网。

  在雨潇潇消失之后,她竟然对自己看到的产生了怀疑,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怀疑越来越强烈。

  “你们刚才有看到什么吗?”最后对自己的大脑真的产生了“刚刚都是错觉”这种判断来。

  “我们不是被你叫来的吗?怎么现在被你问起来了?”

  “对啊,我们可是什么都没看到?”

  若语仔细的去回想自己刚才看了的东西,但是脑海里关于雨潇潇的影像确实越来越模糊,最后在原本那个应该停留有人的屋顶上,那个人消失了,消失在她的脑海当中。

  “可能真的是我看错了吧?”

  尚云峰作为他们这只佣兵团的团长,在知道若语出去一趟好不容易回来,却留下了警示的暗号,正好他们这一次也没有任务,毕竟瞿耶尼这段时间正在大幅度警戒,即便是他们这些佣兵们也需要好好的呆在自己的窝里。

  他并没有亲眼看到雨潇潇,自然也就不会产生自己是看错了的错觉,毕竟他所关注的目标一直是若语,若语一系列的反应绝对不是错觉,这么多人都看到了,而且他们的大脑可不会欺骗他们。

  但是看着若语前后判若两人的模样,尚云峰突然有些怀疑,若语不会是被谁给催眠了吧?

  “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回去让圣女给你检查一下。”

  “……也好。”

  虽然脑海里关于雨潇潇的影像已经消失了,但并不代表这件事她就完全忘记了,刚刚没有被提醒的时候,她可能就会这样子忽略过去,但是因为尚云峰的关注,她还是想要仔细的检查一下自己。

  那一路上随行的目光,刚刚看到的那位弗于逮的天榜第一,而且至今肌肉上还留有刚才因为紧张,突然紧绷所留下的酸痛感,这一切都告诉她,刚刚有事情发生,只不过她突然就将忘记了。

  对于半龙人来说,这是多么难得的事情,只是内心中还来不及升起的恐慌感,居然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即便她强迫告诉自己一定要把这件事情记住,大脑却没有执行这条命令。

  “现在就去!我感觉自己正在忘记某些事情。”这件事情究竟是什么?一定是刚刚才发生过的,可是她就是想不起来。尚云峰也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他就是曾经那位掀起了若语兜帽的人,而且还是第一个嘲笑她化妆化的难看的人,却也是第一个向若语伸出了橄榄枝的人。


  (http://www.zbzw.la/book/53171/849995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