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三百七十五章 可敢一战

第两千三百七十五章 可敢一战


  依靠着天赋,兀突骨没浪费多少时间就习惯了西纳里的躲避方式,之后用不了多久就逐渐开始压制对方的活动范围。

  努力将之逼迫到自己的正前方,直到对方避无可避之后,兀突骨高吼着吃肉,一骨朵朝着下方避无可避的西纳里狠狠的砸了下去。

  “嘭~”一声闷响,兀突骨单手抬起骨朵,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两人,不认识,但是两人都认识兀突骨。

  “苏拉普利,莱布莱利接下来本阵的指挥就靠你们了,我们三个挡住这家伙!”纳塔拉怒吼道,死死的盯着兀突骨。

  活了这么多年,唯有这一次,纳塔拉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内心之中的热血,也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明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还是毫无畏惧的挺枪挡在了对方的身前。

  “西纳里,没事吧。”巴纳特同样面露戒备的看着兀突骨,他也曾和对方交手过,打不过,准确的说,就算是他们三个加起来恐怕也打不过这家伙,毕竟上一次围攻兀突骨的人更多。

  “只要没死,那就没事!”西纳里持刀看着对面的兀突骨,他承认因为之前的交手,自己两臂现在都有些麻木,但是没有什么,能握住刀,能活着,那就能继续战斗。

  “我主攻,你们两个帮忙辅助!”西纳里深吸一口气走到了两人的前面,持刀郑重的看着兀突骨,其他两人闻言尽皆点头。

  “宰了你们,去吃牛肉!”兀突骨看着面前三个内气离体,就像是看到了未来无尽的牛肉一样,兴奋的高吼道,挥舞着骨朵朝着正面的三人发动了攻击。

  孟达高吼建功立业的时候,提前偷跑的木鹿大王指挥的前军也陆陆续续追上了贵霜的后军。

  毕竟相较于贵霜士卒那巨大的心理压力,吃饱喝足,还有休整时间,知道这一战就是来捡功勋的汉军自然是士气高昂的朝着贵霜逃窜的方向追去,行进速度也快了人困马乏的贵霜一大截。

  在这样的心态下,汉军虽说休整吃饭多花费了一个时辰,但是追上贵霜却也没有花费多少的功夫。

  “哈,追上了!”捡便宜跑的最快,甚至为此还偷跑的木鹿带着本部兴奋的怼上了贵霜士卒。

  也许在以前,蛮王出身的木鹿大王指挥自己的本部未必能打的过鄯蹋伮指挥的贵霜士卒。

  毕竟双方在指挥调度,团队协作等很多的方面都有着非常巨大的差距,但是经过今天这一战,木鹿的本部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强大,这是一种心态的变化,所谓强不强,打过才知道。

  更何况今天已经从早上按着贵霜打了一天,从早上锤到下午,吃了顿饭追上去准备继续锤贵霜,战争打到这种程度,汉室这边的心态已经爆炸了,贵霜到现在没被追崩溃,已经是鄯蹋伮能力非比寻常了。

  “放箭!”鄯蹋伮在看到胸口扎了一根箭活蹦乱跳的木鹿大王当即下令攻击,战场上打到现在这种程度,最恨的就是这种身中数箭,毛是没有,还奋死而战的将校。

  也许这种将校不具备吕布关羽那种强悍的统治力,但是其本身就代表着一种血气之勇,这是一种普通士卒都可能出现的情况,身中十数箭力战不休,敌方面对这种狠人,士气衰败的时候,很有可能连战斗的勇气都提不起来。

  木鹿大王只中了一剑,但是那一箭扎在胸中间,可能是没伤到脏器,连血都没流多少,木鹿折腾了两下发现这箭矢扎身上也不影响战斗力,要拔的话,射的还有些深,水平不够还会大出血,当前既然不影响,木鹿大王直接没管,准备回头打赢再处理。

  不过效果貌似很好,木鹿自家的本部,还有其他士卒看到汉军高层身中箭矢都不避不退,奋勇向前,掂量一下自己和木鹿大王的级别差距,对方都不怕死,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嘟嘟!”木鹿躲避箭雨的水平不怎么好,虽说用大盾挡住了大半的箭雨,但是还有两根箭矢射中了木鹿大王。

  看着自己胸口成品字形,向内成锥形的三根箭矢,木鹿大王除了中箭的时候感觉到有些疼,流了点血之后,就完全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貌似不影响,算了,不管了,冲!

  “给老子上,砍死他们,箭雨射他们!”木鹿看了看自己胸口的箭矢,对着鄯蹋伮的对面愤怒的咆哮道。

  “吼!”所有由木鹿率领的益州军尽皆怒吼道,投枪,石镖,吹箭各种稀奇古怪的武器在木鹿的命令下射杀了过去,而木鹿大王则是率领着自己的本部冲了上去。

  鄯蹋伮了面色漆黑,眼见木鹿大王身中三箭还中气十足的进行反攻,贵霜士卒眼见这种狠人也莫名的有些心寒,而益州军一升再升的士气在木鹿的率领下爆发出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的攻势,狠狠地撞在了鄯蹋伮布置的后方防线上。

  比调度,比指挥,比武力,比身份,木鹿大王没有一个可以比拼鄯蹋伮,但是木鹿大王率领的本部如同混乱的海浪一般撞上鄯蹋伮精心布置的防线上,仅仅是初一接触,鄯蹋伮的防线就裂开了数道裂口。

  主将身中数箭尚且悍不畏死的反攻,士卒有何缘由不拼死一战,在这种情况下,木鹿大王一无所知的打出经典鱼丽阵才能打出来的连绵攻击,狂猛的攻势如同海潮一样一浪高过一浪!

  仅仅三浪过后,木鹿大王已经将正面遭遇的鄯蹋伮布置的中央防线打成碎块,身后的士卒顺着这个破口就疯狂的涌入了进去,管他什么枪阵口袋,冲上去顶死他们!

  鄯蹋伮盯着自家的已经被鲜血侵染的枪阵口袋,对方狂猛的攻击,在击破防线后面对这种如墙一般的枪矛根本没有任何的畏惧。

  各种投标,石镖,吹箭,弩机,混乱的武器,在冲进来的汉军士卒面对枪矛的瞬间就使用了出来,一时间贵霜枪阵创造了相当的战绩,但是面对士气高昂,无所畏惧的汉室士卒,这种小手段几乎瞬间就被强行破解。

  “众将士随我杀敌!”鄯蹋伮眼看当前局势混乱,也知道不能再继续身处后方进行指挥作战了,扫了一眼战场形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突然能做到,一眼扫过整个战场,然后将战场形势记入脑海之中。

  说来也只有这样,深入战争之中,鄯蹋伮才能做到一边带兵作战,一边指挥不在身边的其他士卒进行战斗,保证在弱势的情况下,士卒不会因为缺少自己的指挥骤然溃败。

  鄯蹋伮大吼一声,勒马前冲,这种形势下单凭指挥已经很难破坏当前的局势,在现在最正确的选择只有一个,靠勇力干掉对方的主将!

  鄯蹋伮策马直奔木鹿大王,木鹿见此先是一愣,随后大喜,自己确实打不过鄯蹋伮,但是,这可是军团作战,一个人打不过,十个人上,十个人对付不了,还有更多,朝着自己冲?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啊!

  “鄯蹋伮,可敢和我单挑!”木鹿眼见鄯蹋伮策马冲了过来,从一旁拉了一匹小马骑了上去,带着月刃的法杖直指鄯蹋伮。

  说实话,木鹿有点记不住鄯蹋伮的名字,不过就在刚刚想起对方名字的时候,木鹿突然心生一计,因而翻身上马,用法杖直指鄯蹋伮,做出一副我已经膨胀了的神色。

  “有何不敢!”鄯蹋伮闻言一愣,随后眼中浮现一抹喜色,没想到居然真有敢和内气离体单挑的练气成罡,这家伙膨胀了,严重膨胀了,不过这对于鄯蹋伮来说反倒是一个好机会。

  要是木鹿大王躲在本阵,鄯蹋伮还拿木鹿大王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是木鹿大王居然敢直言和鄯蹋伮单挑,不是鄯蹋伮看不起,就算是有云气压制,鄯蹋伮还没见过敢挑衅内气离体的练气成罡。

  这不是打着灯笼进厕所,找死吗?

  因而木鹿大王开口,鄯蹋伮岂能不答应,现在汉室士气正盛,区区一个蛮王就能率领本部力压他鄯蹋伮的麾下,但蛮子就是蛮子,砍了蛮王,鄯蹋伮就不信了,这一部蛮军还能有当前这种士气?

  更何况,从早到晚,战了一天,贵霜士卒屡战屡败,被汉室一路追袭,到现在距离丢盔弃甲不战而溃都不远了,现在很需要一场胜利。

  剁了这个蛮王,干掉这群蛮军,不说其他,他现在率领的贵霜士卒士气至少能上升一截,这是一个机会,干掉这个膨胀了的蛮王。

  “鄯蹋伮,来战!”木鹿大王抡了抡自己手上的法杖,动了动两个大臂膀活动了两下,不过在大胳膊前后挥动到身后的时候,木鹿大王很自然的对着自己的亲卫做了一个动作,亲卫尽皆心下了然。

  鄯蹋伮做出大怒状,策马朝着木鹿大王冲去,而木鹿大王也是一副内心膨胀了的狂躁态,嗷嗷嗷的吼着,策马朝着鄯蹋伮冲了过去。


  (https://www.zbzw.la/book/5290/85588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