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电影世界逍遥行 >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把你也废了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把你也废了


  月票!求月票!!!

  ------------------

  一道遁光横空而来,快若闪电,只在倾刻之间便已来到近前。

  以叶玄的修为,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刚才施琅暗中捏碎传音玉符的事情,只是对于这种事情,他倒是不屑于干预,他倒要看一看这施琅能叫来什么人。

  他虽然来仙灵界只是找人,不想惹事,但若是有人来惹自己,他是不介意顺手拍死的。

  遁光落下,只见里面现出一个穿着淡蓝色锦袍,看似威严的中年人。

  “怎么回事?”那中年人一落下,见到几个守卫天门的弟子正如临大敌的围着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又看向捂着胸口,脸色难看,嘴角还残留着血渍的施琅,冷声道。

  “韩执事,此人强闯天门,还打伤弟子,还请韩执事为弟子做主!”见到韩执事到来,施琅先是恭敬的对那韩执事行了个礼,一副受伤委屈的模样的说道。

  “哦?”听完施琅的话,韩执事眸光一转,眼中闪过一抹冷厉之色,而后看向叶玄道,“阁下何人,竟然强闯天门,打伤守卫弟子,你可知道犯了弥天大罪,还不快快跪下束手就擒。”

  听着那韩执事的话,叶玄微微的摇了摇头,淡淡的道,“事非不分,可惜你这身修为,看来都修到狗身上去了。”

  “放肆!”听到叶玄的话,韩执事又如何听不出叶玄在讽刺他,双眉一竖,厉喝一声,而后意念一动,一道青芒从他的眉心出现,如闪电一般朝着叶玄暴射了过来。

  “好!”见到韩执事祭出飞剑将要斩杀叶玄,施琅心中暗喝一声,眼中布满了快意的神色。

  眼见那飞剑已经飞临叶玄的额头之前,施琅仿似看到了叶玄的脑袋被飞剑贯穿,鲜血与脑袋迸射的模样。

  可是,下一刻,不管是那韩执事,还是施琅,亦或是那些围着的弟子,全都瞳孔大睁,眼中布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只见那可削金断玉,无坚不摧的飞剑,竟然被抵在他的额头之上。

  不,在场的都是有修为之辈,全都耳聪目明,可以清晰的看见,那飞剑并没有真正刺到额头的皮肤之上,而是在离皮肤一寸左右之地,被一根乌黑的头发给抵住了。

  看到这里,在场所有人全都感觉有些荒谬,不,是十分的荒谬,无坚不摧的飞剑竟然被一根头发给挡住了。

  哪怕是亲眼所见,他们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是,叶玄可不会等着他们震憾,看着面前的飞剑,右眸之中突然射出一束电芒,而后那闪烁着青芒,无坚不摧的飞剑竟然就如此崩灭。

  如,就是崩灭,如脆弱的玻璃被敲成粉碎,仿似经过千万年的腐朽,就这样化为一蓬尘埃消灭。

  噗!~~~

  飞剑崩灭,那韩执事顿时如遭雷击,全身颤栗了一下,而后一口夹杂着精血的鲜血便直接喷涌而出。

  飞剑乃是修炼者的法宝,想要修炼飞剑,必须用心神祭炼,飞剑被毁,祭炼者自然也就心神受到重创。

  从韩执事到飞剑崩灭,韩执事吐血,这些事情只发生在眨眼之间,守卫天门的弟子惊喜从刚刚升起,马上就变成了惊骇,然后又眨间变成了恐惧。

  这正应了一句,人生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

  而这些弟子之中,受刺激最大的应该就是属于施琅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随便招惹的人竟然这样的恐怖,连有金丹境修为的韩执事都轻易的被灭了。

  这下子,施琅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心中顿时有一股恐惧之感升起。

  就在这时,天门的通道之中突然又有三道裹着光芒的身影从里面涌出,落到通道之前。

  见到那三道身影,正恐惧、惊慌无措的守卫弟子们顿时仿似在北极见到了一座火山一般,不可思议中带着劫后余生的兴奋,那施琅更是看着其中一道身影喊道,“祖师,祖师救命啊!”

  那三道身影正是颜老道与申屠承、上官文义三人,天门乃是两界之间的通道,其中时空道则繁复,纵使已经被人以大神通稳定,但若是想要通过,也需要花费不短的时间。

  颜老道三人可没有叶玄的修为,叶玄的修为达到虚道之境,早已到了体悟虚空法则的地步,想要通过这种两界通道自然是轻而易举的,而颜老道三人想要通过这种通道,只能规规则则的在通道之中行走,因为只要行差踏错一步,可能就会引起通道的时空乱流,混沌之气,到时候,哪怕是化神境的修为,也要费上一些手段才能脱困。

  也正是因为如此,颜老道三人虽然只与叶玄进入天门只相隔一会儿,可是却如此晚到达的原因。

  听到施琅的呼喊,颜老道三人先是怔了一下,而后俱都看向施琅,其中申屠承看着施琅,皱了皱眉,沉声道,“你是我飞星宗的弟子?”

  “是,弟子施琅,家父施鸿,见过祖师!”施琅听到申屠承的话之后,脸色顿时一喜,连忙跑过来朝着申屠承施了一礼。

  听到施琅的话,申屠承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这施鸿正是他的弟子之一,淡淡的道,“怎么回事?”

  见到申屠承以及另外两宗的长老,施琅心中得意万分,先是恶狠狠的看了叶玄一眼,而后开口道,“禀祖师,这小子擅闯天门,不仅不配合弟子的询问,而且还打伤了弟子与韩执事,请祖师主……”

  听施琅的话,申屠承脸色越加的阴沉,突然冷喝道,“混帐,这位前辈可是我们请回来的,你竟敢无礼冒犯,还不快向前辈请罪,再回宗领罚!”

  突然听到申屠承的厉喝,施琅怔了一下,而后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全身都开始颤栗起来。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突然出现的小子,竟然是祖师请回来的贵客,而且连申屠承都要称呼他为前辈。

  “请罪就不必了!”一直站在一旁的叶玄突然开口,淡淡的看了一眼施琅,而后眼中一道电芒射出,直接射进施琅的气海之中,只听“啵”的一声,施琅顿时如受重创,一大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你……”见到叶玄竟然破了施琅的气海,直接在自己面前废了施琅的修为,申屠承脸色涨红,目眦欲裂。

  “怎么,你有意见?”见到申屠承的模样,叶玄转过头,看了一眼申屠承,双眼微微一眯,淡淡的道,“你是想让我也把你废了吗?”

  -----------------------

  迫切求保底月票,谢谢大家!!!


  (https://www.zbzw.la/book/5095/90729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