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浮生阙之红颜为后 > 024借名入宫解君忧,命运可曾饶过吾?

024借名入宫解君忧,命运可曾饶过吾?


  顾媚寻回到茶室,发现江子泱已在煮茶了。

  “纪峰,怎么回来了?”

  江子泱抬头:“纪峰官复原职,回京述职。”

  顾媚寻:“怎么会这样,他的罪行就这样一笔勾销了?”

  江子泱:“他这次去灵城,消灭了天枯的残余势力,功过相抵了。”

  “天枯?”顾媚寻坐到茶桌旁问道。

  江子泱给顾媚寻倒茶:“天枯是百余年前成立的组织,天枯人就是傀儡师,以残忍的手段,射人心神,不痛不灭。”

  顾媚寻:“那他找你做什么?”

  江子泱:“也没什么正经事。”

  顾媚寻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江子泱:“明日父皇为纪峰接风洗尘,在皇后宫中设宴,会有不少官员与女眷参加,媚儿可愿与我一同前往?”

  顾媚寻:“一齐赴宴本也是我的职责所在。”

  江子泱开心的笑了,喝掉了手中的茶。

  第二天,皇宫内热闹非常,内官们都在忙里忙外,而此时顾媚寻奉沼提前入宫。

  走进鸾凤殿,皇后正坐着玩弄她养的那些雀儿。顾媚寻进来行礼后站在皇后旁边,也不说话。

  皇后:“有些雀儿不等主人发话,就逗趣讨好主人。也有的无论你怎么挑它,它都不会讨好你。”

  顾媚寻说:“第一种雀儿有灵气,第二种雀儿有骨气,而儿臣是第三种有傻气的,需要听主人的要求,才会知道主人的心思。母后有话,不妨直说。”

  皇后:“本宫有个侄女,叫苏茹雪,她温柔贤良,依本宫的意思,给你进王府做个伴,只有个侧妃的位子即可。”

  顾媚寻:“母后见谅,这虽是好事,但儿臣不知小雪与王爷的意思,此事做不得主啊。”

  皇后:“你是当家主母,正牌王妃,你怎么会做不了主?”

  顾媚寻:“儿臣怕耽误小雪终身,此事应看她二人的意思。”

  皇后冷笑一声:“有什么比得过皇家开枝散叶,等你细细问来,要问到何时?小雪不会与你争宠,你还这般小气?”

  顾媚寻:“母后我不是那个意思……”

  顾媚寻还没有说完,皇后就大喊:“够了!我看你才是那有骨气的雀儿,作为王妃的责任,你可别忘了!退下吧!”

  顾媚寻轻轻的说:“儿臣告退。”

  顾媚寻走出鸾凤殿,已经有不少人陆陆续续的到了宴会。有个小侍女给顾媚寻安排好座位,顾媚寻便坐在位子上等待开席。

  没过过长时间便宾客满席,有说有笑的了。

  “皇上、皇后、明王驾到。”

  宾客行礼,“免礼免礼,如自家宴会不必拘礼。”

  众人谢恩入席,明王便坐到了顾媚寻身边。

  江子泱对顾媚寻说:“母后可曾为难你?”

  顾媚寻笑着对江子泱:“不曾。”

  这时丞相走过来:“王爷王妃令人好生羡慕,可惜老夫没有亲临婚礼,在此向王爷王妃赔罪了。”

  江子泱只得陪酒,陆陆续续的许多大臣来劝酒,不知不觉江子泱便醉了。

  顾媚寻站起来行礼,对着皇帝和皇后说:“父皇母后,明王喝醉了,儿臣带他下去休息。”

  皇后开口:“此事交给下人就可,王妃还没用膳呢。”

  顾媚寻无法,只得答应,只见皇后大侍女兰柔将江子泱扶出了席。

  正当顾媚寻无聊于应酬时,歌声响起,舞女走上,众宾客纷纷回席。

  只见那领舞,以纱遮貌,舞步翩翩,身姿曼妙,柔若无骨,翩若惊鸿。

  面纱滑落,领舞竟是林语菲,顾媚寻诧异,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宁疏易。

  只见宁疏易也在盯着顾媚寻,见顾媚寻打量自己,冲她笑了笑,便岔开了目光。

  一曲毕,众宾客掌声雷动,一片叫好的声音。

  就在此刻,兰柔到皇后耳边说了些什么。

  皇后对着皇帝说:“陛下,后宫有点急事,需要臣妾立刻处理。”

  皇帝在看着林语菲发呆,只是冲着皇后摆摆手示意。

  皇后从侧面走出去,兰柔又走到顾媚寻身边,行福礼:“王妃,皇后娘娘请您过去一趟。”

  顾媚寻随兰柔走到侧殿,还没走进就听到苏茹雪的哭声。

  皇后:“别哭了,这是什么光彩的事,要闹得人尽皆知?”

  顾媚寻走进看见江子泱烂醉在床上,而苏茹雪在一旁衣衫不整,便明白了一二。

  顾媚寻:“事已至此,母后,只能为明王纳妃了。”

  皇后听闻,走到顾媚寻面前,握住顾媚寻的手:“让你受委屈了,吾儿也是酒后乱性,并不是对你的背叛,你永远为大……”

  顾媚寻打断皇后:“母后不必再说了,只求他二人好好相处就好。”

  皇后拍拍顾媚寻的手,点点头,转身冲着兰柔说:“赶紧给明王送醒酒汤,怎么办的事?”

  皇后又冲着苏茹雪:“你还不快随我去换身衣裳。”

  苏茹雪本来趴在地上,站了起来:“是。”

  皇后和苏茹雪出去后,顾媚寻走到江子泱床边,给江子泱将被子盖好,盖住露出的胸膛。

  一会儿,兰柔走进:“王妃,这是醒酒汤。”

  顾媚寻:“放那吧,我来。”

  兰柔出去后,顾媚寻给江子泱喂下醒酒汤,乘着江子泱未醒,自言自语:“都说虎毒不食子,你却成了追逐权利的棋子。”

  江子泱睁开眼睛,发现顾媚寻在看着自己,笑笑:“是我醉酒的样子,吓着媚儿了?”

  顾媚寻勉强挤出微笑,摇摇头:“没有。”

  江子泱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却发现自己衣衫不整,慌了:“我可是做了什么?”

  顾媚寻告诉江子泱发生的一切,以及自己的决定。

  江子泱认真的看着顾媚寻:“抱歉,让你受委屈了。”

  顾媚寻:“是我的错,没有跟着你,让你成了她人利用的棋子。”

  江子泱摇摇头:“若我真做了那禽兽不如的事,那不是耽误了小雪的一生。”

  顾媚寻拍拍江子泱的肩膀:“那是她的选择,不是你的错。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娶她进王府。你酒醒了没,我们回去吧。”

  江子泱:“好。”

  而在醉骨楼,太监马祎坐在二楼厢房内,泯了一口茶:“平欢姑娘去哪了?”

  尽烟赔笑:“平欢被宁将军请去奏乐了,已经派人去接了,一会儿就到。”

  林语菲走进醉骨楼厢房,行福礼:“马公公万福,不知深夜找平欢来,所谓何事?”

  马祎:“传陛下口谕,封平欢宫廷七品女官,掌宫廷礼乐之事,命即刻进宫。”

  林语菲低着头:“平欢接旨,谢陛下隆恩。”

  林语菲乘着马车在深夜的街市上,一路驶进了皇宫。


  (https://www.zbzw.la/book/34243/791475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