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浮生阙之红颜为后 > 037 黑衣女再定风波

037 黑衣女再定风波


  苏茹雪犹豫不决的回来踱步。黑衣人又说:“我既然有本事能在这皇宫之中来去自如,那我想做什么岂不都是易如反掌?”

  苏茹雪停下脚步,回过头来,也不再害怕。从容地说:“那可能需要你先拿出合作的诚意了。”

  说完苏茹雪微微的笑了。

  御书房内,纪峰坐在一旁,对着江子泱说:“不知陛下叫老臣来,所谓何事?”

  江子泱:“丞相不是说,整个天枯的傀儡术都被你控制了吗?为何昨夜傀儡会出现在朕的后宫之中?”

  纪峰慌忙站起来,作揖:“老臣确实掌握了傀儡术,但是天枯的会长毕竟不是我,至于傀儡为何出现皇宫,老臣更是不得而知了。”

  江子泱气急:“自朕登基,就没有太平几日,各方势力明争暗斗,我都暂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若有人以下犯上,朕定让他生不如死!”

  纪峰从容的行礼:“陛下明鉴。”

  鸾凤殿内,顾媚寻坐在床上看书,突然头痛难忍,大叫了起来。

  予香等一群侍女跑了进来,予香见状抱住顾媚寻,问:“娘娘你怎么了?”

  予香见顾媚寻状态不好,对着小侍女说:“还不去请陛下?”

  “是。”

  此时,顾媚寻眼睛有一只全白了,从床上跳了下来,在屋里乱跑。

  顾媚寻顺势掏出来立在椅子边的剑,剑直对着予香。

  而顾媚寻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另一只手则努力让握剑的手把剑放下。

  一会儿,江子泱赶来,看到顾媚寻的样子吓了一跳,仍淡定的唤道:“媚儿?我是你的子泱哥哥啊,你还记得吗?”

  说着江子泱慢慢的靠近顾媚寻,而顾媚寻发现后,又将剑往前抡了抡。

  江子泱和予香他们连忙后退,江子泱手作平静状,说:“好,我们不过去,你放下剑好吗?”

  这时顾媚寻又头疼了起来,说:“陛下快走,我要控制不住自己了,走啊!”

  就在这时,顾媚寻眼睛全白了,疯了一般的攻击江子泱,而江子泱只能躲闪与防守。

  就在这时,尽烟赶了过来,就坐在门口,吹起了藏在怀中的埙。

  果然顾媚寻安静了下来,剑从手中掉落,砸在地上发出来清脆的声音,而顾媚寻也如抽掉筋骨般倒在了地上。

  江子泱将顾媚寻抱到床上,喊着:“传太医。”

  予香便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江子泱问尽烟:“你是?”

  尽烟行福礼:“回陛下的话,臣是刚上任的尚仪,未进宫时,与皇后娘娘有过几面之缘,所以略知娘娘心性,方才才会用这方法帮娘娘平静。”

  “做得不错。”

  一时,予香带着太医进来,行完礼后,那太医直奔顾媚寻床边。

  太医把了脉,捋了捋胡子,说:“启禀陛下,皇后娘娘身体并无异常啊。”

  江子泱喊道:“娘娘如此难受,你竟然与我说无碍?”

  尽烟行福礼说:“陛下莫要怪太医了,娘娘的样子倒像是中了傀儡术。”

  江子泱听闻,回头冲着内官说:“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把昨日为皇后治病的人找来,要不然,你们也别回来了!”

  “是,”内官们哆哆嗦嗦的答应,急忙的跑了出去。

  江子泱心疼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顾媚寻。

  过了很长时间,月亮都爬出了云层。这时,一个内官进来禀报:“奴在城中客栈,找到了昨日医治皇后娘娘的神医。”

  江子泱眼睛一亮,笑着说:“快请进来。”

  “是。”

  黑衣人带着一样的面具出现了,给江子泱行礼。

  江子泱立马扶起来,说:“若姑娘能够救活皇后娘娘,朕愿倾尽所有,以报救命之恩。”

  那人摆摆手,说:“不用陛下倾尽所有,我只要一个人即可,想与陛下做个公平的交易。”

  江子泱:“愿闻其详。”

  那人:“不急,我们来日方长。”

  江子泱手一伸:“请。”

  那人给顾媚寻把了脉,说:“娘娘这是中了傀儡术啊,至于这解法……”

  江子泱急忙上前,问:“有何不妥?”

  那人割破顾媚寻的手指,又割破自己的手指,两根手指抵在一起。

  那人又拿开自己的手指,便看见有一个如虫子一样的东西从顾媚寻手指处爬出。

  众人都吓了一跳,只有江子泱淡定异常。问:“可就是傀儡术的秘密?以蛊虫摄人心魄。”

  那人:“陛下说得不错,确实如此。”

  江子泱:“那这下皇后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了吧?”

  那人:“是的,但是陛下答应我的事情……”

  江子泱:“朕是不会忘记的。”

  此刻顾媚寻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床边围了许多人,坐了起来。

  江子泱扶着顾媚寻坐了起来,顾媚寻看着那怪人,问:“这位是?”

  江子泱看着顾媚寻,说:“她救了你两次呢。”

  顾媚寻心想:“这面具,似乎在哪见过。”可又突然一个画面闪过脑海,那画面正是在中兴国见过的南川宫端坐着的场景。

  顾媚寻愣了一下后,朱唇轻启:“谢谢姑娘救命之恩。”

  那人行礼:“娘娘言重了。”

  江子泱说:“好了,你刚大病初愈,不宜劳累,先休息吧,我们走了。”

  “好,”顾媚寻微笑着。

  江子泱回到御书房,马祎站在殿外等候,看见江子泱回来,急忙跪下磕头,说:“给陛下请安,老奴甚是想念先帝,也不能寐,还望陛下可以将我留在身边差遣,以寄老奴的哀思。”

  江子泱:“公公请起吧,那是朕的福分,朕身边正好没有可以管事的,公公确实是最佳人选,进来吧。”

  马祎跟着江子泱走进御书房,江子泱转身问:“先帝驾崩之后,为何不见了你的踪影?”

  马祎哭道:“先帝殡天,老奴痛心疾首,若不是受先帝临终所托,老奴早就随先帝去了。”

  江子泱:“公公先别哭,父皇有什么话要你带到?”

  马祎:“先帝让我告诉你一件陈年旧事,十五年前,您的祖父其实想要传位于宁王,于是先帝与丞相纪峰伪造了圣旨,又借天枯与苏家的势力,灭了宁王府满门。”

  江子泱:“那父皇究竟是怎么死的?”

  马祎:“老奴不敢妄言,只是您在中兴国那段时间,先帝曾与太后娘娘闹翻了……”

  马祎还没说完,就感觉有一把剑穿过了自己的胸膛。

  马祎嘴角流着血,笑了:“果然无情最是帝王家啊。”

  江子泱趴到马祎的耳边:“没办法,你知道的太多了,只有死人才会永远闭嘴,你替父皇传话的那刻起,你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说完,马祎倒了。


  (https://www.zbzw.la/book/34243/786105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