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浮生阙之红颜为后 > 040 引火烧身,身陷孤城

040 引火烧身,身陷孤城


  林语菲从宁疏易的书房出来,神情一秒恢复,眼神冷漠,冷笑了一声。林语菲想起了自己从暗道进入,把你在了御书房之中。

  而晚上的时候,林语菲慢慢走近江正言,一袭红衣与红唇将人的气场全开。

  江正言惊讶:“竟是你心怀鬼胎,是要意图谋反吗?!”

  林语菲笑着,用极其勾人的语气:“陛下何出此言,微臣只是敬畏陛下,想做陛下的人……”

  说完林语菲邪魅的一笑,便让江正言坐不住了。

  江正言抱着林语菲上了床,江正言趴在林语菲身上的时候,林语菲一根银针插入江正言的身子中。

  江正言立时便动弹不得,不能言语。

  林语菲推开江正言,坐起来整好了衣服。

  林语菲看着江正言,说:“是你灭了我林家与宁王府满门,今日不过是向你讨债而已!”

  说完林语菲从床边拿起江正言的剑,慢慢走近江正言。

  江正言眼睛里满是恐惧与不安,而林语菲二话不说将剑插进江正言的怀中,说:“有些事,就带到地府,与我哥说吧!”

  任血染了龙床,林语菲拔出剑,突然头一侧看见了站在一旁的皇后苏曼凝。

  苏曼凝吓懵了,刚要喊人,林语菲的一根银针飞入苏曼凝体内。

  苏曼凝无法说话,但是身体依旧能动。

  林语菲起身,强制转过苏曼凝的身子,将剑放到她的手中,狠狠的将剑捅进了自己的腹部,林语菲脚一横,踢出来苏曼凝身体中的银针。

  林语菲:“啊!你心……好狠。”

  此时纪峰和马祎跑进寝宫,正好看见苏曼凝扔掉手中的剑。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苏曼凝没了皇后的威严。

  马祎赶忙跑到江正言的身边,江正言奄奄一息,极力的将手抬起,指向了一个方向,但无法辨别。

  江正言又说:“告诉……明王……十五年……”

  江正言没有说完便咽了气。

  林语菲从回忆中缓过神来,又笑了笑准备走开。

  “后来呢,为什么皇后安然无恙的做了太后?”宁疏易的声音从林语菲身后传来,吓得女子几乎要跳起来。

  林语菲:“你竟然窥探我的内心?!”

  宁疏易:“与其在你半真半假的托词中费劲脑汁,不如用点简单的办法。现在了,还不实话实说?”

  林语菲的脑海中又出现了,接下来的事,面色苍白:

  纪峰说:“皇后弑君,还不抓起来?”

  侍卫想要冲上来,但苏曼凝:“不是我!你们有谁看到我杀了陛下?!”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

  纪峰:“平欢姑娘为何在此?”

  林语菲哭着说:“那日陛下告诉我暗道的位置,让我晚上过来,刚刚陛下还说……说要封我做贵妃,谁知……皇后娘娘突然冲了上来……呜呜呜……”

  纪峰:“皇后娘娘本该禁闭当中,又是如何到此?”

  苏曼凝如抓住救命稻草般,说:“我是跟着这贱人来的,我看那贱人鬼鬼祟祟、形迹可疑,谁想到她竟然来了御书房,还杀了陛下!”

  “你……胡说……血口喷人……呜呜……”

  纪峰不耐烦的说:“够了!陛下是中毒而亡,若被我知道这事真相从别人口中说出……”

  “是!”

  纪峰挥手:“下去吧!马祎,带平欢女官下去医治,不可外露!”

  “是!”

  一时,马祎架着林语菲退下了,只留下了纪峰和苏曼凝。

  宁疏易:“纪峰包庇太后,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隐瞒?!下去自己领罚。”

  林语菲不服气:“我替你报了仇,你还要罚我?!”

  宁疏易大吼:“我有叫你替我报仇吗?!”

  林语菲被吼得红了眼眶。

  宁疏易见状咳嗽了一声:“你下去吧,下不为例。”

  林语菲行礼,退下了。

  而在鸾凤殿内,顾媚寻只穿着寝衣,盘腿坐在凳子上,问予香:“醉骨楼中,有谁是擅长弹箜篌的?”

  予香想了一会儿,说:“尽烟姐姐的箜篌可是万城一绝,除此之外,还有谁,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娘娘为何这样问?”

  顾媚寻双手合一,眼神飘忽,悠悠开口:“无事。明日一早寻尽烟来。”

  “是。”

  第二日早朝,一个官员上言:“昨日又发生了傀儡杀人的案件,但这次与前几次不同,再现场听到了乐器声音,而后那傀儡就停止了杀人。微臣猜测,傀儡一定是受乐器控制,而坊间都在传,这乐器声是醉骨楼的箜篌!”

  江子泱:“坊间传言不可尽信,但是宁将军还是要快快破案,以安民心。”

  那大臣:“但也不可不信不陛下,听闻醉骨楼的掌事尽烟,如今在后宫任职,还是皇后娘娘的故交,这恐怕是不妥吧!”

  宁疏易回怼:“曲曲一个弱女子和一个烟花之地,如何能掀起风浪,大人未免也太草木皆兵了。”

  江子泱:“好了,相信宁将军会查清真相,还皇后和后宫的清白。”

  王公公:“退朝。”

  江子泱潇洒的从百官面前走出金銮殿。

  退朝时,宁疏易自己走在台阶上,听到后面的大臣正在议论说:“百姓都说当今的皇后娘娘,未出阁时总在醉骨楼厮混……”

  宁疏易气得当时转身,提起那议论顾媚寻的大臣的衣领,狠狠的说:“不想活了?竟敢议论皇后娘娘?!”

  那大臣:“是老夫一时糊涂,听信了那房间谣言,还望宁将军可以网开一面。”

  旁边的大臣也劝和:“是啊宁将军,他的确是无心之失,您这天子脚下,这样……也不好听啊……不如,饶他一次吧。”

  宁疏易冷静下来后,松开了拽着衣服的手,冲着嘛大臣作揖。

  那大臣连忙回礼,而宁疏易扭头就走了。

  金銮殿二楼,离止提醒江子泱说:“计划可以实施了。”

  江子泱却说:“先缓一缓。”

  离止诧异:“此时是动手的最好时机啊!”

  江子泱咆哮:“我不许你动她!”

  离止单膝跪地,抱剑说:“陛下,还望您以大局为重啊!”

  江子泱:“我还用你教我怎么做事?!退下!”

  “陛下!”

  “滚!”

  “是,”离止低下头,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https://www.zbzw.la/book/34243/785099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