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浮生阙之红颜为后 > 047 凤凰揭晓,逃与不逃

047 凤凰揭晓,逃与不逃


  顾媚寻将自己缩在角落里,那怪人便突然坐起来,说道:“你是南川家的女儿?”

  顾媚寻抬头:“我姓顾,不姓南川。”

  怪人挑眉,说:“我还没见过不姓南川的凤凰呢。”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怪人:“很明显,你是凤凰印女子啊,而你,不应该姓顾。当今太后的亲侄女位居贵妃,为何不是皇后,你可曾想过?”

  顾媚寻:“我嫁给陛下,是因为先帝的赐婚……我又怎知你不是满口胡言?”

  那怪人似乎眼盲,侧耳一听,说:“对与错还需要娘娘自己去寻找了,只是有一点,你保不住后位的那刻,便是这天下沦为战场的一刻。不若,我们做个交易,可好?”

  “你说来听听,”顾媚寻站了起来,恢复了往日的神态。

  “我传你毕生所学的剑术,你替我……办一件事。”

  顾媚寻盯着那怪人好久,心想着:“眼盲又如此气度的……莫非……”

  顾媚寻的疑问问出了口:“莫非……你就是江湖上的陈瞎子?!”

  瞎子:“确实是江湖上对我的称呼……”

  顾媚寻隔着牢房的缝隙望着陈瞎子出了神。

  中兴国内,皇甫城坐在凌乱的书房内,书本满地,而皇甫城则疯了一般的翻着古书典籍。

  突然皇甫城迅速翻页的手停了下来,嘴中振振有词:“傀儡术?”

  此时南川宫走了进来,越过满地的书籍,蹲下来对着皇甫城说:“儿啊,母后知道你放不下江乐靖,前些日子我打探到,江乐靖的尸体被暗中送回了康梁国,你若能将她的尸体带回来,我有办法让她永远陪着你……”

  皇甫城混沌的眼神有了光亮,问:“此话当真?母后可是有什么条件?”

  南川宫站了起来,整理好衣服,说:“到时候你自会知晓。”

  皇甫城激动的站了起来,说:“只要能让乐靖陪着我,我做什么都愿意!”

  康梁国牢房内,顾媚寻用黑布蒙眼,手持一根烂树枝,正在习武。一招一式,杀死十足柔中带刚,坚不可摧。

  牢房内灰尘四起,陈瞎子侧耳去听,待顾媚寻练完,开口了:“不错,进益很快,只有自己变得更强,才能在江湖上立足……”

  顾媚寻摘下蒙住眼睛的黑布,问陈瞎子说:“你究竟是何人,如何知道这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秘事的?”

  陈瞎子陷入了回忆:“在我入江湖闯荡之前,我曾是丞相纪峰的得意门生,可是……事情改变在那一次……去中兴国执行的秘密任务。”

  陈瞎子继续说:“那次我在一个地宫中,劫出了两个小女孩,据说她们里面有一个女孩就是邪魅南川家的凤凰印女子,而据我所知,真正的凤凰印女子,锁骨处有一个如同凤凰的胎记,而当时被我弄丢的那个女孩,是妹妹,但她不是凤凰印女子……”

  “那那个姐姐呢?你把她送回了丞相府?”顾媚寻问道。

  “不,纪峰将她送进了宫……至于后来,我就不得而知了,”陈瞎子捋着胡子,说道。

  “那你又是如何得知我就是那带着胎记的姐姐?”

  陈瞎子笑了:“被纪峰设计陷害后,我逃了,在一个神秘组织处习得了些观气识人之术,说中的十之八九。”

  顾媚寻摇头:“我不信,我怎知你不是受命来离间我与顾府关系的谍子?”

  “你的母亲是外邦草原上最美的女子,如明月一般清纯……可惜啊,在生你们当日难产而亡,一代绝色,香消玉殒……”

  顾媚寻说:“够了,我不在乎你说的是否是真的,如今我武艺精进不少,你的要求我也会尽力而为。”

  就在此刻,一个身穿黑斗篷的人递给守卫几锭银子,说:“麻烦小哥行个方便。”

  “那你尽快。”

  “好。”

  顾媚寻的牢房门被打开,那黑斗篷走了进去,摘下斗篷的黑帽子,原来来访者是宁疏易。

  宁疏易上前握住顾媚寻的手,说:“寻儿快,我带你离开这。”

  顾媚寻缩回手说:“你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宁疏易:“我的事小,如今你的事大,我们先想办法离开再说吧。”

  顾媚寻后退:“不,我不能这样就离开。”

  宁疏易认真的靠近顾媚寻问:“那你……还跟我走吗?”

  “不了,以后也不了。我舍不得皇宫里的荣华富贵和权势。”

  宁疏易听后:“好吧,我会帮你洗脱冤屈,但我也不介意,一直等你。”

  宁疏易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只是突然想起什么,稍稍侧头说:“对了,江子泱已经实际操控了醉骨楼,你们楼中怕是出了奸细吧……”

  宁疏易走出了牢房门口,守卫立马锁上了牢房门,宁疏易临走的时候看了顾媚寻一眼,说:“你多保重吧。”

  顾媚寻眼中泪汪汪,望着宁疏易离开的背影。

  “既然如此舍不得,何不跟他一走了之?”陈瞎子看不下去了。

  “你不是说,若我离开,天下大乱,还会祸及他吗?”顾媚寻盯着陈瞎子。

  “人生得意须尽欢,谁会知道事情会不会按照预言发展?”陈瞎子捋着胡子。

  顾媚寻:“不,他不能有任何意外。”

  陈瞎子:“那你就甘心留在这个牢房里,留在皇宫的牢房里?”

  顾媚寻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陈瞎子自言自语:“倒是一个痴情的凤凰。”

  城中客栈,手下对皇甫城说:“帝妃娘娘查到,当时带走皇妃尸体的是一本斋。”

  “一本斋?”

  “是万城一间很有名的茶楼,不知道怎么会插手这件事。”

  皇甫城:“那我们明日去看看吧。”

  而在皇宫内,江子泱问离止:“皇后在牢房可还好?”

  离止:“一切正常,今晚已经加派了人手,不会让歹人带走皇后娘娘的。”

  江子泱看向了远方,心想:“你当真要离开我吗?”

  这时,江子泱开口说:“撤去人手,如往常一样即可,想要离开的人,我们是怎样都留不住的。”

  “是。”


  (https://www.zbzw.la/book/34243/782018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